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大小:

A-

A

A+

216 壹、天台宗的歷史傳承

智者大師可說是天台宗的開創者,因其完成「天台三大部」,使本宗思想完備。智者大師的思想承襲於南嶽慧思,慧思又承襲於北齊慧文,這是中土的淵源。又因慧文思想系統來自於龍樹所撰《大智度論》、《中論》,因而遠溯印度龍樹菩薩為初祖。《摩訶止觀》卷一載:「台衡慧文,宗於龍樹。」所謂「台」,即天台智顗。「衡」,即南嶽(衡山)慧思。

一、初祖——印度龍樹菩薩

龍樹菩薩,約生於西元一五〇至二五〇年間,南印度維達婆(Vidarbha 現代比爾哈地區)人,屬於「南俱尸羅國」的婆羅門族。聰明才智,遍學世間學,與至友三人均是「外道」,而且耽迷慾樂,不務正業。後因契友三人均死於亂刀之下,始悟「欲為苦本,眾禍之根,敗德危身」,當下立誓:「若得脫身,當詣沙門,受出家法。」由此至一佛寺,隨上座比丘出家受戒。

龍樹於九十日內遍學三藏典籍,猶未適意,更至喜馬拉雅雪山處,隨一長老僧學習大乘典籍。一生大部份時間停留於南印度的室利巴爾伐陀(Sri Parvata),這也是他弘揚大乘空觀的重要地區。

龍樹為了弘揚正法,曾經幾次與外道鬥法,終於引度外道入佛。又為度化引正王,曾經應徵從軍作戰,前後七年間,「不食廩,不取錢」(從軍作義工),而又勇猛多謀。國王終於召見龍樹,展開熱烈辯論,至終,「王乃稽首,伏其法化」,成為佛教的護法仁王。在同一時間,「殿上有萬婆羅門,皆棄束髮,受成就戒。」龍樹經七年努力,終於在一日之間度化了國王及貴族上萬人。

根據《大唐西域記》載,中印度憍薩羅國的引正王,為了護持龍樹弘揚的大乘佛教,在該國西南三百里的黑蜂山,建大伽藍,亭台樓閣,巍峨莊嚴,鑄有多尊等身高的金佛。又有千餘僧眾,淨人數百,居住其中。還設有「藏經樓」。

龍樹曾撰《密友書》,寄與娑多婆漢那王(引正王),在我國有三種譯本,其中以義淨所譯《龍樹菩薩勸誡王頌》較為完善。據聞義淨遊印度時,曾見兒童背誦這部作品,成人亦作為終身學習要典。連鄰國的佛教徒也遠來參學,提婆菩薩即是其中傑出者。其度化之廣之深,可見一斑。

玄奘大師所說「照耀世界的四個太陽」,其中之一就是龍樹菩薩(其他三者為馬鳴、鳩摩羅多、聖天)。

龍樹菩薩,是印度大乘佛教中觀學派的創始人,有第二佛陀之稱。因他撰寫許多論書,又有「千部論主」美譽。所著論典被中國大乘八大宗派所根據,其中《大智度論》、《中論》等論典,即是天台宗所根據的論書。

二、二祖——北齊慧文禪師

慧文禪師,世稱「北齊尊者」,約生於五、六世紀間。渤海(山東)人,俗姓高,年壽不詳。在東魏孝靜帝天平二年(五三五),至北齊文宣帝天保八年(五五七),二十二年間十分活躍。根據《佛祖統紀》卷六載:「文師道化行於北齊受禪之後,故云高齊,此以姓冠國,如蕭梁、元魏也。」

從可查資料綜合而知:慧文禪師,幼年出家,天資獨悟。一日,閱讀《大智度論》至卷二十七所引「道種智、一切智、一切種智」,恍然大悟,證得「一心三智」的妙旨。又讀《中論》,至卷四〈觀四諦品〉偈:「因緣所生法,我說即是空,亦名為假名,亦名中道義。」頓悟空有不二的中道義,因而成立了空、假、中三諦一心,也就是「一心三觀」的觀法。

