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大小:

A-

A

A+

109 給佛學院學生的一封信

民國‧星雲

諸位同學們:

昨天,從惠法師的電話裡,知道你們本學期已經開學了,並說,新舊生濟濟一堂,不禁引起我一些思潮和回憶,非常高興的寫一封信給你們。

記得在佛光山有兩句標語:「為求真理登淨域,為學佛法入寶山。」不知你們見過沒有?就算沒有見過,你們來山求學的目的,大致都會如此。

佛光山自開山建設以來,明年是二十週年了,但學院,從壽山佛學院到東方佛教學院,從東院到中國佛教研究院,已經整整二十三年了。現在甚至又發展出台北女子佛學院、彰化福山佛學院、國際語文佛學院,還有日本京都佛教大學,已和我們簽約,凡是亞洲的學生,經過我們的學院,都可直接保送升入到他們的學校。在佛教史上,二十三年從未間斷過的佛教學院,被外國大學承認過的佛教學院,就只有我們的中國佛教研究院。

這兩天,美國為慶祝哈佛大學三五〇年慶,大肆活動,中文報紙也都說哈佛影響了中國一個半世紀。我希望我們的學院將來也有三五〇年慶,甚至更長遠,我們同學,也能影響佛教永遠永遠,甚至為佛教的未來,創新更輝煌的歷史。

當初慈航菩薩在世時曾說過:「如果你對誰過不去,你就勸他辦學。」辦佛教教育的艱辛困苦,從這句話中可見一斑。我本人所以在毫無援助下,一直堅持為佛教教育努力,固然感於要復興佛教,必須要從培養人才著手,但同時也為了感恩當初我也是從佛教學院出身。雖然十年叢林教育,大部時間都在戰爭離亂中過去,不是長年苦工,就是數月吃不到一碗白飯,但是常住給了我們成長,師長培養了我們的慧命。為了報答佛陀恩、師長恩,我把自己些微的慈心悲願,供養給你們,跟你們結緣,希望你們分燈無盡,好讓佛法長存。

記得民國五十三年(一九六四)壽山佛學院開學的時候,教室只有一間,報名入學的學生雖然很多,只因教室小,寢室不夠,第一屆錄取了二十名同學,第二屆學生繼續而來,在不得已的情形之下,把常住納骨堂都撥出一半來作為教室。一、二兩屆畢業的學生不負所望,今日比較傑出的第一屆同學有慈嘉法師、慈怡法師、依嚴法師、依道法師、道觀法師、慧潤法師、性光法師、普暉法師、紹瑩法師、語證法師、真悟法師、會鍾法師等,第二屆同學有慧哲、性瀅、慧嚴、性悟、禪慧、修慈、依戒、普現、圓一、陳愛珠等,其他第三屆、第四屆的就更多了,他們今天不是擔任住持,就是在各學院教書,各道場布教講經,甚至還擔任校長,從事教會行政秘書的。有人說,佛教接棒無人,從佛光山教育看來,這不都是佛門龍象嗎?

最初我計劃要辦佛教學院的時候,有人好心的警告我:「你和學生會沒有飯吃。」又說:「你一無所有,以後信徒不敢和你接近。」我仍然不顧一切,為了學院的日常開支,一向不做經懺佛事的我,經常到殯儀館替人念經,到太平間替剛往生不久的人念通宵,為的是單嚫會比較多些。為了念經的人眾不夠,當時負責教務的李小姐就發心剃度,參予誦經的行列,那就是現在的慈莊法師;負責訓導的張老師每天出去幫忙麵包店裡包月餅糖果,希望獲得別人多一些贊助,那就是現在的慈惠法師。還有慈惠法師和慈容法師、吳寶琴、楊慈滿等,以教幼稚園的所得,也全部奉獻出來補貼學院的開支。

