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大小:

A-

A

A+

154 拾壹、佛門用語篇

大凡學習各種語言、知識、學術、技術等不同領域的學問,都有他專有的名詞或術語。宗教也不例外,尤其是佛教,經典浩瀚,佛學名相繁瑣,佛門用語特殊,使得許多有心涉獵佛教的人士視入佛門為畏途,即使是一般信徒,也多不知其義,因而阻礙佛教的發展。為了讓有心親炙佛法者易於紮穩基礎,建立信心,因此,本篇特別將佛門一般用語列出,並略做介紹。

大磬

以銅鑄造的缽盂形法物,置於佛桌右側,法會、課誦時,由維那以棓(木製之棒)擊鳴,以引導一切唱誦的起落、快慢、轉合。

木魚

誦經時敲打的法器之一。古稱魚鼓、魚板。為魚形木製的法器,中鑿空洞,扣之作聲。佛教既是講慈悲的,為什麼用木頭做成魚形,在誦經時敲打呢?原因是一切魚類,牠的眼睛都是終日睜著不閉,所以出家人取此義以示精進,不敢稍有懈怠而已。

引磬

俗稱小手磬。作碗狀,底部中央貫以紐,附木柄,以小鐵枹擊之。於誦經禮佛起止時皆鳴之。

鐺子

法器之一。以銅片製成,狀如圓盤,四邊鑿有小孔,繫於銅製圓形架上,下按木柄,以小槌擊之。執鐺子時,名「照面鐺子」。

鉿子

鉿子,名「平胸鉿子」,敲時左手托下鉿,右手提上鉿往下敲,必須音聲響亮;不敲時,兩鉿相合,雙手捧持,用二指與中指夾心,皆平胸次。

鐃鈸

寺院法會時所用法器之一。鐃與鈸原為二種不同的樂器,後來混而並稱為鐃鈸,而流傳至今。

鐃,古來即廣用於佛門中,有金鐃、銅鐃之別。銅鐃,類似銅鈸,惟形狀較小,由二個鈸構成,音亦清澄,故俗稱為鐃。

鈸,又稱銅鈸、銅盤,由響銅製成,呈圓盤形,中央部份隆起一圓,此圓的中心穿有小孔,並以紐帶穿之,使用時,依節拍相擊鳴奏。



誦經時使用的法器之一。用青銅、紫銅等材質所製。鈴有驚覺、歡喜、說法三義。鳴鈴以供養諸佛,稱為振鈴。



敲打樂器之一。有各種形狀及大小,為寺院中常用的法器。其種類有:羯鼓、魚鼓、雲鼓、搖鼓、金鼓、石鼓、懸鼓等。依其用途可分為:齋鼓(食時所用)、浴鼓(浴時所用),及誦經、梵唄等所用的鼓。

一般寺院中,常見於大殿前的左右兩方建鐘鼓樓,分別安置鐘鼓,稱為「左鐘右鼓」。寺院每於晨昏擊鐘敲鼓,以警行者當勤精進,慎勿放逸,稱為「晨鐘暮鼓」。



寺院為報時、集眾所敲打的法器。依其用途分為梵鐘與喚鐘兩種。

1.梵鐘:又稱大鐘、撞鐘、洪鐘、鯨鐘等。懸掛於鐘樓上,用於召集大眾,或做朝夕報時之用。

2.喚鐘:又稱半鐘、小鐘。吊於佛堂內的一隅。其用途在於通告法會等行事的開始,故亦稱行事鐘。

香板

用於維繫佛教僧團中的規矩和秩序的木板,形如寶劍。依使用目的之不同,而有諸多名稱:用以警策用功辦道者,稱為「警策香板」;用以懲誡違規者,稱為「清規香板」;用以警醒坐禪昏沉者,稱為「巡香香板」;於禪七中使用者,稱為「監香香板」。一般由方丈、首座、西堂、後堂、堂主、維那、糾察等職事所持用。



禪林用來通知大眾入浴、齋食等的鳴器。又作飯梆、木魚、魚鼓、魚板、魚梆、鳴魚。在古代禪林中,常掛於浴室,供作鳴擊,以通知大眾入浴。現今一般寺院常懸掛於齋堂外,用來通知大眾用齋。

蒲團

以蒲草編織而成的圓形墊子,供人坐禪及跪拜,免得地上的灰塵弄髒了衣服。

在中國各地,因為氣候、地理、產物的不同,所以有好多的地方只有蒲團的名稱,而並不都是用蒲做起來的。例如:有的是用布做成蒲團的形式,更有的只用板做成長的小矮凳;蒲團的形式雖沒有了,但仍習慣沿用著蒲團的名稱。

如意

在佛教中,法師於說法及法會時,所持的法物。此物原為印度古時的爪杖,梵語為阿那律,是由骨、角、竹、木等所製,柄長三尺,形狀如雲,或如手形,乃搔背止癢所用,以其能補手不能到之處,而搔抓如意,故稱如意,又稱癢和子。在我國及日本,又成為一般的持物,表示吉祥之意。

念珠

又稱佛珠、誦珠、數珠、咒珠。即以線貫串一定數目的珠粒,於稱名念佛或持咒時用以記數的隨身法具。

佛教經典中有關念珠的起源,是以《木槵子經》中,佛陀對波流離王的開示為通說。《木槵子經》:「佛告王言:『若欲滅煩惱障、報障者,當貫木槵子一百八以常自隨,若行若坐若臥,恒當至心,無分散意,稱佛陀、達摩、僧伽名,乃過一木槵子。如是漸次度木槵子,若十若二十、若百若千,乃至百千萬。若能滿二十萬遍,身心不亂,無諸諂曲者,捨命得生第三焰天,衣食自然,常安樂行。若復能滿一百萬遍者,當得斷除百八結業,始名背生死流,趣向泥洹,永斷煩惱根,獲無上果。』」

念珠的顆數,諸經所載不一,較常見的用法有一〇八顆、五十四、四十二、

二十一、十四顆等。念珠的材料則有菩提子、水晶、香木、瑪瑙、琥珀、金、銀、真珠等。

拂塵

又稱拂子、麈尾。乃將獸毛、麻等紮成一束,再加一長柄,用以拂除蚊蟲,稱為拂子。

戒律中允許比丘執持拂塵,以拂除蚊蟲的侵擾,然禁止使用如「白拂」等,以較為華美貴重之物所成的拂子。

經典中屢有菩薩或長者手執白拂的記載,如佛陀上忉利天為母說法歸來時,梵天嘗執白拂,侍佛之右。

禪宗則以拂子作為莊嚴具,住持或代理者手執拂子上堂為大眾說法,即所謂「秉拂」,因此,拂塵是說法的表徵。

香爐

又稱火爐、薰爐。乃焚香之爐,與花瓶、燭台一齊供養於佛前,三者合稱三具足。上香時,插香於此爐中,乃人心與佛心交流的橋梁。

香爐材料種類很多,有金、銀、銅、金銅、白銅、赤銅、青銅等金屬製品的不同,及陶製、琉璃、象牙、紫檀製品的分別。

手爐

有把手的香爐,稱為柄香爐、手爐、提爐。其柄長七寸,乃至一尺許,形狀有多種,古式的形狀尾端作獅子形,有鑄製、鍛製或青銅鍍金、真鍮製等類。

淨瓶

貯水的器具,供飲用或灑淨之用。

楊柳枝

楊枝,又作齒木。是取楊柳等之小枝,將樹枝頭咬成細條,用以刷牙刮舌。《南海寄歸內法傳》卷一載:「每日旦朝,須嚼齒木,揩齒刮舌,務令如法。盥洗清淨,方行敬禮。……其齒木者,梵云憚哆家瑟詑。憚哆,譯之為齒;家瑟詑即是其木。……齒木,名作楊枝。」

