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大小:

A-

A

A+

296 參、成實宗的教義及其教判

一、成實宗教義

(一)真俗二諦

二諦,是指真諦與俗諦。關於二諦的解釋,隨諸學者而各有差異。最早的有梁昭明太子的〈解二諦義之令旨〉。在《廣弘明集》裡記載的有南澗寺慧超、丹陽尹晉安王蕭綱、招提寺慧琰、栖玄寺曇宗、司徒從事中郎王規、靈根寺僧遷、羅平侯蕭正立、衡山侯蕭恭、中興寺僧懷、始興王蕭映、吳平王世子蕭勵、宋熙寺慧令、始興王第五男蕭曄、興皇寺法宣、程卿侯蕭祇、光宅寺法雲、靈根寺慧令、湘宮寺慧興、莊嚴寺僧旻、宣武寺法寵、建業寺僧愍、光宅寺敬脫等二十三位,各述二諦義的見解。可見從梁代到陳代,二諦是佛教教義學上的重要問題。

成實宗的教義,與三論相近,其觀察宇宙萬有,立世界門及第一義門。此二門即真、俗二諦。如〈論門品〉說:「論有二門:一、世界門;二、第一義門。以世界門故,說有我。如經中說,我常自防護,為善自得善,為惡自得惡。……又說作者起業,作者自受。又說某眾生生某處等。如是皆以世界門說。第一義門者,皆說空無。如經中說,此五陰中無我我所,心如風焰,念念生滅,雖有諸業及業果報,作者、受者皆不可得。」又如《成實論‧立假名品》說,佛說二諦:真諦、俗諦。真諦,謂色等法及涅槃;俗諦,謂但有假名而無有自體,如「色」等因緣成瓶,「五蘊」因緣成人。世諦(俗諦),是諸佛教化的根本,謂布施、持戒等,報生善處。若以此法調柔其心,堪受教法,然後為說第一義諦(真諦)。如是佛法,初不頓深,猶如大海,漸轉漸深,所以說世諦。因有世諦,所以佛法都是實法不虛,如有我、無我等理論。若依世諦,說有我無咎;若依第一義諦,說無我為實。又〈滅法心品〉云:「五陰實無,以世諦故有。所以者何?佛說諸行盡皆如幻如化,以世諦故有,非實有也。又經中說第一義空。此義以第一義諦故空,非世諦故空。第一義者,所謂色空無所有,乃至識空無所有,是故若人觀色等法空,是名見第一義空。」

《成實論》中,真俗二諦有二,茲列表如下:

 

成實宗於世界門,以假有、實有為引眾生入第一義的方便;更於第一義門說假名空、非真實有,使達於真實空的第一義諦。

(二)人法二空

成實宗依第一義,明示我空與法空。所以,此宗建立人空和法空兩種觀法,以觀二空。如《成實論‧滅法心品》說:「若壞眾生,是假名空;若破壞色,是名法空。又二種觀:空觀、無我觀。空觀者,不見假名眾生,如人見瓶,以無水故空。如是見五陰中無人故空。若不見法,是名無我。」論中,空觀,即「人空觀」;無我觀,即「法空觀」。

1.人空觀:觀人我都是由五蘊聚集和合而成,在我人的身心中並無人我的實體。例如:以瓶譬五陰,水喻實我。如瓶中無水,稱其為空瓶;五陰中無有實我,因此名之為空。

2.法空觀:這是不但將人我看作是五蘊假合而有,其構成人我要素的五蘊,也是沒有實體。例如:瓶的體性無實,五蘊諸法非真實有,是故不唯人我空,就是五陰也是如幻如化。所以,〈滅法心品〉說:「五陰實無,以世諦故有。所以者何?佛說諸行盡皆如幻如化,以世諦故有,非實有也。又經中說第一義空,此義以第一義諦故空,非世諦故空。第一義者,所謂色空無所有,乃至識空無所有,是故若人觀色等法空,是名見第一義空。」又引《水沫經》說:「佛說若人見水聚沫,諦觀察之,知非真實。比丘亦爾,若正觀色陰,即知虛誑無牢無堅敗壞之相,觀受如泡,想如野馬,行如芭蕉,識如幻,亦復如是。此中五喻,皆示空義。所以者何?眼見水沫,消時還無,泡等亦爾,故知諸陰非真實有。」

