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大小:

A-

A

A+

226 多聞第一阿難尊者

佛陀弟子中,阿難尊者天生容貌端正,面如滿月,眼如青蓮花,其身光淨如明鏡,博學強記,出家二十餘年間,擔任佛陀的常隨侍者,被譽為「多聞第一」。智慧第一的文殊師利菩薩曾讚歎他:「相如秋滿月,眼似淨蓮花,佛法如大海,流入阿難心。」佛陀亦曾在大眾中讚歎阿難:「發心、莊嚴、慈悲,出家以來都攝六根,日夜精進,正智成就,他日必能盡形壽梵行清淨,紹隆佛種。」由於阿難尊者天性溫和慈悲,在教團裡尤其廣受女眾尊敬。他為佛陀的姨母大愛道等五百釋女向佛陀請命,令女眾能依正法出家。

溫和慈悲 女難障道

「阿難」,意為慶喜,誕生於佛成道日,故以阿難名之。阿難的父親白飯王,為佛陀的叔父。阿難年少時,初次見到回王宮說法的佛陀,油然生起一股仰慕之情,不僅恭敬地趨前禮拜,並且拿起扇子為佛陀搧風。諸王子中,佛陀亦屬意阿難能隨他一同出家。儘管白飯王刻意將阿難與佛陀隔離,但終究阻止不了阿難修行度眾的願心,而與阿那律、跋提等釋種七王子一起出家,其中,又以阿難年齡最小。

佛陀成道最初五年內,佛陀姨母大愛道夫人見到釋迦族的王子多已皈依佛陀出家,而淨飯王辭世後,更感悟人生無常,因此多次要求佛陀允許他在僧團中如法出家。由於僧團並無比丘尼,佛陀始終不同意,但是大愛道夫人並不灰心,反而集合有心出家的釋種女眾五百名,自行剃髮,著壞色衣,赤腳趕往毗舍離城,一心希求佛陀的慈允。

五百女眾來到毗舍離城,個個雖然疲倦憔悴,卻徘徊在佛陀說法的那摩提尼精舍外,不敢冒然進入。年輕又富同情心的阿難知情後,深受感動,自願為五百女眾請命,佛陀曉喻阿難,為了正法長遠流傳,女眾不宜加入僧團。然而阿難依然再三懇求,佛陀知道因緣和合的關係,世間上沒有清淨、常住不壞的法,終於允諾女眾出家。阿難歡喜傳報喜訊,大愛道等五百女眾聽了,紛紛喜極而泣。比丘尼僧團得以成立,實應感謝阿難尊者的功勞。

阿難尊者相貌莊嚴,有時反而成為障道的因緣。一回,阿難出外托缽乞食,歸途中一時口渴,向正在汲水的摩登伽女乞水。不料,摩登伽女一見阿難,心生愛慕,欲嫁阿難。為了滿足愛女心願,摩登伽女的母親便施展魔咒迷惑尊者。幸而阿難梵行清淨,稱念佛名不斷,佛陀以慈力加被,才倖免於難。以此因緣,佛陀巧度摩登伽女入道,成為持戒精進的模範比丘尼。

阿難因莊嚴溫文,即使是出家的僧尼,亦讚歎有加,他們歡喜聽聞阿難尊者說法,尊者每以清淨離欲之法開示,更使得女眾對他更加敬重。

品格優秀 為佛侍者

佛陀說法二十年來,並沒有常隨的侍者,都是由諸比丘輪流擔任。由於阿難的女難特別多,佛陀便想以阿難為侍者,藉此助他專心修道。目犍連洞悉佛陀的心意,便與舍利弗共同勸說阿難任職,而阿難則以任重推辭。在兩位尊者的勸導下,阿難提出三個條件:其一,佛陀的衣服,無論新舊,他不穿著;其二,如有信眾禮請佛陀應供,他不侍奉前去;其三,不是見佛陀的時候,他不見佛陀。對於阿難提出的條件,佛陀非但沒有生氣,反而歡喜地讚歎阿難的品格,知道阿難純粹出於避嫌,才有這樣的要求。

從此阿難成為佛陀的侍者,歷時二十七載,依止佛陀的教法修行,跟隨佛陀到各地弘化。由此因緣,如大海般的佛法完全流入阿難的心中。

年輕的阿難每天跟隨著佛陀,女難是少有了,他儼然成為佛陀與諸比丘之間的調和者。

在僧團裡,他經常保持著謙虛、虔敬、慚愧,不少的信眾因為阿難的關係而皈依了佛教。雖然阿難遇到不少女難,大家對他有過非常不利的批評,可是一到他負擔責任時,就修養得更成熟了。