印度、西域諸國請人時,先贈齒木及香水等,祝其人健康,以表懇請之意,故請佛菩薩也用楊枝淨水,稱為請觀音法或楊枝淨水法。皈依典禮時,以楊柳枝沾淨水灑淨,表淨身之意;或於法會前,以楊柳枝沾淨水遍灑法會壇場,表潔淨壇場。

海青

本屬於寬袍大袖的唐裝,身腰、下襬、袖口都很寬闊,穿著自在,為我國佛門僧信四眾禮佛時所穿的衣服。吳中方言稱衣之廣袖者為海青,唐朝李白的詩云「翩翩舞廣袖,似鳥海東來」,也就是讚美的歌詞。

海青又稱「大袍」,古代叢林將禮佛的衣服稱為海青,乃取意於:「海」,因海洋浩瀚深廣,能容萬物,自在無礙;「青」,因其色澤青出於藍,意在鼓勵策進修道者,不同凡俗,代代更勝。

現今的海青顏色有二:一為黑色,乃一般佛弟子禮佛時所穿;一為黃色,是一寺之方丈或法會中的主法者所穿,一般大眾不得穿著。

縵衣

又稱作縵條衣、縵條、禮懺衣。用兩幅布縫製而成,為受持五戒、菩薩戒的在家信眾所穿著。

袈裟

又作袈裟野、迦羅沙曳、迦沙、加沙。意譯為壞色、不正色、赤色、染色等。為佛教僧眾所穿著的法衣,以其色不正,故有此名。

其製作方法是先把布截成小片,而後縫綴,像一塊塊的田,故又名福田衣、割截衣,也稱作慈悲服、無上衣、離塵服、解脫服等。依佛本制,袈裟包括:安陀會(五條衣)、鬱多羅僧(七條衣)、僧伽梨(九條大衣)三種,具有三種功用:一、杜防法衣他用;二、使僧尼捨離對衣服的貪欲;三、避免他人盜取。

袈裟乃聖賢的標幟,自古為佛教教團所尊重。穿著袈裟的利益有十:一者、菩提上首;二者、處眾人天;三者、父母返拜;四者、龍子捨身;五者、龍披免難;六者、國王敬信;七者、眾生禮拜;八者、羅剎恭敬;九者、天龍護佑;十者、得成佛道。

長衫

長衫又稱長褂,為僧眾的常服。仿唐裝而於斜部加以割截、縫綴,以表徵福田、百納之意。一般黑色長衫與黑色海青的最大差別在於袖口,海青的袖口寬大,如海鳥的翅膀,不分出家與在家,於禮佛時皆可穿著;長衫的袖口如一般的窄袖,只有出家僧眾可穿。

穩帶

縫於長衫及海青右脅下的帶子,長約一尺,其作用在於提醒行者走路要從容、穩健,不可搖擺身體,乃至大步奔跑,而使脅下的帶子左右晃動,因此穩帶有訓練行儀的功用。



出家人所用的食器。圓形、稍扁、底平、口略小,其材料、顏色、大小均有定制,為如法的食器,應受人天供養所用的食器,又為應腹分量而食的食器,故又譯作應量器。有三事相應:色相應——要灰黑色,令不起愛染心;體相應——體質粗,使人不起貪欲;量相應——應量而食,含有少欲知足之意。



比丘六物之一。音譯尼師壇。意譯為敷具、鋪具、坐臥具、坐衣、襯臥衣、隨坐衣,即坐臥時敷於地上或臥具上的長方形布。這是為了防禦地上植物、蟲類,以保護身體及避免三衣、寢具受汙損而作,因此具有護身、護衣、護眾人床席臥具的作用。今為拜佛或禮拜師長時所用。

錫杖

為僧侶所持的用具,比丘十八物之一。又作聲杖、智杖、德杖。錫杖是由錫、木柄、錞三部份組成。杖頭附有大環,亦懸數個小環,搖動時,則發出「錫錫」之聲,故錫杖又稱「有聲杖」,為比丘行於道路時,應當攜帶的用具,用於驅趕毒蛇、害蟲等;或於乞食時,振動錫杖,使人聞聲而知。後世則為法器之一。

羅漢鞋

僧眾所穿的鞋子,以麻、草、布、化學皮等編結或縫綴而成,鞋面除腳尖部份之外,餘皆縫綴為若干方孔,顏色有黑、灰、黃、褐等色。也有鞋面全部無孔,只在前端縫一硬梁,與一般的便鞋相似。若鞋面有六孔,則象徵六度,表修道人應勤修六度波羅蜜,亦象徵看破世間一切無常的事物。

七眾弟子

教團中出家與在家的七眾弟子:比丘、比丘尼、沙彌、沙彌尼、式叉摩那、優婆塞、優婆夷。

上座

指法臘高而具德望的僧尼。又稱長老、首座。

大士

菩薩的美稱。如:觀音大士、傅大士等。

大德

敬稱詞。在印度,是對佛菩薩或高僧的敬稱。於諸部律中,凡指比丘眾,稱「大德僧」。

在我國隋唐時代,凡從事譯經事業者,特稱大德。此外,統領僧尼的僧官,也稱大德。

近代以來,「大德」一詞已廣泛的被使用,凡是有德有行的人,不論出家、在家,都以「大德」尊稱之;或是不限於具足德行與否,也稱之為大德。因此「大德」一詞成為佛教界一般性的禮稱。

三師七證

三師與七證師的並稱。指僧尼受具足戒時,戒場必須具足的戒師人數。又稱十師、十僧。

三師是:

1.得戒和尚:指正授戒律的和尚。乃比丘得戒的根本及其歸投處,故必至誠三請之。凡擔任戒和尚者,其戒臘須在十年以上,並嚴守戒法,具足智慧,堪能教授弟子。

2.羯摩和尚:即讀羯磨文的阿闍梨,主持白四羯磨授戒儀式。羯磨師為諸比丘受戒的正緣,若無羯磨師稟承聖法,則法界善法無從生起。擔任此職者,其戒臘須在五年以上。

3.教授和尚:

