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大小:

A-

A

A+

031 創辦華嚴大學的月霞法師

月霞法師一生致力於僧伽教育,擁有人間佛教「以教育培養人才,以文化弘揚佛法」的宏觀。他從遍參善知識到結茅靜修,來去之間開出華嚴法脈;從創辦學校到培僧育才,步步蘊釀出賢首子孫。其宗教活動與僧伽教育思想,雖保持古來叢林制度的風範,但仍流露出鮮明的入世傾向。

出家辦道 學菩薩行

月霞法師(一八五八~一九一七),俗姓胡,名顯珠,湖北黃岡人。幼年受傳統的學塾教育,曾應童子試。月霞在七歲時即被迫結婚,十餘歲時,隨師習醫,旋對佛學發生興趣。原本想要發心出家,卻遭父母堅決反對,只好將心願放在心中。至十八歲得一子,翌年復得一女後,月霞遂向父母表白心意:「古往今來常聞人言『不孝有三,無後為大』,今可告無罪矣!」隨即拜別父母,隻身行至南京大鐘寺老和尚座下頂禮求度。

老和尚問何以學佛,月霞恭敬篤定地表示,在家既不能為忠臣孝子,則當出家學諸菩薩言行,以救世度生,因此求師度脫。老和尚聞言讚許,遂為月霞正式剃度。翌年,月霞於九華山受具足戒,自此五、六年間,參學於金山、天寧、高旻諸大宗門,學習經教論典;遊歷名山,遍參善知識。光緒八年(一八八二),月霞決定在終南山結茅靜修。是年秋冬之際,有一駐守西安的綠營兵蘇軍門,每入終南山向月霞請益,均有所獲,因此月送齋米若干,月霞則將之分贈鄰近諸茅蓬。

一日,蘇軍門又來,月霞便向他說:「大護法布施一人,功德有限,如能擴大範圍普同供養,則功德無量。」又說:「終南山七十二個茅蓬的僧侶們,都是佛門龍象,你若布施軍田一二百畝交給僧人開墾,形同永遠供養,倘能如此作法,則具萬世不朽之福慧。」對於月霞的建議,蘇軍門慨然同意。因此月霞率領僧侶同參,在六年之中,實行百丈清規「一日不作,一日不食」,一面手執鋤頭,一面耕犁心田,一舉一動,領悟出本來面目。

教禪雙修 足遍海外

光緒十四年(一八八八),月霞前往中州桐柏太白山頂,依了塵和尚習禪,聽講《維摩詰經》,廢寢忘食參究數晝夜後,終於悟入不二法門,得到了塵和尚印可。光緒十六年(一八九〇),月霞又參詣南京句容赤山真如寺法忍和尚,留充茶頭一年。其後二年,和尚令其任首座,讓他「分座說法」,代講《楞伽經》於湖北歸元寺,盛極一時。從此月霞留心典教,先學天台,後學華嚴。月霞對於華嚴宗尤其有興趣,故以「教弘賢首,禪繼南宗」為己任,成為一名教禪雙修的僧人。

翌年,至安徽翠峰住茅蓬,邀約高旻寺首座普照和尚及北京印魁法師,於翠峰結界打禪七。嗣後三年,月霞為眾宣講《八十華嚴》,弘揚富貴大教。四十一歲之後,他遊歷於武漢、北京、江蘇、浙江各地,隨緣講經說法,受到大江南北緇素兩眾的稱道,聲譽日高。

光緒二十五年(一八九九),月霞住持安徽迎江寺,創設安徽省佛教會,接引僧徒授學三年。嗣後,月霞欲考察各國佛教,遂前往泰國、緬甸、錫蘭(斯里蘭卡)、印度等國,遊歷說法達三年之久。此行不僅使月霞了解各國佛教,更堅定信心道念。

不忘使命 艱辛辦學

光緒三十二年(一九〇六),留學日本的佛學家桂伯華,在東京發起迎請月霞講經的活動。月霞甫抵東京,便為當地華僑講《楞伽經》、《維摩經》、《圓覺經》等,受到熱烈歡迎。聽講的人士中有章太炎、蘇曼殊、孫少侯、劉申叔夫婦、蒯若木伉儷等。講學的成功,促使月霞在回國後致力於辦學教育。是年,月霞與應慈、明鏡、惟寬三人,同嗣天寧冶開老和尚之法,傳臨濟宗法脈。

