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大小:

A-

A

A+

005 第一章 佛教興起的背景

約在西元前五、六世紀左右,古印度迦毗羅衛國(位於現今尼泊爾)的王子悉達多喬達摩(梵 Siddhārtha Gautama),出家證悟,創立佛教,世人尊稱他是覺者佛陀。佛陀在印度恆河中游流域宣揚苦空無常、緣起解脫等教理,強調無論任何階級都可以信奉他的教說。隨後又建立了龐大的教團。

佛陀入滅以後,佛教經由佛弟子及印度佛教護法者阿育王、迦膩色迦王等的大力宣揚,普遍流傳全印度,乃至向南傳到斯里蘭卡,向北經中亞諸國傳到我國。十三世紀,佛教雖然因為回教徒入侵、印度教盛行,而在印度消失,不過,佛教仍繼續流行於印度以外其他地方。首先,佛教傳播到印度的鄰國,其次傳入非印度文化圈地區——中亞、中國、韓國、日本。佛教適應了當地的傳統思想,而形成不同地區的佛教文化圈。至今,佛教歷經兩千五百多年悠久歷史,已經成為世界性的宗教。

佛教亙古今而不衰,並成為世界四大宗教之一,是有其教義、信仰、文化、歷史等因素的優越性,以及具有適應人類生存及精神指標的普遍性。因此,要認識佛教,若不理解其發祥地——古印度的地理環境、社會組織、宗教和思想淵源,則無法正確地了解整個佛教的發展史,以及其存在的意義。

本章要探討的是佛教興起的背景:當時正是印度歷史上大變革的時期,社會階級制度森嚴;沒有究竟真理的神權宗教;多國林立,互相征戰,造成人民生活及心理上的矛盾與痛苦。佛陀是印度社會不平等現象的偉大慈悲革命家,他發展了合乎理智的教說,讓人類從現實生活的苦痛中得到希望。佛陀創立佛教,最大的目的是示教利喜,實現淨化社會的理想。

印度的地理與民族

印度位於南亞大陸,北與中國、尼泊爾及不丹接壤,東與緬甸、孟加拉及孟加拉灣相鄰,南臨印度洋,西濱阿拉伯海及巴基斯坦,歷史悠久,文化淵遠流長,是一個古老而神祕的國家。

印度總面積是三二八萬七二六三平方公里。由於其位於印度最南端的科摩林岬是北緯八度,最北部的加濕米爾北端是三十七度,所以從緯度來說,印度的氣候從熱帶到溫帶,型態多樣。地理上,從喜馬拉雅山以南,綿長的山脈、肥沃的平原、廣大的森林與高原,甚至荒涼的沙漠,以及恆河與印度河流域等境內大小數百的河川,可以說,印度擁有種類繁多的地理特徵。因而礦物、動物、植物等天然資源的多樣化,也是它的一大特色。

自遠古時代以來,印度的西北部一直是外來民族遷入的門戶。西元前三千五百年到西元前兩千一百年間,印度原住民從半遊牧、畜牧,過渡到村社生活,只有印度河流域首先出現農業生活,形成了燦爛的哈帕拉文化。一般認為,哈帕拉文化的開創者是達羅毗荼人(Dravidians),他們在烈日下曬得黑而乾,體格矮小,崇拜蛇、大樹和祖先,有農業、畜牧,還創造了手工業,促使商業的發達,並組織村莊和部落,也建造了人口密集的城市,已有相當高的文化。

在西元前二千年至西元前一千年間,原住在現在波蘭到中亞之間廣大平原上的雅利安人(Aryans),不斷分支遷移各地,一支向印度河上游地帶,一支向西南進入波斯,另一支遷移至歐洲。雅利安人本是逐水草而居的遊牧民族,皮膚白皙,個子高大,體格強健,善於騎馬,使用鐵製武器,以畜牧和狩獵為生,與伊朗人、歐洲人屬於同一系人種,他們自認為比其他人種優越。他們使用的語言,叫做「梵語」。雅利安人進入印度平原後,發現這裡氣候溫暖,水草豐美,容易生活,於是他們努力征服了比他們更早在這裡的達羅毗荼人,而在印度河上游五河地區定居下來,開創了雅利安式的印度文化。

西元前一千五百年到一千三百年之間,雅利安人的中心勢力便移到恆河流域,漸知種植米和穀類,由遊牧生活改為村落的農業社會,畜牧業退為副業。他們定居在這肥沃的印度平原上,又有奴隸代勞,食物豐美,人口迅速增加,社會上逐漸產生各種不同性質的行業,村落中的長老和對宗教有特別才能的人,則以祈禱為生;年壯力強的,訓練武藝,專做武士;因為農牧的發達,也漸漸產生專門製造農具和武器的工人,與販賣維生的商人。印度獨特的文化便逐漸醞釀出來。

