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大小:

A-

A

A+

108 勝鬘經

《勝鬘經》,全稱《勝鬘師子吼一乘大方便方廣經》。又稱《勝鬘師子吼一乘大方便經》、《師子吼經》、《勝鬘師子吼經》、《師子吼方廣經》、《勝鬘師子吼方廣經》。一卷。南朝劉宋求那跋陀羅(三九四~四六八)譯。師劉宋譯經僧,中印度人,原屬婆羅門種姓。幼學五明諸論,廣研天文、書算、醫方、咒術等學。後讀《雜阿毗曇心論》而崇信佛法,遂剃髮出家,並受具足戒。師為人慈和恭順,專勤學業,先習小乘教法,博通三藏,後轉學大乘教法,深研《大品般若經》、《華嚴經》等諸經,進而讀誦宣講,並以佛法勸化父母歸信佛教。

劉宋元嘉十二年(四三五),師經由海路至廣州,文帝遣使迎入建康祇洹寺,從事譯經工作。師與慧嚴、慧觀等於祇洹寺招集義學僧,譯出《雜阿含經》五十卷,於東安寺譯出《大法鼓經》二卷,於丹陽郡譯出《勝鬘經》一卷。其後,受譙王之請而止荊州新寺,宣講《華嚴》等經。此外,師亦曾居住道場寺、中興寺、白塔寺等多處。劉宋大明七年(四六三),師奉敕祈雨而感得甘霖普降,帝敕賜甚豐。一生歷經文帝、孝武帝、明帝三朝,歷朝皆歸向推崇之,對內事外事多有貢獻。師廣演大乘教法,譯經弘化,世稱「摩訶衍」。所譯經典共計五十二部一三四卷。

「勝鬘」是人名,中印度舍衛國波斯匿王、末利夫人的女兒,幼聰明通敏,及長,為阿踰闍國友稱王的妃子。因受父母的薰陶而皈依佛法,敬禮讚歎如來,得當來作佛的授記。本經就是以他為因緣,把佛陀所說的道理記下來的。其後並對友稱王說大乘佛法,與王共同教化國中人民。

本經是大乘如來藏系經典中的代表作之一。全經結構共分十五章,內容包括如來真實義功德、十受、三願、攝受、一乘、無邊聖諦、如來藏、法身、空義隱覆真實、一諦、一依、顛倒真實、自性清淨、真子、勝鬘等。各章內容分述如下:

1‧ 如來真實義功德章:說明波斯匿王及末利夫人受佛陀的教化,得佛法益,欲令其愛女也能見佛生信,於是派遣使者送信給女兒,略為讚歎如來的無量功德。勝鬘閱父母來信,歡喜頂受,生希有心,說偈讚歎如來真實功德,並祈願即時得見佛陀,此念一生,佛陀應時現在其前,更於眾中為其授記,以此稱歎如來真實功德善根,當於無量阿僧祇劫天人之中為自在王,一切生處常得見佛,又復供養無量阿僧祇佛,過二萬阿僧祇劫,當得作佛,號普光如來。彼佛國土,無諸惡趣、老病衰惱。彼諸眾生,純一大乘,無量眾生諸天及人,願生彼國。

2‧ 十受章:主要說明勝鬘夫人於佛前發願受持的十大受,即:

(1)「我從今日,乃至菩提,於所受戒,不起犯心。」這是受戒不犯:不忘承諾、不捨所願、不失道德、不違法制。

(2)「我從今日,乃至菩提,於諸尊者,不起慢心。」這是尊長不慢:不見過失、不嫌落伍、不計斥責、不疑成就。

(3)「我從今日,乃至菩提,於諸眾生,不起恚心。」這是處眾不恚:不瞋人過、不恨人非、不念人異、不害人順。

(4)「我從今日,乃至菩提,於他身色及外眾具,不起嫉心。」這是他有不妒:不妒人喜、不望人苦、不毀人譽、不謗人有。

(5)「我從今日,乃至菩提,於內外法,不起慳心。」這是內外不慳:不慳所有、不吝喜捨、不苦奉獻、不計所施。

(6)「我從今日,乃至菩提,不自為己,受畜財物,凡有所受,悉為成熟貧苦眾生。」這是成就眾生:財物布施、授藝教導、方便協助、無畏成就。

(7)「我從今日,乃至菩提,不自為己行四攝法,為一切眾生故,以不愛染心,無厭足心、無掛礙心,攝受眾生。」這是四攝度眾:捨愛為慈、離厭為親、去私為公、忘我為人。

(8)「我從今日,乃至菩提,若見孤獨、幽繫、疾病,種種厄難,困苦眾生,終不暫捨,必欲安隱,以義饒益,令脫眾苦,然後乃捨。」這是關護殘障:矜孤恤寡、幫助困厄、醫療疾病、助長心智。

