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大小:

A-

A

A+

070 百喻經

《百喻經》,又稱《百句譬喻經》、《百句譬喻集經》、《百喻集經》、《百喻集》。四卷。僧伽斯那撰,求那毗地譯。

僧伽斯那,又稱僧伽斯、僧伽先。是五世紀印度的大乘法師,為求那毗地的老師。

求那毗地(?~五〇二),中天竺人。南齊譯經僧。幼年出家,師事僧伽斯那。聰慧強記,勤於諷習,所誦大小乘經二十餘萬言,兼學外典。齊建元初(四七九~四八二)到京師,居止於毗耶離寺,執錫從徒,威儀端肅,王公貴勝迭相供請。初,僧伽斯那於天竺國抄集修多羅藏十二部經中切要的譬喻,撰為一部,凡有百事,以教授新學。毗地悉皆通誦,兼明義旨,以永明十年秋(四九二)譯為齊文,凡有十卷(今為四卷),稱為《百句譬喻經》,或《百喻經》。

本經集錄近百則(九十八則)有關善惡罪福報應的譬喻故事,說明佛教的基本教義,所以稱為《百喻經》。

本經所集錄的九十八則譬喻故事,每則末後都載有一段精闢的論述來說明佛教的教義。其中大部分故事是以一般民眾為教化對象,也有對外道、出家眾、國王等而說者。茲略述各卷內容如下:

 卷一

以愚人食鹽喻、愚人集牛乳喻、以梨打破頭喻、婦詐語稱死喻、渴見水喻、子死欲停置家中喻、認人為兄喻、山綹偷官庫喻、歎父德行喻、三重樓喻、婆羅門殺子喻、煮黑石蜜漿喻、說人喜瞋喻、殺商主祀天喻、醫與王女藥令卒長大喻、灌甘蔗喻、債半錢喻、就樓磨刀喻、乘船失釪喻、人說王縱暴喻、婦女欲更求子喻等二十一則譬喻,說明布施、持戒、因果報應、生天等道理。

1.愚人食鹽喻

昔有愚人至於他家,主人與食,嫌淡無味。主人聞已,更為益鹽。既得鹽美,便自念言:「所以美者,緣有鹽故。少有尚爾,況復多也?」愚人無智,便空食鹽,食已口爽,返為其患。

譬彼外道聞節飲食可以得道,即便斷食,或經七日,或十五日,徒自困餓,無益於道。如彼愚人,以鹽美故,而空食之,致令口爽,此亦復爾。

2.三重樓喻

往昔之世,有富愚人,癡無所知,到餘富家,見三重樓高廣嚴麗,軒敞疏朗,心生渴仰,即作是念:「我有財錢,不減於彼,云何頃來而不造作如是之樓?」即喚木匠而問言曰:「解作彼家端正舍不?」