後來,學生不斷增加,決意賣去高雄市中山一路三十四號佛教文化服務處房屋,得款一百五十萬元(這是慈莊、慈惠、慈容等私人共有,現值約兩千萬元以上),購買下現在麻竹園佛光山現址,心平法師幫我開山,駐守工地,在眾信徒的護持之下,殿堂一棟一棟的增加,教室一間一間的完成,信徒的捐助不夠,再把辦得非常成功的普門幼稚園賣出,得款四百五十萬元,也一起奉獻給佛光山,又再不夠時,蕭師姑慧華小姐把台北吳興街的房屋賣去,得款兩百萬元,幫助建築。就這樣,多少人的支援,多少人的捐助,才有今日的佛光山。

那時,我們全山大眾,本諸開山的精神,種花、種鳳梨、栽植荔枝、培養竹林,希望補助一些開山費用。心平法師和慧龍法師在工地的汗水,在深夜的巡寮;心定法師和慧禮法師搬運沙石的辛苦,攪拌水泥的賣力,至今都記在我的心中;依嚴法師深夜仍站在龍亭的頂上,用摩托車發電照明,要把未完的工程做好;依恆法師每天穿著被雨淋濕的衣服在工地趕工(因逢雨季每天下雨已無衣服可換),他們的風姿儀態,永遠與佛光山的建築同樣莊嚴。

學院的同學們,也發心搬沙運土,甚至慈嘉法師、慈怡法師把育幼院的小朋友一起發動來幫忙,真如一佛出世,萬佛護持,佛光山實在是團體共同的創作。

就拿建塑接引大佛來說吧,大部份都是靠同學們辛苦勞動才完成的,民國六十六年(一九七七)開光時說法,我曾以偈云:

取西來之泉水,

採高屏之沙石,

集全國之人力,

建最高之大佛。

自此,佛光山學生的教室有了,信徒的會館有了,遊客的服務中心有了,但一些不該有的批評也跟著來了:「不要去佛光山念書,佛光山的學生都在做工」、「佛光山學生經營商業」、「佛光山的學生只做事不修行」等等不一而足。

同學們,慚愧如我,雖不把這些批評得失縈繞在心中,但你們年紀輕輕的,進入佛門未久,稚嫩的信心禾苗,經不起這些惡口的摧殘。每當你們訴說這些是非冤枉,和這些虛妄批評,我就不知怎樣解釋才好?怎樣安慰你們才好?難道這是娑婆世界的實相?難道這是佛門人士的不夠寬宏厚道?總之,我內心深處,經常覺得我對不起你們純潔的青年,對不起你們虔誠的佛子,只是為了你們要跟隨我研究佛法,服務眾生,從一進佛門,你們就要受那麼多的委屈!

說到學生做工的問題,我不必否認,我認為出坡服務,這是天經地義的事,自古以來,哪一位大德不是從苦行中建立自己?六祖惠能的背石舂米,百丈懷海的搬柴運水;南泉普願的蓑衣飯牛,樵牧為生;臨濟義玄的栽松種樹、犁田播種;還有隱峰的推車運貨,睦州的織鞋供母,雪峰在洞山處做飯頭,雲岩在藥山處做司水,溈山靈祐禪師親自做泥水匠粉刷牆壁,玄沙師備禪師人稱頭陀,一生苦行,像這些例子多得不勝枚舉。就如剛圓寂不久的煮雲法師就曾多年的在行單上雲水,我自己十年參學,六年行堂,兩年司水,一年半的香燈典座,自愧慧解不夠,只有從修福做起。百丈禪師提倡農禪生活,太虛大師提出工禪構想,其實,離開了挑水砍柴、穿衣吃飯之外,無法語其佛法,因為禪心要在工作裡才能體會。

目前,佛光山你們同學們的生活,可以說太過舒服了,因為勞動少,發心不夠,信念一直無法昇華,宗教情操一直無法淨化。我希望你們大家今後要不怕人言,要用苦行磨鍊自己,要用發心莊嚴福慧,因為溫室裡的花朵不能耐久,不經過大冶洪爐就不能成鐵成鋼。我們求學修道,要像秋菊忍耐寒霜,要像松柏忍耐風雪。

現在佛教徒仍有逃避現實只求個人安逸享受的想法,這實在是大錯特錯的觀念。佛陀所以成佛,是經過「三祇修福慧,百劫修相好」的功行,福慧相好是怎麼修法呢?難道安逸享受就可以了脫生死,成就佛道嗎?

