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大小:

A-

A

A+

224 書楞伽經後

宋‧蘇東坡

《楞伽阿跋多羅寶經》,先佛所說,微妙第一,真實了義,故謂之佛語心品。祖師達磨以付二祖曰:「吾觀震旦所有經教,惟《楞伽》四卷可以印心。」祖祖相受,以為心法。如醫之有《難經》,句句皆理,字字皆法,後世達者,神而明之,如盤走珠,如珠走盤,無不可者。若出新意,而棄舊學以為無用,非愚無知,則狂而已。

近歲學者各宗其師,務從簡便,得一句一偈,自謂了證,至使婦人孺子抵掌嬉笑,爭談禪悅。高者為名,下者為利,餘波末流,無所不至,而佛法微矣。譬如俚俗醫師,不由經論,直授方藥,以之療病,非不或中。至於遇病,輒應懸斷死生,則與知經學古者不可同日語矣。世人徒見其有一至之功,或捷於古人,因謂《難經》不學而可,豈不誤哉?

《楞伽》義趣幽眇,文字簡古,讀者或不能句,而況遺文以得義,忘義以了心者乎?此其所以寂寥於世,幾廢而僅存也。太子太保樂全先生張公安道,以廣大心得清淨覺,慶曆中嘗為滁州,至一僧舍,偶見此經,入手恍然如獲舊物,開卷未終,夙障冰解,細視筆畫,手跡宛然,悲喜太息,從是悟入。常以經首四偈,發明心要。軾游於公之門三十年矣,今年二月過南都,見公於私第。公時年七十九,幻滅都盡,惠光渾圜,而軾亦老於憂患,百念灰冷,公以為可教者,乃授此經,且以錢三十萬,使印施於江淮間。而金山長老佛印大師了元曰:「印施有盡,若書而刻之則無盡。」軾乃為書之,而元使其侍者曉機走錢塘,求善工刻之板,遂以為金山常住。

元豐八年九月九日朝奉郎新差知登州軍州兼管內勸農事騎都尉借緋蘇軾書

回到頁面頂端
回到星雲大師全集首頁
搜尋
調整
關注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