即教授威儀作法,為眾人引導開解者。其戒臘亦須在五年以上。

七證師則是證明受戒的蒞會比丘。凡此十師均須於受戒前恭請之。

方丈

寺院的住持,掌管寺院一切大小事務,監督大眾,並為大眾說法的主僧。古時,印度的僧房多以一丈四方之室為制,故稱方丈室。後來轉指住持的居室,今為禪林住持或對師父的尊稱。俗稱「方丈」或「方丈和尚」。

引禮

於法會或戒會時,引導大眾如法進行一切行儀禮節,使不違犯者。

比丘

出家受具足戒的男子。僧團五眾之一、七眾之一。據《大智度論》卷三載,比丘的語義有五種,即:一、乞士(行乞食,以清淨自活者);二、破煩惱;三、出家人;四、淨持戒;五、怖魔。其中,破惡(破煩惱)、怖魔、乞士,稱為比丘三義。

比丘尼

出家受具足戒的女子。僧團五眾之一、七眾之一。

比丘尼除六情之飢,斷貪染欲,以善法薰修,所以稱為除女、薰女。

功德主

指施主。即供養佛、法、僧三寶的施主、檀越。在佛門中,布施淨財者為功德主,發心作務或熱心接引他人入佛門,使佛教蓬勃發展者,亦可稱為功德主。例如符合左列條件者,佛光山功德主會得依法聘其為功德主:

1.護持本山各種弘法利生事業捐獻淨資者。

2.熱心參與本山活動,多年不退轉者。

3.發心服務多年,道心堅固者。

4.一師一道,勸募功德者。

5.貢獻智慧有具體成效者。

6.協助度眾皈依為數眾多者。

7.參與講學多年且有正見者。

8.文字著作宣揚佛法有貢獻者。

行堂

佛教叢林中,每日用齋時,為大眾添飯菜、茶水者,稱為行堂。

老參

長期於禪林中參禪辦道者,或長期從事參禪修業者。又稱為舊參、久參。



全稱佛陀,是梵語的音譯。意譯乃覺悟真理者。也就是具足自覺、覺他、覺行圓滿,如實知見一切法的性相,成就等正覺的大聖者。為佛教修行的最高果位。

沙彌

沙彌,乃止惡行慈,覓求圓寂的意思。為五眾之一、七眾之一。在佛教僧團中,已受十戒,未受具足戒的出家男子稱之。《摩訶僧祇律》卷二十九,以年齡區別沙彌為三種:

1.驅烏沙彌:七歲至十三歲之間,已具有驅走曬穀場上烏鳥的能力。

2.應法沙彌:

十四歲至十九歲之間,出家得度,依一定的儀式受持十戒。

3.名字沙彌:超過二十歲,然尚未受具足戒,仍為沙彌者。

以上三者合稱三沙彌。

沙彌尼

初出家受持十戒而未受具足戒的女子,以其勤於策勵成為比丘尼,故譯稱勤策女。為五眾之一、七眾之一。

沙門

意譯淨志、勤息,為出家者的總稱,通內、外二道。亦即剃除鬚髮,止息諸惡,善調身心,勤行諸善,期以行趣涅槃的出家修道者。

住持

原為久住護持佛法的意思,後指掌管一寺的主僧。我國初時並未有住持之名,直至唐代百丈懷海始設住持之制,嚴傳師法,奉其師為住持,尊稱長老,後亦稱方丈。

阿彌陀佛

乃西方極樂世界的教主。因為此佛壽命無量、光明無量,故稱阿彌陀佛。阿彌陀佛成道的本緣,據《無量壽經》載,過去久遠劫世自在王佛住世時,有一國王發無上道心,捨王位出家,名為法藏比丘,於世自在王佛處修行,熟知諸佛淨土的莊嚴,歷經五劫的思慮而發四十八大願。此後,不斷積聚功德,而於今十劫之前,願行圓滿,成阿彌陀佛,在離此十萬億佛土的西方,報得極樂淨土。迄今仍在彼土說法,能接引念佛人往生淨土,故又稱接引佛。

佛門中常見人彼此招呼,互道「阿彌陀佛」,即是說早、好的意思;或向人表示關懷、歉意亦可說「阿彌陀佛」。

阿羅漢

為聲聞四果之一、如來十號之一。略稱羅漢。意譯應、應供、應真、殺賊、不生、無學、真人。乃斷盡三界見、思之惑,證得盡智,而堪受世間大供養的聖人。此果位通於大、小二乘,然一般都作狹義的解釋,專指小乘佛教中所得的最高果位;廣義而言,則泛指大、小乘佛教中的最高果位。

阿修羅

印度最古諸神之一,屬於戰鬥的鬼神類,經常被視為惡神,而且常與帝釋天爭鬥不休。

阿修羅為六道之一、八部眾之一、十界之一。多由瞋、慢、疑等三因而受生,以其果報殊勝,鄰次於諸天,卻不同於諸天,故稱阿修羅,意即非天。

阿修羅的形像有多種,如九頭千眼、口中出火、九百九十手、六足身形,為須彌山的四倍。又阿修羅的男眾很醜,女眾卻很美麗。此外,阿修羅喜瞋,所以我們常稱瞋心大的人為阿修羅。

金剛

經論中常以金剛比喻武器及寶石。以金剛比喻武器,乃因其堅固、銳利,能摧毀一切,且非萬物所能破壞;以金剛比喻寶石,乃取其最勝之義。

侍者

僧職名稱之一,指隨侍師父、長老之側,聽從其令,予以服侍者。

在叢林職位中,侍者通常由利根的沙彌或下臘的比丘任之。其與長老(或師父,或住持)的關係最為密切,除處理雜事外,朝夕既聽其教誨,復觀長老道德於前後,故特受長老重視,常被視為衣缽或法席的傳承者。