佛陀的「割肉餵鷹、捨身飼虎」的精神我們不易做到,但發心、服務、廣結人緣、慈悲喜捨,我們可以努力去實踐,因為我們不忍心用安逸享受來埋葬佛教啊!

說到經營商業的問題,同學們應該知道:「佛光山是不經營商業的!」「佛光山是非佛事不做的道場!」我們辦了六所佛學院、學生數百人,完全免除學費而供給食住,既無財團支援,又無董事會贊助,這是會經營商業嗎?另外養老院、救濟院、孤兒院、施診所、大專學生佛學夏令營、信徒講習會等,我們都是發心辨的!當然我們要靠油香,靠我們生產,靠信徒樂助,靠我們到大學、中學、幼稚園教書,以此所得維持。二十年來,我們也經常靠借貸生存,從高雄的多家銀行,到台北的一些金融機構,都有佛光山的欠債,一直到現在,心平住持、慈惠都監等職事,都為每月的利息煩惱,所以我常說,佛光山是日日難過日日過啊!

我去年退位以後,一直心中遺憾掛念的就是對不起山上的職事,因為我替常住欠下了數千萬元的債務,要他們至少要辛苦好多年才能償還清楚。

至於外界傳說,我們企業經營,其實沒有那回事。例如不少人用佛光為名,開設佛光旅行社、佛光大飯店、佛光砂石場、佛光草莓園等,那都是別人的事,與佛光山毫不相干!「佛光」兩字,我們不能獨占,因為佛光本來就應該要「佛光普照」啊!

關於你們的修行,以我的了解和看法,不客氣的說,你們是最有修行的人了,別的不談,就拿你們早晨四時二十分起床早課,然後過堂早齋,上午三小時上課聽經聞法,下午三小時聞法聽經,中午過堂用齋跑香,晚自修閱讀兩小時,然後再晚課靜坐養息,總計這以上的時間就要十小時以上;你們除此之外,還要煮飯燒菜、打掃環境、出坡勞作、閱讀經藏、念佛求法。《法華經》說:「我不敢輕視汝等。」同學們!你們不但是好學生,你們更是行解並重、福慧共修的模範佛門弟子!

當然,在另外一方面,我們現代佛教青年學生,有少數人也不是沒有缺點。記得我在民國六十六年(一九七七)曾和學長們講過「青年之病」,約有八點,這些你們也應該知道:

一、不耐煩而無恆          二、不落實而幻想

三、不回頭而任性          四、不認錯而執著

五、不著意而無心          六、不立願而無志

七、不行慈而自私       八、不求深而膚淺

以上這八點青年之病,假如你們喜歡進一步了解,在我的演講集六〇一頁可以查出一閱,或請惠法師、容法師、怡法師、開法師、空法師、張培耕居士等為你們一講,因為他們會為你們把脈,使你們能再一次的換換心、改改性,看是否能轉身回頭,從此康強!

你們開學典禮,我未能回去參加,在信函中,我就和你們做一些老僧常談吧。

我要告訴你們的有四點,請能稍加留意:

第一、做人:你們都聽過一句「人成即佛成」的話,我們要想成佛,人都未做好,怎會成佛呢?說到做人,儒家講四維八德、三綱五常,佛教要人持五戒行十善,發四無量心,行四攝法,可以說佛儒之道,同一原理。

我個人一生無奇異之能,無特出之用,只是一些思想觀念助我做好一個出家人。

你們青年學生中,有些人不經過千錘百鍊的考驗,初進佛門,就鬧著出家,出家未久,又再失落,對於如此人生大事,怎可如此隨便?匆匆忙忙的來,又匆匆忙忙的去,信仰道德、人格恩義,固然不去講它,難道佛教的倫理,所謂師生師徒,就這麼沒有價值嗎?我自童年出家以來,已經快要半個世紀,儘管在出家的道路上,經常受到的委屈、挫折、毀謗、打擊,我都從未退心,從未動搖對出家的信念。想到國家保護我,師長教導我,社會大眾幫助我,我不但滿足,而且非常感恩,我回報都來不及,哪裡敢見異思遷?