(9)「我從今日,乃至菩提,若見捕養眾惡律儀及諸犯戒,終不棄捨。我得力時,於彼彼處見此眾生,應折伏者而折伏之,應攝受者而攝受之。」這是慈悲愛物:不捕不獵、不杖不殺、不盜不捨、不私不蓄。

(10)「我從今日,乃至菩提,攝受正法,終不忘失。」這是不忘正法:明四諦法、發四弘願、行四無量、證四聖果。

隋朝吉藏大師撰《勝鬘經寶窟》卷上末,釋十大受的「大」有五義,即:

(1)當體大:謂普息一切惡,普修一切善,普度一切眾。

(2)得果大:謂諸佛菩薩、大人王、大天王。

(3)大人所行:九道中,六道二乘皆不能行,唯菩薩能行。

(4)時大:謂三大阿僧祇劫常持此戒。

(5)永不失:一日之戒,日盡便無;一形之戒,形盡便滅。若一受菩薩大戒,雖經六道,而戒法不失,所以名為大。又虛心敬納,剋己奉行,所以稱為受。

吉藏大師將第一至五受擬配攝律儀戒,第六至九受擬配饒益眾生戒,第十受擬配攝善法戒。北魏昭法師《勝鬘經疏》將第一受擬配誓持,第二至五受擬配攝律儀戒,第六至九受擬配攝眾生戒,第十受擬配攝善法戒。總括來說,這十弘誓可歸納為三聚淨戒。

3‧ 三願章:謂勝鬘於佛前所發的三大願,即:

(1)以此善根,於一切生得正法智。

(2)我得正法智已,以無厭心為眾生說。

(3)我於攝受正法,捨身命財,護持正法。

這三大願,真實廣大,如同一切色,悉入空界中,菩薩恆沙諸願,悉入此三大願中。也就是說,得正法智是大智慧,為眾生說是大慈悲,捨身命財護持正法是大勇大精進。此三大願是菩提心的內容,所以能統攝菩薩的一切大願。

4‧ 攝受章:謂勝鬘承佛陀威神之力,說菩薩所有恆沙諸願,皆入一大願中,這一大願也就是所謂攝受正法。攝受正法,才是真實無異的大願。又以四種譬喻說明攝受正法是無量,得一切佛法,攝八萬四千法門。

(1)大雲喻:劫初成時,普興大雲,落下眾色雨及種種寶物。攝受正法就如同大雲,能出生無量福報及無量善根。

(2)大水喻:劫初成時,有大水聚,出生三千大千界藏及四百億種種類洲。攝受正法能出生大乘無量界藏,出生一切菩薩神通力,出生一切世間安穩快樂、如意自在及出世間安樂。

(3)大地喻:大地能任持大海、諸山、草木、眾生四種重擔。攝受正法的大乘菩薩能荷負四種重任,也就是負起教化離善知識無聞非法眾生、聲聞、緣覺、大乘等四種眾生的重任,普為眾生作不請之友,以大悲心安慰眾生,哀憫眾生,為一切世間正法的生母。

(4)大寶喻:大地上有四種寶藏:無價寶、上價寶、中價寶、下價寶。攝受正法的菩薩,對無聞非法眾生,授予人天功德善根;對求聲聞者,授聲聞乘;對求緣覺者,授緣覺乘;求大乘者,授以大乘。所以大寶藏就是攝受正法。

又說攝受正法就是波羅蜜,也就是菩薩以布施、持戒、忍辱、精進、禪定、智慧六波羅蜜去成熟眾生,建立正法。凡是行攝受正法的菩薩,必須施捨身、命、財三類,凡此菩薩為利益眾生而難行能行,則常為一切諸佛所授記,一切眾生所景仰。

佛陀對勝鬘所說的攝受正法大精進力,起隨喜心,以三喻讚歎:

