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大小:

A-

A

A+

123 新詩

金陵會/民國‧趙樸初

經年別,

重到柳依依,

煙雨樓臺尋古寺,

莊嚴誓願歷僧祇,

三界法雲垂。

金陵會,

花雨滿秦隄,

登岸何須分彼此,

好從當下證菩提,

精進共相期。

偉大的佛陀/民國‧星雲

(一)

鐘聲伴著晨熹,

黎明把我從夢中招回。

揭開我心地的朦朧,

又開始我虔誠的敬禮:

我所敬仰的佛陀呀!

願您的慈光,

庇佑著大地,

庇佑著眾生,

庇佑著我。

我再五體投地的叩首,

仰望蓮座上的佛陀,

好像

獵者洗去手上的穢血;

好像

詩人拋掉胸中的思潮;

好像

神女希冀著黎明。

我,

雙膝貼住了蒲團,

頭頂親吻著佛陀腳下的荷蓮,

這一瞬,

是重罪獨釋,

是濤湧避去了風神,

是枷鎖得到了解脫。

向您:

偉大的佛陀!

傾訴心曲;

向您:

偉大的佛陀!

承受清涼的法水。

雖然喉嚨嘶啞,

但從我心裡卻迸出一句:

偉大的佛陀!我敬愛您!

(二)

聲和著梵音響起,

五濁的世界在眼前消滅。

萬念都蕩滌灰盡,

又開始我虔誠的讚禮:

我所皈依的佛陀呀!

自您降記在娑婆,

苦海中才有了舟航,

火宅裡才有了甘霖,

迷途上才有了指南,

黑暗中才有了光明。

人間有了您:

才能

虛假的轉為誠實;

才能

慳吝的變為喜捨;

才能

罪惡的化為善美。

我,

再向您叩首,

偉大的佛陀!

這一瞬,

把貪愛拋向海洋,

把瞋恚掃得精光,

把一切的罪惡,

深深的埋葬。

向您:

偉大的佛陀!

傾訴心曲;

向您:

偉大的佛陀!

承受清涼的法水。

雖然喉嚨嘶啞,

從我心裡卻迸出一句:

偉大的佛陀!我敬愛您!

(三)

這一座莊嚴的殿宇,

令我流連不忍離去;

無邊的業海呵!

一不小心即將滅頂。

世事滄桑,

人情的冷風沒有溫暖。

我又暗暗默禱:

我所敬仰的佛陀呀!

迦毗羅衛國的皇宮降誕了您,

從此

眾生的精神有了寄託;

從此

眾生的心靈有了皈依;

從此

眾生的生命有了光熱。

偉大的佛陀!

我自從把一切獻諸於您,

夢魂就常依繞在,

菩提樹下,

祗陀園中,

靈鷲山尾。

阿難念餘年親承法乳,

摩訶迦葉微笑而得衣缽,

舍利弗、目犍連……

這些幸福的寵兒,

令人無比的羨慕。

您,

偉大的佛陀!

金剛座上一聲獅吼;

百萬邪魔,

乖乖的俯伏低頭;

無數外道,

依順的都來皈投。

四十九年的教法:

從天竺起,

跨過高山,

渡過重洋,

今日已遍於五大洲。

多少眾生學著您:

離開了生死的苦海,

解脫了煩惱的無明,

為您德慧的感召,

從我的心裡卻迸出一句:

偉大的佛陀!我敬愛您!

(四)

殿外落著疏疏的細雨,

人間沒有幾塊乾淨土,

我迴視我四週,

為莊嚴肅穆的氣氛圍繞。

我感動得又再頂禮:

我所敬仰的佛陀呀!

您的聖教流入東土,

我們老大的中國,

歷史上增添了記載,

文化上增添了光彩,

我不但敬仰您的智慧與聖格,

我更深深的愛著,

您給我國光榮的文化與歷史。

藏經樓上,

有三藏十二部教典;

秀麗的山頂上的石佛,

雕刻之工是罕世的藝術。

深山、都市、鄉村、

巍峨堂皇的寺院,

放出萬道金光,

溫暖了無數人的心房。



偉大的佛陀!

您是

永遠高照的太陽;

您是

長久不滅的慧光。

雖然

末法的時代聖教多難,

教團中有著不少瑕疵;

但是

有「過去」的火光照耀,

有「未來」的希望憧憬,

不管群魔的亂舞,

不論世界的末日來到,

我還是要說:

偉大的佛陀!

我敬愛您!

吳修齊先生八十華誕慶/民國‧星雲

人生六十稱甲子,

真正歲月七十才開始,

八十還是小弟弟,

九十壽翁多來兮,

百歲人傑不稀奇,

神秀一百零二歲,

佛圖澄大師,

還可稱做老大哥,

多聞第一的阿難陀,

整整活了一百二十歲,

趙州和虛雲,

各自活了兩甲子,

菩提流志一百五十六,

其實人人都是無量壽,

生命馬拉松,

看誰活得久。

皇冠雜誌創刊四十週年賀辭/民國‧星雲

平鑫濤的「皇冠」戴(發行)了四十年,

回顧中國史上戴皇冠的領導者:

漢武帝戴了五十四年,

天威凜凜,震鑠古今;

商殷高宗(武丁)戴了五十八年,

南征北討,武功卓著;

清聖祖康熙、清高宗乾隆各自戴了六十年以上,

分尊為開國之君和十全老人;

唐堯戴了將近一世紀(九十九年),

被世人推崇為公天下的聖人;

黃帝在位比一世紀還要長,

皇冠戴了一百一十年之久,

統一中華,成為中華民族的始祖。

「皇冠」在出版界,雖然是老大哥,

在時光隧道裡,卻還只是個小老弟。

祝福「皇冠」百尺竿頭,更進一步,

在文化界施展遠大抱負與領導者的力道!

「皇冠」在國際上,

也應該持續戴下去。

您看!

奧古斯都大帝戴了四十一年,

引領羅馬帝國進入黃金時代;

彼得大帝戴了四十三年,

俄羅斯帝國擴大了疆土;

普魯士王國的腓特烈大帝、

法蘭克王國的查理曼大帝,

分別戴了四十六年,

前者奠定國家富強之基,

後者開創歐洲統一之局;

凱撒大帝更加發揮了皇冠的魅力,

一戴就戴了五十八年,

畢生的豐功偉業,令人歎為觀止;

伊利莎白與維多利亞女王也不讓鬚眉,

一個戴了四十五年,

一個戴了六十四年,

兩人前後相距約三世紀,

同為英國帶來全盛時期;

法王路易十四的皇冠尤其光芒四射,

戴了七十二年,

稱霸整個歐洲。

文化界的皇冠應該比政治界的皇冠更難戴,

希望「皇冠」再多戴幾個四十年,

甚至千秋萬世,永垂不朽。

偉大的「皇冠」!

謹此獻上誠摯的祝福!



回到頁面頂端
回到星雲大師全集首頁
搜尋
調整
關注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