字級大小:

A-

A

A+

253 第一篇 心

壹、前言

心,是吾人現前一念靈知的性體,圓明寂照,不生不滅;是諸佛的法身,眾生的慧命,具足一切功德智慧,永離一切顛倒妄想。心,是人人本具,個個不缺,只因無明煩惱遮蔽,不自覺知。如果有人能識得它,大事立即成辦,妙用無窮。但是要怎樣才能認識心呢?

貳、心在哪裡

心,無來無去,無方無所,不在內,不在外,也不在中間,不可以蹤跡尋覓。《楞嚴經》有一段佛陀和阿難尊者關於「心在何處」的七次問答,阿難尊者妄計心在身內、心在身外、心潛根裡、心見內、心隨生、心在中間、心住無著,均被佛陀一一破斥,這就是「七處徵心」。那麼「心」到底在哪裡呢?

心雖無蹤跡可尋,然而大用現前時,這裡也見心,那裡也見心。所謂「內外追尋覓總無,境上施為渾大有」。心,豎窮三際,橫遍十方,處處皆是,時時存在,要到哪裡找尋?

心既不可以形相取,也不可以蹤跡尋,又說無處不是,無時不有,那麼,心究竟在哪裡?

唐朝懷讓與坦然兩位禪師有一次去參嵩山安禪師,問道:「如何是祖師西來意?」

嵩山安反問:「怎麼不問自己呢?」

又問:「如何是自己意?」

師答:「當觀密作用。」

又問:「如何是密作用?」安禪師以眼開合示之,坦然禪師於是言下開悟。

開合的是眼(父母所生的肉眼),能使它開合的是性(真心本性)。它時刻不離我們,卻一向為世人所忽略而不知,因此以密作用稱之(密是不顯露的意思,明明不無,而不自覺知,所以說密作用,即指真心)。有偈云:「要識本來人,直下須親薦,尋常日用中,不隔一條線。」

參、心的相狀

真心的相狀,不是長短方圓,更非青黃赤白。心,無形無相,無聲無臭,不可以相取;雖不可以相取,然而應物隨緣時,無處不是,無時不有。古人說:「若要知道它像個什麼,不長不短,非青非白;若要見它,開眼也是,閉眼也是,面面皆是。」

與真心面目相彷彿,常常擾亂著我們,稍不留意,即被它瞞騙的,就是妄心。《八大人覺經》說:「心是惡源,形為罪藪。」這個心就是指妄心。心逐境緣塵,貪染執著,即名眾生心;心對境不迷,清淨解脫,是為真心,亦名佛心。

中峰國師說:「所謂心者,心有多種,曰肉團心,乃現在身中,父母血氣所生者是;曰緣慮心,即現今善惡順逆境界上種種分別者是;曰靈知心,是混千差而不亂,歷三際以靡遷,炳然獨照,卓爾不群,在聖不增,在凡不減。處生死流,驪珠獨耀于滄海;居涅槃岸,桂輪孤朗于中天。」

《五苦章句經》說:「心取地獄,心取餓鬼,心取畜生,心取天人。作形貌者,皆心所為。能伏心為道者,其力最多。吾與心鬥,其劫無數,今乃得佛,獨步三界,皆心所為。」

在佛經裡,形容心的譬喻不勝枚舉,今列舉譬喻十種,說明如次:

1.心如猿猴難控制:古人以「心猿意馬」來形容心,心就像活潑浮躁的猿猴,生性好動,活蹦亂跳於林木之間,片刻無法靜止。

2.心如電光剎那間:心如電光石火,迅速無比,動念之間,馳騁法界,毫無障礙。譬如有人動念想去歐美遊覽,心中馬上浮現歐美的景緻,彷彿身歷其境一般。其速度之快,甚至電光也比不上。

3.心如野鹿逐聲色:野鹿在荒野上奔跑,飢渴了,想飽腹,便極盡其能事,四處追逐尋找草原。我們的心就像野鹿一樣,難以抗拒五欲六塵的誘惑,終日汲汲營營於聲色犬馬。

4.心如盜賊劫功德:根據經典的描寫,我們的身體好比一座村莊,五根是門戶,而心就是這個村莊的盜賊,竊取我們辛辛苦苦積聚的善事功德,使我們身敗名裂,白璧染瑕。王陽明先生曾說:「擒山中之賊易,捉心中之賊難。」我們如果能馴服心中的盜賊,使它歸化柔順,便能做心的主人,長養無上的功德。

5.心如冤家身受苦:心是我們的冤家仇敵,專門替我們製造煩惱,使我們受種種的痛苦煎熬。經上說:「罪性本空由心造,心若滅時罪亦亡。」所謂罪業深重,是就形相而言,彷彿真實存在;但是就其本體而言,一切諸法皆空無自性,因此罪業也是因緣和合而生,無自性空,不是永遠無法改變,只要摯誠懇切懺悔,便可去除。我們的心本具佛性,清淨自在,卻因種種妄念,使我們的軀骸受苦受難。如果能夠泯除我們的妄心雜念,這個冤家便能與我們化敵為友,情同袍澤。

