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大小:

A-

A

A+

146 佛教與天主教

佛教是一個包容性很大的宗教,不僅在佛教各宗派間能夠相互融和尊重,並且認為不同的宗教之間,如:天主教、耶穌教、回教、道教,都應該彼此交流和溝通。雖然信仰的對象不同,但基本上,大家都擁有信仰。就如世間眾生,雖有千差萬別的相貌,但其本性、理體卻是一致的。

當初佛教教主釋迦牟尼佛出家時,即打破印度社會四姓階級(婆羅門、剎帝利、吠舍、首陀羅),提出偉大的宣言:「四姓出家,同一種姓。」也就是「百川入海,同一鹹味」的平等性。

佛教講「五乘佛法」,從人、天、聲聞、緣覺,到菩薩,共有五個層次。此五乘佛法正好把世間所有的宗教,給予一個合理的定位,以尊重其存在的價值。如:中國的儒家講三綱五常、仁義道德,佛教裡的三皈五戒,正好與儒家的三綱五常有融會貫通的地方,所以把儒家歸於人乘的佛教;耶穌教與天主教提倡最終目標——天國、天堂,講究博愛與堅守十誡,於是把耶穌教、天主教歸納到天乘佛教。中國的道家,重視清淨無為,出世的思想,佛教就把道家歸納為聲聞、緣覺乘。另外,佛教裡還有一個菩薩乘,就是現今所提倡的人間佛教、生活佛教。人間佛教雖有聲聞、緣覺乘的出世思想,但也有濟人救世的入世精神,所以入世與出世融合起來,就是菩薩道。佛教與天主教,雖有不同的教理、不同的歷史、不同的經典,但其最終目標都是要淨化世道人心,使眾生心靈有所依歸。

天主教的簡介

天主教與東正教、新教(耶穌教)並列為耶穌教三大派別之一,亦稱公教。公教一詞源於希臘文 katholikos ,原意為「全世界的」、「普遍的」。天主教自稱是唯一的公教,並以羅馬為中心,故又稱羅馬公教。十六世紀傳入中國後,其信徒將所崇奉的神稱為「天主」,所以在中國稱「天主教」。據《2016年宗座年鑑》(2016 Annuario Pontificio)統計,全世界天主教徒人數約十二點七二億,占世界人口百分之十七點八,分布於各大洲。在美洲有六點一億,歐洲約有二點九億,非洲約有二點六億,亞洲約有一點四億,大洋洲約有一千萬。

天主教的前身是猶太教,因此也繼承了猶太教的一神觀念和舊約聖經。耶穌最初僅在猶太人中宣講天國的福音,後來由他的門徒把福音推廣到希臘、羅馬各地。然而耶穌徒的一神信仰,為當時的統治者羅馬帝國所不容,屢遭迫害。但由於耶穌徒的堅定信仰、殉道精神,終於感動了西羅馬皇帝君士坦丁,他於三一三年與東羅馬皇帝聯名頒布米蘭詔書,准許信仰。之後,君士坦丁大帝統一了東西羅馬,使天主教成為羅馬帝國的國教,這是羅馬帝國政教合一的開始。

政教合一制使天主教的信仰隨著帝國的聲威而廣布各地,成為西方文化的資源。但政教合一制也有其缺點,它使宗教的超然事務受到世俗政治的干預。例如東正教於一〇五四年脫離西方的羅馬教會而獨立,至少有一部份是政治上的原因。

信仰耶穌的人,組成一個團體,稱之為教會(church)。最初耶穌立使徒伯多祿(彼得)為教會的元首。伯多祿把自己的座位設在當時羅馬帝國的首都羅馬。伯多祿和他的繼任者,以羅馬為中心,把耶穌的宗教傳到世界各地,也從那裡管轄全世界的教務。

天主教自稱是一個「啟示」的宗教,信仰的也是唯一的神——「天主」,認為祂創造了宇宙的一切,為了拯救世人而「道成肉身」。來自天上的「啟示」需要教會來傳承,因此教會的神職人員成為教徒信仰上的領導者,同時也負責保管文化,因而造成中古西方文化的統一性和單元性。到了十六世紀,馬丁路德因受文藝復興精神的影響,反對傳統和權威,強調個人的良知與自由,對「啟示」採取比較主觀的看法,認為不必經過教會的解釋,個人可以直接從聖經獲得啟示,因而與天主教會分離獨立,成為今天的耶穌教,這是天主教的第二次分裂。

天主教的信仰與教義是:

1.啟示:「神」是獨一無二,先宇宙萬物而有的。因此造化之機須有外來的啟示,不能單從人的內心悟道而得。

2.三位一體:從造物者(父)與受造物的關係,演進到贖世者(子)與被救贖者的關係,再進至聖化者(聖神)與被聖化者的關係。

3.「原罪」:指受造者人類一生下來就沒有天賦的寵愛,而是罪人。人自身無力糾正,必須依靠天主主動來赦罪,這就是耶穌之所以降生贖世的道理。

4.救世者與導師:天主教認為耶穌具有救世者與導師的雙重身分,人必須同時接受耶穌赦罪(受洗),和實踐耶穌的教訓(善工),才能得救(分享神的生命)。

5.洗禮:人必須領受洗禮,才能成為信徒,獲得基督的救恩。

6.教會:耶穌最初召集十二門徒,委任伯多祿為統治者,並宣示自己將與教會同在,使教會成為一個見證團體。

7.聖母瑪利亞:教宗若望保祿六世於一九六四年宣布瑪利亞為教會之母。

天主教的儀禮,主要包括彌撒祭禮與洗禮、堅振、聖體、告解、聖秩、婚姻、敷油等七件聖事。此外,耶穌在世時不斷告示門徒,天主愛世人,耶穌為此立下愛人的榜樣——「人要彼此相愛」。

佛教與天主教

一、初期的來往

佛教與天主教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有接觸來往的呢?據英國籍雷敦龢神父的研究是:「在中國,佛教與耶穌教最初的來往是在明朝萬曆年間,耶穌教傳教士利瑪竇到中國來的時候,首先想穿出家人的衣服,但是後來發現朝中的官吏不重視佛教,因此改以儒家為交談對象。從此以後,天主教與中國文化很少涉及到佛教,這使兩方面不太認識,甚至彼此誤會批評。

「幸好,在此黑暗時期仍有一些微光閃耀。在西藏,天主教的神父早就敬仰地研究藏傳佛教,但是由於各種原因沒有辦法留在西藏。後來他們的研究只進入歷史檔案而沒有出版,使後世很快忘記他們的功勞。西藏佛教與天主教的第二次接觸是在清咸豐時代,當時有兩位法籍神父穿著喇嘛的法服到西藏,路上遇到了各種困難,增添他們遊記的趣味性。他們認為佛教是墮落的天主教信仰,佛教的念珠來自天主教的《玫瑰經》。當然這種思想不符合歷史的事實,而且忽略了佛教的真正面貌。後來他們很快就在拉薩被趕走了。

「自十九世紀末期,宗教人士開始互相來往交流。以天主教來說,也許最有影響力的是多馬斯‧牟敦。牟敦是美國有名的修士,他深深地了解現代人的心理意識,寫了不少震撼人心的書籍。在他的靈修生活中,牟敦修士發現佛教與天主教的祈禱方式有其共同之處。他特別重視佛教禪宗,在他的文章中,透露出他對佛教的逐漸了解,就好像兩個朋友從陌生到關係密切一樣。」

二、第一次的正式對談

一九九五年,由天主教梵蒂岡教廷「宗座宗教交談委員會」發起召開的「第一屆天主教與佛教國際交談會議」,於七月三十一日至八月四日,假台灣佛光山舉行。交談會議的主題是「佛教與耶穌宗教的異同」,與會代表有天主教「宗座宗教交談委員會」主席安霖澤主教、佛光山住持心定和尚及來自日本、台灣、斯里蘭卡、泰國、美國和義大利等二十位佛教與耶穌教的知名學者、宗教徒。開幕典禮有中華民國內政部長黃昆輝、高雄市長吳敦義等三千餘位觀察員出席。

這是佛教與天主教的第一次對談,經過五天的交談會議,發表論文涵蓋四個子題:人類處境與尋求解脫、終極實相與涅槃經驗、佛陀與耶穌、個人靈修與社會參與,由此增進了兩大宗教彼此的了解,並於會議後由天主教教廷發表是次會議的宣言。

因為這次的宗教交談,在天主教樞機主教安霖澤與台灣主教團總主教單國璽的安排促成之下,於兩年後的一九九七年二月二十八日,由星雲代表佛教,至義大利羅馬教廷,與天主教教宗若望保祿二世(Pope John Paul II)進一步對話。在這次的對談中,星雲代表佛教提出五項與天主教交流的建議,此建議獲得教宗的認同與支持。

其內容為:

1.建議教宗登高一呼,聯合世界各宗教成立「國際宗教聯誼會」,促進世界和平,追求人類福祉。教宗並擔任所屬聯合會主席。

2.建議教宗到亞洲牧靈訪問時,順道訪問台灣。

3.建議佛光山和教廷加強交流,研究教義,或聯絡情誼。

4.佛光大學與南華大學願與梵蒂岡或羅馬的圖書館辦理圖書交換,二校並願提供教廷或義大利大學推薦的學者或學生,做研究或選課就讀的一切協助,包括免費提供研究室、住宿、學費全免。

5.二校可承辦天主教委託的各項宗教會議,或「宗教與高等教育」研討會。

媒體稱此次的對話為「跨世紀前瞻性與建設性的宗教對話」。因為其意義深遠,象徵著東西方兩大教團共同致力為世界宗教融合,及世界和平踏出歷史的第一步。當今全人類世界進展的方向,首要之務,即是宗教的對話、溝通、來往,有了信仰上的正確認識,才能衍生全人類共同的成長以及心靈開展的認知。展望未來,將是更重視精神文明與心靈生活的時代。