印度的社會組織

在雅利安人的社會組織日益發達期間,因為職業的分化和種族尊卑的觀念,形成了征服者與被征服者的關係。雖然同是征服者,卻又有貴族與平民的劃分;被征服者,那就是被公認的賤族,他們就是遭受歧視和壓迫的所謂奴隸。

征服者的第一階級是婆羅門,這就是古印度的宗教徒,他們為了維持自身的權利,和鞏固在社會上的崇高地位,把印度的社會分成四個階級,將自己列為第一。他們的權威、橫暴,都靠著一卷《摩奴法典》來保護,而其他階級的種族,要無條件的信奉和接受。

由於印度當時產生了這一種特殊的階級,素來遊牧人民那悠悠春夢似的生活,像在碧綠海水上飄浮的小船被擊沉了。婆羅門用卑下的儀式、祭禮、梵咒,像枷鎖似的束縛了五印的人民。

第二個階級是剎帝利,這就是與婆羅門同樣被尊敬著的王族。這些王族,就和我國當初封建制度下群雄割據的時代類似。

自古的國王,都是世襲的家天下,國家的土地、財寶,都好像是王族的私有品,別的人民都好像為他們服勞役而生的,印度當然也不會例外。

第三階級是吠舍,這在我國就是所謂農工商的階級,他們受婆羅門和剎帝利權勢所壓迫,連受普通教育的資格都沒有,那是多麼的可憐!

第四階級是首陀羅,他們是被征服者,被公認是為了受人使役而生到這世間的。婆羅門說他們是初到人間來受生,是一種最下賤的人。在婆羅門金科玉律的《摩奴法典》裡第八章第二七〇節及二七二節就有這樣的記載:「初生的人就是首陀羅,假若他們以罵詈的語言侮辱再生的人,那就要斷他們的舌頭;假若他們舉再生人的名或姓出來侮辱,那就要用燒紅的鐵鍼插進他們的口中;假若婆羅門的指示他們不接受,那王者就可以命令用熱油灌入他們的耳裏或口中。」從這裏就可以看出首陀羅地位的低落和生活的悲慘!

以上就是印度當時的社會狀態。農工商以及當地的土人,在婆羅門和剎帝利的支配壓制之下,心中的懷恨是不難想像的。

教主釋迦牟尼佛,就是出生在這樣一個階級懸殊的社會裏,他自己雖是剎帝利的王族,但他並不想用剎帝利的權威去統治人民,壓迫人民。相反的,他用慈悲平等的真理,毅然的向階級森嚴的社會宣戰。關於這個事實,後來到他成道時就有證明,他在菩提樹下初成正覺的時候,就發出了「大地眾生皆有如來智慧德相」的平等主張,後來又有「四姓出家,同為釋氏」的四海皆兄弟的宣言,佛陀慈悲平等的主義,終於給數千年來被奴役的印度人民帶來了光明。

印度的思想界

印度是一個文化古國,哲學思想極其發達,正有如我國春秋戰國時代。

三千年前的印度思想界,雖是非常發達,但又陷入十分混亂的狀態。因為,婆羅門教把傳習讚頌和儀式,認做是一種專有的東西,把文句訂得十分詳密,義理說得十分幽玄,形成一種繁瑣的神祕作風。他們處處稱天意做事,任何事件都含著祕密。人民的智識總是要發展的,所以很容易引起脫離神話,走向理智去探索。後來有自然派的哲學興起,就宇宙物質方面加以說明的,如地論、水論、火論等;另有一派,就宇宙抽象觀念方面加以說明的,如時論、方論、虛空論等。從此各種思潮紛紛起來,複雜到極頂,一般人民更是給這搞得混淆不清。在這個時候,很需要宇宙的究竟真理指出人生應行的大道;在這個時候,很需要有一種圓滿的革新宗教。佛陀生在這個時候,就像一粒定水珠,澄清了如一池混水的印度思想界,指示徘徊在歧途上的人們一條應行的大道。

因為那時階級制度的不平等,人的思想和生活極端的不自由,意志薄弱的人,在這個階級制度之下,感嘆身世的不幸,多傾向消極方面;意志堅強的人,就對古宗教起了疑惑,暗地裏發生了反動的思想。加之婆羅門教徒專橫暴戾,處處喪失人心。因此,人們大都走上了兩個極端的思想,一個是順世享樂,一個是遁世苦行。順世享樂的物質樂觀主義,偏入於有;遁世苦行的精神厭世主義,傾向於空。這是當時思想界的矛盾。佛陀生在這個時候,眼看著這兩種極端的發展,他盡全力予以對治。佛陀說法,不偏於物質,也不偏於精神,而是一種緣起中道的思想。這種思想演為教說,救了當時的印度,也救了千萬年後的我們。

【習題】

1.試述種姓制度對印度社會的影響。

2.試述佛陀時代印度思想界的概況。

 

回到頁面頂端
回到星雲大師全集首頁
搜尋
調整
關注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