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大小:

A-

A

A+

068 開創真言的空海大師

弘法大師空海和傳教大師最澄同為日本平安朝佛教界中兩大宗師。空海入唐留學,惠果和尚視他為法器,傾囊傳授。惠果圓寂後,空海遵師遺言,東歸日本傳法,創立真言宗。

空海一生經歷平城、嵯峨、淳和、仁明四朝天皇,為前兩帝灌頂;五十一度奉旨為國家建壇修法,息風降雨,鎮護國家,受其灌頂者達數萬人以上。其密教觀簡潔易行,著作等身,弟子甚多,對平安朝佛教產生極大影響,被尊為日本真言宗高祖,諡號「弘法大師」。

神童降誕 幼顯佛性

空海大師(七七四~八三五),出生於讚岐國多度郡屏風浦(香川縣)。父親佐伯氏直田公,母親阿刀氏夜夢梵僧入懷,因而受孕,在胎十二個月,於光仁天皇寶龜五年出生。母思其夢,故取名「貴物」。

佐伯氏是武士家族,代代權負守護皇室之職,屢建功勳。阿刀氏一族多出高僧,如奈良時代的玄昉僧正、平安時代的善珠僧正等,因此空海得以早聞佛義。

空海幼時聰明絕倫,博聞強記,不勞親長費心教導,就能明白許多世間的道理。空海五、六歲時,常夢見自己端身正坐在八葉蓮華中,與諸佛同語。一回,空海聽到父母談論著:「孩子乃因瑞夢而降生,想他過去必定是佛弟子,將來也應讓他再投佛門才是。」空海心生歡喜,原本不好與同齡孩童嬉戲,此後,更常於自建的佛堂中朝夕禮佛。

潛心佛道 夢感聖典

空海十二歲時,父親命他跟隨外舅阿刀大足學習儒教(漢學),讀誦《論語》、《孝經》等世典。外舅當時任職伊予親王文學(官名),為聲望卓著的儒學者。

延曆七年(七八八),空海十五歲,初遊京都奈良,當時此地已是文化重鎮,佛教在奈良也正當蓬勃發展。少年空海接觸到輝煌的佛教文化,心生嚮往,頻頻往來於寺院道場請益佛法,也曾經在石淵寺向勤操僧正學三論。

三年後,空海入奈良大學廣研佛、儒、道三教之學,對於漢學的詩、史、經、集,無不嫻熟。一天,空海撫案自問:「我所習外書者,古人之糟粕也,浮生之間尚無利,背世之後遂何益?不如仰真乘!」遂志心佛道,著《三教指歸》,明白闡示佛教的優點及不同於他教的殊勝處,此乃空海初探佛門之始,亦為日本「佛道儒三教一致論」的最初著述。此後,空海跋涉各名山大川,於寂靜無人之境修鍊密法,思維法義,行頭陀苦行。

延曆十二年(七九三),空海二十歲,正式依止省操公為師,於泉州槙尾山寺落髮,受沙彌十戒,初名「教海」,後自改「如空」。此後,空海更於奈良諸大寺廣學俱舍、成實、三論、法相、法華等諸宗要籍。

延曆十四年,空海登東大寺戒壇院稟受具足戒,法諱「空海」。受戒後的空海,曾於佛前虔敬祝禱:「吾隨佛法常求深要,三乘五乘十二部經,心神有疑尚以未決,唯願三世十方諸佛示我不二法門。」是日夜晚,夢中得人指示:「《大毗盧遮那經》(《大日經》)乃汝所求也。」寤後,空海四處誠懇尋求,終於在和州高市郡久米道場結廬禪坐時,於東塔下尋得此經。空海閱畢,對經義疑滯甚多,不得其解,自此萌生遠遊求法之志。

