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大小:

A-

A

A+

164 阿闍世的懺悔

阿闍世王把父親殺害以後,有一天在睡夢中,見到他的父親頻婆娑羅王微笑著對他說:「阿闍世!我是你的父親,你雖然設計殺害我,但我不怨恨你。我是佛陀的弟子,我願以佛陀的慈悲來原諒你。你總是做過我的兒子,我為你祝福,祝福你早日悔悟,走上光明的正道來。」

阿闍世王很難過,左右思惟父親的慈愛,想到自己無理的殺害父親,他感到非常的後悔。

有一天,阿闍世王和母親韋提希夫人同桌吃飯,吃飯的時候,他沒有看到兒子優陀耶,就問侍從道:「優陀耶到哪裡去了?把他找來一起吃飯。……」

侍從回答說:「優陀耶正和狗一起玩。」

侍從把優陀耶叫來的時候,優陀耶的手中還抱了一條小狗。阿闍世王就問他道:

「你怎麼不吃飯?」

優陀耶撒嬌地回答道:「沒有同狗在一起,我不吃飯。」

阿闍世王只得由他去,他們就和狗同在一張桌上吃飯。吃了一會,阿闍世王對母親韋提希說道:「我是王,為了愛子,居然同狗在一起吃飯,這真不好看。」

「同狗在一起吃飯,這有什麼了不起?吃狗肉的人多得很。你現在為了愛兒子,和狗在一起吃飯,你就挖苦起來。其實你的父親對你,比這更卑微的事都做,只不過你不知道罷了。當你還很小的時候,手指上生出癰來,苦痛萬分,日夜不能睡覺,你的父親抱著你,把你放在膝上,用口含著你害癰的手指,所以你才能減少痛苦。有一次,因為口裡的暖氣,使害熟了的癰流出膿來,你父親怕驚動你的睡眠,他只得吞下流出的膿。你的父親是這樣的愛你,為了他的孩子,別人做不到的事,他都做得出來。」

阿闍世王聽到母親韋提希夫人這麼一說,默默的放下飯碗,站起來,走到鄰室去。從此他再也不感到王者的榮耀與歡樂,他的心中像被一塊大的石頭壓著。

阿闍世王的業報現前,他的身上生滿很多癰,心裡不時有著悔恨的負擔。他就對群臣說道:「現在我的身心都患了重病,一定是殺害父王的罪所引起的,誰能替我醫治呢?」

大臣中有六師外道月稱等,用種種邪教企圖說明為國殺父沒有罪的話來安慰阿闍世王,但阿闍世王聽他們的話,沒有動心,只有加深他的悔恨。

名醫耆婆前來探病,問道:「大王!現在貴體覺得怎樣?」

阿闍世王搖頭道:「耆婆!我的病很沉重,不但身體上有病,心理上的病更苦。我想就是有良醫、妙藥、咒術,都不能治癒我的。我日夜睡在床上,憂愁苦悶,呻吟叫喊,不能入眠。耆婆!你雖是天下的名醫,這一次你也不能救我了。」

耆婆很莊重的說道:「大王!你不要這樣失望悲傷。現在世界上能救大王的病,除了佛陀以外,我想確實沒有第二個人了。」

耆婆說這話的時候,阿闍世王的侍從們顏色大變,他們深怕耆婆觸怒大王。但是這次阿闍世王沒有發怒,默默的閉起眼睛。耆婆察知阿闍世王的心,說道:「大王!我是一個醫生,醫生即使能醫治身體上的病,但決不能醫治心理上的病。佛陀是無上醫王,只要大王肯拜見佛陀,佛陀一定歡迎。佛陀好像無邊大海,他能容納百川眾流。大王的苦是從心生,要把心上根本的病醫好,才能醫治身上的病。」

阿闍世王點點頭說道:「耆婆!你說得很對,我也很想去拜見佛陀。不過,我又怕佛陀會因為我是個有罪的人而加以拒絕。我和提婆達多做的事,很對不起佛陀。」

耆婆知道阿闍世王此刻的心,所以再進一步的說道:「大王!你的罪,先王在臨去世的時候,我聽說他已經原諒你了。先王是佛陀的弟子,佛陀的弟子都能原諒你,何況眾德圓滿大悲普濟的佛陀呢?