典座

叢林中負責大眾齋粥的職稱。典座職掌大眾的齋粥,一切供養務須淨潔,物料調配適當,節用愛惜。

糾察

於寺院中,負責維持秩序,使一切行儀如法者。

法名

為皈依佛教者所特取的名字。又作法號、法諱、戒名。如僧侶在剃度儀式舉行後,由師父另取的名字;又如在家信眾於皈依、受戒或葬儀時,師父即授給法名。

香燈

在寺廟中職司佛殿的焚香、燃燈等工作者,稱為香燈。

祖師

指開創一宗一派者(開祖),或傳承其教法者(列祖)。

開祖有宗祖、派祖之別。例如一般尊稱菩提達摩為禪宗的宗祖,臨濟義玄、洞山良价則分別為臨濟宗、曹洞宗之派祖。

書記

一般又稱外史、外記,負責掌管文書、書寫寺院來往信件及法會中祈禱之詞語等。住持專柄大法,對文字之事較無暇親自處理,因此設立書記一職,以掌管寺院的書疏。

國師

我國歷代帝王對學德兼備,可為一國師表的高僧所加的封號。含有一國民眾之師、帝王之師等意,如南陽慧忠國師、清涼澄觀國師、無業大達國師、玉琳國師等。

淨人

在寺院中,未行剃染而服種種淨業作務者。

陪堂

1.禪院中,陪伴客僧在僧堂的外堂受食,稱為陪堂。

2.律制儀軌中,頭單戒師為開堂,二單為陪堂。陪堂的職責為協助開堂訓導眾戒子受戒的儀規。

善知識

正直而有德行,能教導正道的人。《華嚴經‧入法界品》記述善財童子於求道過程中,共參訪五十三位善知識,即上至佛、菩薩,下至人、天,不論以何種姿態出現,凡能引導眾生捨惡修善,入於佛道者,可稱為善知識。

善知識就像慈母,能生出佛種。

善知識就像慈父,能給予我們廣大利益。

善知識就像乳母,能守護你,不讓你做壞事。

善知識就像教師,能顯示菩薩所學。

善知識就像善導,能指示你走向波羅蜜道。

善知識就像良醫,能醫治你煩惱諸病。

善知識就像雪山,能增長你一切智樂。

善知識就像勇將,能幫助你去除一切怖畏。

善知識就像船師,能指引你駛入智慧海洋。

善知識是佛法大器,像江河能吞納眾流。

善知識是功德處所,像大海能出生眾寶。

善知識是淨菩提心,像猛火能煉真金。

善知識是能生世法,像須彌山出於大海。

善知識是不染世法,像蓮花出汙泥而不染。

善知識能不受諸惡,像大海不為汙染所汙。

善知識能照明法界,像日光遍照四天下。

善知識能長菩薩身,像父母養育兒女。

開士

即菩薩。以菩薩明解一切真理,能開導眾生悟入佛的知見,故有此尊稱。《釋氏要覽》云:「經中多呼菩薩為開士,前秦苻堅賜沙門有德解者,號開士。」可知開士也是高僧的尊號。

開山

本指開山建寺而言,因古代寺院多建於山谷幽靜處,故稱開山。

寺院第一代住持亦以開山尊稱之。此外,宗派的創始者也稱為開山。

開堂

指新任命的住持入院時,開法堂宣說大法,這是寺院的重要行事。

「開堂和尚」的略稱,為我國傳戒法會中重要職事之一,有關戒子的受戒儀規、生活禮儀規矩等,都是由開堂和尚教導。

當家

為都監、監院、監寺的俗稱。須負責應對官吏、參辭謝賀、吉凶慶弔、探訪施主、借貸往還、籌計一寺歲用、備辦米麥醬醋等,乃至營辦年節各大齋會等事務。

新戒

指新近受戒的僧眾。又如參加在家戒會,初受五戒、菩薩戒的戒子,亦稱新戒。

僧伽

略稱為僧,意譯為和、眾,乃和合的意思,故又稱為和合眾、和合僧、海眾。又華梵並舉,合稱為「僧侶」,為三寶之一。即指信受如來教法,奉行其道,而入聖得果者。或指信受佛法,修行佛道的團體。

維那

又作都維那。在古代叢林,維那是寺院中的綱領職事,掌理眾僧的進退威儀,非但要佛門的規矩熟,而且要喉嚨好,資格老,正如戲台上掛頭牌的角色,一切的節目都要靠他安排。今日寺院的維那,則僅於舉行法會、課誦時,擔任眾僧的先導,掌理舉唱、回向等。

學僧

又稱學問僧,其義有二:一、指研究佛教的僧侶;二、指有學問的僧侶。

學人

泛稱學習佛法者,禪林中則指修禪者,又稱學道人。一般學佛者自稱學人,乃自謙尚須學習的意思。

檀那

意譯布施,即給與、施捨的意思。中國、日本又將檀那、檀越引申為施主之稱,即施與僧眾衣食,或出資舉行法會等的信眾。

優婆塞

意譯近事、近事男、信士、信男、清信士。即在家親近奉事三寶、受持五戒的男居士。為在家二眾之一,與優婆夷同是在家的信仰佛法者。

優婆夷

意譯清信女、近事女、信女。即親近三寶,受持三皈五戒,施行善法的女眾。為在家二眾之一。

長者

為家主、居士之意。一般則通稱富豪或年高德劭者為長者。

檀講師

凡皈依三寶,信仰人間佛教,具有弘法能力、正知正見的佛光會員,經國際佛光會世界總會考核通過者,禮聘為檀講師。每年可經總(協)會安排到各地機關團體講演,但不得主持宗教法會儀禮。

三藏

指經藏、律藏、論藏,佛教聖典的三種分類。

1.經藏:音譯修多羅藏,意譯契經藏。佛陀所說的經典,上契諸佛之理,下契眾生之機。有關佛陀教說的要義,皆屬於經部類。

2.律藏:音譯毗尼藏,意譯調伏藏。佛陀所制定的律儀,能制眾生之惡,調伏眾生的心性。有關佛陀所制定教團的生活規則,皆屬於律部類。

3.論藏:音譯阿毗達磨藏,意譯作對法藏。對佛典經義加以論議,化精簡為詳明,以決擇諸法性相。後人以殊勝的智慧,再加以組織化、體系化的論議解釋。

大雄寶殿

指寺院中供奉佛陀的正殿,或稱大殿。「大雄」,意思是偉大的英雄。是佛陀的德號之一。因為佛陀具有大智力,能降伏魔障,故稱大雄。殿內供奉釋迦牟尼佛為主,也有供奉三寶佛者,即外加藥師佛、阿彌陀佛;或以象徵解行並重的大迦葉、阿難尊者侍立在佛陀左右;或供奉華嚴三聖——毗盧遮那佛、文殊菩薩、普賢菩薩等。

