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大小:

A-

A

A+

284 佛陀紀念館建館緣起

 星雲

一九九八年二月,我因感於南傳比丘尼戒法失傳已久,為了恢復南傳尼眾教團,特地到印度菩提伽耶傳授「國際三壇大戒」。這是中國佛教首度跨越國家種族藩籬與法脈傳承,第一次在印度傳戒,不但順利恢復南傳比丘尼戒法,同時成就了佛教界的另一樁盛事,那就是西藏喇嘛貢噶多傑仁波切,把他護藏多年的一顆佛牙舍利贈送給我,希望我請回台灣,建館供奉,讓正法永存,舍利重光。

說起佛牙舍利,根據經典記載,佛陀涅槃後,留存在人間的佛牙舍利有三顆。目前一顆在斯里蘭卡,一顆在中國大陸,第三顆原本留在印度,但十三世紀時回教徒大舉入侵印度,佛牙舍利被人祕密由那爛陀寺帶往西藏,供奉在薩迦遮楚秋的「囊極拉齋寺」;一九六八年文化大革命,拉齋寺被毀,佛牙舍利從此下落不明,不知去向。

原來,這顆佛牙舍利被西藏喇嘛貢噶多傑仁波切拾獲。為了守護舍利,他冒著生命危險,橫越喜馬拉雅山,經過長途跋涉,歷經艱辛,最後將佛牙舍利再次護送回印度,並經其上師與多位法老認證無疑,從此佛牙舍利密藏在他隨身的「迦護」寶盒中,長達三十年之久。

直至一九九八年,我到印度傳授三壇大戒,貢噶多傑仁波切感於自己年事已高,眼看著回西藏已不可能,在印度又無力興建佛牙寺供養,因此希望能為佛牙舍利找到一個可以託付的人。

當他得悉佛光山為增進漢藏文化交流,創設中華漢藏文化協會,並且不避艱難,在佛光山舉辦「世界佛教顯密會議」,同時主導世界佛教徒友誼會在佛光山召開,乃至創立國際佛光會等盛事,他對佛光山長期為促進世界佛教交流所作的努力,十分感動,尤其肯定佛光山乃弘揚人間佛教的正派道場,目前全世界均有佛光山寺院,他相信我有能力護持佛牙舍利,因此透過時任中華漢藏協會理事長田璧雙喇嘛居中介紹,在我前往印度傳戒期間,當面表達贈送佛牙舍利的心願。

最初乍聽這個訊息,我一時還會意不過來,也不敢相信自己能有如此福報。不過貢噶多傑仁波切很誠懇的告訴我,這顆佛牙舍利是經過多位法王認證無疑,並由十二位仁波切聯名捐贈。他甚至提及,為了避免印度政府干擾,迎請佛牙舍利回台時必須繞境,由印度經尼泊爾加德滿都機場到曼谷,再從泰國迎回台灣。

在我了解詳情之後,心想,如果台灣人民真有這份福報,對於這樣的好因好緣,自當盡力助成。因此戒會圓滿回台後,隨即召開記者會,宣布這項訊息,不但獲得佛教徒的熱烈支持,社會各界也樂觀其成。甚至當時的行政院長蕭萬長先生也表達,政府將全力協助,迎接佛牙舍利到台灣。

事情至此大致底定,於是我結合佛教界與社會賢達,組成「佛牙舍利恭迎團」,由國際佛光會中華總會會長吳伯雄擔任迎奉團團長,慈容法師為執行長,護持委員包括心定和尚、慈莊法師、慈惠法師、王金平、陳履安、吳敦義、丁守中、潘維剛、趙麗雲等一百多人,在同年四月七日,搭乘華航 CI-695 包機,前往泰國迎接佛牙。

在此前二天,也就是四月五日,貢噶多傑仁波切和數位喇嘛,已從印度順利把佛牙舍利護送到泰國。值得一提的是,貢噶多傑仁波切原本預定六日動身,我因擔心節外生枝,希望他提早一天抵達曼谷。結果他在五日經尼泊爾抵達泰國,六日尼泊爾即因政黨之爭而關閉機場。消息傳來,大家無不慶幸他提前一天啟程,否則事情難保不會生變。可見冥冥之中,似乎連佛陀都在成就佛牙舍利到台灣的美事。

佛牙舍利抵達泰國後,暫時供奉在佛光山曼谷道場。到了四月八日上午,假世界佛教徒友誼會大樓舉行一場「祈安法會」。當天一早,貢噶多傑仁波切禮拜過佛牙舍利後,親手交給田璧雙喇嘛,之後在「佛牙舍利恭迎團」團員陪同護持下,來到世界佛教徒友誼會會場。此時泰國佛教界,包括泰國副僧王頌德帕菩陀詹長老、世界佛教徒友誼會副會長恰洛‧威沙門中將等人,早已等候在大門口,代表世佛會和泰國佛教界恭迎佛牙舍利。

