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大小:

A-

A

A+

318 廣東光孝禪寺重興六祖戒壇碑銘并序

明‧憨山德清

佛法入中國,教自白馬西來,從陸而至雒陽;禪泛重溟,由水而至五羊。豈以性海一脈,潛流於大地耶?自晉耶舍尊者乘番舶,抵仙城,建梵剎,種訶子成林,故號訶林。宋求那跋陀攜《楞伽》四卷至,止訶林,立戒壇於林中,讖曰:「後有肉身大士於此授戒。」梁普通閒,梵師智藥三藏攜菩提樹植於壇側,記曰:「百七十年,有大智人於此出家。」及我六祖大師出黃梅衣缽,剃髮菩提樹下,實應其讖。遂從智光律師登跋陀壇,受滿分戒,乃歸曹溪,禪宗實自此發源也。戒為成佛之本,大師開化於曹溪,則以戒壇為根本地,弟子往來於其中,故今寺僧皆從衣缽中出,千百年來,香燈供奉如生。造化密移,世道不古,久之,僧不知有戒,人不知有壇,清淨覺地化為狐堀,歲月更歷,幾易其主矣。

萬曆丙申春,予蒙恩徙海外,開法於壘壁閒樹下,弟子通炯、超逸數十輩皆從授教,博士弟子亦多歸焉。越七年壬寅,諸弟子相聚而歎曰:「戒壇乃吾祖師根本地,奈何湮沒蕪穢,忍坐視乎?」炯、逸募資鳩材,居士王安舜等,相率而謀贖壇基一隅,不期年而落成。予去五羊,越八年,逸老匡山,炯、逸從遊未離,猶然依棲樹下時也。一日,二子作禮請曰:「戒壇因緣賴師始終之,師老矣,願惠一言以記之。」予為之言曰:「法性海中,本無出沒,常寂光土,安有去來?人世變遷任運,佛國淨穢隨心。所謂道在人弘,法因機感。此千載一時,起廢光前,自有不期而會者矣。安知今之興者,詎非在昔之人?後之來者,寧無今日之眾耶?此佛種從緣,塵劫不昧,燈燈相續而無盡者也。」乃為銘曰:

大海潛流,四天下地。禪宗一脈,自南而至。爰有至人,訶林肇開。

戒壇刱立,待聖人來。菩提無樹,根栽於戒。佛種從緣,枝葉是賴。

百七十年,符讖不虛。從獵隊出,培此根株。袈裟出現,須髮自落。

堂堂應真,光明透脫。法雷一震,法雨滂沱。流潤大千,重長枝柯。

覆蔭既繁,集者益盛。聖凡不分,龍蛇乃混。枝柯既枇,根本不固。

故金剛地,棲此狐兔。大運循環,無往不復。昔人適來,還我故物。

寶掌一開,取如探囊。法幢重建,斯道用光。葉落歸根,來時無口。

實我祖師,將心自剖。此壇既復,如出礦金。盡未來際,將傳此心。

虛空可殞,心光不昧。惟此道場,如是如是。

回到頁面頂端
回到星雲大師全集首頁
搜尋
調整
關注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