上堂

指上法堂說法。古時長老住持可隨時上堂,後來則有定期及臨時上堂之別。

上供

指以鮮花、水果等各種物品供養諸佛、菩薩或諸祖師,表達虔誠禮敬之意。

山門

1.寺院正面的樓門。這是因為過去的寺院多居山林,故名「山門」。一般有三個門,象徵三解脫門,所以又稱「三門」。今之寺院或僅有一門,也可稱之為三門。

2.寺院的一般稱呼。因為以前寺院多築於山林之間,故以山門為寺院的別名。

尸羅

含有行為、習慣、性格、道德、虔敬等諸義。是六波羅蜜中的「戒行」,乃佛陀所制定,令佛弟子受持,作為防過止惡之用。

除此之外,另有修習、正順、三昧、清涼、安眠、得定、增上等義。

六齋日

又稱作六齋。指每個月的初八日、十四日、十五日、二十三日、二十九日、三十日。僧眾每月於此六日集會一處,布薩說戒,在家二眾乃於此六日受持一日一夜八關齋戒。

公案

本義為官府中判決是非的案例。禪宗將歷代高僧的言行記錄下來,作為坐禪者的指示,久而久之也成為一種思考的對象,或修行坐禪者的座右銘。

此種言行錄一如政府的正式布告,尊嚴不可侵犯,又可啟發思想,供人研究,並且作為後代依憑的法式,故稱公案。此一風氣倡始於唐代,至宋代大為興盛。

公案有五種重要的涵義:一、作悟禪的工具;二、作考驗的方法;三、作權威的法範;四、作印證的符信;五、作究竟的指點。

文疏

寺院舉行法會時,將信眾於此法會所作的功德,書寫於紅紙或黃紙上,用以向諸佛菩薩表白者,稱為文疏。一般都由主法或維那宣讀。

牌位

書寫姓名以便祭祀的長方形木牌。

止靜

使大眾由動中歸於寂靜的意思。

開大靜

寺院本為寂靜的僧團,晚上開大靜鐘板響後,大眾睡眠,一切活動停止,寺院更加寂靜,故稱開大靜。

打齋

於寺院舉行法會時,信徒出資齋請與會大眾,廣結眾緣,稱為打齋。

打七

「打」,舉行的意思。打七,指於七日中剋期求證的修行。

若於七日中專修念佛法門者,稱為打佛七,略稱佛七;專修禪宗法門者,稱為打禪七,略稱禪七。此外,亦有專念觀世音聖號的觀音七。

打板

又作打版。叢林中,於齋食、開浴、普請、上堂等集會時,敲擊木板,發出聲響,以告示眾人,稱為打板。

正法、像法、末法

佛陀入滅後,依其教法之發展狀況,可分為正法、像法、末法三個時期。

正法:如來滅後,教法住世,依教法修行,即能證果,稱為正法。

像法:雖有教法與修行者,多不能證果。

末法:正法滅絕之意,指佛法衰頹的時代。即佛陀滅度後,教法垂世,人雖有秉教,而不能修行證果,稱為末法。末法之世即稱為末世。

加持

加被任持。

功德

意指功能福德。也就是行善所獲得的果報。《大乘義章》卷九:「言功德,功謂功能,善有資潤福利之功,故名為功;此功是其善行家德,名為功德。」

合掌

合掌,又作合十,意指合十法界於一心。是印度自古所行的禮法,即合併兩掌,集中心思而表達恭敬的意思。

因果

因果,指原因與結果,亦即因果律,是佛教教義體系中,用來說明世界一切關係的基本理論。一切諸法的形成,互為因果,因為能生,果為所生。我們身、口、意種種行為的造作,若是善業,就成為善因,可得到善的果報;若是惡業,就會成為惡因,得到惡的果報,此名因果報應。

因緣

因,指引生結果的直接原因。緣,指由外來相助的間接原因。如一朵盛開的花,其種子就是「因」,使種子發芽、成長到開花所不可或缺的水分、陽光、土壤等,就是「緣」。

安座

即安置佛像。

行腳

又作遊方、游方、遊行。謂僧侶無一定的居所,或為尋訪名師,或為自我修持,或為教化他人而廣遊四方。遊方之僧,即稱為行腳僧,與禪宗參禪學道的雲水同義。

托缽

又作持缽、捧缽、乞食。即持缽遊行街市,以化緣乞食。這是印度僧人為資養色身所作的行儀。

在禪林中,亦稱托缽為「羅齋」。又粥飯之時,擎缽而赴僧堂,亦稱托缽。

回向

以自己所修的善根功德回向饒益眾生,並使自己趨入菩提涅槃。

有情

舊譯為眾生,即生存者之意。指人類、諸天、餓鬼、畜生、阿修羅等有情識的生物。其他如草木金石、山河大地等,則稱無情。

佛性

又作如來性、覺性。指成佛的可能性、因性、種子,為如來藏的異名。據《北本涅槃經》卷七載,一切眾生悉有佛性,然凡夫因煩惱覆蓋而無法彰顯;若能斷盡煩惱,即可證悟成佛。

戒臘

夏臘。指僧侶受具足戒以後的年數。

告假

請假。佛弟子於外出前,至佛殿禮佛三拜,向佛菩薩告白,意謂自己將要外出。如子女出門敬告父母,即是告假的意思。反之,則稱為銷假。

伽藍

伽藍,是梵語僧伽藍摩、僧伽藍的略稱。又稱僧園、僧院。原指僧眾所居住的園林,然一般用以稱僧侶所居住的寺院、堂舍。一所伽藍須具備七種建築物,如佛殿、法堂、禪堂、庫房、山門、西淨(廁所)、浴室等七堂,故又稱七堂伽藍。

延壽堂

即如意寮。叢林中,病僧用來養病、休養的地方。因為含有祈求延長色身壽命而延續法身慧命的意思,所以稱為延壽堂。又稱為「省行堂」,取其「省察行苦,以興悲智」之意。

巡寮

到寺院中的各單位去巡視,稱為巡寮。巡寮也有巡山的意思,這是為認識環境、人事等。過去叢林巡寮,相當於拜訪各寺眾,讓大眾知道寺中住有此人。巡寮有二:公眾巡寮,即各單位的巡示告眾;私人巡寮,即新戒比丘、比丘尼,至其師父及諸長老處銷假、頂禮。

在古代叢林,巡寮是指住持巡視山內諸寮,以諮問老病,點檢寮房的缺乏等。其緣起是:佛陀在世時嘗以五事而五日一次巡視僧房:一、恐怕弟子著於有為事;二、恐怕弟子著於俗論;三、恐怕弟子著於睡眠;四、為探問病僧;五、令年少比丘見到佛陀的威儀庠序,心生歡喜。

供養

又作供施、供給、打供。意指供食物、衣服等予佛法僧三寶、師長、父母、亡者等。

招提

寺院的別稱。源於北魏太武帝於始光元年(四二四)造立伽藍,稱為招提,世人遂以招提為寺院的別稱。

招提原為梵語音譯之略,意譯為四方、四方僧、四方僧房。為四方來集的各方眾僧均可止宿的客舍。

受戒

指通過一定的儀式,領受佛陀所制定的戒法。也就是遵守教團規定的行為。

常住

指寺院。常住的意思,如《四分律行事鈔‧隨戒釋相篇》云:「謂眾僧廚庫、寺舍、眾具、華果、樹林、田園、僕畜等,以體通十方不可分用,總望眾僧如論斷重。」《釋氏要覽》云:「即今十方住持寺院是也。」今佛弟子於寺院受戒,則可稱該寺院為受戒者的「受戒常住」或「戒常住」。