二祖慧文傳法給三祖慧思之後,慧思在「一心三觀」的基礎上,以「十如是」為「諸法實相」。四祖智者大師據此,發展為「一念三千」與「三諦圓融」。

三、三祖——南獄慧思禪師

慧思禪師(五一五~五七七),南北朝時代的高僧,武津(今河南上蔡)人,俗姓李。少年即歸崇佛法,尤其喜歡《法華經》,曾持經到塚間讀誦,深受佛陀講說此經,方便度化眾生的慈悲感動,而涕泣不已,當天晚上即夢見普賢菩薩為其摩頂而去。自此智慧大開,不認識的字句經文都能懂得。十五歲出家,二十歲受具足戒,跟隨慧文禪師學習禪法。他白天為眾講說、統理僧事,夜間則坐禪修定。持續十年的時間,每日誦持《法華經》,七年修持「方等懺法」及「常行三昧」,因此奠定深厚的禪定功夫。有一年,坐夏經三七日,獲宿智通,倍加勇猛,遂動八觸,發根本初禪。就在這緊要關頭,忽然四肢軟弱,不能行步,乃自念作觀:「病從業生,業由心起,本無外境,反見心源,業非可得,身如雲影,相有體空。」如是觀已,顛倒想滅,心生清淨,所苦消除,夏安居圓滿,慨嘆尚無所證,自傷昏沈,空過此生,深懷慚愧,就在放身倚向牆壁的一剎那間,竟豁然開悟,「法華三昧」大乘法門,在這一念頃,明達融通。

慧思禪師有感於學道要解行並重,但是當時的佛教界,北方僧眾重視坐禪,不重義理;南方僧眾則重義理,而不喜坐禪。因此,努力提倡「定慧雙修,禪教一致」。

在《天台九祖傳》裡記載,慧思禪師一生靈異感應的事蹟很多,例如:他在光州大蘇山的十四年當中,為大眾講經說法,聲名遠播,不分遠近,前來歸仰的學徒日益增多,因而遭到惡人的妒忌誹謗,並且多次於食物中下毒加害,但是由於禪師的禪定功夫深厚,均能化險為夷,轉危為安。陳代光大二年(五六八)入南嶽衡山,悟三生行道之跡,能知宿命及一生善惡業相,曾在樹林中掘出過去三世出家為僧時,所居住過的堂宇層壁地基和瓦缽器皿。他預知智者大師與陳國有緣,特別囑咐智者大師到陳國弘法,廣為傳燈化物。從上述種種行誼事蹟觀知,慧思禪師確是一位證道的高僧。他受到當朝宣帝的禮遇推崇,尊稱為思大禪師、南獄尊者。著作有:《法華經安樂行義》一卷、《諸法無諍三昧法門》二卷、《隨自意三昧》一卷、《受菩薩戒儀》一卷、《大乘止觀法門》四卷及《四十二字門》二卷。

四、四祖——天台智者大師

智者大師(五三八~五九七),陳隋時代的高僧。俗姓陳,字德安。祖籍穎川(今河南許昌),生於荊州華容(今湖南潛江西南)。宿具善根,臥便合掌,坐必面西,見像便禮,逢僧必敬。雙眼重瞳,頗有古帝王之相。年幼時,好往伽藍親近三寶,且能背誦《觀世音菩薩普門品》。

十八歲投相州果願寺法緒法師出家,二十歲受具足戒。不久,跟隨慧曠律師學習律藏,兼通大乘方等經典。後入太賢山,誦《法華》、《無量義》、《觀普賢菩薩行法》等諸經,歷二旬,即能通曉其義。

陳天嘉元年(五六〇),入光州大蘇山參謁慧思禪師,慧思禪師為其示現普賢道場,講說「四安樂行」,智顗乃於此山修行「法華三昧」。一日,持誦《法華經》至〈藥王品〉「是真精進,是名真法供養」,豁然大悟,心境明朗。慧思禪師讚歎說:「這種境界,非你莫證,非我莫識。」自此以後,常令代講解佛法妙義。

光大元年(五六七),三十歲的智者大師受慧思禪師咐囑,辭別大眾,到南朝陳都金陵弘法,居瓦官寺宣講《法華》,標立宗義,判釋經教,演繹禪法,講說修禪次第法門,為天台宗奠定教觀的基礎。八年契理契機的弘法活動,度人無數,上至皇親國戚、達官顯貴,下至一般黎民百姓等,無不欣重頂戴。智者大師與瓦官寺的聲名因此大盛,前來歸仰的學者徒眾也日益增多。其後,智者大師感慨聞法的人雖然很多,但真正悟道的人卻很少。為了免於名聞利養的束縛,與求更上一層的證悟,乃決定隱居天台山繼續用功。