木匠答言:「是我所作。」

即便語言:「今可為我造樓如彼。」

是時木匠即便經地壘墼作樓。愚人見其壘墼作舍,猶懷疑惑,不能了知,而問之言:「欲作何等?」

木匠答言:「作三重屋。」

愚人復言:「我不欲下二重之屋,先可為我作最上屋。」

木匠答言:「無有是事,何有不作最下重屋而得造彼第二之屋?不造第二,云何得造第三重屋?」

愚人固言:「我今不用下二重屋,必可為我作最上者。」

時人聞已,便生怪笑,咸作此言:「何有不造下第一屋而得上者?」

譬如世尊四輩弟子不能精勤修敬三寶,懶惰懈怠,欲求道果,而作是言:「我今不用餘下三果,唯求得彼阿羅漢果。」亦為時人之所嗤笑,如彼愚者等無有異。

3.煮黑石蜜漿喻

昔有愚人煮黑石蜜,有一富人來至其家,時此愚人便作是念:「我今當取黑石蜜漿與此富人。」即著少水用置火中,即於火上以扇扇之,望得使冷。

傍人語言:「下不止火,扇之不已,云何得冷?」爾時眾人悉皆嗤笑。

其猶外道不滅煩惱熾然之火,少作苦行,臥棘刺上,五熱炙身而望清涼寂靜之道,終無是處,徒為智者之所怪笑,受苦現在,殃流來劫。

4.醫與王女藥令卒長大喻

昔有國王,產生一女,喚醫語言:「為我與藥,立使長大。」

醫師答言:「我與良藥,能使即大,但今卒無,方須求索,比得藥頃,王要莫看,待與藥已,然後示王。」

於是即便遠方取藥,經十二年,得藥來還,與女令服,將示於王,王見歡喜,即自念言:「實是良醫,與我女藥,能令卒長。」便豥左右賜以珍寶。

時諸人等笑王無智,不曉籌量生來年月,見其長大,謂是藥力。世人亦爾,詣善知識而啟之言:「我欲求道,願見教授,使我立得善知識。」

師以方便故,教令坐禪,觀十二緣起,漸積眾德,獲阿羅漢位,踊躍歡喜,而作是言:「快哉大師!速能令我證最妙法。」

 卷二

以入海取沈水喻、賊盜錦繡用裹氀褐喻、種熬胡麻子喻、水火喻、人效王眼瞤喻、治鞭瘡喻、為婦貿鼻喻、貧人燒麤褐衣喻、牧羊人喻、雇借瓦師喻、估客偷金喻、斫樹取果喻、送美水喻、寶篋鏡喻、破五通仙眼喻、殺群牛喻、飲木筩水喻、見他人塗舍喻、治禿喻、毗舍闍鬼喻等二十則譬喻,說明修行善法諸功德、出家求道、流轉生死、苦、持戒等道理。

1.斫樹取果喻

昔有國王,有一好樹,高廣極大,當生勝果,香而甜美。時有一人,來至王所,王語之言:「此之樹上將生美果,汝能食不?」

即答王言:「此樹高廣,雖欲食之,何由能得?」

即便斷樹,望得其果。既無所獲,徒自勞苦。後還欲豎,樹已枯死,都無生理。

世間之人亦復如是,如來法王有持戒樹,能生勝果,心生願樂,欲得果食,應當持戒,修諸功德。不解方便,返毀其禁,如彼伐樹,復欲還活,都不可得,破戒之人亦復如是。

2.送美水喻

昔有一聚落,去王城五由旬,村中有好美水,王敕村人常使日日送其美水,村人疲苦,悉欲移避,遠此村去。

時彼村主語諸人言:「汝等莫去,我當為汝白王,改五由旬作三由旬,使汝得近,往來不疲。」即往白王,王為改之,作三由旬。眾人聞已,便大歡喜。

有人語言:「此故是本五由旬,更無有異。」雖聞此言,信王語故,終不肯捨。

世間之人亦復如是,修行正法,度於五道,向涅槃城,心生厭惓,便欲捨離,頓駕生死,不能復進。如來法王有大方便,於一乘法分別說三,小乘之人聞之歡喜,以為易行,修善進德,求度生死。後聞人說,無有三乘,故是一道,以信佛語,終不肯捨,如彼村人亦復如是。

3.殺群牛喻

昔有一人,有二百五十頭牛,常驅逐水草,隨時餧食。時有一虎,噉食一牛。爾時,牛主即作念言:「已失一牛,俱不全足,用是牛為?」即便驅至深坑高岸,排著坑底,盡皆殺之。

凡夫愚人亦復如是,受持如來具足之戒,若犯一戒,不生慚愧,清淨懺悔,便作念言:「我已破一戒,既不具足,何用持為?」一切都破,無一在者。如彼愚人盡殺群牛,無一在者。

卷三

以估客駝死喻、磨大石喻、欲食半餅喻、奴守門喻、偷犛牛喻、貧人能作鴛鴦鳴喻、野干為折樹枝所打喻、小兒爭分別毛喻、醫治脊僂喻、五人買婢共使作喻、伎兒作樂喻、師患腳付二弟子喻、蛇頭尾共爭在前喻、願為王剃鬚喻、索無物喻、蹋長者口喻、二子分財喻、觀作瓶喻、見水底金影喻、梵天弟子造物因喻、病人食雉肉喻、伎兒著戲羅剎服共相驚怖喻、人謂故屋中有惡鬼喻、五百歡喜丸喻等二十四則譬喻,說明不殺戒、無明、八正道、五蘊皆空等道理。

1.欲食半餅喻

譬如有人,因其飢故,食七枚煎餅,食六枚半已,便得飽滿。其人恚悔,以手自打,而作是言:「我今飽足,由此半餅,然前六餅唐自捐棄,設知半餅能充足者,應先食之。」

世間之人亦復如是,從本以來常無有樂,然其癡倒,橫生樂想。如彼癡人,於半番餅生於飽想。世人無知,以富貴為樂,夫富貴者,求時甚苦,既獲得已,守護亦苦,後還失之,憂念復苦。於三時中,都無有樂。猶如衣食,遮故名樂,於辛苦中橫生樂想,諸佛說言:「三界無安,皆是大苦。」凡夫倒惑,橫生樂想。

