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大小:

A-

A

A+

050 彌陀化身四世班禪

「班禪」,乃大智慧、大博學者之意,藏人認為班禪喇嘛是阿彌陀佛的化身。自從蒙古族固始汗征服西藏,令五世達賴管轄前藏,四世班禪治理後藏,封班禪以「班禪博克多」之尊號(博克多乃蒙古對睿智英武者的尊稱),從此確立了達賴與班禪在西藏的政教地位,成為西藏兩大活佛系統。

達賴與班禪關係密切,歷代班禪所居住的扎什倫布寺是一世達賴所建,自四世班禪起,達賴與班禪建立了互為師徒的關係。四世班禪曾任四世及五世達賴的親教師,當達賴年幼時,多由班禪主政,對於西藏的政治、社會發展,具有主導的責任與影響力。

轉世靈童 博學喇嘛

當一五六六年三世班禪圓寂後,後藏安貢寺僧眾代表即四處尋找靈童,數年間一無所獲,直到發現羅桑曲傑。他相貌醜陋,身材瘦小,使得尋找靈童的安貢寺喇嘛差一點就錯過了他。

羅桑曲傑(一五七〇~一六六二),明穆宗隆慶四年生於後藏日喀則,俗姓拔,名卻賈拔桑薄,父名貢噶伍賽,母名措嘉。自幼即在家聽誦《文殊菩薩真實名經》,十三歲時在安貢寺依克珠桑結益喜出家,受沙彌戒,法名羅桑曲傑。

羅桑曲傑的學習能力極佳,又具辯才。當時江孜寺的一位高僧十分看重他,甚至要求他為自己傳法,這件事震驚了安貢寺的喇嘛,因而認定羅桑曲傑為三世班禪的轉世,正式擁立他為安貢活佛,擔任安貢寺池巴(住持)。

此後,羅桑曲傑努力鑽研佛經,一五八六年於扎什倫布寺取得「柔欽」學位(黃教對博學喇嘛的尊稱),一五九一年依扎什倫布寺正法增長為親教師,受比丘戒。此後數年間,先後朝禮前藏大招寺;至甘丹寺從智自在和虛空幢等,受時輪金剛大灌頂及時輪略續、大疏等的傳承;並隨僧幢受《集密四疏合本》和二世達賴著述的傳承;又從尊勝吉祥賢聽受《五次第明燈論》的講授傳承;從甘丹墀巴正法祥然學習多種覺字的法門傳承。羅桑曲傑的聰慧善辯,博得諸師的佳評。

顯密兼修 弘教興寺

一五九二年後,羅桑曲傑回到安貢寺,應寺眾請求宣講《菩提道次第略論》。此時他入住山中形同閉關,一面修持,一面閱讀《現觀莊嚴論》、《寶性論》、《中觀論》、《寶鬘論》、《六十正理論》、《入中論》、《入菩薩行論》、《菩提道燈論》等重要典籍。

一六〇〇年春,羅桑曲傑往賽舉寺從佛海學曼殊金剛、紅黑兩種大威德,三派能怖威德等無上瑜伽部法,金剛界、吉祥頂等瑜伽部法,以及毘盧遮那成佛、金剛手灌頂等行部法,立三三昧耶、尊勝摧壞、大白傘蓋、光明天女等事部法,總計四部密法的三十多種灌頂及多種修法。

修畢密法後,羅桑曲傑旋即轉往布敦的霞爐寺朝禮聖跡,到大樂輪寺弘宣佛法,傳授勝樂灌頂,夏天回安貢寺安居。

一六〇一年,三十二歲的羅桑曲傑被扎什倫布寺奉為第十六任池巴,該寺因而有了一番振興:首先他鑄造大鐵鍋,爭取地產,解決衣食問題;繼而創辦扎什倫布寺默朗木大會,增添淨財;接著整修扎什倫布寺,並使之兼備顯密學體系(該寺原本只有顯宗),使扎什倫布寺由內而外煥然一新,規模遠超拉薩三大寺(哲蚌寺、色拉寺、甘丹寺)。此後,班禪一系從安貢寺遷移至扎什倫布寺,而羅桑曲傑之後的歷世班禪即成為該寺的當然池巴,奠定了班禪一系的宗教地位。

宗教領袖 挽救教難

達賴與班禪的密切關係始自羅桑曲傑。

四世達賴雲丹嘉措於藏北熱振寺舉行坐床儀式後,隨即往哲蚌寺禮羅桑曲傑為師,從其受沙彌戒、比丘戒,達賴與班禪開始建立互為師徒的關係。羅桑曲傑並傳授達賴時輪金剛灌頂大法、金剛念珠大法等許多祕法,同時於一六一三年主持拉薩的默朗木大會(黃教一年一度大發願法會),成為代替達賴主持該會的第一位班禪喇嘛。