太建七年(五七五),智者大師隱居天台山,十年的頭陀苦行,降魔修道,思想大為轉進。天台西南的華頂峰,就是他悟道的地方。因陳後主多次的懇請,智者大師於至德三年(五八五)再入金陵,於太極殿講《大智度論》及《仁王般若經》,又於光宅寺講《法華經》等。

智者大師一生,曾多次入住天台山及廬山,致力於著書立說,勤於修持禪定。也曾多次進入皇宮大殿,為陳後主說法,為隋煬帝傳授菩薩戒,又至金陵弘法度眾。陳宣帝尊他為國師,隋煬帝尊稱他「智者大師」。其一生建造寺院三十六所,度僧一萬四千人,傳法弟子三十二人,著書一百四十餘卷,大部份由其弟子灌頂記錄整理而成。最重要的有「天台三大部」,即《法華玄義》、《法華文句》、《摩訶止觀》。

智者大師將法華思想與龍樹菩薩的教學,以中國獨特的形式加以體系化,並將佛教經典分為五種,將佛陀教化的方法與思想內容分為四種。此綜合性佛教體系的組織,被視為具有代表性的「判教」。此外,依禪觀而修持止觀,也是智者大師獨創的法門。

智者大師禪教一致,行解並重,悲智雙運,福慧雙修,是大乘的菩薩行者,被尊為「智者」,當之無愧。同時他也是將佛學中國化的第一人,最具中國佛教思想特色的天台宗,就是由智者大師完成思想體系的。

五、五祖——章安灌頂大師

灌頂大師(五六一~六三二),隋朝僧,臨海章安人,俗姓吳。字法雲,名灌頂。世稱章安大師。七歲從攝靜寺慧拯法師出家,二十歲受具足戒。慧拯圓寂後,於南朝陳後主至德元年,至天台山修禪寺謁智者大師,承習天台教觀。他的特色是慧解超強,一聞不忘,而且能日記萬言,曾長時間隨侍記錄結集智者大師講說的經教,如:天台三大部——《法華文句》、《法華玄義》、《摩訶止觀》等,大小部百餘卷。《佛祖統記》的作者志磬大師讚歎,由於有灌頂記錄結集天台宗的教學,智者大師的智慧菁華能夠流傳於今日。可見灌頂在天台宗的發展史上,有著重要的貢獻。

開皇十七年(五九七),智者大師示寂,灌頂承智者大師遺旨,奉留書及諸信物至揚州謁晉王。晉王因之為智者大師設千僧齋,建造國清寺。

智者大師圓寂後,灌頂承繼天台宗法系,接掌國清、玉泉兩大叢林。隋大業十年(六一四),著《涅槃玄義》、《涅槃經疏》,歷經五年才告完成。時值隋末兵亂,群盜競起,灌頂形容當時為「何年不見兵火,何月不見干戈」、「菜食水齋,冰床雪被」。章安大師晚年駐錫會稽稱心精舍,宣講《法華經》。當時知名高僧嘉祥寺吉藏法師,先前曾疏解《法華》,後聞章安之道,乃廢講散眾,投足請業,法席集一時之盛。除了上述著作外,灌頂編輯有天台宗的宗史《國清百錄》及《智者大師別傳》,並鞏固了天台教團的組織。

唐貞觀六年(六三二)八月七日,安詳示寂於國清寺,壽七十二。吳越王請諡為「總持尊者」。後人將他比喻為阿難尊者,有結集法藏之功。

灌頂大師圓寂後,時值隋唐交際,佛教其他宗派陸續成立,又受玄奘大師新譯唯識思想及諸多因素的影響,《俱舍論》和「唯識學」非常興盛,華嚴宗、密宗等學說也相繼興隆。禪宗方面有六祖惠能大師的頓悟禪,淨土宗有善導大師集淨土教學之大成,南山律宗亦由道宣律師所創立。

天台宗此時分為國清系和玉泉系兩派。國清系以「止觀」為本,玉泉系則以「戒律」為重。雖然玉泉系的門下比國清系興盛,但《佛祖統記》的作者志磐大師,認為玉泉系不以天台教觀為重,有失法統。國清系從灌頂大師之後,傳給智威、慧威及左溪玄朗,其後是荊溪湛然。在湛然之前的天台宗,大都處於比較保守自修的狀態。

