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大小:

A-

A

A+

072 壹、唯識宗的傳承與發展

唯識宗,也就是法相宗。本宗依據《解深密經‧法相品》而立,認為一切諸法的體性、相狀,都是唯識所變,就其所變的「法相」來命名,所以稱法相宗。其他尚有諸多別名,如:

1.唯識宗:唯,有二義:一、別於他法(遣心外有境);二、決定有此法(表有內在之心)。識,有了別的意思(對種種境界生起了別作用)。世間萬事萬物,皆「唯識」所造,若無心識的了別作用,則無萬法的存在。因其闡釋「一切唯心所造,萬法唯識所變」的道理,故名唯識宗。

2.中道宗:小乘偏「有」,般若偏「空」,此宗說「外境非有,內識非無」,離有、無偏執,正顯處「中」真理,故名中道宗。

3.應理圓實宗:一切法門皆應理,而能圓實故。

4.普為乘教宗:本宗所說教義,不論利、鈍根機,普遍皆蒙其利,故名普為乘教宗。

5.慈恩宗:唐朝玄奘大師遊歷印度,於戒賢論師處,傳承唯識學法統。歸國後,住持長安慈恩寺,於此傳法給才智超群的窺基。因窺基大弘法相唯識學於慈恩寺,世稱慈恩大師,故此宗又名慈恩宗。

6.瑜伽宗:此名乃沿襲印度舊稱。依彌勒的《瑜伽師地論》和《分別瑜伽論》立名。瑜伽,是相應的意思,謂本宗所明教義,能與真理相應,故名瑜伽宗。

7.大乘有宗:唯識學說建立種種「法相」,以解釋宇宙人生的真理,力矯空宗末流(頑空、斷滅空)的偏執,故名大乘有宗。

一、唯識學在印度的開展

在印度佛教思想史上,有兩大重要學派:一、為建立空觀思想的龍樹一系,以「本體論」為中心,即所謂的中觀學派;二、為建立有宗思想的世親一系,以「現象論」為中心,即瑜伽學派。

印度佛教在西元第一、二世紀間,大乘思想興起,大乘經典相繼出現。約於佛陀入滅後七百年間(西元第二、三世紀),南印度龍樹論師出世,闡揚大乘佛法,依《般若經》造論,計有《中觀論》、《十二門論》、《大智度論》等諸論著,因而有「千部論主」的美稱。龍樹的弟子提婆,承襲大師的學說,亦造《百論》等,發揚龍樹的學說。這一系後來稱為中觀學派(大乘空宗)。

中觀學派主要宣揚「般若空」的智慧,在西元第三、四世紀間,是印度佛教的主流。龍樹與提婆的空觀是「緣起無自性」的空,也就是指一切存在,都起源於「緣起性」(相互依存的關係),不主張「無」,也不主張「有」,是離有、無二邊的「中道」空觀。唯後期的中觀學人,未能把握龍樹中觀要義,偏執於一切皆空,落入空執見,即所謂「惡取空」、「斷滅空」。

印度佛教在西元第四、五世紀間,即佛陀入滅九百年頃,有無著、世親兩大論師出世。當時印度思想界,一方面是中觀學派的空:一切皆空的惡取空;一方面是外道或小乘的有:我法實有或我空法有。這些都是邪執。因此,二論師先後著書破斥。這一系學說稱為瑜伽學派(大乘有宗)。瑜伽學派主要提倡「萬法唯識」的道理,說明一切存在皆由心識變現。

無著論師出生於北印度犍陀羅國布路沙城,屬於婆羅門階級。依小乘出家。無著依照當時的慣例,先於小乘「化地部」修學。後來在禪定中升兜率天,見到彌勒菩薩,又蒙菩薩示現人間,於中印度阿踰陀國的瑜遮那講堂,為無著說《瑜伽師地論》、《大乘莊嚴論》、《辯中邊論》、《金剛般若論》、《分別瑜伽論》等五部大論。這五部論著是法相有宗立論的基礎。於中尤以《瑜伽師地論》為此宗的主要依據,這也是後來稱為瑜伽宗的由來。

無著的異母胞弟世親,出生於西元第五世紀初,約晚於無著二十年,初在小乘「說一切有部」出家。聰穎過人,遍通經論,在北印度宣揚小乘,隱蔽大乘。無著憫之,託辭疾病,誘其來見,為他具說大乘要義。世親聞兄教誨,於是捨小入大,廣造論釋,宣揚大乘。晚年著述《唯識三十頌》,因而大成唯識學說。