入唐求法 傳法真言

延曆二十三年夏(八〇四)五月,空海奉敕留學,與第十七次的遣唐使——越前刺史藤賀能同船,這一年空海三十一歲。

同年八月,船抵福州長溪縣,冬十二月,入長安城(西安)就學,時值唐德宗貞元二十年(八〇四),敕居宣陽坊官舍。翌年春,復敕居西明寺永忠法師故院。期間遊歷城中諸剎,至醴泉寺,隨北印度般若三藏、牟尼寶利三藏、順曉和尚及曇貞和尚等,學習梵文和婆羅門教。

次年,空海與西明寺志明、談勝法師等五、六人,於西安青龍寺偶遇東塔院和尚惠果阿闍黎(世稱青龍阿闍黎,為密教付法第七祖,歷任代宗、德宗、順宗三朝國師)。惠果一見空海,歡喜笑說:「我早就在等你了,今日因緣成熟,得以相見。」說完,環視諸徒道:「這位比丘是第三地的菩薩。」空海當下禮拜惠果阿闍黎為師。

同年六月上旬,空海從惠果阿闍黎受胎藏界和金剛界的學法灌頂,及諸尊瑜伽法種種儀軌,獲密號「遍照金剛」;七月,學習金剛界大曼荼羅,重受五部灌頂,亦拋花得毗盧遮那如來,惠果和尚大為讚歎;八月即得到阿闍黎階位的傳法灌頂。他以三個月時間承續惠果和尚嫡傳的一切密法,根器不凡,成為真言密教第七代傳法者,亦為最早受習真言教學的日本僧人。

是日,空海齋僧供眾,惠果和尚付予空海許多密教經典、曼荼羅圖畫及法具等,開示空海因具有瑜伽(大乘密法)根器,所以傳授此等大法,並指示空海應儘速歸國,將此金剛乘教及諸供養物流布國內。惠果和尚再召集畫工李真等十多人,圖畫胎藏金剛界大曼荼羅等十鋪;令鑄工楊忠信等新造法具十五事;集合二十多人書寫《金剛頂》等諸密教經典及袈裟、八十粒佛舍利,一併付予空海。空海則以袈裟一領、雜寶手爐及書信一篇呈贈惠果,以謝法恩。惠果傳法竟,心安泰然,遂於永貞元年(八〇五)十二月十五日示寂。

不久,空海又逢罽賓國般若三藏,般若告訴空海:「我少年入道,經歷五天(印度),常誓傳燈,來遊此間,亦欲泛海遊化東域,時緣不熟,我志已矣。今與汝所譯《華嚴六波羅蜜經》及梵夾,汝其持去,通我夙志。」遂傳付自譯經典及梵夾。大同元年(八〇六)八月,空海攜帶祕法心要及內、外典數百部書冊返回東瀛,結束兩年在唐留學生涯。

創立真言 傳灌頂法

空海歸國後,將苦心齎來的經典整理,編排目錄,親書奉呈嵯峨天皇,名曰「御請來目錄」。內有新譯經等一四二部,二四七卷;梵字真言讚等四十二部,四十四卷;論疏章等三十二部,一七〇卷。總計二一六部,四六一卷。

翌年,空海在京都久米寺講授《大毗廬遮那經》。大同三年,敕許弘通真言宗。次年,嵯峨天皇召入宮中,與各宗派諸師論說佛法,空海以即身成佛立論,入五藏三摩地觀而折伏諸宗碩德,天皇及諸臣讚歎不已,皆向空海作禮。

空海以《大日經》、《金剛頂經》、《蘇悉地經》作為根本經典,以《釋摩訶衍論》、《菩提心論》及《大日經疏》作為輔助的論釋,又參酌其他各種經論及儀軌,精要判釋教相而創立本宗,因其重視念誦真言(咒語),故稱「真言宗」。

本宗講說六大(體)、四曼(相)、三密(用)等三大圓融,建立兩部曼荼羅,以「即身成佛」為其主旨。空海依《大日經》、《菩提心論》創立「十住心」之說。從「異生羝羊心」至「極無自性心」等九心為顯教之住心;第十「祕密莊嚴心」即真言密宗之住心。欲登第十心,不可不經過顯教九心之階,此論將密教地位提昇於顯教之上。