會中,特以藏文、泰語、漢語誦經,象徵顯密、南北傳佛教的融和。隨後在副僧王頌德帕菩陀詹長老證明交接下,由貢噶多傑仁波切捐贈、密教四大教派十二位德行兼備的仁波切聯名簽署,並經薩迦派的廷勤法王、寧瑪派的頂果欽哲法王等高僧認證無疑的佛牙舍利,正式交由我代表恭迎團接受,並於隔天搭乘華航包機請回台灣供奉。

由於四月八日適逢佛誕節,應泰國佛教界禮請,祈安法會結束後,佛牙舍利再被迎請至世佛會所在地皇后公園,供泰國全民瞻仰禮拜。翌日,亦即四月九日下午二點三十分,佛牙舍利終於回到台灣。

當飛機抵達桃園機場,佛光山住持心定和尚率領四眾弟子迎請。為表達最虔誠心意,現場兩百位優婆夷遵循古禮,以香花鋪地、布髮接足恭迎,同時有二百位顯教法師持幢幡、手爐,以及密教喇嘛吹法螺迎請。另外,國防部示範樂隊及各界代表奏樂,乃至台灣佛教界代表一路迎奉佛牙舍利等,場面十分隆重莊嚴,氣氛更是祥和肅穆。

當天到場的貴賓包括蕭萬長、許水德、王金平、黃主文以及馬英九先生等,暨佛光會員、信徒等兩萬多人參加恭迎法會。會中,我代表大眾向佛牙舍利祝禱祈願,並感謝貢噶多傑仁波切的無私捐贈,以及田璧雙喇嘛的居中促成。

法會圓滿後,大眾啟程回台北道場,沿途高速公路淨空,並有警車開道,一路暢行無阻。當車行在高速公路上,忽然下起傾盆大雨,然而奇妙的是,車隊下了圓山交流道,大雨霎時停止,彷彿剛才的一場雨,是特為壇場灑淨而下。

尤其不可思議的是,當佛牙舍利在沿途信眾虔誠恭迎下,來到松山火車站前臨時壇場,此時天色已漸昏暗,突然天空射出一道金色光芒,把松隆路照得像黃金鋪地一般,在人間衛視主持現場轉播的趙寧博士,看了頻頻稱奇,甚至禁不住興奮的驚呼:「真是金光大道!」一起主持的依空法師立即說:「這是佛光普照,所以是佛光大道!」

這個畫面經人間衛視等多家電視台錄影、實況轉播,傳送到世界各地,許多在電視機前觀賞的民眾,無不被這殊勝景象攝受,同感蒙受佛光加被;現場信眾見此瑞相,更是歡喜感動,嘆為稀有。

經過在臨時壇場舉行簡短誦經、回向儀式後,佛牙舍利暫時供奉在台北道場。短短八個月當中,各地前往禮拜的信眾、團體,高達數十萬人次,主動加入服務行列的義工,超過萬人以上。

期間,應行政院長蕭萬長先生之請,於四月十一日在中正紀念堂前的大廣場,舉行一場「恭迎佛牙舍利顯密護國祈安法會」,副總統連戰先生特地出席上香,並且當場與蕭萬長院長一起籲請與會大眾,共同推行國際佛光會所倡導的「三好運動」,隨即獲得現場數萬人響應,一致宣誓奉行「身做好事、口說好話、心存好念」之三好運動。

八個月後的十二月十二日,佛牙舍利從台北道場搭乘鐵路局專屬包車南下,沿途停靠彰化、嘉義、台南、高雄等站,每站停留九十分鐘,供當地信眾瞻仰禮拜。此舉創下台灣鐵路局百年來在同一站停留時間最久的記錄。

當天晚上,在高雄中正文化中心舉行「恭迎佛牙南來獻燈法會」,由心定和尚主法,一萬多名信眾同聲稱念佛陀聖號,並且獻燈祈福,祝禱全民平安。

翌日上午,佛牙舍利由高雄普賢寺出發,經鳳山、大樹鄉巡境後回到佛光山。此時佛光山上早已聚集了萬名以上的四眾弟子,大家滿心期待的列隊恭迎,看到佛牙舍利回山,臉上無不流露出歡喜、感動的神情。因此在安奉祈願儀式中,我有感而發說:佛牙比黃金、鑽石還要珍貴,因為人們瞻仰佛牙舍利後,不但會恭敬合掌,還會生起歡喜心、道德心,我也希望大家藉由禮拜佛牙舍利,能學習佛陀的慈悲、智慧。

佛牙舍利是宇宙稀有之寶,能把佛牙舍利迎回台灣供奉,不但是台灣佛教界的一大盛事,且能讓舉世大眾藉由禮拜佛牙舍利,人人「心中有佛」,由人心的淨化,帶來社會的祥和與世界的和平。因此在我接受貢噶多傑仁波切捐贈的當下,早已決意在台灣覓地建館供奉,期讓全世界的有緣人都有機會禮拜、瞻仰。

