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大小:

A-

A

A+

111 滿地跑

又是一個颱風天,我的「開山寮」必然會多出一、兩位客人——被颱風颳落的松鼠。果然櫃子上的小盒子裡,有一隻奄奄一息的乳鼠正踡曲在層層的毛巾裡,是侍者從地上撿來的,眼睛還沒有張開,毛也沒有長出來,全身赤裸裸的肉色,像極了初生的嬰兒。為了保暖,二六時中都用電燈照著牠的身體,每隔四小時還得替牠餵奶,保溫箱中的人類早產兒想必也是如此吧!

可是,這隻小松鼠不一樣,喝了一兩口牛奶以後,便開始吐奶,小鼻孔裡沁出血絲,擦乾了,將它放回盒子裡,不久,又聽到牠微弱的叫聲,上前探頭一看,仍有血絲從鼻孔裡咯出。心想:「莫非跌成內傷了?」但是外頭還颳著大風呢!沒有辦法送牠去看獸醫,只好「死鼠當成活鼠醫」,將消炎藥的膠囊打開,拿少許藥粉和在水裡,口中邊念佛號,邊撬開牠的小嘴強灌下去。承蒙佛菩薩保佑,小松鼠第二天漸有起色。從此,牠成為侍者們共同關心的話題。從一開始收養「松鼠」以來,我都喚牠們為「滿地」,因為由來已久,這隻已經不知道是第幾號了,只好叫牠「滿地N號」。

也許正是因為如此悉心地照顧,牠比任何一隻松鼠還善解人意。幾個月後,牠已經擁有如扇一般美麗的尾巴,如刀一般犀利的牙齒,如刺一般尖銳的趾爪,經過牠爬行的傢俱總是留下牠囓啃抓咬的痕跡,但是當牠在我們頭上嬉戲,跳在我們身上玩耍時,動作卻放得輕輕柔柔,深怕傷了我們似的。當我們上下樓梯時,牠也會如影隨形地跟著,時而攀爬在扶手上,時而和我們比賽跑步,為「開山寮」帶來不少樂趣。

十個月了,是「滿地N號」該獨立生活的時候了。我們將牠拿到後院放生,為了怕牠不走,我們迅速地折回房子裡,許久以後,再拉開窗簾一角偷看,牠仍然依依不捨地站在原地……

此後,每天早、午、晚,我們聽到「喀喀」的叫聲時,就知道「滿地N號」來看我們了。直到幾個月過去了,才不再有牠的消息。

有一天,又聽到熟悉的「喀喀」聲了,打開房門,是「滿地N號」,牠看到我,眨了眨眼睛,搖了搖豎起的尾巴,然後帶著身邊另一隻美麗的松鼠跑到遠處的樹梢上。我知道:牠是專程來向我報喜訊的!

回到頁面頂端
回到星雲大師全集首頁
搜尋
調整
關注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