無著、世親的學說,風靡了當時印度的佛教界,成為佛學思想的主流。此後二百年間,唯識學者輩出,如護法、德慧、安慧、親勝、難陀、淨月、火辯、勝友、最勝子、智月等十人,為知名的「十大論師」。他們相繼製論以註釋世親的《唯識三十頌》,闡揚此派學說。後來又分為兩派:一派稱為前期瑜伽行派(無相唯識派),以德慧、安慧及後來在中土譯經的真諦為代表;另一派稱為後期瑜伽行派(有相唯識派),以陳那、護法及護法的弟子戒賢為代表。其中大成無著、世親唯識哲學的是護法論師。

印度的瑜伽行派,自世親示寂後,在諸大論師之間也產生了種種的異說。如「種子」的起因,護月等主張「本有」,難陀等主張「新薰」。護法統合兩說,認為種子有本有與新薰兩類。再如諸識對境的認識作用,安慧立自證一分說,親勝、難陀、德慧、淨月等立相、見二分說,火辯、陳那等立相、見、自證三分說。護法把諸說統合,立相、見、自證、證自證四分說。

護法的弟子戒賢論師,於西元第七世紀,在那爛陀寺宣揚護法的法統,又立教判,和中觀學派的論師論戰。中國唐代的玄奘大師,於西行求法期間曾在那爛陀寺從戒賢論師受學五年,傳承《瑜伽師地論》及十支論的奧義,返國後,開創了中土的法相唯識宗。

二、唯識學在中國的開展

中國佛教的源頭在印度,主要是在於經典的翻譯。尤其玄奘大師回國之後,中、印兩國之間,有更密切、更有系統的文化交流,只要印度有新的思想典籍出現,很快地就能傳譯到中國。所以印度佛教思想的演變,與中國佛教有著極深切的關係。

賴耶唯識思想,是屬於印度佛教後期的思想,首先在南北朝時代的後魏傳入中國,其次是梁陳之間,最後則是唐代。因為先後經過三個時期的演變,所以思想上也有顯著的不同。在中國形成三大系統,即:地論宗、攝論宗以及玄奘大師所創立的唯識宗。

1.地論宗:菩提流支、勒那摩提、佛陀扇多及義學縉儒十餘人,奉宣武帝之命,於洛陽譯出世親的《十地經論》,根據此論,在中國成立地論宗。後來分裂為兩派:即北道派與南道派。北道派逐漸沒落,最後被納入攝論宗。南道派繼承地論宗的正統,從六朝到隋代,一直很興盛。但是到了隋末唐初,也被攝論宗與華嚴宗所吸收。

2.攝論宗:真諦在中國譯出《攝大乘論》之後,又翻譯世親的《釋論》,在中國形成了攝論宗。此宗吸收地論宗的北道派,曾興盛一時,但是到了唐代,玄奘大師將《攝大乘論》攝入《成唯識論》援引十一部論之一以後,此獨立學派遂漸漸式微,乃至與法相宗合併而廢絕。

3.唯識宗:繼承印度瑜伽行派法統,在中國建立大乘有宗——唯識宗(法相宗)者,是聞名千古的玄奘大師,和他的弟子窺基法師。

玄奘大師在印度期間,修習大、小乘教義,曾從護法的弟子戒賢論師傳承唯識思想,並從印度帶回大量與唯識有關的論典。玄奘大師在翻譯過程中,原想在神昉、嘉尚、普光三人的協助下,將十大論師對世親《唯識三十頌》的註釋一一譯出,後來採納窺基的意見,由窺基協助,以護法的註釋為主,糅合十家之說,綜合而成《成唯識論》。玄奘大師廣譯法相唯識系的經論,為此宗奠定基礎;弟子窺基法師立論著疏,弘揚學說,因而大成了唯識法相宗。窺基法師在當朝已有「大乘菩薩」美譽,後因其駐錫慈恩寺釋論,世稱慈恩大師,唯識宗也由此而稱慈恩宗。

玄奘盛弘唯識法相玄旨,門下受教者頗多,以神昉、嘉尚、窺基、普光四人為著名,有「四哲」之稱。另有圓測、道證、勝莊、太賢等,也各有所成,唯與玄奘、窺基思想有所出入,故通常不列入慈恩宗法系之內。