2.師患腳付二弟子喻

譬如一師,有二弟子,其師患腳,遣二弟子,人當一腳,隨時按摩。其二弟子常相憎嫉,一弟子行,其一弟子捉其所當按摩之腳,以石打折。彼既來已,忿其如是,復捉其人所按之腳,尋復打折。

佛法學徒亦復如是,方等學者非斥小乘,小乘學者復非方等,故使大聖法典二途兼亡。

3.蛇頭尾共爭在前喻

譬如有蛇尾語頭言:「我應在前。」

頭語尾言:「我恆在前,何以卒爾?」

頭果在前,其尾纏樹,不能得去;放尾在前,即墮火坑,燒爛而死。

師徒弟子亦復如是,言師耆老,每恆在前,我諸年少應為導首。如是年少,不閒戒律,多有所犯,因即相牽入於地獄。

4.伎兒著戲羅剎服共相驚怖喻

昔乾陀衛國有諸伎兒,因時飢儉,逐食他土,經婆羅新山,而此山中素饒惡鬼、食人羅剎。時諸伎兒會宿山中,山中風寒,然火而臥。伎人之中有患寒者,著彼戲衣羅剎之服,向火而坐。

時行伴中,從睡寤者,卒見火邊有一羅剎,竟不諦觀,捨之而走,遂相驚動,一切伴侶悉皆逃奔。時彼伴中著羅剎衣者亦復尋逐奔馳絕走,諸同行者見其在後,謂欲加害,倍增惶怖,越度山河,投赴溝壑,身體傷破,疲極委頓。乃至天明,方知非鬼。

一切凡夫亦復如是,處於煩惱,飢儉善法,而欲遠求常、樂、我、淨無上法食,便於五陰之中橫計於我,以我見故,流馳生死,煩惱所逐,不得自在,墜墮三塗惡趣溝壑。至天明者,喻生死夜盡,智慧明曉,方知五陰無有真我。

卷四

以口誦乘船法而不解用喻、夫婦食餅共為要喻、共相怨害喻、效其祖先急速食喻、嘗菴婆羅果喻、為二婦故喪其兩目喻、唵米決口喻、詐言馬死喻、出家凡夫貪利養喻、駝瓮俱失喻、田夫思王女喻、搆驢乳喻、與兒期早行喻、為王負机喻、倒灌喻、為熊所囓喻、比種田喻、獼猴喻、月蝕打狗喻、婦女患眼痛喻、父取兒耳璫喻、劫盜分財喻、獼猴把豆喻、得金鼠狼喻、地得金錢喻、貧兒欲與富等財物喻、小兒得歡喜丸喻、老母捉熊喻、摩尼水竇喻、二鴿喻、詐稱眼盲喻、為惡賊所劫失疊喻、小兒得大龜喻等三十三則譬喻,說明善法果報、淨戒、布施、解脫因緣等道理。

1.夫婦食餅共為要喻

昔有夫婦,有三番餅,夫婦共分,各食一餅,餘一番在,共作要言:「若有語者,要不與餅。」

既作要已,為一餅故,各不敢語。須臾有賊入家偷盜,取其財物,一切所有盡畢賊手。夫婦二人以先要故,眼看不語,賊見不語,即其夫前侵略其婦,其夫眼見,亦復不語。婦便喚賊,語其夫言:「云何癡人為一餅故,見賊不喚?」

其夫拍手笑言:「咄婢!我定得餅,不復與爾。」世人聞之,無不嗤笑。

凡夫之人亦復如是,為小名利故,詐現靜默,為虛假煩惱種種惡賊之所侵略,喪其善法,墜墮三塗都不怖畏,求出世道,方於五欲耽著嬉戲,雖遭大苦,不以為患,如彼愚人,等無有異。

2.嘗菴婆羅果喻

昔有一長者遣人持錢至他園中買菴婆羅果欲食之,而敕之言:「好甜美者,汝當買來。」

即便持錢往買其果,果主言:「我此樹果悉皆美好,無一惡者,汝嘗一果,足以知之。」

買果者言:「我今當一一嘗之,然後當取。若但嘗一,何以可知?」

尋即取果,一一皆嘗。持來歸家,長者見已,惡而不食,便一切都棄。

世間之人亦復如是,聞持戒施,得大富樂,身常安隱,無有諸患,不肯信之,便作是言:「布施得福,我自得時,然後可信。」目睹現世貴賤貧窮,皆是先業所獲果報,不知推一以求因果,方懷不信,須己自經,一旦命終,財物喪失,如彼嘗果,一切都棄。

