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大小:

A-

A

A+

020 五宗並嗣虛雲和尚

虛雲和尚為民國以來的禪宗大師,他傳法曹洞,兼嗣臨濟,中興雲門,匡扶法眼,延續溈仰,以一身而繫五宗法脈。

虛雲和尚畢生參禪,講學不輟,其禪學思想以戒為根本,以信為基礎,以《楞嚴經》為主流;認為只要信心堅固,持咒可成,參禪可成,念佛亦可成。綜其前半生,福慧雙修,隨緣消業;而其後半生則一本無我無私,中興數十梵剎,度眾十餘萬,於末法之世重振禪宗,續佛慧命,誠為民國以來之一代宗師!

觀音送子 虛雲非凡

虛雲(一八四〇~一九五九),俗姓蕭,法名古巖,字德清。為蘭陵梁武帝之後,世居湖南湘鄉。父蕭玉堂,母顏氏,雙親年逾四十而無子嗣,遂至觀音寺祈子,見寺宇殘破,橋梁失修,於是發願興建。不久,父母同夢一長鬚青袍老者,頂觀音跨虎而來,遂有娠。翌年(道光二十年),父任福建泉州府吏時,生下虛雲。虛雲出生時為一肉團,母因而驚駭氣絕,翌日,有一賣藥老翁前來,剖而得之,由庶母王氏鞠養。

虛雲生而茹素,一見到佛像、經書則喜,其父唯恐虛雲有出世之志,十七歲即為虛雲娶田、譚二氏。然虛雲反而為二女開示佛法,閨中堂外胥成淨侶。十九歲,虛雲決志離俗,於福建鼓山湧泉寺禮常開老和尚出家;翌年,依鼓山妙蓮和尚受具足戒,名古嚴,又名演徹,字德清。出家後,虛雲隱居於鼓山巖洞禮萬佛懺,如是三年。

虛雲二十四歲時任職鼓山,四年之中,所領職務為水頭、園頭、行堂、典座等行單。二十八歲,虛雲效仿古德苦行苦參,辭去職事,散盡衣物,居巖穴,食野菜,飲澗水,鬚髮盈尺,狀似野人。如是三年,一日,虛雲行至溫州某山,遇一禪者問道,虛雲啞然,無以言對,遂至天台華頂龍泉庵禮融鏡法師參學。融鏡法師年八十餘,精嚴戒律,宗教並通。老法師道:「巖棲谷飲,枯坐冥想,近似外道,雖得壽命萬年,亦不過楞嚴十種仙之一而已,去道尚遠;即證初果,亦是自了漢。若菩薩發心,則上求佛道,下化眾生,自度度人。」

虛雲自此侍融鏡老法師參「拖死屍是誰」,學天台教觀,勤勞作務。三十三歲,虛雲奉老法師之命,前往國清寺參學「禪制」,並至方廣寺習法華。三十六歲,虛雲辭別老法師,開始參訪全國名山大剎,普參當代大德,遍學三藏經教。四十三歲,虛雲為報父母深恩,發心朝禮五台山。他由普陀山法華庵起香,三步一拜,歷經三年,備受飢寒,三次大病,奄奄待斃,皆蒙文殊菩薩感應相救,終抵五台山顯通寺。

徹悟本來 帝頒《龍藏》

五十六歲,虛雲與普照、月霞諸師結茅九華山,適逢揚州高旻寺舉行連續十二次的禪七,乃下山渡江參學,途中竟不慎落水,沉浮一晝夜,五竅出血,後經漁人撈救,得以脫險。虛雲心心念念於參加禪七,因此抱病前往高旻寺。他拒絕同參代職,又不言落水之事,被誤為慢眾,於是表堂、施香板,而致病情更加嚴重。然而虛雲在禪堂日夜精進,澄清一念,不知身是何物。經二十餘日,病漸癒,功夫益加得力。一日,因沸水濺手,致使茶杯落地,頓斷疑根,徹悟本來,唱偈云:「杯子撲落地,響聲明瀝瀝,虛空粉碎也,狂心當下息。」