《成實論‧身見品》將二空分為「析空」與「體空」。析空,意謂將存在的事物分析至最後不可得時,則為空。如分析人乃由五蘊、十二處、十八界等要素所構成,分析色法至極微,或分析心至於一念,而依此分析的結果,觀人、法二空的道理。體空,意謂一切存在的本身即是空,所以不須分析,當體即空。這是就諸法本身,直接體達其如夢幻的本來空,也就是不壞諸法的存在而觀空。成實宗主張「析空」,大乘則主張「體空」。

此宗以二空觀能斷二障;能斷二障,便能成就佛果。二障,是指煩惱障與所知障。煩惱障由我執而生,可以人空觀斷除之;所知障由法執而生,可以法空觀斷除之。

(三)四聖諦義

《成實論》的主旨,在闡釋如來所說三藏中的實義。所謂實義,就是苦、集、滅、道四諦。

1.苦諦

苦,是流轉的現象。〈四諦品〉說,苦諦的內容含攝有:三界、四識處、四生、四食、六道、六界、六觸、七識處、八法、九眾生居、五陰、十二入、十八界、十二因緣、二十二根等法。在〈色相品〉中,獨說五陰是苦諦,這是因為五陰是受身因緣,身為眾苦的聚集。此五陰在成實教法的先後次第為:色陰、識陰、想陰、受陰、行陰。

(1)色陰:色有三種:

a.四大:地、水、火、風。

b.四大所因成法:色、香、味、觸。

c.因四大所成法:眼、耳、鼻、舌、身等五根。

(2)識陰:識,是指能緣心。依色生識,能取前色,是名識陰。此中跋摩提出心和心所本是一體,想、受、行等,都是心的作用的差別名,並不是在心之外還別有什麼心所。

(3)想陰:於識所緣,分別取男、女、怨、親等相,而實無此等諸法,但取假法,故名為想。

(4)受陰:於取相法,領納違、順、非違非順,是為苦、樂、不苦不樂三受。損惱身心,名為苦受;增益身心,名為樂受;非損非益,名不苦不樂受。此三受其實就是一苦受而已,因為時間的差別而說有三種受:能逼迫惱害眾生的就是苦;眾生於已受惱害之後,又另求他苦來遮蔽此前的苦,因為眾生願意承受這種苦,所以大苦暫時歇息,這時的苦就被稱為樂;憂喜未了,這時眾生既不願有苦,也不求以他苦以遮此苦,這時稱苦為不苦不樂。如〈辯三受品〉說:「即一苦受,以時差別,故有三種:能惱害者,則名為苦;既惱害已,更求異苦以遮先苦,以願求故,大苦暫息,爾時名樂;憂喜不了,不願不求,爾時名為不苦不樂。」〈行苦品〉也說:「此三受皆苦諦攝。」

(5)行陰:於所受法起貪、瞋等,是名行陰。如〈思品〉說:「願求為思。如經中說,下思下求下願。」又說:「經中說,作起故名為行,受陰作起是名求。」

上述此五陰皆是苦。如〈行苦品〉說:「經中說,色是苦,受、想、行、識是苦。若色生時,當知即是老、病、死等諸衰惱生;受、想、行、識亦復如是。」此外,論中更以諸多因緣揭示一切世界,從大地獄,上至有頂,都是苦相。眾生無始以來,輪迴三界六道,受諸苦惱,都是由於真苦中生樂想,猶如痴蛾投火,於生死中常被漂溺。

《成實論》於揭櫫一切皆苦後,更進一步說明,若修持苦想的人,見諸世間一切皆苦,心不貪著,則能獲得解脫的大利。如〈苦想品〉說:「若法侵惱,是名為苦。是苦三種:苦苦、壞苦、行苦。現在實苦,謂刀杖等,是名苦苦;若愛別離時,所有苦生,謂妻子等,是名壞苦;若得空無我心,知有為法皆能侵惱,是名行苦。隨此苦心,名為苦想。問曰:『若修苦想,得何等利?』答曰:『是苦想,有厭離果。』所以者何?修苦想者,無依貪喜;無此喜故,則無有愛。又行者若能知法是苦,則不受諸行。若法雖無常、無我,不能生苦,則終不捨,以苦故捨;以捨苦故,於苦得脫。又一切眾生最所怖畏,所謂是苦。若少壯老年,賢愚貴賤,知此苦相,皆生厭離。……又極愚癡處,謂於苦中而生樂想,以此想故,一切眾生往來生死,心識惱亂。若得苦想,則得解脫。……是故當觀世間一切皆苦,生厭離心,不受諸法,則得解脫。」

