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大小:

A-

A

A+

258 蒺藜問難

有一年,佛陀居住在那羅村落的好衣菴羅園中,當時的那羅村長信奉村內的一位尼犍外道。尼犍外道知道佛陀來到此處教化,心裡很不滿,想設計為難佛陀。

一天,那羅村長去拜訪尼犍外道,尼犍外道告訴村長:「你平日信仰我的道法,現在佛陀居住在我們村內,我有一個蒺藜論,你以它去請問佛陀,保證能讓佛陀沒有話說,又不得不說,陷入兩難的困境。」

村長很訝異地問道:「什麼叫蒺藜論?」

於是尼犍外道就為村長說明蒺藜論的問難方法。

村長接受外道的指示,來到佛陀的住處,向佛陀恭敬問訊,退坐一旁,問佛陀:

「佛陀!你不是常安慰一切眾生,讚歎安慰一切眾生嗎?」

佛陀回答:「是的,我的確常慈愍安慰一切眾生,也讚歎安慰一切眾生。」

村長又問道:「既然佛陀常安慰一切眾生,為什麼與這種人說法,而不為另一種人說法呢?」

佛陀從容地答道:「村長!我現在問你,你隨意回答我。譬如有三種田,第一種田,土壤肥沃;第二種田,土壤中等;第三種田,土壤貧瘠。請問村長,田主會先在哪一種田耕耘播種?」

村長立即回答:「佛陀!當然要先在土壤肥沃的田裡耕作播種,再依序耕作中等田、貧瘠田才對。」

佛陀又問村長:「道理何在?」

村長答道:「這是因為不願把種子種在廢田裡。」

佛陀又說:「我也是如此,選擇沃土良田耕耘下種。我的比丘、比丘尼弟子就好比第一種肥沃的良田。我以善義善味,清淨梵行,常為他們演說正法。他們聞法之後,都能依教法修持,以法義饒益身心,安穩樂住。我的優婆塞、優婆夷弟子就如同中等田地。我也以善義善味,清淨梵行為他們演說正法,他們聞法之後,也都能依教法修持,以法義饒益身心,安穩樂住。至於種種外道異學,就像第三種貧瘠土壤,我也以善義善味,清淨梵行為他們演說正法。但是在這些人中,少聞法的,我也為他們說法;多聞法的,我也為他們說法,如果他們在我所說的善法中能獲得一句法,了解其義,也能以法義饒益身心,安穩樂住。」

村長聽了,歡喜的讚歎佛陀:「太奇妙了!佛陀!您這三種田的譬喻實在是說得太好了!」

佛陀告訴村長:「我再為你說一則譬喻,譬如一個人有三個盛水的器皿,第一個沒有破洞,也不會漏水。第二個雖然沒有破洞,卻會滲水。第三個有破洞,又會漏水。村長!你想這個人應該會用那個器皿裝盛淨水?」

村長回答說:「佛陀!當然是先以完好的第一個器皿盛水,再依次以第二個滲水的器皿、第三個破漏的器皿盛水。」

佛陀又問:「既然第三種器皿有破洞,又會漏水,為什麼還要用它盛水呢?」

村長答道:「佛陀!這只是把握短暫時間,供給小小的用途。」

佛陀說:「村長!我的比丘、比丘尼弟子就如同第一種器皿,我常為他們演說正法,乃至使他們能以法義饒益身心,安穩樂住。我的優婆塞、優婆夷弟子,如同第二種盛水器皿,我常為他們演說正法,乃至使他們以法義饒益身心,安穩樂住。而外道異學就像第三種盛水器皿,我也同樣為他們說法。他們如果能在我所說的一句法中,知道法義,也同樣可以獲得安穩樂住。」

村長聽佛陀三種田、三種器的譬喻後,心生大恐怖,全身毛髮豎立,上前頂禮佛陀,向佛陀悔過:「佛陀!我真是愚痴,不善言談,在佛陀您的面前不誠實,虛偽妄說。請您原諒,接受我的懺悔吧!」

不捨棄任何一位眾生的佛陀,不計前嫌,欣然接受村長的懺悔。

回到頁面頂端
回到星雲大師全集首頁
搜尋
調整
關注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