承教啟經 結集法典

佛陀在拘尸那羅城娑羅雙樹下將要涅槃時,阿難在旁請示佛陀:「男眾比丘面對女眾,應持什麼態度?」佛陀環視諸弟子,對阿難說:「若想離煩惱,得證悟,應將年老的女眾視如母親,年長的視如姊姊,年幼的視如妹妹。」佛陀並將荼毗、建塔等事一一交代。面對佛陀最後的教誡,阿難內心一陣酸楚,不覺流下淚來,獨自跑到園中痛哭。佛陀見阿難不在身邊,就命人將他找回,見阿難泣不成聲,佛陀憐憫地看著阿難,對大家說:「諸比丘!阿難忠實侍奉我多年,溫和、善良,聞大法而不忘,他的功德將來必能不朽。」阿難用手蒙著臉,悲泣地離開佛陀。在場的每一個人也都悲傷哭泣。

不過,為使正法久住,大家停止流淚,又把阿難找回,公推他代表大眾請示佛陀:「佛陀涅槃後,以誰為師?如何安住?惡人如何調伏?經典結集如何教人起信?」

佛陀說道:「阿難及諸比丘們,你們應當作如是念:日後應以戒為師;依四念處安住;逢遇惡人應默擯之;經首前安立『如是我聞』,則能教人起信。大眾如能依法而行,則佛陀法身常住。」

佛陀涅槃後不久,大迦葉尊者召集五百位證果的大阿羅漢於王舍城結集經典,阿難由於尚未開悟,不在被邀請之列。惟恐辜負大眾的期望,多聞強記的阿難精勤一夜後,開悟證果,參與結集大會,誦出經典。

最初的經典,所謂《阿含經》、《法句經》等,都是在這有名的第一次結集聖典大會,由阿難尊者誦出的。

百二十壽 為法涅槃

佛滅二十年後,大迦葉年已百餘歲,決定於雞足山涅槃,臨行前付法於阿難。八十多歲的阿難在阿闍世王的外護下,領導僧團,弘揚佛法。繼大迦葉入滅後,許多長老亦相繼涅槃,當阿難一二〇歲時,佛陀的親炙弟子中,只有阿難仍然健在。

一日,阿難在路上聽到一位年輕比丘,誦念佛陀曾說的偈語:「若人生百歲,不見水老鶴;不如生一日,而能得見之。」阿難聞其背誦錯誤,於是懇切地教導該比丘正確的偈頌:「若人生百歲,不解生滅法;不如生一日,而得解了之。」年輕比丘回去告訴師父後,他的師父反而指說阿難已年邁老朽,記憶已失,所言不足相信。

阿難尊者十分感慨世人我見、我執深重,佛陀涅槃未久,而正法已被謬傳誤解。阿難深感留在世間的孤單寂寞,於是決定入滅。他將大法付予商那和修之後,便前往北方的恆河。

當時摩竭陀國阿闍世王正準備與毗舍離國開戰,阿難尊者選擇在兩國的邊界——恆河入滅,以避免兩國因搶奪其遺骨而加劇鬥爭。風聞阿難尊者即將入滅的消息,兩國人民如潮水般湧向恆河邊,只見阿難尊者端坐河中小舟上,向大眾說道:「我入滅後,可將遺骨分成二份,各自帶回國,切莫因此而起紛爭。」說完,隨即入火光三昧,進入涅槃。兩國人民既悲傷又慚愧,決定講和,不再交戰,他們各自帶回舍利,建塔供養,一在毗舍離城北方的大林重閣講堂,一在王舍城外竹林精舍旁。由於阿難尊者的慈悲,臨終之際猶不忘勸誡兩國和平共處,一場戰爭因而消弭。

阿難尊者一生隱惡揚善,他曾感動旃陀外道,歡喜奉行佛法;也曾協助佛陀,勸告因愛欲而動念還俗的掘多比丘回心轉意;他主動調和僧團中的各種爭執,消解不平;更讚歎目犍連的孝心,宣揚富樓那的說法。有一回,阿難尊者甚至代替佛陀至東園為比丘們說法。他的溫和善良,謙虛忍讓,令人永遠追思懷念,他對佛教的貢獻,為千百年來佛門學子的典範。

回到頁面頂端
回到星雲大師全集首頁
搜尋
調整
關注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