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大小:

A-

A

A+

074 第五章 部派佛教的發展

從佛教創立初期,一直到佛陀入滅後的一百年間,弟子們嚴格奉行教法,教團內部和合,沒有爭論,佛教史上稱為「原始佛教」時期。

之後,佛教教團逐漸向外發展,由於各地方使用的語言不同,種族紛雜,加上弟子們對佛法和戒律的見解不同,逐漸產生分歧,佛陀入滅後一百餘年,分裂為「上座部」與「大眾部」兩大部派,稱為「根本分裂」。兩大部派由於流傳地區日廣,各地傳承關係不同,風土人情迥異,便要求在說法上和制度上有所調適,因此分派愈來愈多,到佛陀入滅四百年間,先後分化成十八部或二十部,稱為「枝末分裂」。從根本分裂到枝末分裂,在佛教史上稱為「部派佛教」時期。部派時期的佛教,在阿育王和迦膩色迦王等護法仁君的護持之下,獲得長足的發展,並且開始向國外傳播,各部派分別建立起自己的經、律、論體系,思想理論上有較大的發展變化。

上座部與大眾部

佛教從佛滅百餘年後的第二次結集,分為上座部與大眾部兩大派別。上座部以僧團長老為主,思想轉為傳統和保守;大眾部則以革新派比丘為主,較為積極和前進。

部派分裂發展的根本原因,南北傳有所不同。依南傳,主要是關於戒律問題的爭論,就是在佛陀入滅後百年左右,東方毗舍離的跋耆族比丘眾對戒律的態度,與西方嚴持戒律的耶舍長老有所不同,而引起「十事非法」的諍論。北傳則是關於教理的意見不一,大天比丘對阿羅漢證果問題有五種意見,就是所謂「大天五事」。大天認為佛教僧團應該提倡自由寬大的學風,以求進步。於是主張種種新論異說,成為新派領袖。上座部長老對於大天的新論異說,大不以為然,自此,前進與保守兩派在雞園寺爭論不已。

阿育王知道此事,曾到雞園寺親為調解,然雙方各持己見,不相上下。這時大天提議說:「戒經中所載滅諍的方法,應該依多數人的意思。」阿育王遂依此方法裁決。當時兩派中,保守派年高者多,而人數較少;進取派中,年高者少,而人數卻多。表決結果,進取派自然獲得勝利,因此正式分出上座部與大眾部。

至於上座部,由長老親率眾比丘自動離開雞園寺,遠走到西北印度的迦濕彌羅城。阿育王深感惋惜,遣人到迦濕彌羅城,堅請眾比丘重返雞園寺,眾比丘不允,阿育王遂遣人在迦濕彌羅重建另外一座雞園寺,以供養上座比丘。後來上座部的教化活動一度盛行於西北印度地方。

二十部派

部派根本分裂成上座部與大眾部之後,除了根本分裂的原因以外,加上理論詮釋上的分歧,導致兩大部派的再度分化。總計部派分裂之數,南傳說有二十四部,北傳則說有十八部或二十部。部派分化發展的原因、年代與名稱,南北傳與藏傳的文獻史料各有不同記載。

各部派分裂的年代,據南傳所述,是在佛陀入滅後一百年至二百多年中間;依北傳則認為,佛陀涅槃後一百年至二百年中間,先有大眾部之下各支派的分裂,而於佛陀涅槃後二百年至四百年初,才有上座部之下各支派的分裂。

於南北兩傳對於部派分裂的說法,互有差異,見附表所示:

一、南傳分派說——《大史》之說



二、北傳分派說——《異部宗輪論》之說



在諸多部派名稱中,有的以創始者命名,如:法上部、賢冑部、法藏部、飲光部(迦葉)等。有的以地名作為部派名稱,如:制多山部、東山住部、北山住部、王山部。也有依教理特色立名,如:說一切有部、一說部、說出世部、多聞部、經量部、正量部。

無論十八部或二十部,基本上仍以大眾部與上座部兩大系統做為中心而分別發展。上座部系中的「說一切有部」最早形成,也是最大的派別。該部的學說一直被視為上座部的代表,它所傳的論藏典籍也最多,如《大毗婆沙論》便是。據傳上座部原來流行於印度北方,說一切有部也出現在印度北方,而逐漸流傳於印度中部,後來上座部還向南推進,傳到南方錫蘭島上,成為主流。當印度本土的上座部佛教逐漸沒落,錫蘭所傳的南傳佛教便成為上座部佛教的代表。餘如緬甸、泰國、寮國、高棉等東南亞國家也屬於上座部佛教。