2.集諦

集諦說明苦果所以產生的原因。產生苦果的原因,是業及煩惱。此業及煩惱是後身因緣,所以名為集諦。如〈無明品〉說:「隨逐假名,名為無明。如說凡夫隨我音聲,是中實無我、無我所,但諸法和合,假名為人。凡夫不能分別,故生我心,我心生即是無明。……一切衰惱皆由無明。所以者何?從無明生貪等煩惱,從煩惱起不善業,從業受身,受身因緣得種種衰惱。」

業,有思與思已二種。思業,即是意業,如決定殺眾生等不善意。從意生業,稱為思已業,有身、口的差別,所以又說意、身、語三種業。這三種業都可分為善、不善和無記等三性。業是受身親因,業有無量差別,故受種種身。又從業有身,是業從煩惱生,所以煩惱為受身疏緣。

無明既有無量過患,應予以斷除。如何斷除?《成實論》說:「善修真智,則無明斷。……所有智慧皆除無明。以無明是一切煩惱根本,亦助一切煩惱故。如是因緣則無明斷。」

3.滅諦

成實宗以滅為第一義諦,因此以見滅諦為得聖道。如〈見一諦品〉說:「以一諦得道,所謂為滅。」所謂滅,就是滅三心。如《成實論‧假名品》云:「滅三種心,名為滅諦,謂假名心、法心、空心。」先於聞思位中,以多聞因緣智或思惟因緣智,滅假名心。即於聞思慧中,觀諸法從眾緣生,但假名字,實無我、無我所,則假心滅。如〈後五定具品〉說:「行者聞法,知陰、界、入等,但眾法和合中無我故,則破假名。破假名,即是解脫。」次於修慧中,見色空無所有,乃至識空無所有,則法心滅。如〈滅法心品〉說:「有實五陰心,名為法心。善修空智,見五陰空,法心則滅。」後於滅盡定或無餘涅槃位中,以重空義并滅空心,達真空無相。如〈三三昧品〉說:「以空見五陰空,更以一空能空此空,是名空空。」

如此三心都滅,則具足無我,入於離言絕相的真空,諸業、煩惱由此無依止處,故永不復起。如此滅三心故,一切諸法皆空,唯歸一滅諦。

4.道諦

眾生之所以有種種的「苦」,都是起源於執「我」,因為眾生執著「假名我」,由「我」而有貪、瞋、痴,這就是「集」。要斷除這些「苦」,必須要藉由修行聖「道」,才能進入寂「滅」的境地。

〈四諦品〉說:「道諦者,謂三十七助菩提法、四念處、四正勤、四如意足、五根、五力、七菩提分、八聖道分。」

(1)四念處:身受心法,中正安念,及從念生慧,觀身無常等,安住緣中,名身念處;是念及慧漸次轉增能分別受,名受念處;又轉清淨能分別心,名心念處;能以正行分別諸法,名法念處。

(2)四正勤:若生惡不善法,見其過患,為斷故,生欲精進,斷方便謂知見;緣未生惡不善法,為不生故,生欲勤精進,不生方便謂知見;緣未生善法,為生故,生欲勤精進,生方便謂知見;緣已生善法,為增長故,生欲勤精進,以上中下次第方便及不退轉故。

(3)四如意足:欲三昧妙行成就,修如意分。因欲生三昧,名欲三昧。欲精進、信、猗、憶念、安、慧、思、捨等妙法共成,名妙行成就。功德增長,故名如意足。

(4)五根:聞法生信,是名信根;信已為斷垢法,證淨法故,勤發精進,是名精進根;修四念處,是名念根;因念能成三昧,是名定根;因定生慧,是名慧根。是五根增長有力,故名五力。

(5)七菩提分:學人失念則起煩惱,故繫念善處,名念菩提分;繫念先來所得正見,是名擇法;不捨擇法,故名精進;行精進時,煩惱減少,心生歡喜,故名為喜;以心喜故,則身得猗,是名為猗;身猗得樂,樂則心定;是定難得,名為金剛;得無著果,斷憂、喜等,故名為捨,是名上行,又不發不沒,其心平等,故名為捨。菩提名無學智,修此七法能得菩提,名菩提分。

