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大小:

A-

A

A+

151 天文科學家一行禪師

一行禪師精通戒律、禪學、天台,兼通道教、數學、曆法之學。與善無畏同譯《大日經》,又由其筆錄編纂而成的《大日經疏》,至今仍為密教界所重視,為密教五祖之一,亦為真言密教祖師中少有的中國密師。

外學方面,一行禪師遺有道教、易學著作,其《大衍曆》為中國最優秀的曆法,集易學、數學、科學知識之大成,用以測定一百五十餘顆恆星位置,發起在全國十二個地點作天文觀測,並根據南宮說等人的測量數據,算出相當於子午線緯度長度,是當時世界上最先進的曆法,因而一行禪師與張衡、祖沖之、李時珍受封為中國「四大科學家」。

記憶超群 顏回再世

一行禪師(六八三~七二七),唐代鉅鹿(河北平鄉)人。俗姓張,本名遂,出生於顯宦世家,是唐初剡國公張公謹的後裔。其母李氏懷孕之際,額上曾出現二、三寸白光,生下一行後,此白光轉移至一行的額上,令人稱奇不已。

一行自幼聰慧異常,不但具有拔群的記憶力,並博涉其他諸學。據《唐書方技傳》載,一行自幼博覽經史,通達天文學、醫學、藥學、數術等。一回,他向藏書家伊崇借閱楊雄所著《太玄經》,不過短短數日即閱畢歸還,並撰寫《大衍玄圖》和《公義決》等作為讀後心得。伊崇大驚,便與一行談論太玄的深奧理論,一行居然都有其獨到的見解,伊崇不禁大為嘆服,稱譽一行:「此後生顏子也!」一行因此聲名大噪。

出家修道 精進參學

一行二十一歲時,雙親相繼去世,一行悲痛不已,頓感世事如幻,豁然厭離,適聞普寂禪師在嵩山弘揚禪要,一行前往參聽之後,深為折服,遂禮普寂禪師披剃。

出家後,一行歸心參禪,用功辦道,對於所誦讀的經法無不精通。一回,普寂啟建大法會,禮請道高學富的盧鴻撰寫法會緣起,盧鴻向普寂要求由朗俊聰慧的弟子宣讀。普寂喚來一行,原文雖然長達數千百言,甚至字僻文古,一行卻迅速瀏覽,然後微微一笑,將文章置於几上。起初,盧鴻不免暗責一行態度輕率,稍後不久,堂中傳來一行清朗悅耳的語音,鏗鏘有力地宣讀,字句毫無差失。盧鴻驚視良久,讚歎不已,當下建議普寂讓一行遊學四方。

得到師父的許可,一行開始四處參學,凡當世知名的高僧,一行都一一拜訪,並且旁涉陰陽讖緯之書。一行曾向當陽惠真律師習律,採集律部及諸經論要文,寫成《攝調伏藏》十卷,自加註釋,惜此書今已失傳。

一日,一行行至浙江天台山國清寺,但見古松數十棵,寺門前有溪流環繞,周遭一片岑寂。一行佇立於門屏,忽聞院內布算的音聲,一僧突然開口說道:「今日當有弟子自遠求吾算法,計合到門,必無人導達耶。」即拿起一算子,又說:「門前水合卻西流,弟子當至!」一行大驚,連忙推門而入,稽首請法,遂得盡傳達真和尚的大衍算學之術。

製大衍曆 饒益古今

一行的名聲日益遠播,朝野爭相請益。開元三年(七一五),玄宗詔見,詢問一行有何才能,一行表示除了記覽外,別無所長。於是玄宗即刻命人取來宮籍,一行迅速翻畢,然後朗聲唱出,純熟的程度有如宿世所習。不待唱完,玄宗已然下座稽首讚歎:「師實聖人也!」玄宗再問及算曆問題,一行皆瞭若指掌,言多補益。