五十八歲時,虛雲猶四處行腳參訪,前往寧波阿育王寺朝禮舍利,每日三千拜。六十一歲時,再朝五台,途遇洋兵以槍抵問:「怕死否?」答曰:「倘應死汝手,任便!」洋兵遂放之,人皆稱奇。八國聯軍攻陷京城時,虛雲隨清末兩宮與皇帝西徙,並受請於西安啟建祝聖護國消災法會。佛事畢,潛隱終南山,更名虛雲,號幻遊。翌年冬,萬山積雪,嚴寒徹骨,虛雲獨居茅蓬中。一日,煮芋鍋中,趺坐待熟,竟入定半月,芋霉高過寸許。

虛雲六十四歲時結束自度工夫,而作度人事業。

昔日大迦葉尊者攜如來衣缽,隱於雲南大理賓川雞足山。虛雲前往朝禮時,眾人悉聞石門內鐘磬作響,謂有聖僧至故。虛雲以興復迦葉道場為己志,任缽盂峰迎祥寺住持。為募道糧,旋往南洋講經弘化。先到檳榔嶼、麻六甲,後往吉隆坡、新加坡,船經台灣,曾參觀靈泉寺,又至日本參訪各地佛寺。六十七歲回國,抵上海,與佛教代表寄禪和尚等為廟產興學一事,同進京請願,又奏請頒發《龍藏》予雲南。此外,虛雲並且攜經藏由南洋運滇,途經泰國,隨緣弘化,於講座中入定達九日,轟動泰京,國王請至宮中誦經,百般供養,官紳士庶皈依者數千人。

度化武將 生死無懼

辛亥革命後,清帝遜位,各省逐僧毀寺,教界惶惶。當時滇軍協統李根源見僧徒不守戒律,每每親督軍隊往赴諸山逐僧拆寺。他聽說虛雲深得民心,料想其中必有怪事,於是指名捕之。虛雲不顧生命危險,面謁李根源,為李根源詳述佛教之益。於是李根源疑慮漸除,與虛雲暢談之際,時而笑逐顏開,時而俯首致敬,後又留虛雲用齋,秉燭深敘。虛雲由因果分明說到業網交織;由業果因緣說到世界相續、眾生相續,言愈暢而理愈深。於是李根源喟然太息,深悔先前殺僧毀寺的行為。

此後四十年中,李根源贊助佛學院、施醫、弘教等種種事業,成為法門外護,甚至說教參禪,時有妙諦,儼然一居士。由於虛雲過人的智慧與勇氣,不僅消弭一場教難,更為佛門增添一位金剛護法。

一九一八年,虛雲七十九歲,當時滇督唐繼堯請他前往昆明祈福消災。由於四境不安,道途多險,唐欲派兵護送,卻為虛雲所辭謝,僅攜徒一人步行而往。途遇楊天福、吳學顯屬下匪眾,將虛雲繫縛拷打,待見楊、吳二人,虛雲循循善誘,勸他們歸降,二人果真歸投於唐繼堯。而唐督軍亦遵虛雲之囑,招安匪徒,並於法會期間,下令全市禁屠,大赦牢獄,賑災濟民。

十年興雲棲 五年復鼓山

虛雲八十歲後,於十年間重建昆明華亭寺(雲棲古剎),傳戒、講經、坐香,教令眾生遠惡遷善,受佛法齋;開示眾生行普賢願,發廣大菩提心。善緣所感,殿前枯梅竟開白蓮數十餘朵,菜園盡放青蓮,其花蕊猶如一立如來。

虛雲披剃出家的鼓山湧泉寺,位於福建福州,以名勝風景著稱,亦屬禪宗大剎。在一九二九年,鼓山丕變,由十方叢林變為子孫叢林,由旺盛轉為衰敗。虛雲的皈依弟子楊樹莊與方聲濤發願重振鼓山,特從雲南請師回寺復興鼓山。虛雲到鼓山之後,開始一番革新。

虛雲首先改革寺制,整頓道風,將有名無實的禪堂,制定十二枝香的參禪制度,逢冬加香打七,使得天童、高旻的禪和子聞風慕名前往參坐,禪風之盛,冠及全國,因而念佛堂亦座無虛席。此外,還設立鼓山佛學院,供青年僧學戒習教,並且設立延壽堂,專供年老僧伽做修養之所,派人照應飲食,日以三枝香佛事為恆課。又建造現代化的如意寮,請有專門醫生,施給各種藥材。如此的修行體系,具足禪、淨、教、律,尤其照顧老病行者一項,在當時全國的名山大剎中,可謂絕無僅有。