威儀

威嚴的態度。謂起居動作皆有威德有儀則。即習稱之行、住、坐、臥四威儀。

一個修道者的風姿,在舉止言談中皆可表露無遺,走路時,要如風一樣迅速無聲,不彎曲,直走;坐下來時,要如鐘一樣平穩、莊嚴;站立的時候,要如松樹般筆直;睡覺時,睡姿要以吉祥式的右脅而臥,像把弓。

法堂

七堂伽藍之一,乃禪林演布大法的地方。位於佛殿的後方,方丈的前方。相當於講堂,而「講」通於「講教」,在禪宗,為別於他宗,且示其教外別傳的宗旨,所以特稱為法堂。

法語

佛陀的教說。後世禪家則專指諸祖的教示與禪師開示的機語為法語。

法會

佛教的儀式之一。為供佛施僧及講說佛法等所舉行的集會,又稱法事、佛事、法要。

法會的儀式每每依其性質而有不同,一般的進行方式:莊嚴道場,於佛前獻上香、花、燈、燭、四果等,並行表白、願文、諷誦經贊等。

盂蘭盆會

盂蘭盆會是漢語系佛教教區據《盂蘭盆經》,於每年農曆七月十五日舉行超度歷代考妣宗親的佛教儀式。

據《盂蘭盆經》載:佛弟子目連以天眼通見其母投生餓鬼道,皮骨相連,日夜受苦,於是以缽盛飯往餉其母,然其母以惡業受報之故,飯食皆變為火炎。目連為拯救其脫離此苦,於是向佛陀請示解救的方法。佛陀乃指示目連於七月十五日眾僧夏安居結束日,以百味飲食置於盆中,供養三寶,仗此功德,得使七世父母脫離餓鬼之苦,生人天中,享受福樂。後世遂於七月十五日舉行盂蘭盆法會,齋僧供佛,沿習成例。

食存五觀

在佛門中,學道者吃飯時,要觀想:

1.計功多少,量彼來處:面對供養,要算算自己做了多少功德,並思量粒米維艱,來處不易。

2.忖己德行,全缺應供:藉著受食來反省自己,想想自己的德行受得起如此供養嗎?

3.防心離過,不生瞋愛:謹防心念,遠離過失,對所受的食物,美味的不起貪念,中味的不起痴心,下等的不起瞋心。

4.正事良藥,為療形枯:將所受的食物,當作療養身心饑渴的良藥。

5.為成道業,故受此食:要藉假修真,不食容易饑餓,體衰多病,難成道業;但是如果貪多,也容易產生各種疾病。所以必須飲食適量才能資身修道。

吃一頓飯要把它與佛法結合在一起,能如此,即使硬如鋼鐵的食物也能消化;反之,就是滴水也難以消化。因此,佛門中過堂有一語:「五觀若明金易化,三心未了水難消。」

施食

將飲食布施給他人的意思。施食有許多功德,如《佛為首迦長者說業報差別經》載,奉施飲食得十種功德:一、得命;二、得色;三、得力;四、得安穩無礙辯;五、得無所畏;六、無諸懈怠,為眾敬仰;七、眾人愛樂;八、具大福報;九、命終生天;十、速證涅槃。此外,以餓鬼為對象的施食儀式,稱為施餓鬼、施食會。

祈願

又作祈禱。仰求佛菩薩的冥助,以祈得消災增福的意思。

苦行

1.指印度諸外道為求生天而修各種苦行,諸如絕食、身體倒懸、冬臥寒冰等。佛陀時代,在印度就有許多外道因希冀生天,而行諸種種苦行。佛陀在出家後也曾修行苦行六年,日食一麻一麥,終於覺悟苦行並非究竟之道,不能解脫,因此放棄苦行,最後得到解脫,證悟出修行的方式,應過著一種不苦不樂的中道生活。

2.佛教的修持生活,如典座、行堂、香燈、飯頭、菜頭……此中任何一種行單,都可以激勵我們。

持午

即過午不食。

客堂

寺院中接待客人地方。

剃度

即皈依佛門,落髮出家。

娑婆世界

「娑婆」,梵語音譯。意譯「堪忍」。為釋迦牟尼佛教化的世界。此界眾生安於十惡,堪於忍受諸苦惱而不肯出離,為三惡五趣雜會之所。

修行

謂從事自利利他、弘法利生、傳教傳法、清淨和合、隨緣自在、倫理綱常、勤勞自給、合理淨化、正命正知、正信正業等生活。

參話頭

公案中大多是有一個字或一句話供學人參究之用,稱為「話頭」。如問:「狗子還有佛性也無?」答:「無。」此「無」字即是話頭。參禪時,在公案的話頭下工夫,稱為參話頭。

參禪

禪家透過參究而悟入禪境。

掛單

「單」,即單位,指僧堂內各人的座位,各單前長六尺、寬三尺的空間,亦即各人坐臥、飲食的座席。在叢林中,單即代表「人」。掛單是指到寺院投宿,若人已額滿而不接受雲水僧掛單,稱為「止單」。自己左右兩鄰的單位,稱「鄰單」。辭別寺院而他去,稱「起單」或「抽單」。僧眾掛單後,日久知其行履確可共住者,即送入禪堂,稱「安單」。拜訪他人的住處,稱「看單」。若犯戒被擯出門,稱「遷單」。偷偷的離開常住,稱「溜單」。提供僧眾住宿額滿,稱「滿單」。無限制接引僧眾投宿,稱「海單」。安排僧眾住宿,稱「送單」或「進單」。

單銀

叢林中,每月發予住眾零用款項,稱為「單銀」。

問訊

敬禮法之一。即向師長、尊上合掌曲躬而請問其起居安否。《大智度論》卷十載有二種問訊法:若言是否少惱少患,稱為問訊身;若言安樂否,稱為問訊心。至後世的問訊,僅為合掌低頭。

一般所行的問訊法,是以兩手相屬,曲腰至膝,操手下去,結手印上來,兩手拱齊眉,再合掌至胸前。我國佛教徒多於拜佛將結束時,以問訊作結。

頂禮

即兩膝、兩肘及頭著地,以頭頂敬禮,承接所禮者雙足。向佛陀聖像行禮,舒二掌過額、承空,以示接佛足。又稱頭頂禮敬、頭面禮足、頭面禮。

梵行

為僧信四眾所修的清淨行為。因梵天為斷淫欲、離淫欲者,故稱梵行;反之,行淫欲之法,即稱非梵行。

在佛教中,以不淫,受持諸戒,稱為梵行。經典中則以行八正道、慈悲喜捨等四無量心為梵行。

眾生

又作有情、含識、含生、含情、含靈、群生、群萌、群類。「眾生」通指迷界的有情。《大智度論》謂,眾生是以五蘊等眾緣假合而生,故稱眾生。《不增不減經》載,法身為煩惱所纏,往來生死,故稱為眾生。又受眾多之生死,亦稱眾生。一般以為被無明煩惱所覆,流轉生死者為眾生。

