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大小:

A-

A

A+

217 大醒法師傳

 民國‧月基

大醒法師,名機警,別號隨緣。江蘇東台袁氏子,光緒二十六年生。未出家以前,曾就讀於東台師範學校,國學根底很好,擅長書法,金石亦佳。二十五歲那年,他在偶然機會裡,看了一部《憨山夢遊集》,突生了出家的念頭,遂依讓之和尚剃度。民國十三年(一九二四),太虛大師在泰縣宣講《維摩詰經》,他始廁講席,圓滿後,即往武昌佛學院,專攻內典。十四年夏天,又追隨太虛大師去廬山說法。十六年,於南京金陵寺禁足。十七年春間,應太虛大師召,至廈門南普陀寺任監院,並主持閩南佛學院教務。彼時革命的怒濤沖擊了全國,教內同胞,仍多昏迷不醒,可是教外危機四伏,大有一觸即發之概,他因此刱辦現代《僧伽雜誌》(後改名「現代佛教」),大聲疾呼,代表佛教喉舌,抵禦外侮,受了不可思議的效果。

他於二十一年離開廈門後,就到汕頭續辦《現代佛教》,同時,更主持潮州嶺東佛學院教務,建樹頗多,該地緇素同道,一談往事,尤感念不已也!到了第二年冬天,他又回到武昌佛學院,主編《海潮音》,鼓吹人間佛教,復抽出一部份寶貴時間,為漢口正信會居士們宣說法要。二十四年,去日本考察佛教,甚得扶桑三島佛教之歡迎也。二十五年,住持淮陰覺津寺,革弊建新,且將追蹤閩院之盛,辦有覺津佛學院、《覺津月刊》,主持七縣僧眾救護訓練,講學感化院,這些護教護國的行動,極得地方當局所讚許。二十九年,又擔任高郵善因寺住持,掩護陷區裡政府所派遣的工作同志,對於抗戰大業,貢獻匪淺。

勝利後,他出任中國佛教會整理委員會秘書長一職,運用高度智慧,協調人事,整理會務,厥功甚偉。三十五年秋天,繼承太虛大師,接任奉化雪竇寺。三十八年春季,赤禍侵襲京滬時,又攜帶《海潮音》來台編發,並任善導寺導師等職。他的著作很多,已經出版的,計有:《地藏菩薩本願經講話》、《八指頭陀詩集評傳》、《日本佛教視察記》、《口業集》、《空過日記》等若干卷。

法師生性爽直,不拘小節,無論教內教外,凡有看不順眼的地方,即施以筆槍紙彈投擲,故緇素人士,聞之渠名,無不膽寒心驚。國府還都南京,關於僧眾服兵役一事,中國佛教會雖然百般請求當局改換其他兵種部門代替,但始終不肯俯允,直至蔣總統三十六年三月間蒞臨溪口故鄉掃墓時,他乘機當面陳述出家人限於戒律,不能遵照國策,硬性規定服兵役的理由,最好折衷辦法,以救護代替兵役,再說救護一項,也是兵役部門之一種,卒獲蔣總統慈諾,所謂「救護也是兵役之一種,可以通融」。後來中國佛教會根據這兩句話,才得兵役主管者許可。(見《中國佛教近代史》)

回到頁面頂端
回到星雲大師全集首頁
搜尋
調整
關注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