光緒三十四年(一九〇八)冬,楊仁山居士在南京金陵刻經處創設「祇洹精舍」,以新式教育培育佛學人才,太虛、智光、開悟、惠敏等法師均入學受教。楊仁山授《楞嚴》,蘇曼殊教英語,諦閑法師任學監,月霞亦應邀入校授課,但祇洹精舍開辦不足一年,即因經費短絀而停辦。不久,由於端方、楊仁山及李瑞清(即清道人)的推薦,月霞擔任江蘇省僧教育會副會長,並主持江蘇省僧師範學堂,此為除祇洹精舍外,我國最早以新式教育方式培育僧才的學府。翌年,月霞因受邀至洪山講經,於是僧師範學堂監督之職便交由諦閑法師繼任。

華嚴大學 人才輩出

辛亥革命後,月霞受上海佛教居士之請,前往講授《大乘起信論》,受到佛教護法狄楚卿居士的招待,邀為各報主筆,宣講佛法;並由狄楚卿推薦,入住哈同花園,為哈同夫人羅迦陵講說《華嚴》,同時在上海參與出版《佛學叢報》。

當時,康有為在上海曾建議哈同夫人弘揚佛法,開辦華嚴大學,哈同夫人便以創校一事委託月霞規畫。一九一三年,「華嚴大學」於哈同花園開辦,園中新建禪堂、講堂,招收學生六十人,訂為預科三年、正科三年,並以弘揚華嚴教義為主。由於《華嚴經》卷帙浩大,非有較高的知識、較多的時間,不能卒讀,故歷代以來,在中國多為單傳。自月霞創辦華嚴大學後,一時門人遍天下,特出者有常惺、慈舟、持松、戒塵、靄亭、智光等法師。華嚴宗今日能遍及中國各大都城,極一時的盛況,實歸功於月霞的提倡。

然而第一屆預科班尚未結業時,即有異教徒從中破壞;後又因花園女主人羅迦陵在農曆正月初一日要求學生(全係出家僧人)向他磕頭拜年,月霞認為有辱佛教,憤而不從。

不久,月霞接受康有為的建議,率全體師生遷移至杭州海潮寺,利用舊有禪堂、法堂繼續上課。月霞除了為學生講《華嚴經》以外,尚有《楞嚴經》、《大乘起信論》,其間又先後至九華山東崖寺、湖北歸元寺講《楞嚴經》、往武昌講《大乘起信論》,並且到江蘇宜興磬山寺講《法華經》。

一九一五年,由於日本要求在華享有傳教自由,孫毓筠、楊度、嚴復等人秉受袁世凱的旨意,在北京發起「大乘講習會」,邀請月霞、諦閑等法師北上講學。月霞北上後卻因反對洪憲帝制,幾遭橫禍,在「籌安會」成立,企圖復辟時,便悄然南歸,繼續其弘法生涯。月霞之傲骨氣節,為佛教、民族爭尊嚴,深深值得喝采。

老而彌堅 傾生為教

一九一七年,月霞應邀赴漢口講《楞嚴經》,後至宜興磬山寺宣揚《華嚴一乘教義分齊章》。是年夏天,又奉冶開和尚之命,將華嚴大學移至常熟興福寺,改名為「法界學苑」,並任興福寺住持。

是年十月三日,月霞圓寂於杭州西湖玉泉寺,世壽六十,僧臘四十二。後來建塔於常熟興福寺內的師子口。

月霞畢生修道,無一日不坐香,無一年不打七。信守叢林教育之風範,每日升大座一次、小座抽簽複講一次,不違佛制。他最初學習天台後改華嚴,對於杜順和尚的法界觀,及法藏、澄觀諸師的章疏,均有深入研究,可謂近代華嚴宗的代表人物。尤其月霞創辦華嚴大學,宣講經典一百多遍,培育出一批弘揚華嚴的學者,在海內外的各個角落,灑下大乘菩薩道的種子。

回到頁面頂端
回到星雲大師全集首頁
搜尋
調整
關注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