重建南華 雲門事變

住持鼓山五年後,一日,虛雲忽夢六祖召回。未久,粵中來電禮請,虛雲遂於民國二十三年冬(一九三四),九十五歲時,前往嶺南六祖道場重建廣州南華寺。期間,國民政府主席林子超協助重建大殿,委員長蔣中正協助重鑿新河。一九四三年,林主席請虛雲於重慶啟建法會,蔣委員長問法,虛雲條列唯心唯物及神與基督之理,以書答之。經過虛雲的苦心經營,終於使南華寺可容僧伽五百人,租穀不虞,供養具足,南華古剎氣象一新。同年,虛雲住持南華寺已屆十年,又發心重建廣東曲江雲門寺。時值抗戰軍興,財力物質缺乏,建設艱難,然虛雲持之以定,處之以恆,於是十年之間,功績卓著,不僅大興土木,並且塑裝佛像八十餘尊,請購經、律、論三藏經典等;德化所至,賊兵不擾;凡遇天災人禍,得虛雲慈愍解救者,難以盡述。

虛雲諦察社會變遷,深知僧伽經濟必須在「勞動生產」下,始克周濟,因而在雲門寺開辦「大覺農場」,又建紡織工廠以開闢經濟來源。尤可記者,雲門宗派傳至十世光孝深而止,其後失傳。虛雲考查派系,度僧數十人承繼雲門法脈,重振宗風。

一九五一年,虛雲年已一一二歲。一日,正值春戒期間,寺內聚眾百二十餘人,忽有百餘共軍圍山,謂寺藏軍械、發電機及黃金白銀等,乃大舉搜山。十日間翻天覆地,楚毒拷打,波及無辜者眾,而終無所獲。遂幽禁虛雲,嚴加拷問,木棒、鐵棍齊下,直至頭面血流,肋骨折斷。虛雲趺坐入定,共軍四次毒打,擲之撲地,視其危殆,便呼嘯而出。翌日,共軍見虛雲猶端坐入定,十餘眾再以大木棍毆打、蹴踏,虛雲五竅流血,共軍以為必死無疑,乃出。後來虛雲出定告訴侍者,前乃神遊兜率聽法。共軍見毒打虛雲不死,於是敬畏不敢造次,此即「雲門事變」。

愛教愛國 萬眾歸心

之後,北京多方來電請虛雲入京,虛雲為團結全國僧伽,於是北上。抵京後,虛雲與圓瑛法師、趙樸初居士等共同籌備「中國佛教協會」,並上書政府,給予人民宗教信仰的自由,並請求速訂保護及管理佛教寺院的辦法。

一九五三年,虛雲發願重建雲居山真如寺。該寺自唐代開山,曾有佛印了元、大慧宗杲等禪師住持,趙州諗、雲門偃、洞山聰等遷化後,造訪居士不計其數,如白居易、蘇東坡、黃山谷、秦少游等。虛雲因不忍祖師道場在日寇搗毀下殘破凋敝,遂入山籌建,四方來附者數百人,或工或農而各盡所能。歷時三年,真如寺頓復舊觀。

一九五九年秋,虛雲於雲居山安詳示寂,世壽一二〇,僧臘一〇一。荼毘時,香氣充室,得五色舍利百餘粒,晶瑩剔透。

虛雲一生振興十方叢林,重建古寺佛剎、大小庵堂共八十餘處。雖為禪宗巨匠,遇根機不適參禪者,亦教人老實念佛。其所撰《楞嚴經玄要》、《法華經略疏》、《遺教經註釋》、《圓覺經玄義》、《心經解》等書,於雲門事變時盡被奪去,今僅存法語、開示、書問、詩歌等文字,後人編為《虛雲和尚法彙》一書。

虛雲生活勤苦樸素,平易近人,一生不為名聞利養所動,大公無私,每於道場竣工時,擇一住持任之,然後悄然退隱。一生以衛教安僧,闡揚佛教為己任,強調以戒為師,注重僧伽素質的提昇。他慈悲為懷,視人如己,無論毀譽,總是怨親平等;他當仁不讓,為法無畏,於抗日期間,挺身而出,登高呼籲,救國救民,教導佛教信徒有國而後有教,其德化所至,萬眾歸心。

回到頁面頂端
回到星雲大師全集首頁
搜尋
調整
關注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