當時西藏正面臨政治鬥爭激烈,教派林立時期,噶瑪派的勢力控制著西藏,對格魯派進行種種政治及宗教迫害。一五三七年,十八座格魯派寺院僧眾被迫改宗噶瑪派。一六〇五至一六一〇年間,噶瑪派的敦迥旺布進軍前藏,殺害許多藏官,占領後藏各要寨,自稱藏王(藏巴汗),建立噶瑪政權,並毀壞前藏的色拉寺、哲蚌寺,驅逐僧眾,殺害千餘藏民,甚至當一六一六年四世達賴暴亡(二十八歲)時,藏巴汗竟下令不准達賴轉世,格魯派遭遇空前的劫難。不久,藏巴汗罹患難癒之症,不得不請羅桑曲傑為其醫療。羅桑曲傑不僅醫好藏巴汗的病,同時也說服他同意繼續尋找達賴靈童,然而藏巴汗並未因此停止對格魯派的各種打擊行動。

一六一七年,羅桑曲傑力撐危局,應色拉寺和哲蚌寺僧眾的邀請,兼任兩寺的池巴,翌年轉往西藏西部弘法。一六二五年,五世達賴羅桑嘉措於哲蚌寺甘丹宮舉行坐床典禮,羅桑曲傑為授沙彌戒及長壽灌頂,彼此再度建立師徒關係。

一六二六年,甘丹寺大眾禮請羅桑曲傑任絳則法王登座說法,兩年後,羅桑曲傑至拉薩主持大昭寺法會,往來於甘丹寺、扎什倫布寺及大昭寺之間傳法講經,並修建甘丹寺宗喀巴大師塔殿的金瓦頂。一六三一年,羅桑曲傑開始書寫大藏經全部,歷時半年餘,同年往拉薩傳授金剛鬘大灌頂。次年春,再度主持大昭寺法會,宣講《本生論》,同時在哲蚌寺為五世達賴傳授時輪大灌頂等法。一六三五年,羅桑曲傑再度發願以純金書寫藏經全部,次年為達賴傳授比丘戒。

一六三九年,羅桑曲傑應蒙王賽欽法王之請,前往拉薩傳授大威德灌頂和文殊法類,又傳授達賴《無垢光大疏》等經論。

一六四二年,西藏的政治、教派鬥爭漸趨白熱化,藏巴汗亟欲徹底剷除格魯派。為此,達賴與班禪緊急商定,請和碩特蒙古族領袖固始汗領兵進入西藏推翻藏巴汗。此後,固始汗的勢力主導著西藏,他下令把西藏三區十三州政教大權及每年稅收奉獻給五世達賴,作為供養,將西藏首府由桑主遷移到拉薩,達賴也由哲蚌寺移錫至布達拉宮。同時固始汗亦將後藏供養羅桑曲傑,並封贈此次政變主要策畫者羅桑曲傑「班禪博克多」的尊號,這是班禪名號之始,自此形成達賴與班禪分轄前後藏的情勢。

此外,羅桑曲傑及五世達賴與固始汗共商協議,擬與尚在關外的清朝建立友好關係。清朝入關後,達賴五世前往北京晉見清帝,得到重視與賜封,西藏與清朝從此建立隸屬關係。在羅桑曲傑的帶領下,格魯教派得以倖存,並建立自己的政權制度,同時將達賴與班禪由哲蚌寺和安貢寺的小活佛,推而成為主導全藏政教的宗教領袖。

桃李滿門 創造歷史

一六四五年(順治二年),羅桑曲傑修建安貢寺大殿,並三度寫金字大藏經全部,再次遊化各地。一六四七年,清世祖遣使供養羅桑曲傑珠寶綢緞,復授以「金剛上師」之號。一六五二年,羅桑曲傑八十三歲,傳授達賴《菩提心教授》等多種教法後,返回扎什倫布寺,專事講經說法,不再出遊。一六六二年,羅桑曲傑在扎什倫布寺圓寂,世壽九十三歲。

羅桑曲傑門下弟子計有十五萬餘人,其中僧眾占十萬餘人,在家居士約五萬人。其著作廣及顯密二教,現存有傳記類、上師瑜伽類、顯密教授類、密法類、最密法類、密法附傳類及雜法類等七種,共分為四函。

四世班禪羅桑曲傑住世期間,正逢西藏多事之秋,四世達賴的早逝使得羅桑曲傑成為西藏政教的實際領導者,而他對政治的睿智遠見及對顯密佛學的博通,不僅鞏固格魯派的地位,甚至奠定西藏社會、文化的未來發展,形成格魯派對西藏佛教具有絕對的影響力以及傳教的權威性,羅桑曲傑的貢獻,成為藏傳佛教史上重要的轉捩點。

回到頁面頂端
回到星雲大師全集首頁
搜尋
調整
關注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