弘仁元年(八一〇)冬十月,空海上表天皇,為鎮護國家,消災祈福,欲在高雄山寺(神護寺)嚴修《仁王護國經》法等,得到朝議制可,此乃空海首度建壇修法。天皇又下令諸師引其宗下教義,各述法要,空海便以「十住心」之說,凌駕其他宗派學說,自成一家之言。

弘仁三年(八一二)十一月,最澄、和氣真綱等,從空海在高雄山寺受金剛界灌頂;十二月,最澄、賢榮等一四五人亦在同寺接受空海胎藏界灌頂,這是日本兩部灌頂的嚆矢。至此,空海聲名遠播,四方求法者絡繹不絕。

弘仁七年,空海於高野山創建禪院,定名「金剛峰寺」。弘仁十一年,天皇下詔賜空海以「傳燈大法師」位,頒告全國。空海剛完成金剛峰寺的建設,次年到讚岐(香川)從事開鑿萬農池的工程,以便利農民灌溉。弘仁十三年,平城太上皇就空海受灌頂法,為帝王受密灌之始。翌年正月,天皇下詔敕賜東大寺予空海建灌頂院,每歲二序行灌頂事。其堂舍結構、佛像造形、年中行事、僧眾威儀等,悉倣唐朝青龍寺的風貌。空海將惠果和尚交付的袈裟、念珠等奉為鎮寺之寶,並安置僧眾五十人於此常駐弘教。此後,東大寺成為弘布新教的中心。朝廷以鎮護國家為名,敕封東大寺為「教王護國寺」,與高野山同為弘傳真言宗的根本道場。

為區別最澄所傳的天台密宗(台密),真言密宗取東大寺之名而稱「東密」。

種智教育 金剛入定

天長元年(八二四)春三月,全國大旱,空海奉命率弟子在神泉苑啟建壇場,薰修請雨經法,因而天降甘霖三日。天皇遂敕任空海為少僧都,不久再升任大僧都。期間,空海常駐東大寺,並出入宮中為鎮護國家而祈禱,同時仰天皇之力,大弘真言密法,皇室多人從其受法灌頂。天長二年,改高尾神願寺為「神護國祚真言寺」,敕令空海接管。

天長五年十二月,空海因關懷一般庶民教育,特別於東大寺的東鄰創建「綜藝種智院」初等學校,教導僧俗弟子各項技能,確立密宗教學,將以往貴族佛教普及至庶民。這可說是日本最早的補習學校及私立學校,後擴大為「種智院大學」。

仁明帝承和元年(八三四),空海奏請於宮中設曼荼羅道場(真言院),每年正月後七日,舉行「後七日御修法」,祈祝國家太平,至今不曾間斷。翌年三月,空海在金剛峰寺結跏趺坐,示寂前七日,與眾弟子誦念彌勒菩薩名號不斷,於二十一日手結毗盧印,泊然入定,世壽六十二,法臘四十三。

空海的彌勒信仰,可由《三教指歸》、《性靈集》中所表達上生兜率的願望窺知大要。而努力濟度眾生的空海大師發願不入滅,至今仍於高野山中入定,等待彌勒菩薩下生,再協助其弘化。醍醐天皇延喜二十一年(九二一)冬十月,賜諡「弘法大師」,時人稱之「高野大師」,真言宗人尊為「高祖」。

空海一生撰述尤多,教義方面有《辯顯密二教論》、《十住心論》、《即身成佛義》、《秘藏寶鑰》、《真言付法傳》、《般若心經祕鍵》等,總計一百四十餘部二百二十餘卷,疏二一六部四六一卷。文學方面有《文鏡祕府論》、《文筆眼心抄》、《性靈集》、《高野雜筆集》等。此外,空海大師亦長於書法,遺留墨寶有「風信帖」、「灌頂歷名」、「七祖贊」等;又空海曾指導密宗美術,對社會教化之功,可謂既深且廣。

回到頁面頂端
回到星雲大師全集首頁
搜尋
調整
關注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