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大小:

A-

A

A+

049 佛陀分半座

頭陀第一的大迦葉尊者年齡漸漸的老了,可是他對頭陀苦行的生活,是愈過愈認真。

有一次,佛陀不忍心他以衰老之年,還要生活在日曬夜露,狂風暴雨之中,想勸他中止苦行。

那是佛陀法駕住在鹿母講堂的時候,佛陀召見大迦葉,大迦葉穿著破衲衣,鬚髮長得很長,就蹣跚的走來,這裡新皈依的比丘都不認識他就是大迦葉,看到他那儀容不整的形相,都投過來輕蔑的視線,甚至有人向前想阻止他走近佛陀。

佛陀知道大家的心理,很遠的就招呼道:「大迦葉!你來啦!我留了半座在這裡,你趕快到這裡來坐吧!」

諸比丘聽佛陀這麼一說,嚇了一跳,想不到這位老比丘就是大名鼎鼎的大迦葉尊者。他向前頂禮佛陀後,退下幾步說道:「佛陀!我是您末座的弟子,要坐在佛陀所設的座位實在不敢當!」

這時,佛陀就向大眾敘說大迦葉廣大無邊的威德,並且說他有如佛陀修道相等的歷程,今生如不遇佛陀,他也可以覺悟,證得獨覺羅漢。

由這個事實,可知佛陀如何重視大迦葉尊者,甚至待他如賓,顯示他在教團中地位的重要。

佛陀告訴他,不要繼續苦行,把糞掃衣脫去,改穿信者所供養的輕衣,靜靜的養老,不要過度疲勞。

可是,受到佛陀這麼高的慰勞,他並不肯改變他的頭陀苦行,他向佛陀說道:「佛陀!頭陀苦行在我並不以為苦,反而感到很快樂,我不為衣愁,不為食憂,沒有人間的得失,我只感到清淨解脫的自由。

「當然,有人說我這樣的生活太著重自利,像舍利弗、目犍連、富樓那、迦旃延尊者等,他們負起代佛陀宣揚的任務,不懼阻難,不惜身命,推動著真理的法輪,讓眾生普沾法味,同獲法樂。我雖然沒有那股為人為法的熱情,但我不會忘記佛陀給我的恩德,就是為了報答佛陀的恩惠,我才更要過頭陀的生活。因為眾生要能得救,全靠僧團的弘法,僧團中布教的弘法者,是人民的親教法師,他必須自身要健全,才能擔當弘法的工作,僧團的本身如何才能健全呢?當然只有從嚴肅的生活中去培養自己的德行。佛陀教法中的頭陀行門,就是一種最嚴肅的生活方式,能習慣於這種生活,便能吃苦,便能忍耐,便能甘於淡泊,一心一德,為法為人。佛陀!我為了直接鞏固僧團,間接的利益眾生,我歡喜願意不捨苦行,請佛陀原諒弟子的執著。」

佛陀聽後,非常歡喜,看看大迦葉,又看看諸比丘,說道:「很好啦!你們諸比丘有沒有聽到長老大迦葉的話呢?將來佛陀正法的毀滅,不在天魔外道的破壞,而是在僧團的腐化與崩潰。大迦葉的話說得很對,要弘揚佛法,讓真理之光永照著世間,則必先要鞏固僧團。要鞏固僧團,就必須過嚴肅的生活。我的正法,如大迦葉尊者,就能負責住持。

「大迦葉!你好好去修道吧,我不勉強你,你可照你的意思去修行。要見我的話,隨時都可以來見我。」

佛陀與大迦葉,人雖二而心則一,師與弟子如兩個容器盛著同樣的水,一點不滯留而互相流動。佛陀待尊者如賓,如親友,但尊者從不忘以師禮對待佛陀,他們之間洋溢著師徒溫暖的情誼。

我們一說到佛陀或羅漢,大家都會自然而然的想像他們如同枯木寒岩般的冷酷,對於人間,沒有一點人情,其實,並不是的,佛陀或羅漢,把汙穢的人情用篩篩過,高尚的情愛自然流露在其中。這種情愛,佛教稱之為慈悲。這個慈悲的根苗,是被盛在智慧的木框裡,如同磁石般的吸引眾生,使他們朝夕能接觸到這種崇高溫暖的人格,改良自己的習氣。

回到頁面頂端
回到星雲大師全集首頁
搜尋
調整
關注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