佛陀的慈愛無量無邊,惠施給一切眾生。佛陀是不分怨親憎愛,貧富貴賤,他都同等的救度。佛陀准許尊貴的跋提王子等出家,但也准許下賤的優波離出家;佛陀接受富翁須達多長者的供養,但也接受貧窮者的布施;佛陀感化不為慾染的大迦葉加入僧團,但也方便的勸誘貪慾的難陀披剃;鬼子母和鴦崛摩羅,別人聽到名字就怕,佛陀卻度化他們,佛陀對任何人都視同羅睺羅,請大王千萬不要再有疑慮!

我講出來真是畏縮得很,但我又不能不告訴大王。現在佛陀帶領他的弟子到我的梨園中來說法,希望大王速去拜訪,把心中的烏雲除去,現出明朗的晴空。這是千載難逢的機會,我懇求大王不要錯過!」

阿闍世王聽了以後,眼中放出悔改和希望的光彩,對耆婆說道:「你說的話我很高興聽,你為我選擇一個良辰吉日,我一定要前去拜訪佛陀,哀求懺悔。」

耆婆很不以為然的搖頭道:「大王!佛陀的教法中,是沒有吉日良辰的迷信。佛陀常常教誡諸弟子,不准卜卦占算吉凶。修學正法,依正法而行,任何時刻都是吉日良辰。大王最好即刻就起駕動身吧!」

阿闍世王很歡喜,預備很多供養佛陀的物品,帶著大隊的隨從,浩浩蕩蕩的向耆婆的梨園中來。

途中,阿闍世王深感恐懼不安,經過耆婆一再鼓勵安慰,終於去除心中的疑慮來到佛前。說道:「佛陀!請您明察我的心。」

佛陀睜開澄清的雙眼,慈愛地答道:「大王!你來得正好,我等待你好久了。」

阿闍世王受寵若驚,趕快跪下來,他慚愧地低下頭說道:「慈悲的佛陀!我是當不起的,像我這樣極惡無道的人,能得到佛陀的呵叱就歡喜不已。現在佛陀反而用這樣的愛語,我真感激佛陀。佛陀的大悲普及一切,我到今天才真正知道,佛陀是我們眾生的慈父,我殺害無罪的父親,我很後悔。現在身心不安,唯願佛陀慈悲救濟。」

佛陀緩緩地說道:「世界上有兩種人可以得到真正的快樂和幸福。一是修善不造罪的人,一是造罪知道懺悔的人。現在,大王悔過的機緣成熟,過失,世間上的人誰能不犯呢?知過必改,就是一個好人。我的法門廣大無邊,你要時時懺悔就好。

「大王!罪業是無自性的,由心所造,如果能夠一心不生,一切妄念惡想不起,罪業自然可以消除。了解心和罪本是空幻不實,這就是真實的懺悔。」

「你以後要以正法治民,不要行非法的事;要以德化民,不要暴戾。多行仁政,善名美德就可以遠播四方,一定能受到眾生尊敬。過去的事已經過去,沒有計較的必要,從現在起,如何自新才最要緊。你行善安心,當即能快樂。進一步更要在我的法門中學無為的法,證無為的果,你就可以解脫得度。」

阿闍世王聽了佛陀的開示,對新的生命充滿希望和信心,生大歡喜,萬有迷妄的烏雲掃去,感激涕零的跪在佛陀的座前。

浪子回頭金不換,阿闍世王終於皈依佛陀得救了。

回到頁面頂端
回到星雲大師全集首頁
搜尋
調整
關注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