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大小:

A-

A

A+

228 智勇雙全的蘇達摩加利尼師

在世界宗教的創始人當中,佛陀是建立女眾僧團制度的第一人。然而自一〇一七年南印遭到入侵,阿努拉特布拉陷落之後,比丘尼僧團在南傳佛教中消失,此後上座部比丘以此為由,以種種方法禁止尼眾僧團的成立,直至八百年後,經過蘇達摩加利法師的堅忍奮鬥,上座部女性終於掙脫不平等的枷鎖,踏出歷史的一小步,得以受持沙彌尼戒。

蘇達摩加利不僅終其一生為成立比丘尼僧團而奔走呼籲,也積極提升婦女的教育程度。他自己更以身作則,以大無畏的丈夫行贏得時人的尊敬,為女性揚眉吐氣,可稱為「錫蘭佛教女性之光」。

割愛辭親 異邦出家

蘇達摩加利尼師,俗名德‧古納帝納哥(De Alwis Gunatillaka),出身斯里蘭卡(錫蘭)貴族家庭,由於父母篤信耶教,從小就受洗為基督徒。然而自從他在一八九〇年接觸佛法之後,即油然生起慕道之心。一日,蘇達摩利加終於不顧家人的反對,皈依在三寶座下。父母親友得知,憤怒已極,揚言若不回心轉意,將與其斷絕一切關係。古納帝納哥幾經掙扎,毅然決定離開家鄉班達拉,與佛友一起住在康提卡圖科雷。他很想出家學佛,但是當時錫蘭已久無尼僧制度,在百般無奈下,他只好經常到佛牙寺禮拜,祈求佛陀加被,讓他早日如願。

一日,幾位緬甸尼僧來到佛牙寺朝聖,與古納帝納哥相遇,得知他有出塵之志,便勸他前往緬甸出家受戒,因為雖然緬甸與斯里蘭卡的尼眾僧團幾乎是在同一時期由於人為因素而被廢止,但緬甸只廢除比丘尼具足戒,沙彌尼制仍舊存在,同時也可身著袈裟,住在尼庵修行;而在錫蘭,既無人能為女眾剃度,也無人可為沙彌尼傳授十戒法。

儘管在錫蘭還是不能成為比丘尼,但古納帝納哥覺得這是唯一的出家之路,因此將手邊的珠寶手飾悉數變賣作為學道之資,於一八九一年前往緬甸接受基本佛教教育,而後出家受戒,法名為蘇達摩加利(Sudharmmācārī)。他在緬甸住了十一年之久,除了遍讀佛教經論,學習佛教行儀以外,也兼修緬甸、巴利等語文。

榮歸祖國 總督獻地

一九〇三年,蘇達摩加利返回祖國,許多支持者聞風趕來迎接,連當時的英國總督亨利‧布雷克(H. Blake)及其夫人,也特地前往主持歡迎大會,並且撥了一塊位於卡圖康雷的皇家屬地給他,以為建寺之用。當地一些信徒受此鼓舞,便自組佛教護法會,承擔籌措經費事宜。許多想要出家卻一直被拒於佛門之外的優婆夷,也紛紛遠道而來,禮蘇達摩加利為師,一時之間,尼眾僧團頗有再度抬頭的趨勢,此舉使得教界大為震驚。由於比丘僧眾深恐長久以來的優越地位受到動搖,因此群起反對。儘管蘇達摩加利是經由合法程序,由高僧大德授予沙彌尼十戒和袈裟,但是卻不被教界承認,因而僅得到「十戒女」的名位。

弘法利生 觸怒比丘

蘇達摩加利並不氣餒,以其大無畏的勇氣,出入佛教會,與咄咄逼人的反對者據理力爭,雖說是孤軍奮鬥,但由於他義正辭嚴,也漸漸贏得一般民眾的認同。

蘇達摩加利之所以遠赴異邦,發奮勤學,除了想要為女眾僧團爭得一席地位之外,更重要的使命則在於弘揚法義,利益眾生,所以他力排眾議,公開弘揚佛法,以其辯才無礙,使得民眾不得不對尼僧刮目相看。此外,他還設立佛學院,培養佛教人才;開設兒童班,扶植菩提幼苗;成立婦女班,教導他們讀經識字,提高女性知識水準;甚至召開十戒女會議,鼓吹恢復比丘尼僧團。凡此種種,均觸怒了把持教權的比丘長老。

奮勇抗爭 贏得尊敬

此時,各種打壓從四面八方而來,比丘僧團為保護既得利益,不但控制各種媒體,不給蘇達摩加利任何機會宣佈恢復比丘尼僧團的主張,並且事先交待參加十戒女會議的教界人士,在開會時必須反對恢復比丘尼僧團的議案;又透過各種新聞管道,以比丘尼僧團於一〇一七年已被廢止,及比丘尼僧團的成立不符律藏規定等為理由,大肆撻伐蘇達摩利加的呼籲。蘇達摩利加無視阻難,越挫越勇,他自辦雜誌,撰寫文章,舉出經證、律藏、歷史等以為反駁,並且發起十戒女運動。

阿努拉特布拉、凱哥拉、契牢、巴那度拉等地的僧侶,因佩服他的勇氣與毅力,為他修建寺宇以示支持。蘇達摩加利則將弟子們派往各地道場住持,並加強對婦女的服務。

一九〇三年,蘇達摩加利在康圖卡提加雷圓寂,道俗同哀,婦女們尤其傷慟,荼毘這天,前來匍匐瞻禮者不計其數。

臨終前,蘇達摩加利一再囑咐弟子們應努力為「十戒女」正名,並且爭取受比丘尼戒的權利。他的弟子謹遵師命,紹繼遺志。然而直至今日,雖然他國的佛教高僧大德、學者專家也加入行列,同聲呼籲,卻仍然無法使錫蘭比丘僧團改變意念。正因為如此,蘇達摩加利一生的奮鬥歷程,就更為大家所懷念景仰了。

回到頁面頂端
回到星雲大師全集首頁
搜尋
調整
關注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