荼毗

即火葬之意。舉行荼毗的火葬場則稱為荼毗所。火葬法於佛陀以前即行於印度,原為僧人死後處理屍體的方法,佛教東傳後,中國、日本亦多用之。

超薦

又稱超度。佛教中,為救度亡靈,使其超脫苦難,為亡者誦經拜懺,謂之超薦。

淨房

寺院道場中,對廁所的通稱。

結夏安居

安居又作夏安居、雨安居、坐夏、夏坐、結夏、九旬禁足、結制安居。

在印度,夏季的雨季長達三個月,佛陀乃訂定四月十六日至七月十五日為安居之期,在此期間,出家眾禁止外出,聚居一處精進修行,稱為安居。這是雨季期間草木、蟲蟻繁殖最多,恐外出時誤蹈,傷害生靈,而遭世人譏嫌,因此禁止外出。

安居一般在夏季舉行,也有於十月十六日至次年元月十五日舉行者,稱為結冬安居。安居的地點不一定,小屋、樹下、山窟、聚落等處皆可,不過,不可在危險、沒有救護的地方安居。

安居的首日,稱為結夏;圓滿結束之日稱為解夏、過夏。安居旨在嚴禁無故外出,以防離心散亂,因此是一種自修自度的觀照功夫,是養深積厚,是自我沉潛的修行。今之一般佛學院的生活便是夏安居、冬安居。

結跏趺坐

坐法之一。即互交二足,將右腳盤放於左腳上,左腳盤放於右腿上的坐姿。在諸坐法之中,以此坐法為最安穩而不易疲倦。

又稱交一足為半跏趺坐、半跏坐;交二足為全跏趺坐、大坐、蓮花坐,此為圓滿安坐之相,諸佛皆依此而坐,故又稱如來坐、佛坐。

結緣

意指彼此結交善緣。一般為造立寺塔、刻印經書而喜捨財物稱為結緣;又人與人之間,以歡喜心相見,而互相招呼,亦稱結緣;或於大眾中,共同聽聞佛法,彼此以結法緣,亦稱結緣。

菩提

廣義而言,乃斷絕世間煩惱而成就涅槃的智慧。即佛、緣覺、聲聞各於其果所得的覺智。此三種菩提中,以佛的菩提為無上究竟,所以稱為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譯作無上正等正覺、無上菩提。

冀求無上菩提的心,稱作無上菩提心或菩提心;佛成道的處所,稱為菩提道場,其道場之樹稱為菩提樹。

開靜

1.開覺靜睡。指寺院晨朝鳴板,催促僧眾起床。

2.開放靜慮。指禪者停止坐禪,或於課誦、粥飯、聽講、普請時,聽許散動,相對於止靜。

開光

即新佛菩薩像、佛菩薩畫完成,欲供養於佛堂時,所舉行替佛菩薩像開眼的儀式。其實,佛菩薩是不需要眾生為他開光的,重要的是眾生心眼要開。

開示

佛門中,和尚、大德為弟子及信眾說法,稱為開示。

歷代祖師大德為教育、啟發徒眾及行者,每於殿堂或禪堂為大眾說法,有時講說經論,有時僅簡單一、二句話,目的皆為使大眾明了法意,依之修行,如語錄、公案等皆是。

及至今日,開示已邁向大型的講演,語言也趨於通俗化、大眾化,著重在佛法與生活的融和,以接引廣大信眾為主,因此地點或在體育館、文化中心,乃至電視、衛星傳播。

發心

指發願求無上菩提之心。亦即發起求解脫苦難,往生淨土或成佛的願望。又作初發意、新發心。為發菩提心的略稱。

菩提心是一切諸佛成佛的種子,長養淨法的良因,發此心,勤行精進,可速證無上菩提。發心如發大智心,以智慧廣求一切法,普令眾生皆得法喜之樂;發大悲心,慈愍一切眾生,為免其輪迴生死之苦,誓願救拔;發大願心,依四弘誓願,發成就無上菩提之心。

圓頂

完成剃髮而現出家之相,這是象徵出離煩惱之相。

經行

指在花園、山林、水邊、道路等處行走。

通常在飯後、疲倦時,或者坐禪昏沉瞌睡時,就起而經行,這是一種調劑身心的修行方式。

據《四分律》載,經行可得五種利益:一、能堪遠行;二、能靜思惟;三、少病;四、消化食物;五、於定中得以久住。

過堂

僧眾上齋堂用食之意。又僧眾入齋堂進食,不貪不著,是為過堂。

業障

謂眾生於身、口、意所造作的惡業能蔽障正道,故稱業障。

禁語

禁止自己說話。禁語在於收攝口業,反觀自心,故於禪堂參禪時,則須先禁語,藉由禁語來約束身心,以達清淨自在。

福田

凡敬侍佛、僧、父母、悲苦者,皆可得福德、功德,猶如農人耕田,能有收穫,故以田為喻,則佛、僧、父母、悲苦者,即稱為福田。

《正法念處經》、《大方便佛報恩經》載,佛為大福田、最勝福田,父母為三界內的最勝福田。《大智度論》云:受恭敬的佛法僧等,稱為敬田;受報答的父母及師長,稱為恩田;受憐憫的貧者及病者,稱為悲田。以上三者,合稱三福田。

說法

即宣說佛法,以化導利益眾生。

寮房

修道者在寺院中所居住的房間,稱為寮房。

輪迴

眾生由惑業之因(貪、瞋、痴),而招感三界、六道的生死輪轉,恰如車輪的迴轉,永無止盡,故稱輪迴。

欲滅六道輪迴的痛苦,必先斬斷其貪瞋痴三毒的苦因,此三毒如種子之能生芽,所以眾生流轉三有(欲界、色界、無色界)不得出離,若斷滅我執及三毒,則諸苦亦斷。

龍華三會

彌勒菩薩於龍華樹下成道的三會說法。又稱龍華會、彌勒三會,略稱龍華。乃指佛陀入滅後五十七億六千萬年,彌勒菩薩自兜率天下生人間,出家學道,坐於翅頭城華林園中龍華樹下成正等覺,前後分三次說法。昔時於釋迦牟尼佛的教法下未曾得道者,至此會時,以上中下根之別,悉可得道。

機緣

機,根機;緣,因緣。眾生的根機具有接受佛、菩薩等教化的因緣,稱為機緣;凡說法教化皆以根機之純熟為緣而起。

機鋒

禪林用語,又作禪機。機,指受教法所激發而活動的心之作用,或指契合真理的關鍵、機宜;鋒,指活用禪機的敏銳狀態。意思是說禪師或禪僧與他人對機或接化學人時,常以寄寓深刻、無跡象可尋,乃至非邏輯性的言語來表現一己的境界或考驗對方。