說到做人,要講信義,要有忠誠,嚴以責己,寬以待人。公平正直、良心道德,應該要求自己,不要要求別人;名位利益、財富歡喜,應該先給別人,不要先為自己。自己做人,先要把別人當人,佛說「我只是眾中的一個」,能夠以「責人之心責己,恕己之心恕人」,則離會做人不遠矣。

第二、處世:說起處世的祕訣,在我的經驗裡就是學吃虧、肯結緣,凡事以服務為本,助人為先。對人報恩,不要報怨;對人結緣,不要結讎。比方:我們平常以佛心待人,但別人不以佛心待我,這不要怪別人,可能還是自己的誠意不夠,我們平時以德報怨,但別人卻以怨報德,這也不要怪別人,可能這還是我們施恩不夠,因為滴水之恩,要湧泉以報才好。

說到處世,要能忍讓為先,知足第一。「容得幾個小人,耐得幾樁逆事」,這才見出自己的力量;「心不滿足天地小,心能知足一床寬」,這才是幸福快樂的分水嶺。

有一首〈勸世歌〉,可以作為處世的座右銘,歌云:

心不光明點甚燈,念不公平看甚經。

大秤小斗吃甚素,不孝父母齋甚僧。

妙藥難醫冤業病,橫財不富命窮人。

利己害人促壽算,積善修行好聲名。

人惡人怕天不怕,人善人欺天不欺。

暗中險騭分明有,遠在兒孫近在身。

守口莫談人過短,自短何曾說與人。

生事事生君莫怨,害人人害汝休瞋。

欺心折盡平生福,行短天教一世貧。

這是胡澹菴先生的作品,這實在是處世的很好的箴言。

第三、為學:我對於讀書的同學,只知求知識,不知求明理,甚為不解!佛教的八正道,也以正見為首。不明理,沒有正見,就算讀書再多,只是知識分子,不算宗教信徒。

現在青年讀書,只想速成,不思深入,《禪林寶訓》說:「山中樹木,一年生者,可作柴燒,三年生者,可作椅凳,十年生者,方可為棟梁也。」希望同學們不要求速成,安心讀書,「不經一番寒徹骨,哪有梅花撲鼻香?」

多年來,我見到許多同學也有讀書多年而無進步的,原因是他只有半部經,而不能有全部經也。此話怎講?因他有經首「如是我聞」,而無經後之「信受奉行」,雖終日聽講,但心不接受,怎能學有所成?故望同學們應知為學之道,有「如是我聞」,更要有「信受奉行」啊!

第四、修持:普通學校學生講究修身,佛教學院的學生,不但修身,更要修心!信心、願心、慈心、道心,都要把它修好。你們怎樣修心?三刀六槌、四種威儀,固然要修好,禪淨律學、各宗修法,也不能忽視。

我希望佛光山的學生,在修持上注意下列十事:

1.十載寒窗:放下一切,專宗研究,至少立下十載計劃。

2.斗室禪座:山邊樹下,或是斗室,不語不言只管打坐。

3.佛聲度眾:每日八時,殿堂經室,朗誦佛號普度有緣。

4.頭陀苦行:典座司水,看管林園,不與他人爭強好勝。

5.蓬笠行腳:代表本山,家庭普照,只可祝願不受供養。

6.司鐘行者:地藏殿前,每分一鐘,晨昏共鳴四百八十。

7.施診慈幼:偏遠地區,施診教化,對於老幼施於愛心。

8.閉關靜修:定一期限,三年一載,專書攻讀以期有成。

9.殿堂服務:整理環境,上香換水,代表常住服務信徒。

10.說法演教:學校軍營,監獄社團,慈悲熱忱每日說法。

同學們,要說的話還有很多,以後再談,這以上一些意見,就作為對你們的開學獻詞吧!祝福大家進步,法喜充滿!

星雲

七十五年九月五日中午洛杉磯西來寺關房

回到頁面頂端
回到星雲大師全集首頁
搜尋
調整
關注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