大眾部則先在印度東方盛行,後來又移到印度南方,而後發展成為北傳大乘佛教的主流,主要分布在中國、日本、韓國、越南、蒙古以及俄羅斯的西伯利亞地區。

各部派的學說

各部派對於佛教的基本義理,如四聖諦、八正道、十二緣起、涅槃等,都採取完全信奉的一致態度,但各派也都有自己奉持的經典,因此造成差異。這些差異其實只是某些教義論證上的枝末細節不同。從現存的漢譯資料來看,《異部宗輪論》及其異譯《部執異論》,或《十八部論》、《異部宗輪論述記》等所述,他們爭論的問題深具哲學反省的意義。各部派中保存下來的資料最完整的是說一切有部,如《六足論》、《發智論》、《大毗婆沙論》與《俱舍論》等,這些著作不僅闡述說一切有部的基本主張,更廣泛涉及其他部派的觀點。根據這些資料,可歸納出各部派爭論的基本問題:

1.有無、真假的問題:如前所述,部派佛教的學說,大體上分別以大眾部和上座部為兩大主流而分裂發展。這兩大主流在理論上的差別,主要宗旨不外乎「空有之爭」,大眾部主張「空」,所以近乎大乘,上座部主張「有」,偏重於深奧的理論研究,於法義做精微的分析。如說一切有部主張「三世實有,法體恆有」,認為一切世間法、出世間法都有實體,有一種真實的客觀存在,因此對一切諸法廣為分別,對一切法做「五位七十五法」的歸納分類,深深影響了後來的法相唯識宗。另外,如犢子部則不僅主張世間法實有,而且進一步認為我法亦有。

大眾部系的一說部主張世間法、出世間法都是假名,全無實體;說出世部認為世間法是假名,而出世間法全是真實;說假部則認為世間法與出世間法各有一部份是假名。以上這些關於有無、真假的問題,是就各部派的相對立場而分判的,不像後來大乘論典中各派的主張那樣明確。

2.佛陀觀的問題:上座部大致延續原始佛教的看法,認為佛陀是由世間修行而解脫成佛的,他的生身與世人一樣有苦樂感情。所以,佛陀被視為歷史真實存在的教主,是人天導師,是人格圓滿的覺悟者。大眾部則認為佛陀並無生滅變化,是威力無邊,超越時空的偉大聖者。佛陀能夠示現種種法身,印證「十方三世」有無量無數的佛。後來的大乘佛教直接繼承大眾部這種佛陀觀,奠定了成佛理論的基礎。

3.心性及解脫問題:上座部認為心有染有淨,染心不能解脫。大眾部則主張「心性本淨」,人心本來清淨,只因後天各種煩惱貪著染污,成為凡夫,所以藉由修行去除染心,必能得到解脫。此說成為大乘佛教「佛性論」的理論基礎。

4.輪迴轉世的問題:各部派主張,在三世六道輪迴的主體就是心識。他們爭論兩個問題,一是「補特伽羅」的有無,一是「中有」的有無。「補特伽羅」就是指輪迴轉生的主體,這個問題在上座部系統各部派間被廣泛討論著。其中,犢子部和正量部認為有一個補特伽羅存在;經量部認為人體內有個叫做「一味蘊」的命根,後來被唯識學派吸收發展為「阿賴耶識」;說一切有部則主張有一個「世俗補特伽羅」或「假我」存在。

關於「中有」的有無,說一切有部認為在欲界、色界都存在「中有」,它是生死輪迴的中間環節。他們並且認為「中有」的形狀像個五、六歲的孩童,但微細難見,能透過一切障礙物,少經七日,多經四十九日,就能投胎下一生,並且根據前世的善惡業來決定投生的處所。但大眾部系統則否認「中有」的存在,認為並沒有今生來世之間的神識。

部派林立的時期,諸派自守宗風,各有千秋,卻共同認定自家所傳承的一系才是正統的、純正的佛教。因此在部派思想發展過程中,百家爭鳴,有如百花齊放般的燦爛輝煌。

阿毗達磨的發達

關於「阿毗達磨」的起源,有的認為,佛陀時代,阿毗達磨在弟子間已經相當盛行;第一次結集時,已有「論藏」的結集。一般而言,部派佛教的興起,直接促成阿毗達磨的學風,甚至堪稱這一時代的佛教為「阿毗達磨佛教」。到佛陀入滅後四百多年左右,關於阿毗達磨的著作已經洋洋大觀,這些都和部派佛教的興起發展有密切關係。

何謂「阿毗達磨」?梵語 abhidharma,音譯「阿毗曇」,意譯為「對法」。就是種種法義的分類、解析和研究,形成為三藏之一的「論」藏。

阿毗達磨的出現和演進情況,先是簡單歸納一些名相,綜合法義的要領,令人容易憶持,所以早期阿毗達磨只代表佛說經典的泛稱。後來由於部派的發達,含意就複雜起來,各派的論師為了使佛法進一步條理化、系統化,就加上種種的分類、解釋,各部派都有各自立場的阿毗達磨撰述,於是深奧繁瑣的哲學式教典就此發展。