六、六祖——法華智威禪師

智威大師(?~六八〇),唐代僧。處州(浙江)縉雲人,俗姓蔣,家世業儒。傳其前身為陳代僕射徐陵,曾聞智者大師講經,發願來世童幼出家為僧。因此,在十八歲娶媳婦回家的路途中,遇到一位梵僧,詰問他為何違背昔日所立誓言。智威當下恍然有悟,立即前往天台山國清寺,投章安灌頂大師受具足戒,諮受止觀心要,定慧俱發,證得法華三昧。

高宗上元元年(六七四),至蒼嶺普通山,力修禪觀,以其地狹,難容廣眾,於是又到軒轅鍊丹山開荊拓棘,晝講夜禪,手寫藏典,跟隨他習禪者有三百多人,聽講者七百餘人,並分九處安居。從居住的地方到講堂授課,或到禪堂坐禪,需走八十里路,智威大師未曾遲到過,學人徒眾都說他有神足通。智威大師身長九尺,每次登座說法,有紫雲覆頂,恰如雲蓋,非常莊嚴,時人敬稱為「法華尊者」。永隆三年十一月示寂,吳越王追諡「玄達尊者」。嗣法弟子為慧威,與師並稱「二威」;智威稱「大威」,慧威稱「小威」。

七、七祖——天宮慧威禪師

慧威(六三四~七一三),唐代僧。婺州東陽(浙江)人,俗姓劉,幼年出家。受具足戒後,謁智威研習天台教學,頓悟三觀之法,時人以「小威」稱呼。最初居住京師天宮寺,世人稱他為「天宮尊者」。後來隱居東陽,謝絕人事,但登門求道者仍不絕於途。高宗時,與智威同為朝散大夫四大師。開元元年示寂,世壽八十。嗣法弟子為左溪玄朗。後吳越王敕賜「全真尊者」諡號。

八、八祖——左溪玄朗禪師

玄朗(六七三~七五四),唐代僧。婺州烏傷(浙江義烏縣)人,俗姓傅,為傅大士第六代孫。九歲出家,二十歲敕住東陽清泰寺。受具足戒後,於光州岸律師處修學律儀,至會稽妙喜寺隨印宗禪師研習禪要。後詣東陽天宮寺,從慧威禪師學《法華》等經;又依恭禪師修習「止觀」,並以止觀為入道安心之要。

玄朗大師的性格,喜好山林,曾隱居婺州浦陽縣左溪巖三十餘年,獨坐一龕,麻衣疏食,修頭陀苦行,隨身僅十八件僧物。天寶十三年九月十九日,呼門人曰:「吾六即道圓,萬行無礙,戒為心本,汝等師之。」即端坐長別,吳越王諡號「明覺尊者」。

玄朗大師平日誨人不倦,且勤於講學,天台宗的教法,由他漸漸轉盛。門下有中興天台宗的湛然,與新羅人法融、理應、純英等,名僧輩出。

九、九祖——荊溪湛然大師

荊溪湛然大師(七一一~七八二),唐代僧,常州荊溪人。俗姓戚,家世業儒,而獨好佛法。十七歲從金華方巖受天台止觀,二十歲入左溪玄朗之門,研習天台教義,盡得其學。三十八歲於宜興淨樂寺出家,又至越州從曇一律師學律。

天寶九年(七五〇),於吳郡開元寺宣講《摩訶止觀》。玄朗示寂後,湛然繼其法席,以中興天台宗自任,提出「無情有性」之說,主張木石等無情之物亦有佛性,由此發展天台教義。一生致力於弘揚天台教觀,講說撰寫,著作極多,有《金剛錍論》、《止觀搜要記》、《法華文句》等多種。時人讚歎說:「荊溪不生,則圓義將永沒矣!」歷住蘭陵、清涼諸剎,所至之處,四眾景從,德譽廣被。大曆年間,玄宗、肅宗、代宗,優詔連徵,皆稱疾不就。晚年歸台嶺,大布而衣,一床而居,以身誨人,耆年不倦。吳越王追諡其為「圓通尊者」,世稱「妙樂大師」。

建中三年(七八二)二月五日,安詳示寂於佛隴道場,語門人曰:「道無方,性無體,生歟死歟,其旨一貫。吾歸骨此山,報盡今夕,要與汝輩談道而訣。夫一念無相謂之『空』,無法不備謂之『假』,不一不異謂之『中』,在凡為『三因』,在聖為『三德』。熱炷則初後同相,涉海則淺深異流,自利、利人,在此而已,爾其志之!」言訖而化。入室弟子三十九人,道邃、行滿、普門、玄皓、梁肅等最為傑出。道邃傳承湛然大師的衣缽,住持國清寺,並與行滿共同傳法與日僧最澄(返日之後創立日本天台宗,大本山為延曆寺,後世稱為「天台始覺門」)。

