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大小:

A-

A

A+

202 宗仰上人傳

宗仰上人,字中央,別號烏目山僧,江蘇常熟人,俗姓黃。咸豐十一年(一八六一)十月十日生。幼時學於翁同龢,時翁氏已中進士,閱公文章,辭茂義幽,莫測其際,因謂之曰:「子習舉子業,住著自縛,倘入緇門,慧海之舟楫也。」公感悟,遂棲神內典,視功名如糞土。

公十六歲,依常熟三峰寺藥龕和尚出家,於弘揚妙法之餘,復研習英、日、梵等文字,旁及金石詩書畫等,皆卓然成家。越五年,受戒鎮江金山江天寺,方丈大定等以公圓明自性,異日必與前明大師一較短長,因授記金山,任職監院。

光緒十八年(一八九二),上海富商哈同夫人羅迦陵居士,信樂佛乘,敬禮三寶,欽公智地曠達,請皈依為弟子。江南諸山,滬上名流,爭聘講經,啟發靈明,覺路大振。

光緒二十七年(一九〇一),清政益窳,民生疲敝,東西強鄰,伺隙以逞。公玄纜滌除,搥碎虛空,慨然有如來示現之志。在滬與吳敬恒、章太炎、蔡元培、蔣智由、鄒容等,組織中華教育會,公任會長,主編《蘇報》,鼓吹革命。翌年,清吏封禁《蘇報》,章太炎、鄒容被補,公被通緝,吳敬恒、蔡元培等出亡國外,哈同夫人資助公逃日。

時國父孫中山先生自越南蒞橫濱,公趨寓晉謁,抵掌而談,深荷器重,為闢徐孺之榻,於是革命決策,參與密務。秋,中山先生往檀香山,絀於資,公傾囊助之。旋在東京復刊《江蘇雜誌》,啟迪民心,促清瓦解。光緒三十四年(一九〇八),清帝與西后俱崩,黨禁稍懈,公自日返滬,創辦上海愛國女校。

宣統元年冬(一九〇九),公得哈同夫人之助,刊印大藏經八四一六卷,每部分裝四十函。公自任總裁,開館校印,與事者海內名宿及緇素大德三十餘人,歷時四年,耗當時通用銀幣達十五萬元之鉅,即今通行之《頻伽大藏》也。近代國學大師章太炎譽公:「紹隆一乘,救茲末世,為晚明旭大師後三百年來發揚勝義之第一人。」

民國五年(一九一六),公掩關金山詠思堂,八年六月出關,朝禮九華,歸經棲霞,訪僧紹遺緒。時棲霞寺燬於洪楊,破敝荒湮,僅有僧法意者,結茅侍奉香火。公甫入,該僧趨前頂禮,謂之曰:「吾夜夢菩薩指示,謂棲霞道場時會已至,即日將有大德尊宿前來復興,公殆其人乎。」於是懇公擔任住持,公不以為唐突,許之。

即於是年冬接任,國父孫中山先生首捐銀幣萬元,助其修建,升座之日,四表雲來,於榛蕪中搭蓋蘆棚二十餘座,暫作棲所,擁錫依止者,逾數千人。京滬鐵路當局,特於棲霞山麓增建支站,以棲霞必因公之來而趨繁榮也。

公為金山法派,自是棲霞道場改為金山分宗。若舜上人,德化過人,而有巧思,輔公碩畫,相得益彰。公將對內工程事宜悉付之,己則籌集費用,綱領全局。不幸於工程初期,公即入滅,時民國十年(一九二一)七月。民國總統黎元洪輓以聯云:「奧旨遐深,道根永固,辭機曠遠,名翼長飛。」可為一代宗匠之定評。

民國二十五年(一九三六),國民政府委員張繼、于右任、戴傳賢、吳敬恒、邵元沖、朱家驊、李烈鈞、居正等八人,以公於黨國夙著勛勞,聯名呈請政府明令褒揚。嗣經中央政治會議決議:「由政府撥國幣伍仟元,交戴委員傳賢、張委員繼,主持修塔立碑事宜。」民國以來,沙門尊宿獲國家褒典者,公一人而已。公壽齡六十二,僧臘四十六。(見〈宗仰上人傳略〉、《香港佛教》第五十六期、《佛門人物志》)

回到頁面頂端
回到星雲大師全集首頁
搜尋
調整
關注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