為了覓地建館,一開始雖然幾經周折,後來終於看中佛光山隔壁的擎天神公司用地,遂由張姚宏影、曹仲植、潘孝銳等人捐資購地,而後在二〇〇三年元月舉行「佛陀紀念館安基典禮」。當天泰國代理僧王頌樂拍布達勤那旺上座比丘、天主教單國璽樞機主教、立法院王金平院長、高雄縣楊秋興縣長、吳伯雄總會長等五萬多人參加。

佛陀紀念館佔地一百公頃,本館面積四千坪,地下一層,地上五層,另有八座代表「八正道」的寶塔,以及四座代表「四聖諦」的菩提伽耶正覺塔,地下設有地宮四十八間,裡面收藏各種與佛陀有關的聖物,如恆河金沙、轉法輪塔石塊、涅槃塔的五穀磚等。

建館工程自二〇〇三年開始,經過九年建設,至二〇一一年竣工。在此期間,光是外觀設計圖便繪製了一百多張,從最初旅美大陸雕刻家郭選昌先生設計的「佛陀立像」,亦即以佛陀造型為建築主軸,從外觀看去,整個佛陀紀念館猶如一尊佛;後來經過一再修改,成為現在除了主體建築本館外,所謂「前有八塔,後有大佛,南有靈山,北有祇園」的宏偉格局。

這一切過程,都是經過大眾開會協商,完全以眾意為主,沒有某個個人的意見或主張,所以在規劃、設計期中,我曾說:誰能主持佛陀紀念館的建築工程?只要不執著己見,能夠「無我」的人,就可以擔任。後來由佛光山淨土文教基金會執行長滿舟法師、李光輝居士,以及佛光山文教基金會執行長如常法師共同負責。

佛陀紀念館的建築,可以說是從「有我」到「無我」,從「有相」到「無相」,這其實也是佛陀對我們最好的教化!尤其佛陀一生倡導眾生平等,在平等的精神之下,人類追求和平的目標才能達成。佛光山興建「佛陀紀念館」,正是希望透過供奉代表佛陀威德、智慧的法身舍利,讓人們在禮敬佛牙的同時,能夠開發自己清淨的佛性,並為人間注入善美與真心,帶來社會的安定與和諧。

佛陀紀念館是一座融和古今與中外、傳統與現代的建築,具有文化與教育、慧解與修持的功能。在本館中,一座鑲寶石的金塔,用來供奉佛牙舍利;一尊四十八米高的銅佛,裡面提供參與「百萬心經入法身」活動的信徒,以抄經方式來表達供養心意。

此外,四十八座用來收藏各種佛教文物的地宮,未來預計每百年開啟一座,同時收入新的文物,讓人類的文化得以綿延不絕。尤其希望能把佛陀在印度走過的足跡、所撫觸過的紀念品,都集中到佛陀紀念館,以供大眾瞻仰、禮拜。

第一批來自各方捐贈的文物,包括:台北震旦行的地宮復原、韓國通度寺贈送的佛陀金襴袈裟、泰國僧王贈送的金佛、泰皇贈送的十大弟子舍利等,都將永久收藏在佛陀紀念館中,供人禮拜。

目前佛陀紀念館雖因地處台灣,一時尚未為世人所知,但未來必然是全世界人類的精神堡壘。感謝高雄縣楊秋興縣長,在建館期間提供諸多助緣,讓佛陀紀念館自二〇〇三年元月舉行「安基典禮」後,同年五月通過「非都市土地暨山坡地開發建築審議」,准予開發。不久又陸續取得「雜項併建築執照」等,因此得以正式開工,並從水土保持到主體地上結構體工程的開工,先後順利完成本館、四聖諦塔、八正道塔、禮敬大廳、萬人大階梯等工程,最後在二〇〇九年十二月二十五日,正式獲得高雄縣政府以「(98) 高縣建使字第 01060 號」函,發給佛陀紀念館「E1寺廟」使用執照。

佛陀紀念館是集百千萬名以上的「千家寺院百萬人士」功德主共同成就,尤其在紀元一九九八年從印度迎回佛牙舍利到台灣,到二〇一二年佛陀紀念館建成,前後歷經十餘年,此中有太多殊勝的人事因緣值得記錄。因此館成之際,特將佛牙舍利來台的因緣,以及佛陀紀念館的建館過程,敘述如上,以資紀念;並於竣工落成之時,於南北兩廊石刻建館緣起、捐獻者的功德芳名,以及工程人員名單,書錄於下,以誌謝意:中興工程顧問有限公司副總經理林功位暨經理廖乾榮、大元聯合建築師事務所、高嶺營建管理顧問有限公司、弘強工程顧問有限公司、展旺規劃設計有限公司、台北國際聯合建築師事務所張國章建築師、大成工程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莊南田暨佛光工程處處長傅再賢、欣菱工程股份有限公司、翔聯企業股份有限公司、聖光雕塑實業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莊隧附、莊何淑娟伉儷;以及工藝專家陳毅融、陳明智、葉明宏、葉先鳴、葉觀宇、李文章、陳龍永、蘇榮祥、薛暉展、陳楷粲、陳明啟、陳志文、林釗義先生等。

回到頁面頂端
回到星雲大師全集首頁
搜尋
調整
關注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