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大小:

A-

A

A+

237 生命的意義

薛佩芬送到醫院時,已經是腎病末期的患者。他經常望著窗外的藍天,想像班上的同學們此刻正在操場上升旗,在教室裡早自修,在籃球場馳騁,在提便當吃香噴噴的中飯……而自己卻只能躺在床上忍受病痛的折磨。「難道十七歲的青春就這樣斷送在病魔的手上嗎?」佩芬愈想愈難過,常常背著家人偷偷流淚。

有一天,隔壁的病床來了一位病友,頭髮剃得光光的,待他開口說話,才知道「他」……原來是一位比丘尼,法號叫永文。

自從永文法師來了以後,整間病房笑聲不斷,佩芬也變得開朗起來。永文法師從來沒有說過自己的病痛,倒是從醫生、護士口中,佩芬得知他的腳剛開過刀,得的病也不輕。善解人意的佩芬感同身受,經常和母親說:「我會照顧我自己,您過去看看永文法師吧!」

這天,佩芬似乎若有所感,側著頭問永文法師:「佛教裡是不是說人生很苦,有生、老、病、死……種種的苦……?」

「……佛教說苦,是要我們勇敢地面對現實,超越苦難,因為人生的可貴,在於發揮生命的光與熱,讓別人分享我們的歡喜。受苦其實是一種福報,自己沒有感受到苦,怎麼會想到世間上一切得來不易?怎麼會想到要給人歡喜呢?感受到苦,才會更珍惜生命……」

「啊!原來『苦的感受』也是一種修行啊!」佩芬展開甜美的笑靨。

幾天以後,佩芬的病情加劇,永文法師一再叮嚀薛媽媽:「如果佩芬有什麼事,請您一定要告訴我,即使我在睡覺,也務必把我叫醒。」

翌日,佩芬呈昏迷狀態,永文法師顧不得全身吊滿瓶瓶罐罐,也不管傷口尚未癒合,一跛一跛地走到他的床前,為他念佛。半天過後,佩芬帶著微笑,安詳地離開人世。薛媽媽雖然萬般不捨,卻也感到十分欣慰。

至少,佩芬為人間留下了一抹歡喜。

回到頁面頂端
回到星雲大師全集首頁
搜尋
調整
關注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