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大小:

A-

A

A+

011 遠法師與桓太尉論料簡沙門書

東晉‧慧遠

東晉時代,太尉桓玄認為在京都建康的佛教界過分重視寺院經濟的繁榮,以及逃漏稅役、罪犯潛入各寺廟等均影響到政府的財政與社會秩序,所以命令整肅僧眾。慧遠大師為興隆佛教,即針對桓玄所發布的整肅僧眾命令書,以〈與桓太尉論料簡沙門書〉表達其意見。

佛教凌遲,穢雜日久,每一尋思,憤慨盈懷。常恐運出非意,混然淪湑,此所以夙宵歎懼,忘寢與食者也。見檀越澄清諸道人教,實應其本心。

夫涇以渭分,則清濁殊流;枉以正直,則不仁自遠。推此而言,符命既行,必二理斯得。然令飾偽取容者,自絕於假通之路;信道懷真者,無復負俗之嫌。如此,則道世交興,三寶復隆於茲矣。貧道所以寄命江南,欲託有道,以存至業。業之隆替,寔由乎人。值檀越當年,則是貧道中興之運。幽情所託,已冥之在昔。是以前後書疏,輒以憑寄為先。每尋告慰,眷懷不忘,但恐年與時乖,不盡檀越盛隆之化耳。

今故諮白數條,如別疏。經教所開,凡有三科:一者禪思入微,二者諷味遺典,三者興建福業。三科誠異,皆以律行為本。檀越近制,似大同於此,是所不疑。或有興福之人,內不毀禁,而跡非阿練者;或多誦經,諷詠不絕,而不能暢說義理者;或年已宿長,雖無三科可記,而體性貞正,不犯大非者。凡如此輩,皆是所疑。今尋檀越所遣之例,不應問此。而外物惶惑,莫敢自寧,故以別白。

夫形跡易察,而真偽難辯,自非遠鑒,得之信難。若是都邑沙門,經檀越視聽者,固無所疑;若邊局遠司,識不及遠,則未達教旨。或因符命,濫及善人,此最其深憂。若所在執法之官,意所未詳,又時無宿望沙門可以求中得,令送至大府,以經高覽者,則於理為弘想。檀越神慮已得之於心,直是貧道常近之情,故不能不及耳。若有族姓子弟,本非役門,或世奉大法,或弱而天悟,欲棄俗入道,求作沙門,推例尋意,似不塞其清塗。然要須諮定,使洗心向味者,無復自疑之情。昔外國諸王,多參懷聖典,亦有因時助弘大化,扶危救弊,信有自來矣!檀越每期情古人,故復略敘所聞。

回到頁面頂端
回到星雲大師全集首頁
搜尋
調整
關注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