(6)八聖道分:從聞生慧,能信五陰無常、苦等,是名正見;是慧若從思生,名正思惟;以正思惟斷諸不善,修習諸善,發行精進,名正精進;從此漸次出家受戒,得三道分:正語、正業、正命;從此正戒,次成念處及諸禪定;因此念定,得如實智,名八道分。

論中說,修此三十七品,能得四果,即:

(1)須陀洹果:通達空,以此空智能斷三結。

(2)斯陀含果:即修此道能薄煩惱,於欲界中有餘一生。

(3)阿那含果:能斷欲界一切煩惱。

(4)阿羅漢果:斷一切煩惱。

所以,依此佛法修習,則能通達四諦,得至涅槃解脫。

(四)宇宙分析論

對宇宙萬法的分析,毗曇宗列舉組成假相的各種要素,如色法、心法等皆為實體,故稱為「說一切有部」;俱舍宗以為諸法中,如無表色、不相應法、無為法三者,不為實體;成實宗則更進一步,認為色、心二法終究屬空,將宇宙萬有分為五位八十四法,異於俱舍宗的五位七十五法,與唯識宗五位百法。即:

1.色法,有十四法,即五根、五塵、四大。

2.心法,即心王法一種。

3.心所法,有四十九法。

4.非色非心法,有十七法。

5.無為法,有三法,與俱舍宗三種無為法相同。

成實宗的「五位八十四法」列表如下:

 

*1波羅那:現奇特為利養故,口悅人意。

*2現相:欲得他物,表欲得相,如言此物好等。

*3憿切:若為呰毀此人故,稱讚餘人。

*4單致利:若人有喜睡病,名單致利。

*5初不調:不知調適飲食多少。

二、《成實宗》的五時判教

成實宗南北二系有重要的兩點共同主張:一、為五時判教;二、為二諦論。

關於五時判教,首先由羅什八俊之一的弟子慧觀提出,僧柔、智藏、法雲等諸法師均承襲此說。如吉藏的《法華玄論》卷三云:「慧觀的五時判教,三大法師並皆用之。」三大法師即指法雲、僧旻、智藏。

五時判教在吉藏大師著作的《三論玄義》中,有詳文論述。劉宋時代的慧觀主張佛陀一代教法,有頓教與漸教二種,前者專以菩薩為對象,使其立刻成佛之教,如《華嚴經》。對於聲聞、緣覺二乘,次第導入悟境所說之教,稱為漸教。依所說的順序,漸教的內容又可分為五時,即:

(一)三乘別教:即為聲聞說四諦,為辟支佛說十二因緣,為大乘說六度的個別教,如《阿含經》。

(二)三乘通教:共通三乘之教,如《般若經》,通化三機。

(三)抑揚教:讚揚菩薩乘,抑挫聲聞乘之教,如《淨名經》、《思益經》等。

(四)同歸教:開會三乘而歸於一佛乘之教,如《法華經》。

(五)常住教:主張佛性常住之教,如《涅槃經》。

此外,在《大品經遊意》中記載,智藏把第二時的「三乘通教」稱為「無相教」;把第四時的「同歸教」稱為「善法教」。文中另有「成實師云:佛教不出三:一者、頓教,如《華嚴》大乘等也;二者、漸教,如四阿含及《涅槃》等也;三者、偏方不定教,如《勝鬘》、《金光明》、《遺教》、《佛藏經》等也」之語,可知「三時五教」為成實師共同的判教。茲列表如下:

 

三大法師將《成實論》和「五時判教」結合,探究其源,乃因「成論大乘師」將《成實論》列入五時判教中的第二時「三乘通教」,而將《成實論》與《般若經》等觀,認為二者均是由小乘通向大乘的經論,以致受到三論諸祖,從僧朗到吉藏的猛烈批評,乃至不惜冒生命危險,以公開辯論來證實《般若》空與《成實》空的不同。其相異處在於:

1.《般若》、《成實》二論雖然都立真、俗二諦,唯三論宗將二諦發展為「言、教二諦」,成實宗則局限於「境、理二諦」,層次不同。

2.《般若》、《成實》二論雖然都闡揚空理,唯三論講「萬法皆空」、「以空為用」、「無所得為方便」;成實宗則講「人、法二空」,以「空」為究竟,立論流於消極,無法與般若勝義空相較故。

回到頁面頂端
回到星雲大師全集首頁
搜尋
調整
關注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