窺基慈恩宗一系,由慧沼(六五一~七一四)繼承法脈。繼窺基、慧沼之後,智周(六六八~七二三)被稱為唯識宗三祖。他是慧沼的弟子,著有《成唯識論演祕》、《因明入正理論疏前記》、《因明入正理論疏後記》,以及《成唯識論了義燈記》等多種。其中《成唯識論演祕》與窺基的《成唯識論掌中樞要》,慧沼的《成唯識論了義燈》,合稱為「唯識三疏」,為研究《成唯識論述記》必讀之書。

智周後,有弟子如理作《成唯識論疏義演》、《成唯識論演秘釋》,內容流於瑣細。如理以後,中國唯識宗逐漸衰微,傳承不明。到了唐武宗會昌法難時期,論書多被焚毀。以後數百年間,乏人研究。直至清末民初,有太虛大師及歐陽竟無、王恩洋、梅光羲、韓清淨、朱芾煌、周叔迦、唐大圓、熊十力等居士學者,致力於唯識法相學的研究,唯識宗才又露出曙光。

台灣緇素二眾研究唯識者,亦蔚為風氣,早年有慈航菩薩闡揚唯識,著作《相宗十講》,後有印順法師作《唯識學探源》、演培法師作《八識規矩頌講記》、楊白衣居士作《唯識要義》等。

三、中國唯識宗的傳承



(一)彌勒(Maitreya)

意譯作慈氏。佛陀入滅後九百年頃的印度人,為瑜伽大乘的始祖。於現存漢譯藏經中,造立者註名為彌勒菩薩者,有《瑜伽師地論》、《大乘莊嚴經論頌》、《辯中邊論頌》、《金剛般若波羅蜜經論》等;於西藏大藏經中,除上述諸論外,尚有《現觀莊嚴論》、《法法性分別論》、《大乘究竟要義論》。

相傳彌勒為無著之師,創倡瑜伽唯識的教理,後傳授予無著。另據《婆藪槃豆法師傳》所載,無著嘗上兜率天向彌勒菩薩諮問大乘空觀之理,因其師亦名彌勒,後世遂將之視同為當來成佛的彌勒。不過,究竟彌勒是否為歷史上實在的人物,至今未有定論。

俄國佛教學者歐帕米勒(E. Obermiller)認為,傳說龍樹因文殊菩薩啟發而著諸論,無著則蒙兜率天彌勒的神力而作諸論。日本學者山口益承此說,將彌勒所作的《中邊分別論》、《大乘莊嚴經論》、《法法性分別論》等的註釋者、論說者,均視為無著一人,而認為彌勒僅為靈感的啟發者,乃一生補處的將來佛。學者拉莫特(E. Lamotte)同意此說,並為作補充說明,認為成立時期稍遲的大乘經典每每具有藉託聖言以為權威的傾向,所以懷疑彌勒的歷史實在性。

日本學者宇井伯壽則反對此派說法,主張彌勒論師為真實歷史人物,既創倡瑜伽大乘之教,且造立上舉諸論,由無著筆錄。

彌勒學說的特色:

1.實踐如來藏緣起的大乘教義(《莊嚴經論》、《辯中邊論》)。

2.確立阿賴耶識緣起(《瑜伽師地論》)。

(二)無著(Asaṅga)

音譯為阿僧伽。生於西元四、五世紀頃。為古代印度大乘佛教瑜伽行派創始人之一,又稱無障礙。北印度犍馱邏國普魯夏普拉(Puruṣa-pura 布路沙布邏)人。依《婆藪槃豆法師傳》記載,父名憍尸迦(Kauśika),為國師婆羅門。有兄弟三人,皆稱婆藪槃豆(Vasubandhu)。

無著初於小乘薩婆多部(說一切有部)出家,因思惟空義不能得入,意欲自殺。當時,在東毗提訶(Videha)有賓頭羅尊者前來為說小乘空觀。無著初聞悟入,然對此猶不滿意,乃以神通往兜率天從彌勒菩薩受大乘空觀,歸來如說思惟,因而通達大乘空觀。後來又數往兜率天修學《瑜伽師地論》等大乘深義,並集眾宣說,由是大乘瑜伽法門廣為傳播。

無著致力於法相大乘的宣揚,又撰論闡揚諸大乘經典。他的胞弟世親本習小乘,後來聽從他的規勸,歸心於大乘,竭力舉揚大乘教義。無著撰有《金剛般若論》、《順中論》、《攝大乘論》、《大乘阿毗達磨集論》、《顯揚聖教論頌》、《六門教授習定論頌》等多種論頌。

(三)世親(Vasubandhu)