隨喜

見他人行善,隨之心生歡喜,稱為隨喜。《法華經‧隨喜功德品》載,聽聞經典而隨喜,次次累積,功德至大。《大智度論》則謂,隨喜者的功德,勝於行善者本人。又隨己所喜,亦稱隨喜,如布施時,富者施金帛,貧者施水草,各隨所喜,皆為隨喜。

頭陀

苦行之一。謂去除塵垢煩惱。意即棄除對衣、食、住等貪著,以修鍊身心。亦稱頭陀行、頭陀事、頭陀功德。

凡是修習頭陀苦行的人,在日常生活中必須嚴守如下十二種修行規定:一、要選擇空閒的地方;二、要過托缽的生活;三、要飲食節量;四、要一日一食;五、要乞食不擇貧富;六、中後不得飲漿;七、要守三衣缽具;八、要穿著糞掃衣;九、要常坐樹下思惟;十、要常露地靜坐;十一、要住於墳墓之處;十二、要常坐不臥。修學頭陀苦行者的生活,就要過這樣簡單的生活,也是清淨的生活。

應病與藥

比喻諸佛、菩薩善應眾生不同的根機而說法,猶如醫生善能分別病相,曉了藥性,視眾生的病而授與藥方,使之樂服。因此,經典中以大醫王廣喻諸佛。眾生有貪、瞋、痴煩惱種種病症,諸佛、菩薩則施以種種法藥,如以不淨觀對治貪心,以慈悲觀對治瞋心,以因緣觀對治愚痴等,這是以煩惱為病,佛法為藥的譬喻。

應供

1.佛陀十號之一。又稱應真。佛陀是斷盡一切煩惱,智德圓滿的覺者,應受人天供養、尊敬。

2.阿羅漢三義之一。指阿羅漢得漏盡,斷除一切煩惱,應受人天的供養,故稱應供。

齋僧

設齋食供養僧眾。初設齋僧的原意在於表明信心、皈依,後漸融入祝賀、報恩、追善的目的。我國唐代齋僧法會極為盛行,曾舉行萬僧齋。今之佛教徒亦盛行於七月十五日舉行盂蘭盆法會,以供佛齋僧表達對三寶的恭敬供養。齋僧可得無量功德,但齋僧之法,以敬為宗,並依僧次延迎,不得妄生輕重。

齋堂

指禪宗寺院的食堂,也就是用餐的地方,又稱五觀堂。

禪堂

「坐禪堂」的略稱,亦作僧堂,是眾僧坐禪用的堂室,因為要與僧堂有所區別而稱禪堂。僧堂是坐禪、睡眠、飲食的地方;禪堂則專指坐禪用的堂室。

禪定

內不為妄念所惑,是名為「禪」;外不為境界所染,是名為「定」。禪定意指令心專注於一境,而達於不散亂的狀態。

轉凡為聖

禪林用語。指轉凡夫迷妄的狀態而入於聖者開悟的境界,與「轉迷開悟」同義。

禮拜

合掌叩頭表示恭敬。廣義而言,禮拜對象並不限於佛菩薩。如塔、長老、和尚等,均可以禮拜表達恭敬之意。

禮拜的種類及儀式作法上有種種不同,大抵而言,自印度以來,於各種禮法之中,以「五體投地」為最殷重,是最恭敬的禮法。

禮懺

禮拜與懺悔的略稱,又作拜懺。即禮拜諸佛、菩薩,懺悔所造諸惡業。大抵藉由禮佛、誦讀經文,以為懺悔之意。

藥石

1.指療病的藥餌與砭石。即醫藥與醫療器具。

2.又作藥食。指禪林的晚餐。意謂服之以療饑渴。

顛倒

違背常道、正理的意思。例如以無常為常,以苦為樂等違反於真理的妄見。一般常以眾生不知真理,迷妄為真,執空為有,為煩惱所迷惑,稱為眾生顛倒。

寶剎

1.諸佛的國土或其教化的國土的敬稱。例如《大阿彌陀經》、《觀無量壽經》等,都說佛土有七寶莊嚴,所以稱為寶剎。

2.佛寺或佛塔的美稱。在佛門中,常會聽到這樣的對話:「請問法師,貴寶剎在哪裡?」就是請問法師的常住寺院在哪裡的意思。

灌頂

即以水灌於頭頂的儀式。原為古代印度帝王即位及立太子的一種儀式,國師以四大海的水灌其頭頂,表示祝福。

灌是灌持,表示諸佛的護念;頂是頭頂,表示行持的崇高。

佛教諸宗中,密教特重灌頂,總稱為祕密灌頂。其作法是由上師以五瓶水,象徵如來五智,灌弟子頂,顯示繼承佛位的意義。

護法

保護、維持正法的意思。傳說佛陀派請四大聲聞、十六阿羅漢等護持佛法。

又梵天、帝釋天、四天王、十二神將、二十八部眾等善神聽聞佛陀說法後,皆誓願護持佛法,此等諸神總稱為護法神,或稱護法善神。

此外,人世間的帝王及諸檀越,都是保護佛法的人,亦稱之為護法。所以今日的佛教界,對於虔敬三寶,護持佛教的在家居士,都以護法稱之。

辯才

巧於辯述。即善說法義的才能。

諸佛、菩薩等於多劫中,由口業莊嚴的功力而具足各種辯才,例如法無礙辯、義無礙辯、辭無礙辯、辯無礙辯等,稱為四無礙辯。

灑淨

灑香水以淨物之意。即以印言(手結諸佛菩薩的印契,口誦真言陀羅尼)加持香水散灑之,是清淨道場或供具等淨化之法,稱為灑淨,又稱洒水、灑水。今日佛教界,每於授戒、佛七、拜懺等諸法會之前,即以淨水散灑道場,為結界清淨的儀式。

莊嚴

1.嚴飾布列的意思。即布列諸眾寶、雜花、寶蓋、幢、幡、瓔珞等,以裝飾嚴淨道場或國土。

2.菩薩於因位發大誓願,為利益眾生不惜身命所累積功德以嚴飾其身格,稱之為莊嚴。

3.今亦以莊嚴來讚歎人的相好、威儀。

佛歡喜日

佛制每年一夏九十日間,僧眾聚集一處安居,堅持戒律,致力修行,於最後一日,大眾反省安居中的行為,若有罪時,則自宣己罪,於大眾中發露懺悔而得清淨,自生喜悅;又十方諸佛歡喜其安居圓滿的精進修行,故稱「佛歡喜日」。

佛法浩瀚如大海,以上所列的「佛門用語」,正如大海之一漚;就是現有的佛學大辭典,也未能將所有的名詞完全搜盡,但睹之已足以使人歎為觀止矣!

限於篇幅,本篇僅擇要介紹,如對佛學名相有興趣者,可以自行參閱《佛光大辭典》,當能引領你進一步悠游法海。

回到頁面頂端
回到星雲大師全集首頁
搜尋
調整
關注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