關於阿毗達磨發達的過程,日本學者木村泰賢把它略分為四個階段:

1.契經型態時期:當時經論未分,阿毗達磨被攝於《長阿含》及《中阿含》等經典之中。

2.經典解釋時期:擔負經中的定義、分類的工作。

3.論典獨立時期:隨著部派發展而產生的獨立論書。主要以《舍利弗阿毗曇論》、《發智論》、《六足論》、《婆沙論》等為代表。

4.綱要論書時期:代表各派的主要論書已經完成,為了便於簡單學習,所以有綱要書出現。如法勝的《阿毗曇心論》、覺音的《清淨道論》(南傳論書)、世親的《俱舍論》等書。

最早期的阿毗達磨文獻,現存的有南傳七論與北傳七論。北傳七論中,以《發智論》為主,是說一切有部的根本論書,它貫通舊說,演繹新知,頗多善巧。另外,以《品類足論》與《界身足論》、《識身足論》等六論為輔,這六部論典都受到《發智論》的影響,而成為有部思想的主流,稱為「六足發智」,猶如「一身六足」。

南傳佛教抱持著「論藏亦佛說」的立場,來闡揚南傳七論。七論之中,《法集論》、《分別論》、《界論》、《人施設論》、《雙論》、《發趣論》等六論,傳說是佛說的,最後的《論事》,是目犍連子帝須在論議中為了破斥他宗而造的,可說是對異部的批判論典;在部派教義的地位上,它相當於北傳的《異部宗輪論》。

後期發展的阿毗達磨佛教,北傳以《大毗婆沙論》、《俱舍論》為中心,南傳則以《清淨道論》為中心,然該論在南傳三藏中編在「藏外」部份。

在思想方面,早期對於業、禪定、六根、六界、四諦,或中道、五蘊、十二處、十八界等佛教的基本教義,採取分別說明,並加以定義,詳盡論述。後來發展成以「問題集」的型態,加以分類總攝,再針對其問題,一一定義說明,更依據種種立場來闡明其相互關係及性質。但因發展過於繁瑣及僵化,以後又重新整理,將它們編成綱要式的「偈」、「頌」,以方便記憶。

由於阿毗達磨的極度發達,所以部派佛教又被稱為「阿毗達磨佛教」。大體來說,這個時期的佛教偏向理論化,走向哲學式的教學發展,致使佛教與人間脫節,也與實際的修道相背。因此,其後興起的大乘佛教,特別強調回歸佛陀時代,將佛法信仰落實於生活之中,確實有其思想演進的背景因素。

佛法的根本如海水一味,原始教團更是和合無諍,隨著時代因緣的變遷,佛弟子由於根器的差異性,體會佛陀的教法自然有所不同,所謂「佛以一音演說法,眾生隨類各得解」,於是造成日後部派佛教產生的自然現象。部派佛教的兩大根本派別:上座部,代表的是傳統的、保守的、根本的思想基礎;大眾部,代表的是開放的、革新的、大眾化的、積極的思想發展。沿著這樣的發展脈絡,更衍生出小乘與大乘的各種修持理念與方法。

到了中國佛教的南北朝時代,因為經典翻譯的發達,學者的研究,行者的各抒己見,形成學派分立的局面,例如成實、俱舍、涅槃、三論、攝論等多達十三學派,盛唐的黃金時代,高僧輩出,自樹宗門,各有門人,一脈相承,創造出「大乘八大宗派」的規模,這是佛教發展史上的巔峰時期。其次,每個宗派又各有支派與分流,最顯著的是禪宗的五家七宗,就是所謂教外別傳「一花開五葉」的有力說明。(上述的詳細說明,見本書中國篇的第八章〈宗派的競相建立〉與第九章〈禪宗的風起雲湧〉。)

佛教發展到今天,形成復興與蓬勃氣象,學者專家樹起學術思想的自由與獨立的旗幟,著書立論,猶如百花綻放,繽紛奪目,因此佛教派別發展的繁複龐雜,比起隋唐時代,實有過之而無不及。這本是佛教發展過程中的必然趨勢,然而時下有部分人士,常為文評論台灣各寺廟之間「山頭主義」、「各自為政」等無稽之談,實是不懂歷史淵源、不明大義,以管窺天的狹隘見識。在面對當今社會宗教與非宗教之間弊端叢生的異端邪說,我們更要提倡回歸佛陀時代,樹立根本佛法的權威性,以正法照鑑非法,自然讓邪說歪風消靡遁形。正信佛教徒當有此共識與遠大眼光,讓佛教發展猶如一棵大樹,枝葉茂密,卻仍主幹挺拔。

【習題】

1.何謂部派佛教中的根本分裂與枝末分裂?各部派爭論的問題,主要的有哪些?

回到頁面頂端
回到星雲大師全集首頁
搜尋
調整
關注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