6.心如僮僕諸惱使:心像僮僕,受到客塵的驅使,向外攀逐,產生種種煩惱。經上說我們的心有三毒、五蓋、十結、八十八使,乃至八萬四千煩惱,這些覆蓋、結使,都能蒙蔽我們的智慧,束縛我們的心靈,使我們的智慧失去清明,使我們的心靈不得自在。

7.心如國王能行令:心是身體的國王,具有至高無上的權力,能夠統率行權,指揮一切,指示我們的眼耳鼻舌身意,產生感官認知的種種作用。

8.心如泉水流不盡:李白詩云:「黃河之水天上來。」我們心中的活水就像長江黃河,汨汨不絕地流著。當世界的能源一旦短缺,人們便向深山開採礦產,或向海洋探取資源,甚至開發太陽能,但是往往疏忽了我們心中這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源源活泉。因此,如果能有效的運用我們的智慧泉源,將可免除匱乏的憂懼。

9.心如畫師描彩畫:《華嚴經》卷十九說:「心如工畫師,能畫諸世間。」我們的心如善畫的畫家,手握彩筆,能夠描繪種種的圖畫來;心中希聖求賢,自然浮現聖賢的面貌;心如兇神惡煞,面容便如魔鬼羅剎一般的猙獰。所謂「相隨心生」,就是此意。

10.心如虛空大無邊:心的本體有如虛空一般廣大無邊,能夠涵蓋萬物,包容天地。《華嚴經》卷五十說:「若有欲知佛境界,當淨其意如虛空。」虛空至大無邊,找不到涯岸;虛空包容萬物而毫無執取。我們要了解諸佛的境界,就應該將心擴充如虛空一般無邊無際,無牽無掛,才能包容宇宙萬有,覆蔭一切眾生。

大顛禪師開示大眾說:「但除卻一切妄想即是真心。」凡一念心起,當迴光返照,觀察所起的是清淨心、平等心、慈悲心、喜捨心等,這就是真心;所起的是顛倒心、執著心、嫉妒心、我慢心等,這就是妄心。所謂合理合情的善念,都是真心的作用;不合理合情的惡念,都是妄心的作用。吾人如能念念都是善,則何處不是真心所在;如果念念都是惡,那麼真心就無法顯現。

肆、真心妙用

人人本有的真心本性,它的別號叫做主人翁,又名本來人,或云法身,或稱佛性。這個主人翁與我們最為相親相近,須臾不離,日常諸事,無時無刻不在運用。譬如肚子餓了,提醒我們吃飯;口渴了,提醒我們喝茶;天氣冷了,提醒我們多穿衣服;乃至夜裡跑險路,它會暗示我們當心、注意,不要跌倒。如此的關心愛護我們,較之親愛慈母,可說有過之而無不及。所謂「見色聞聲,大用現前;穿衣吃飯,承渠恩力」,就是此意。

一位韋將軍訪道玄沙和尚,將軍問:「日日用而渾然不知,究竟是指什麼?」

和尚答:「將軍,你就儘量吃吧!」

韋將軍邊吃邊問:「到底何為日日用而渾然不知?」

和尚答:「就像你現在吃果子,就是日日用而渾然不知!」人心日日用,但又何嘗知道呢?

德山禪師對《金剛經》下了一番很深的功夫研究,著了一部《青龍疏鈔》。聽說南方提倡「頓悟成佛」之說,頗不以為然,便帶《疏鈔》南下,準備破斥。

路旁有店,店中一老婆婆,見德山買點心,當即問他:「你肩上擔的是什麼?」

「《金剛經青龍疏鈔》。」

「那麼,我考你一個《金剛經》的問題,如果答得出來,點心免費供養。」德山聽了,滿懷信心的答應。

「《金剛經》說:『過去心不可得,現在心不可得,未來心不可得。』請問你大德要吃點心,點的是哪個心?」德山愕然不知所對。

吾人的真心妙用哪有時間上的過去、現在、未來分別?當下一念就是真心妙用。

《達磨大師血脈論》說:「心心心,難可尋,寬時遍法界,窄也不容針。我本求心不求佛,了知三界空無物;若欲求佛但求心,只這心這心是佛。我本求心心自持,求心不得待心知;佛性不從心外得,心生便是罪生時。」

總之,心離於有無,猶如寒山詩說:「吾心似秋月,碧潭清皎潔,無物堪比倫,教我如何說?」心,就是如此的奧妙。

【習題】

1.心在哪裡?

2.試舉例譬喻心的相狀。

3.試從日常生活的實例中說明真心的妙用。

回到頁面頂端
回到星雲大師全集首頁
搜尋
調整
關注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