(1)大力士喻:攝受正法大精進力,如大力士,若有人稍觸其身,即會生大苦痛。如同菩薩少攝受正法,就能令魔王生大苦惱。

(2)牛王喻:牛王的形色無以比擬,勝一切牛。大乘少攝受正法,勝於一切二乘善根,這是由於大乘的殊勝廣大所致。

(3)須彌山王喻:須彌山王,端嚴殊特,勝於眾山,菩薩捨身、命、財,勝不捨身、命、財的初住大乘的一切善根,更何況二乘。

並謂攝受正法的功德利益無量無邊,所以菩薩應該開示眾生,使得大利;教化眾生,使得大福;建立眾生,使得大果;而大眾應當歡喜修學。

5‧ 一乘章:主要說明三乘歸於一乘,如經中說:「攝受正法者,是摩訶衍(大乘)。摩訶衍者,出生一切聲聞、緣覺、世間、出世間善法。如阿耨大池出八大河。又如一切種子皆依於地而得生長。如是一切聲聞、緣覺、世間、出世間善法,依於大乘而得增長。」又說:「聲聞、緣覺乘皆入大乘,大乘者即是佛乘,是故三乘即是一乘,得一乘者,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者,即是涅槃界,涅槃界者即是如來法身;得究竟法身者,則究竟一乘,無異如來,無異法身,如來即法身;得究竟法身者,則究竟一乘,究竟者即是無邊、不斷。……說一乘道,如來四無畏成就師子吼說。若如來隨彼所欲而方便說,即是大乘,無有三乘,三乘者入於一乘,一乘者即第一義乘。」

6‧ 無邊聖諦章:分別佛陀與二乘的聖諦是有所差別的。二乘的聖諦智,但斷四住地,不能斷無明住地,因此不能稱為第一義智,不是究竟智,是向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智。如來所圓滿成就的是不思議空智,能斷一切煩惱藏,這就是第一義智,也就是聖諦。

7‧ 如來藏章:以如來藏,也就是佛性,來說明聖諦的體性。聖諦微細難知,非思量境界,是智者自覺自證所知,一切世間所不能信。因為此聖諦是說那甚深如來之藏,而如來藏是如來境界,非一切聲聞、緣覺所知,所以聖諦也就甚深難知了。

8法身章:說明聖諦義。聖諦義分為作聖諦義與無作聖諦義二種。作聖諦,又名有量四聖諦,是聲聞、緣覺二乘智境;無作聖諦,又名無量四聖諦,這是如來智境。佛所證的聖諦,是如來藏法身,也就是滅諦。如來法身,在凡夫位,為煩惱所纏縛,不離煩惱藏,稱為如來藏,而不名法身。如來藏就是因地的自性涅槃,如來藏雖然還沒有成就不思議佛法,但也能攝持過於恆沙功德。如來藏與法身的本質是相同的,因地名如來藏,果位名法身,而其差別就如同太陽為烏雲所障蔽而隱暗,與太陽破重雲而現大光明一般。

9‧ 空義隱覆真實章:說明理智一如。謂如來藏智就是如來空智,如來藏智與如來空智的理智一如,名為如來藏空智。如來藏空智有二種:一是空如來藏,也就是如來藏從無始以來,為一切煩惱所纏縛,雖被煩惱所纏,卻不因此與煩惱合而為一,所以說它是「若離若脫若異一切煩惱藏」;一是不空如來藏,因為如來藏具有過恆河沙不可思議功德,所以名為不空如來藏。此二空智,是二乘所不能信解,唯佛得證。

10‧ 一諦章:說明四諦歸於滅諦,滅諦是第一義。謂苦、集、滅、道四聖諦中,唯有滅諦是離有為相,是常住法,其餘三諦入有為相,悉是無常,是虛妄法,非第一義諦。

11‧ 一依章:說明苦滅諦離有為相,是常,非虛妄法,是第一義。

12‧ 顛倒真實章:說明滅諦不是一切眾生心識所緣,也不是一切羅漢辟支佛的智慧境界。此真理凡夫無始已來不覺,譬如生盲不見眾色,二乘雖證中道,猶如七日嬰兒,眼睛猶弱,不見日輪。凡夫為二見所蔽,顛倒不見真如,二乘雖出二邪,智淺不能觀達。或有眾生(指二乘而回小向大者、凡夫而初發菩薩心者),佛陀為他們說如來藏法身一乘法,即能信受佛語,於如來藏法身生起常想、樂想、我想、淨想,這不是顛倒見,實名為正見。因為如來法身是常波羅蜜、樂波羅蜜、我波羅蜜、淨波羅蜜。得此正見者,才是佛陀真子,得於佛法修證解脫。又佛陀說四依,是世間法,是隨順四預流支而說四依,實則只有一依,這一依就是滅諦,是諸法的止住處,於一切依中,此是最上第一義依,不可思議。

