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大小:

A-

A

A+

207 度化耶舍

有一天早晨,佛陀正在嚩囉迦河畔散步。忽然,有一個青年從遠遠的地方像發狂似的向著佛陀飛奔而來,口中還不住的叫著:「我苦啊!我苦啊!」

等年輕人走近佛陀的身旁,佛陀用慈憫的眼光看著他,他也懷疑的看著佛陀,隨即被佛陀的相好莊嚴所攝受,於是跪在佛陀面前說道:「您是不是大慈大悲的佛陀?請您慈悲救救我吧!我是迦尸城的耶舍,我給生活困惑得一刻也不得安寧。旭日高升的白天,聲色貨利困擾得我沒有休息的時候;到了華燈初上的黃昏,一場又一場的歌舞狂歡令我迷戀陶醉,但日子久了,我實在找不出這其中的樂趣。昨天夜裡,當曲終人散的時候,我拖著疲乏的身體頹靡的回房就寢,正在昏沉朦朧的當兒,我做了一個恐怖的夢,之後再也不能入眠。於是我從床上起來,走出寢室,忽然看到我鍾愛的舞女同一個音樂家正在調戲,我當時再也無法忍耐,瞋恚的怒火在我胸中燃燒起來。我的精神因此錯亂,就在午夜離開家庭,一路盲目的狂奔而來,冥冥中像有一股力量推動著我,使我在黎明的時候走到嚩囉迦河來。我看您大概就是被稱做大覺者的佛陀,請您救救我,我心中實在苦悶得很!」

佛陀慈和的用手撫摸著耶舍說道:「年輕的善男子!我正是你所說的佛陀。你不要煩惱不安,你現在可以把心靜下來想想,世間上有永久不散的筵席嗎?親愛的人可能永遠住在一起嗎?你不要悲傷,這本是一個虛偽的世界,這個世界上的一切都是無常的,我們自己的身體尚且不能依賴,哪裡能要求別人都屬於我們自己呢?你得度的機緣已到,你就把這一切放下吧!」

耶舍聽到佛陀的法音,像甘露似的滋潤著他那被怒火燒著的心靈。他再看看佛陀慈祥的面容,忍不住感動得流下淚來,跪在地下,懇求佛陀准許他出家。

佛陀又再悲憫的看看耶舍,說道:「耶舍!你現在可以立刻回家去,你的雙親這時候都在焦急的掛念著你。出家並非離開家庭才叫出家。有的人,身上雖然穿起出家的衣服,而心卻染著世間的俗情,人雖居住在深山叢林中,而時時不忘懷世俗的名利,這怎麼能稱為出家?反之,如果身上雖然裝飾著華美的瓔珞,而心地卻光明清淨,降伏煩惱的怨敵,對人沒有怨親的分別,更能以真理教化人間,這才名之為真正的出家。你要出什麼家呢?」

「佛陀!您開示出家的意義,我全都了解,也能接受。我請求佛陀慈悲允許我出煩惱的家,做一個真理的傳播者,做您偉大佛陀的一名弟子。」

由於耶舍的態度至誠懇切,終於獲得佛陀的首肯,加入僧團,成為一名真理的傳播者。

回到頁面頂端
回到星雲大師全集首頁
搜尋
調整
關注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