湛然之後,天台宗經過會昌法難和唐末五代的戰亂,典籍章疏大多散佚,天台宗再次衰微。

直到宋朝初年,因為江浙一帶的吳越王虔信佛法,派遣使者至高麗請回天台典籍,並經義寂大師的弘傳,才重振宗風。然而卻又因為對智顗《金光明玄義》廣本真偽的看法不同,導致觀點的歧異。義寂大師以下形成兩個派別,一派以義寂的再傳弟子知禮為首,稱之為「山家派」;義寂的另一弟子慈光志因,傳門人晤恩、智圓等,形成另外一派,稱之為「山外派」。兩派時常辯論「真心觀還是妄心觀?色法是否具三千?」等問題。「山外派」的主張有些接近華嚴宗的教觀,被「山家派」斥為不純,不久即衰微。

十、十七祖——四明知禮大師

四明知禮大師(九六〇~一〇二八),俗姓金,字約言。宋太祖建隆元年生於浙江省寧波縣。七歲喪母,依止太平興國寺洪選法師出家,十五歲受具足戒。二十歲隨寶雲義通大師學習天台教觀,甫經一月,便能自講《心經》。未久,名震四方,僧侶雲集。淳化二年(九九一),住持乾符寺。至道元年(九九五),晉駐四明山保恩院;大中祥符二年(一〇〇九),保恩院重建落成,次年奉敕受「延慶寺」寺額,知禮於此專事講懺四十餘年,學徒遍於東南。

知禮與遵式並為「山家派」的中心人物,與「山外派」晤恩系統門下對立達四十年。山外派晤恩曾著《金光明玄義發揮記》,主張《金光明玄義》廣本雖題為智者著,實非真作;並主張「真心觀」,以所觀之境為真心,即「真如」。知禮乃著《扶宗釋難》,以駁斥晤恩所謂《金光明玄義》廣本非真作之說;並主張「妄心觀」,以所觀之境為「妄心」——「六識」。二派間往復論難,即所謂「山家、山外的論爭」。其時「山家派」的議論大多出自知禮,其往來論議的文章,收於《十義書》、《觀心二百問》等典籍中。《十不二門指要鈔》為其代表作,其他有關於智者《觀音玄義》、《金光明經玄義》等注疏之作,尤以《觀經疏妙宗鈔》等,具獨特的見解,既批判山外派諸說,復宣揚天台的教義。

知禮門下分三流,歷經數代盛行不衰。宋真宗感佩其德,賜號「法智大師」,被尊為天台宗第十七祖。又以長住四明延慶寺,世稱「四明尊者」。天聖六年,稱念「阿彌陀佛」數百聲後示寂,世壽六十九。

生平致力於著述、講說、禮懺、修福。是一位解行並重,福慧雙修的菩薩行者。咸平二年(九九九)以後,講《法華玄義》七遍、《法華文句》八遍、《摩訶止觀》八遍,《大涅槃經疏》一遍、《淨名經疏》二遍、《金光明經玄疏》十遍、《觀音別行玄疏》七遍、《觀無量壽佛經疏》七遍及《金剛錍》等,其數繁多。又禮拜各種懺儀一百多遍。曾經燃指供佛,塑造佛像,興建寺院,不計其數。著作有《金光明經文句記》、《修懺要旨》、《金光明懺儀》等十多種。現今台灣多數佛教寺院每個月固定修持的大悲懺科儀,即是四明尊者法智大師所作。

天台宗在元、明兩代式微。明末有智旭大師,自稱「私淑台宗」,著《法華會義》等書,對天台教觀頗有發揮。

民國以後,天台學的復興得力於諦閑大師,著述有《大乘止觀述記》等十餘種,創立「觀宗研究社」,為作育天台學者之專門學府,一時人才蔚起,有仁山、常惺、寶靜、靜修、倓虛、禪定、可端等諸尊宿。台灣有新竹斌宗法師,曾至大陸觀宗學舍攻讀,頗有成就,其門人慧嶽法師,承其法系至今。

回到頁面頂端
回到星雲大師全集首頁
搜尋
調整
關注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