13. 自性清淨章:謂生死二法依如來藏,非如來藏有生有死。如來藏離有為相,常住不變,因此,如來藏是無邊功德所依止,能攝持一切功德而不失,一切佛法因此而得建立。所以,如來藏為依,有二種意義:生死雜染依於如來藏,清淨功德也依於如來藏。世間若無如來藏,眾生則不得厭苦,樂求涅槃。如來藏是法界藏、法身藏、出世間上上藏、自性清淨藏。此自性清淨的如來藏,本是清淨的,而被客塵煩惱所汙染。也就是淨心與客塵是同時並存的,但兩者性質不同,又是分離的,這是不思議如來境界,不是凡夫、聲聞、緣覺所能了知的。

14. 真子章:謂隨順法智是由五種巧便觀成就而得,即:

(1)觀察施設根意解境界。

(2)觀察業報。

(3)觀察阿羅漢眼。

(4)觀察心自在樂、禪樂。

(5)觀察阿羅漢、辟支佛、大力菩薩聖自在神通。

於佛陀滅度後,能隨順於信,信心增上;依於明信,能進而隨順五善巧觀的法智,就能得到究竟,此究竟就是對「自性清淨心,彼為煩惱染汙」,這難可了知的甚深義,決了無疑的證信。而於性淨塵染能夠究竟,就是入大乘道因。

又有三種人對於甚深的法義,能得離自毀傷、生大功德、入大乘道三種利益。此三種人是指:

(1)自成就甚深法智者:於甚深義而得究竟的菩薩。

(2)成就隨順法智者:作五種善巧觀的解行菩薩。

(3)於諸深法不自了知,仰推世尊者:信位菩薩。

15‧  勝鬘章:佛陀讚歎勝鬘於甚深法方便守護,降伏非法,善得其宜。

以上為本經正宗分,其流通分如次:

(1)勝鬘以法傳化流通:勝鬘向友稱王稱歎大乘,友稱王及舉國人民皆向大乘。

(2)佛陀付囑阿難及帝釋廣為流通。



本經認為三乘之教歸於大乘的一乘,得一乘即得如來法身。眾生雖然被煩惱所纏,然其本性清淨無垢,與如來同等,所以皆具有如來之性(佛性、如來藏)。且以如來藏為基礎,即使在生死輪迴的世界,也有獲得涅槃的可能。本經的一乘思想,是承繼《法華經》,而成為大乘佛教的重點所在。又本經的特色是以在家女眾勝鬘夫人為說法者,因此與維摩居士所說的《維摩經》,並為大乘佛教在家佛教的代表作。於天台宗所立藏、通、別、圓四教中,本經被攝於別、圓二教;而於華嚴宗所立小、始、終、頓、圓等五教之中,本經被攝於終教中。

本經在中國前後有三譯:

1.據《開元錄》卷十四載,北涼曇無讖譯《勝鬘經》一卷,今已佚失。

2.劉宋元嘉十三年(四三六),求那跋陀羅譯於揚州。

3.唐菩提流志所譯《大寶積經》第四十八會「勝鬘夫人會」。

以上二、三譯現存,以求那跋陀羅的譯本流通最廣。今收錄於《高麗藏》第六冊、《磧砂藏》第六冊、《龍藏》第二十冊、《卍正藏》第九冊、《大正藏》第十二冊。註疏有:

1.勝鬘經疏     一卷      北魏‧昭法師

2.勝鬘義記     一卷      作者不詳

3.勝鬘經述記    二卷      唐‧窺基說、義令記

4.勝鬘經寶窟    六卷      隋‧吉藏撰

5.勝鬘義記     二卷(缺下卷) 隋‧慧遠撰

6.勝鬘經義疏    一卷      日本‧聖德太子撰

7.勝鬘經疏義私鈔  六卷      日本‧聖德太子疏、唐‧明空私鈔

【習題】

1.何謂十大受、三大願?

2.試具體列舉自己的十大受、三大願。

3.試述本經的主旨。

4.本經對如來藏思想有何影響?

回到頁面頂端
回到星雲大師全集首頁
搜尋
調整
關注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