三、佛陀與耶穌

佛陀與耶穌雖有神格與教示上的不同,但也有其類似之處。在「第一屆天主教與佛教國際交談會議」的會議宣言中,雙方對佛陀與耶穌的看法是:佛陀是一位覺者,他把成佛的完美境界示現給人類,其完美的無我精神,表達在清淨、慈悲與智慧上,並給予人人都可以達到這理想的希望。成佛是人性圓融與自由的積極狀態,其特徵是慈悲喜捨,過著完全利他的生活。僧團的興起,在歷史上是一個重要的運動,他的使命是將精神性的解脫帶給一切有情眾生。對耶穌教徒而言,耶穌是天主救恩意願的彰顯,祂把救恩之光帶進世界,一勞永逸地賞賜給全人類。經由恩寵的事件,那普照每人的真光,啟示了個人與人類歷史的意義。耶穌的死亡和復活,彰顯了天主無限的愛與仁慈,這是救恩的泉源。整個世界得救的核心事件,其高峰在五旬節時的聖神降福,於是教會誕生,致力於普世萬民。

四、僧侶與神父、修女

天主教台灣主教團總主教單國璽認為,天主教與佛教有許多相似之處,例如:神父、修女與佛教僧侶的產生都經過一定程序的觀察,才能成為神職人員;同樣必須持戒嚴謹,遵守教團清規,過著獨身的團體生活,沒有個人私產;他們奉獻自己,終身為大眾服務。神父與修女接受派令到某地服務,他們認為這是「天主的安排」,這樣的精神與佛教的「眾生無邊誓願度」有相同的涵意。

五、對宗教教義的看法

天主教與佛教差異較大的是「教義」方面的看法。例如,天主教認為宇宙萬物為天主所創造,耶穌是他的聖子,耶穌的任務是要來救贖世人的罪惡;佛教認為世間宇宙的成立是此有故彼有,此無故彼無的「緣起」,教主釋迦牟尼佛是發現一切事物生滅相續理則,慈悲引導眾生認識這個真理的人。

天主教信仰天主、上帝,將一切事物都歸之於上帝的安排,例如飯食是上天賜給我們吃的,利益是靠天主而有的,將來升天,永為天主的子民。佛教認為「人人皆有佛性」,一切眾生與釋迦牟尼佛的佛性平等,無有差別,也就是每一個人都是自己的主宰,因此佛教不會控制人的言行,一切因果全是由「業」操作,其「業力」說的定義是自力創造,不由神力,是機會均等,絕無特殊。

六、佛教裡的天主

佛教的守護神大自在天,音譯作摩醯首羅天,又叫自在天王、天主。自在天王以天為世界的本體,是一切萬物的主宰者,又司暴風雷電,凡是人間所受的苦樂悲喜,都與此天的苦樂悲喜一致。所以,此天喜時,一切眾生均得安樂;此天嗔時,則眾魔出現,國土荒亂,一切眾生均受其苦;若世界毀滅時,一切萬物將歸入大自在天中。這是大自在天神格的表現。不過,除了殺傷、暴惡等性格之外,此天亦具有救護、治療的性格,而以吉祥神的面貌出現。初時,此天與那羅延天同列於梵天之下,其後,神位漸次升高,而成為最高的主宰神。但是大自在天進入佛教後,就成為佛教的護法神,住在第四禪天,通常以三目八臂,騎白牛,執白拂的人天形相出現,有大威力,能知大千世界雨滴之數,獨尊於色界。

信仰宗教,不論是佛教或天主教,是釋迦牟尼佛或上帝,都是起源於我們的心。天主教講「三位一體」,中國過去提倡和諧「三教一家」,其實宇宙間只有一個東西,那就是我們的「心」。「心」想作佛,就是佛心;「心」想上帝,就是上帝的心;「心」想成聖成賢,就是聖賢的心;希望把人作好,就是人心;假如心存不良,不懷好意,就是地獄、餓鬼、畜生的心。

對於世界兩大宗教之間教義的差異,應不在於統一,而是在於互相的尊重。希望今後天主教的神職人員能與佛教的僧信大眾常常來往交流,如舉辦學術研討會、雙方交換留學生互相參學、合作開辦世界宗教研究所,讓世界各大宗教有機會互相對話,相互了解、學習,以期在宗教教育上、信仰上,大家都能提供方法,研究出更超越,更有見地的宗教發展方法。同時希望透過兩大宗教的對談、交流、融合的理念,能夠攜手合作,對世界苦難的民眾給予具體的協助,共同為世界的和平、人民的幸福安樂而努力。

回到頁面頂端
回到星雲大師全集首頁
搜尋
調整
關注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