音譯為婆藪槃豆、筏蘇槃豆、筏蘇畔徒、婆藪槃頭、婆修槃頭。為《俱舍論》的作者。又稱作天親,古代印度大乘佛教瑜伽行派創始人之一。四、五世紀頃,北印度犍馱邏國普魯夏普拉人,是國師婆羅門憍尸迦的第二子。與其兄無著,初於小乘薩婆多部出家。其後,無著直入大乘,世親卻入經量部,立志改善有部教義,遂入迦濕彌羅國研究《大毗婆沙論》。四年後歸國,為大眾宣講《毗婆沙》,並作《阿毗達磨俱舍論》。世親最初抨擊大乘佛教,認為大乘非佛所說。後來由於無著的方便開導,始悟大乘之理,轉而信奉弘揚大乘要義。

在玄奘大師著述的《大唐西域記》卷二記載:「脅尊者室東有故房,世親菩薩於此製《阿毗達磨俱舍論》,人而敬之,封以記焉。」幾世紀後,故蹟仍然完善保存,可知印度人對世親菩薩的崇敬,歷世不減。

世親的論著與註釋的典籍甚多,重要著述有:《俱舍論》三十卷、《攝大乘論釋》十五卷、《十地經論》十二卷、《金剛般若波羅蜜經論》、《廣百論》、《菩提心論》、《三十唯識論頌》、《大乘百法明門論》等四十多種。

(四)德慧(Guṇamati)

音譯為窶拏末底、瞿那末底、求那摩帝。南印度人,生於西元五世紀後半至六世紀前半。乃安慧之師,唯識十大論師之一。

法師幼時敏達,學通三藏,理窮四諦,又擅長於定門。其時,摩竭陀國有數論外道摩沓婆,學通內外,論極幽微,受國王崇敬,敕封食邑二城。師欲挫其銳,遣門人示意,將於三年後論破之。及約期至,乃於國王前對論,至第六日,摩沓婆辭窮,吐血而亡。法師乃請國王將外道的封邑改建為伽藍,王供養甚殷。

德慧曾住那爛陀寺,雅譽高極一時,又與堅慧共遊止於伐臘毗國的阿折羅伽藍,於其寺中著作諸論,現存有《隨相論》一卷,《中論疏》及《唯識三十頌釋》等。

(五)安慧(Sthiramati)

音譯作悉恥羅末底。南印度羅羅國(伐臘毗國)人。為南印度遠近聞名的大乘佛教論師。安慧上承德慧,下傳真諦,精通唯識、因明等學,善於論議,為唯識十大論師之一。

安慧約與護法同一時代,然與護法的主張有不少相異之處。在心識作用方面,只承認自證分為實有,而以見分、相分為情有理無,所以被稱為「一分家」;而護法則立相分、見分、自證分、證自證分等四分,被稱為「四分家」。

安慧尊崇世親的教義,繼承其學說,曾著書釋論世親的《唯識三十頌》,即《唯識三十頌釋論》(梵文本迄今尚存,近代於尼泊爾發現。今有法譯本及日譯本)。其他的著述有《大乘阿毗達磨雜集論》十六卷、《大乘廣五蘊論》一卷、《大乘中觀釋論》九卷等。

(六)護法(Dharmapāla)

唯識十大論師之一。生於六世紀頃。為南印度達羅毗荼國大臣之子,本與王女有婚約,後來卻在結婚當天落髮出家。精通大小乘教學,於摩竭陀國那爛陀寺廣布教化,學徒數千人。二十九歲退隱於大菩提寺,專事著述。三十二歲示寂,著有《大乘廣百論釋論》、《成唯識寶生論》、《觀所緣論釋》等。

(七)戒賢(Śīlabhadra)

音譯尸羅跋陀羅。生於西元六、七世紀間,大乘佛教瑜伽行派論師,為印度摩竭陀國那爛陀寺僧。戒賢為東印度三摩呾吒國的王族,屬於婆羅門種姓。少時好學,遊歷諸方,訪求明哲,至那爛陀寺遇護法宣論,聞法信悟而出家。三十歲,因為論退南印一大外道,而獲得國王嘉賞,為他建構伽藍。

論師長期住持那爛陀寺,弘揚唯識教義。依《解深密經》、《瑜伽師地論》等,將佛教判為有、空、中三時,並主張「五種姓」說。玄奘西遊時,大師年已百餘,時為那爛陀寺大長老,眾共仰尊,不直呼其名,而美稱為「正法藏」。

(八)玄奘(六〇二~六六四)