3.劫盜分財喻

昔有群賊共行劫盜,多取財物,即共分之,等以為分。唯有鹿野欽婆羅,色不純好,以為下分,與最劣者。下劣者得之恚恨,謂呼大失,至城賣之。諸貴長者多與其價,一人所得,倍於眾伴,方乃歡喜,踊悅無量。猶如世人不知布施有報無報,而行少施,得生天上,受無量樂,方更悔恨,悔不廣施,如欽婆羅後得大價,乃生歡喜。施亦如是,少作多得,爾乃自慶,恨不益為。

4.小兒得大龜喻

昔有一小兒,陸地遊戲,得一大龜,意欲殺之,不知方便,而問人言:「云何得殺?」

有人語言:「汝但擲置水中,即時可殺。」

爾時,小兒信其語故,即擲水中,龜得水已,即便走去。

凡夫之人亦復如是,欲守護六根,修諸功德,不解方便,而問人言:「作何因緣而得解脫?」

邪見外道、天魔波旬,及惡知識而語之言:「汝但極意六塵,恣情五欲,如我語者,必得解脫。」

如是愚人不諦思惟,便用其語,身壞命終,墮三惡道,如彼小兒,擲龜水中。

《百喻經》中的故事,篇幅雖短,卻生動有趣,長期以來深受人們的喜愛,流傳不衰,在文學史上亦有其重要地位,近代魯迅先生曾出資在金陵刻經處刻印此經。另有不少人將其中的故事白話化,使其影響更加深遠。

《出三藏記集》卷九康法邃所作〈譬喻經序〉載:「譬喻經者,皆是如來隨時方便四說之辭,敷演弘教,訓誘之要。牽物引類,轉相證據,互明善惡罪福報應,皆可寤心,免彼三塗。如今所聞,億未載一,而前後所寫互多複重,今復撰集,事取一篇以為十卷,比次首尾,皆令條別。趣使易了,於心無疑。願率土之賢有所遵承,永升福堂,為將來基。」由是可知,運用此等譬喻教訓,可增加學者對教義的理解,是弘法布教者的最佳教材。

譬喻是「因類取譬」,因此廣泛涉及當時的器物、植物、動物、社會習俗及政治制度等。所以除了直接的文學價值和弘法效果外,我們還可以從其資料中了解佛陀時代的種種環境,而對某種教說的產生有較充分的證據,擴展研究視野。

僧伽斯那主張讀《百喻經》者應著重領會故事中所隱喻的道理,一如經末偈語所言:「如阿伽陀藥,樹葉而裹之。取藥塗毒竟,樹葉還棄之。戲笑如葉裹,實義在其中。智者取正義,戲笑便應棄。」

本經收錄於《高麗藏》第三十冊、《磧砂藏》第二十八冊(二卷)、《龍藏》第一〇七冊(二卷)、《卍正藏》第五十冊、《大正藏》第四冊、《佛光大藏經‧本緣藏》。坊間亦有單行本流通。

又與本經編纂目的相同的經典,計有:

1.雜譬喻經      二卷    後漢‧支婁迦讖譯(又作《新譬喻經》,共集錄十二則譬喻。)

2.雜譬喻經      二卷    失譯(共集錄三十二則譬喻。)

3.舊雜譬喻經     二卷   吳‧天竺三藏康僧會譯(又稱《雜譬喻集經》、《雜譬喻經》、《舊雜譬喻集經》、《集譬經》,共集錄六十一則譬喻。)

4.雜譬喻經      一卷    比丘道略集(共集錄三十九則譬喻。)

5.眾經撰雜譬喻    二卷   鳩摩羅什譯,比丘道略集(共集錄四十四則譬喻。)

另有單譯的譬喻經,如:

1.猘狗經      一卷   吳‧支謙譯

2.群牛譬經     一卷   西晉‧法炬譯

3.大魚事經     一卷   東晉‧竺曇無蘭譯

4.譬喻經      一卷   唐‧義淨譯

5.灌頂王喻經    一卷   宋‧施護等譯

6.醫喻經      一卷   宋‧施護譯 

【習題】

1.本經是屬十二部經的哪一種類?

2.試以譬喻故事說明布施果報。

3.試以譬喻故事說明持戒的重要。

4.如何運用本經弘法?

回到頁面頂端
回到星雲大師全集首頁
搜尋
調整
關注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