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大小:

A-

A

A+

212 八指頭陀傳

 民國‧吳經熊

八指頭陀,俗姓黃,名讀山,湖南湘潭人。清咸豐元年(一八五一)十二月三日其母夢蘭花而生。師七歲喪母,十二歲喪父,家庭迭遭大故,因此幼年生活甚為艱辛,《論語》尚未讀竟就被迫輟學,幫人去放牛過活。十六歲那年春天,師正在山坡牧牛,睹山上桃花盛開,絢爛奪目,徜徉其間,心情亦舒暢無比,忽然風雨驟至,頃刻間落英繽紛,摧折殆盡,頓感人生無常,遂投湘陰法華寺出家,禮東林和尚為師。旋至南嶽祝聖寺,受具足戒於賢楷律師。後上岐山,參訪恆志禪師時發明心地。頭陀初名敬安,字寄禪,行腳至明州阿育王寺時,自念遍參叢林尊宿,迄無所得,曾於佛前自燃左手二指,虔敬向道,作法供養,遂自號八指頭陀。

頭陀本不擅詩,在岐山仁端寺任行堂時,司諸僧齋筵,一日見病犬入寺,饑困求食,憐而飼之。寺內嚴禁畜犬,查出即予遷單。病犬經頭陀予食,即驅而不去,遂以殘渣食餘養之。方丈一日巡寮,師懼遷單,即將飼犬殘羹吞食,回寮後大嘔不已,憊極,昏睡達一晝夜,及起,心境朗然,慧業頓現,世諦文字,未明經句,洞然暢曉。自吐「洞庭波送一僧來」句,爾後信口為詩,皆成佳什,亦云奇矣。

光緒十年,師還鄉,名士王湘綺、易哭庵等交遊甚契,聲譽日隆,國內叢林爭相延聘,歷任衡陽羅漢寺、衡山上封寺、大善寺、寧鄉溈山寺、長沙神鼎寺、上林寺等住持。光緒二十八年,入主寧波天童寺,凡十一年而終其身。

有清一代,僧侶之能詩者,當以頭陀為獨步。自言其所宗法:「傳杜之神,取陶之意,而得賈、孟之氣體。」著有《八指頭陀詩集》十卷、《續集》八卷、《白梅詩》一卷行世。圓寂前一年,和尚營塔院於天童青鳳崗,顏曰「冷香」,環植梅花,自撰塔聯曰:「傳心一湖月,埋骨萬梅花。」因此人稱白梅和尚。日僧曾將其編入《續藏》,由是詩名播海外。其詩不僅句雅字清,意境空靈,而禪趣洋溢,親切逗人,尤為士林所推崇。其五言律詩寫白梅有云:

人間春似海,寂寞愛山家,孤嶼淡相倚,高枝寒更花。

本來無色相,何處著橫斜?不識東風意,尋春路轉差。

一派天真,純出自然。其〈雪後尋梅〉詩云:

積雪浩初晴,探尋策杖行,寒依古岸發,靜覺暗香生。

瘦影扶煙立,清光背月明,無人契孤潔,一笑自含情。

則又自甘恬淡,春趣盎然。有客問禪者,師答以詩云:

祛妄心始真,懷奇理愈盛。不從驢腳災,翻成馬腹病。

莫謂藕絲柔,曾伏修羅硬。莫貴天上肴,且惜盤中飣。

莫逞客慧狂,當踐實際勝。莫謂見諦難,彈指即相應。

菩提勿外求,好證自心聖。

浩浩說禪,應病與藥,真箇一片慈心,老婆心切矣。其七言〈論道〉律詩,尤平實渾厚,樸拙可喜。詩云:

石爛松枯懶問年,龍眠虎臥各安然,

固知靜者心多妙,莫怪山僧語太顛。

大地平沈猶是妄,虛空粉碎未為禪,

欲參最上真乘法,百尺竿頭進步前。

頭陀愛國,亦不後人,心耿直,豪邁不群。清室衰替,外侮頻至,傷時憂國,一如吏民。其自傳中有云:

甲申(光緒十年,一八八四年)法夷犯台灣,官軍屢為開花砲所挫。電報至寧波,余方臥病延慶寺,心火內焚,唇舌焦爛,三晝夜不眠,思禦砲法不得;出見敵人,欲以徒手擊死之!

讀其文,浩氣充塞,一如伏櫪老驥,振鬣長鳴,既悲且壯。乙未(光緒二十一年,一八九五年)中日戰爭,有名胡志學者守中莊,中砲折足,遂擒羈海城,和戰還上海,西人續以義足,戊戌(光緒二十四年,一八九八年)在長沙與頭陀相見,特寫詩五首誌感:

折足將軍勇且豪,牛莊一戰陣雲高,前軍已報元戎死,猶自單刀越戰濠。

海城六月久繫留,誰解南冠客思憂?夜半啾啾聞鬼語,一天霜月曬骷髏。

一紙空書到海濱,國仇未報恥休兵,四看部卒今何在,滿目新墳是舊營。

收拾殘旗入漢關,陰風吹雪滿松山,路逢野老牽衣泣,不見長城匹馬還。

彈鋏歸來舊業空,祗留茅屋惹秋風,淒涼莫問軍中事,身滿槍痕無戰功。

民國元年(一九一一),創中國佛教會,四月間成立,眾推頭陀為之長。設本部於上海靜安寺,另分設機關部於北京。時民基初奠,民心浮躁,各地武人及有權勢者,攘奪寺產,擅作處分,僧眾苦之。頭陀遂於次年赴北京,為維護佛教寺產向政府請願,力爭不得,直憤惱甚,圓寂於北京法源寺,時二年二月八日,世壽六十有三。殯儀南歸,奉安於「冷香」塔院。後數年間,各地占寺奪產之風竟因而稍戢。

綜和尚一生,誠如太虛大師所說:「夢蘭而生,睹桃而悟,伴梅而終。以花為因緣,以花為覺悟,以花為寄託,以花為莊嚴。」(見《高山仰止》、《佛門人物志》)

回到頁面頂端
回到星雲大師全集首頁
搜尋
調整
關注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