唐代高僧,河南偃師人。俗姓陳,名褘。自幼出家,遍學《涅槃》、《毗曇》、《攝論》、《成實》、《俱舍》等諸經論。由於當時諸家對佛教經典的解釋不一,眾說紛紜,大師於是發心前往天竺求回唯識學的原典。

唐貞觀三年,大師隻身渡過八百里的流沙,歷經重重的艱難困苦,冒著生命的危險,到印度那爛陀親近當時唯識學的泰斗戒賢論師,學習《瑜伽》、《顯揚》、《婆沙》等諸論,深究護法唯識學的奧義。貞觀十九年,大師攜帶大小二乘經論六百五十七部回到唐都長安,其中最主要的部分為唯識宗的寶典,如《唯識三十論》、《唯識二十論》、《攝大乘論》、《成唯識論》、《瑜伽師地論》等。大師回到長安之後,二十多年間,一方面培育弟子,一方面從事譯經的工作,一共譯有七十六部一三四七卷的經典,奠定了中國佛教唯識宗的基礎。

根據史傳記載,玄奘大師將要束裝回國的前夕,在印度曾將自己所建立的唯識要義,掛牌向全印度的宗教界宣布:「如果有人能夠把我所立的唯識論說駁倒,我玄奘願以生命向他禮謝。」數週之間,沒有一個人能夠反駁他的立論。大師學養之深,可見一斑。因此聲名遠播,全印度數十國的國王聯合請他開講唯識教義,盛況空前。

玄奘大師是中國佛教史上,第一位到外國去求學的留學生,並且是在國際舞台上,第一位為中華民族揚眉吐氣的人。玄奘大師的貢獻,不僅僅是佛教而已,也是中國文化史上影響至鉅,功不可沒的高僧。

(九)窺基(六三二~六八二)

唐代長安(陝西西安)人,俗姓尉遲,字洪道,又稱靈基、乘基、大乘基、基法師。十七歲,從玄奘大師出家,學五天竺語言,識解大進。二十五歲進入玄奘大師譯場,參與譯經。顯慶四年(六五九),玄奘大師譯《成唯識論》時,與神昉、嘉尚、普光三師共同檢文纂義,以論議不合,玄奘大師乃遣出三師而獨留窺基,於是參糅十大論的釋論而成一本,即《成唯識論》。玄奘大師又為窺基闡說陳那的《因明正理門論》及《瑜伽師地論》等,因此,師亦通達因明之學與五性的宗法。龍朔元年(六六一),玄奘大師主譯《辯中邊論》、《辯中邊論頌》、《二十唯識論》、《異部宗輪論》、《阿毗達磨界身足論》,咸由師筆受,除《阿毗達磨界身足論》外,皆作述記。後遊太行、五台山,宣講大法,及返慈恩寺傳授玄奘大師的正義。師著述甚多,如:《瑜伽論略纂》、《雜集論述記》、《大乘法苑義林章》、《法華經玄贊》等,時稱「百本疏主」,或「百本論師」;而以唯識論為宗,故又稱唯識法師。

唐高宗永淳元年示寂,世壽五十一。葬於樊川北原的玄奘塔側。

據說玄奘大師在傳播唯識教義的時候,深深覺得:尋找一位傳人,以弘揚唯識宗,是一件很重要的事。但是此人必須具足上根與智慧,才能擔當重任。這樣的俊才要到那裡去尋覓呢?大師後來看中尉遲公的兒子,便要求尉遲公答應兒子出家。正當年少氣盛的青年,聽說一位出家人要他出家,便傲慢地說:「笑話!我怎麼會出家呢?」

玄奘大師看出他是一位不可多得的人才,便很有耐性的說:「我一定要度你出家,如果你跟隨我出家,我就把唯識宗的教理傳授給你。」

青年一聽,鼎鼎有名的唯識學高僧玄奘大師,要將唯識思想傳授給他,於是動了心,但仍然趾高氣昂地說:「你要我出家可以,但是有三個條件,你能答應嗎?」

「有條件就好商量,請你開出你的條件吧!」

「第一、我所到之處,必須有一輛車子,裝滿美酒,任我飲用;第二、我所到之處,必須有一輛車子,載滿美女,陪侍著我;第三、我所到之處,必須有一輛車子,裝滿書籍,隨我覽閱。」

求才若渴的玄奘大師聽了,不但沒有失望,反而滿口答應:「所有的條件,我都承認你,你能知道要求一車的書籍,懂得求上進,很好!」大師的本意是「先以欲鉤牽,後令入佛智」,因此收他為弟子,這就是後來創立法相宗,恢弘唯識哲學的窺基大師。