由於我國向來使用的麟德曆常與日蝕相違,玄宗遂請一行整理曆法。開元九年開始,陸續完成《曆議》十卷、《曆立成》十二卷、《曆草》二十四卷、《七政長曆》三卷、《天竺九執曆》一卷、《略例奏章》一卷等書。開元十五年(七二七)總編而成《開元大衍曆》五十二卷,此書迄今仍廣受日、韓所採用。

當時有名道士邢和璞曾對尹愔說:「一行和尚真聖人也,漢朝洛下閎造曆時說,後八百年當差一日,必有聖人出而正之。今一行造曆正其差謬,洛下閎之言信矣。」一行改撰新曆相當用心,不但詳考諸家曆法,更從天象方面找尋立論根據。開元十一年(七二三),與梁令瓚同製「黃道游儀」,用以測量星宿運動及考察月球運行規律,結果測出一百五十餘顆恆星的位置,繪成三十六張圖,深得玄宗嘉許,親自為「黃道游儀」製銘。

其後,一行又奉旨與梁令瓚再製「渾天儀」,依此可區分二十四個節氣,並測定時刻,更可精確算出子午線一度的長度,比西元八一四年回教王阿爾馬蒙的實測子午線早了九十年。由此可知,一行已知運用不定方程式的高級算學。

翻譯密藏 怡然示寂

當時信奉密教者,多為印度和西域人。開元四年,善無畏三藏自那爛陀寺前來長安,一行隨之受胎藏法。開元八年,金剛智三藏也來到洛陽,一行再從他受《金剛頂經》之密印與灌頂,此後一行便與金剛智三藏開始積極推行密教的活動。

開元十二年(七二四),一行參與善無畏三藏的譯場擔任筆受,譯出密教根本聖典《大日經》,隨後並撰著《大日經疏》。該疏將印度密教菁華糅合大乘圓教,加以演繹,使得密宗得以生根、興盛。一行發揚大乘佛教的積極精神,也使密宗教理合理化、中國化,因此一行被視為大日經系的密教專家。加上傳承胎藏、金剛兩部密法,後人亦推一行為密宗五祖之一。

開元十五年(七二七)九月,一行病重,於長安華嚴寺調養,由於自知時日不多,於是向玄宗告別。當夜玄宗夢見自身來到一行居所,只見繩床紙隔開扇。翌晨驗問,正如前夜所見,玄宗乃下詔禮請京城名德,為一行大開道場祈福,一時之間病情轉為小康。

十月八日,隨帝至新豐,身無諸患,口無一言,忽然盥沐著淨衣,趺坐正念,怡然而寂,世壽四十五。經二七日後,指甲未變,髮鬚更長,形色怡悅,大眾深為感動。

玄宗聞一行圓寂,悲歎哀呼:「天孤善願,奪我師賓!」起塔於銅人原,賜諡「大慧禪師」。次年,玄宗遊洛陽,繞道經過塔前,駐馬徘徊,久久不忍離去,內心悼念之情表露無遺。

著書廣博 披及術釋

一行禪師撰著範圍廣及易學、道教及佛教,有《周易論》、《大衍玄圖》、《大衍義決》、《易纂》、《括遁甲十六局》、《開元大衍曆》、《天一太一經》、《攝調伏藏》、《釋氏系錄》、《大日經疏》、《七曜星辰別行法》、《宿曜儀軌》、《藥師琉璃光如來消災除難念誦儀軌》等。

一行不僅在密教史上留下深遠影響,其科學成就亦深為世人所肯定,現今巴黎聖鳩奴璧耶圖書館的牆上,一行的畫像與牛頓等科學家的畫像並列,同為偉大的歷史科學家。

一行一生雖然不過短短四十五年歲月,然而卻成就非凡,他對佛教與科學的貢獻將隨著眾多著作永留人間,為後人所景仰。

回到頁面頂端
回到星雲大師全集首頁
搜尋
調整
關注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