這麼一個違反戒律的青年,進入佛門,佛門弟子當然會很反感。但是連謹守戒律、創立律宗的祖師——南山道宣,也非常擁護窺基大師,有弟子看不下去,就對道宣律師說:「師父!為什麼你老是看重窺基這個不守清規的佛門敗類?」道宣律師回答:「沒有關係,他只是世間的習氣還沒有完全斷除,有朝一日,他將會成為佛門的法器龍象,光大佛教。」如道宣的預料,後來傳播玄奘大師的法相要義,闡揚唯識思想的人,正是窺基大師。

從窺基大師的例子,反觀今日有多少的佛教青年,投身到佛教,偶爾有一點過失缺點,常常受到佛教界人士的圍攻、打擊,使他們在佛教裡沒有容身之地,而悄悄地離去,佛教因而損失不少人才。像玄奘大師、道宣律師,這樣慈悲寬宏、方便攝受,因此能造就曠世奇才,無怪乎唐朝時期,佛教人才輩出,顯現一片光明燦爛,是為中國佛教史上的黃金時代。

(一 〇)慧沼(六五一~七一四)

唐代法相宗僧。淄州淄川(山東淄川)人,姓氏不詳。又稱淄州大師。十五歲出家,如法修身,不違戒律,時人以「沼闍梨」稱之。初從玄奘大師受學,後轉依窺基大師習學唯識,能深入堂奧,得其真傳。窺基大師示寂後,圓測大師著作《唯識論疏》反駁窺基大師之說,慧沼乃撰《成唯識論了義燈》破斥其說,以顯法相的實義。曾先後參與義淨、菩提流志的譯場,並任證義,多所刊正。又著有《能顯中邊慧日論》四卷、《因明入正理論義纂要》一卷,論述法相教義;另著有《金光明最勝王經疏》六卷、《法華玄贊義決》一卷、《因明入正理論義斷》一卷等。與窺基、智周合稱為唯識三祖。開元二年示寂,世壽六十四。

(一 一 )智周(六六八~七二三)

唐代僧。泗州(江蘇)人,俗姓徐。十九歲受具足戒,二十三歲投慧沼大師門下,精研法相奧義,得慈恩宗嫡傳。後住濮陽報城寺,傳法相宗教義,常事著述,對因明學也有許多補充,世稱濮陽大師。唐武后長安三年(七〇三),新羅僧智鳳、智鸞、智雄入唐,就師習學法相宗旨。玄宗開元五年(七一七),日僧玄昉入唐,也參與其會下,親受宗致。智周繼窺基、慧沼後,為法相宗第三祖,生平心繫西方,據傳曾於西方淨土院內造阿彌陀佛、觀音、勢至等五十二菩薩像,感得靈瑞。開元十一年六月二十一日示寂,世壽五十六。著作頗多,有《成唯識論演祕》七卷、《梵網經菩薩戒本疏》五卷、《法華經玄贊攝釋》四卷、《大乘法苑義林章決擇記》四卷、《因明入正理論疏前記》、《後記》各二卷、《成唯識論了義燈記》一卷、《瑜伽論疏》四十卷等。其中,《成唯識論演祕》與《唯識論樞要》(窺基)、《成唯識論了義燈》(慧沼)等,共稱唯識三疏。

四、日本唯識宗的傳承

日本孝德天皇白雉四年(六五三),道昭、道嚴二僧入唐,隨玄奘大師學習法相宗義,返日後,於元興寺弘揚法相宗,這是日本唯識宗的初傳。

齊明天皇四年(六五八),智通、智達入唐,從玄奘大師受持唯識宗義,返日後,於元興寺弘揚法相宗,這是日本唯識宗第二傳。

武則天長安三年(七〇三),新羅僧智鳳、智鸞、智雄等來到中國,於智周大師門下學習唯識宗義,去到日本後,於元興寺宣傳法相宗,這是日本唯識宗第三傳。

元正天皇靈龜二年(七一六),玄昉入唐,於智周大師門下學習唯識教義,返日後,在奈良興福寺弘揚唯識宗,這是日本唯識宗第四傳,又稱北寺傳或興福寺傳。前三次則稱元興寺傳或南寺傳。

日本法相宗是奈良時期(七一〇~七九四)、平安時期(七九四~一一九二)最有勢力的宗派之一。

回到頁面頂端
回到星雲大師全集首頁
搜尋
調整
關注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