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大小:

A-

A

A+

200 一代優婆夷孫張清揚女士

孫張清揚女士,長年熱心公益,對於弘法事業更是不遺餘力。曾任貴州督勻慈幼院院長,並協助太虛大師發展佛教文化事業,出任中國佛教會常務理事。四〇年代(一九五一~),台灣佛教界一片肅寂,佛教典籍流通不易,孫女士不僅辦佛經流通處,開設書局,更協助東初法師影印大藏經,此舉關係著台灣佛教的復興,成為當時佛教界的一大盛事,對於早期正信佛法的推動普及,有著莫大的貢獻。晚年,孫女士將台北寓所過戶佛光山名下,指名作為弘法教育基金之用,對於僧伽教育深具遠見。孫張清揚女士一生護法衛僧不遺餘力,真誠為佛教貢獻服務,堪為現代在家居士的楷模。

宿世佛緣 紅福所迷

孫張清揚女士(一九一三~一九九二),又名張晶英,湖南人,家境富裕,母親為虔誠的佛教徒,然而清揚從小就讀於教會學校,對於各種宗教並沒有深刻的信仰。清揚就讀南京匯文女子中學時,經同學介紹,認識在南京擔任黨校新軍和憲警幹部訓練的孫立人將軍,一九三〇年高中畢業後,與孫立人在上海結婚。

一九三四年,清揚遷居江西南昌,一夜夢見手持淨瓶的觀世音菩薩站立空中,巨大偉岸,慈眉善目俯視眾生,清揚居士情不自禁地跪下祈禱,但心想自己什麼都有了,還是為母親求壽吧。霎時,菩薩消失,出現一位老嫗,遞給他一杯水,喝下後感到沁涼無比。老嫗告訴他:「求壽並不難,你宿世有佛緣,但為紅福(塵)所迷,越早修行越好。」此後,清揚開始精進學佛,母親送他一串念珠,並教他持念「南無阿彌陀佛」。之後,隨著軍隊調動,清揚來到浙江。

一回,清揚在外吹了風,半邊嘴臉突然歪了,看遍中西醫,試過各種藥草偏方都無法痊癒。由於年輕愛美,先生又離家在外打仗,每日雖有許多部屬太太前來勸慰陪伴,但長期受此折磨,清揚也不免興起輕生之念。他要求這些太太們到城裡城外,一人買兩顆安眠藥,蒐集了半瓶,準備自殺。就在此時,他想到應當將病情告知母親。

清揚的母親接獲電報,立即趕來,吩咐傭人洗刷鍋子,令眷屬大眾持齋一天。母親則在案前供水,焚香祝禱,誦念二十一遍大悲咒後,教清揚跪著喝下,並觀想他曾夢過的白衣大士。清揚恭敬地喝下大悲咒水,幾個小時過後,情況已顯好轉,三天後,群醫束手無策的不名疾病,竟不可思議地痊癒了。病癒後,清揚陪伴母親到南海普陀山朝聖,並在手臂上燃三炷香供佛,以感念菩薩的慈悲救度。

皈依三寶 倡印佛經

一九三六年,母親到南京棲霞山求受菩薩戒,清揚隨行上山皈依。一九三八年,抗日戰爭期間,清揚在重慶又皈依太虛大師。太虛大師教他唱〈三寶歌〉,其中「盡形壽,獻身命,信受勤奉行」一句歌詞給予他深刻的感受,發願「難行能行,難忍能忍」,除了身口意奉行佛法,更以資財與智慧護持佛教。

一九四九年,山河變色,清揚隨孫立人將軍播遷來台。清揚宿具佛緣,初來乍到,即四處尋訪廟宇,清揚原想買下圓山飯店(當時仍為日本的神社),作為接待大陸來台比丘的住所,後因該處為政府預定地而作罷。不久,清揚以一千萬台幣贊助當時國大代表李子寬居士等人買下現在的善導寺,作為佛教的弘傳中心。

政府遷台後,由於兵荒馬亂,一度竟曾訛傳大陸派遣五百名僧侶到寶島從事滲透顛覆工作,許多僧人因而身陷囹圄,清揚接獲訊息,即刻聯合國大代表前往保釋。由於清揚率先出力奔走,慈航法師等當代僧伽才得以洗冤出獄。此後,清揚一改昔日謝絕官方應酬邀宴的作風,主動致函當時的行政院長陳誠,要求政府給予出家人保障,並邀請所有高級將領、立法委員的夫人到家中聚餐,遊說他們護持佛教。

四〇年代,台灣佛教衰微不振,清揚毅然支持張少齊居士在台北興辦「益華佛經流通處」,後來又開設「建康書局」,編印流通佛教典籍,並且在各地講經弘法,掀起學佛熱潮。一回,張少齊向清揚表示:「中華民族歷代帝王都曾經刻印藏經,但是到了民國,卻無人發起推動,佛教傳統文化就這樣沒落,令人傷痛。」於是清揚變賣身邊所有首飾,向日本請購一套《大藏經》,並透過當時外交部長葉公超先生,運用葉部長與駐日大使董顯光先生的交情,從日本以專機將大藏經運送到台灣。

一九五五年,由中華佛教文化館發起影印大藏經,請南亭老法師擔任團長,星雲任領隊,煮雲負責聯絡,並由宜蘭念佛會的八位蓮友為團員,組成文宣隊做環島宣傳。足跡所至,引起熱烈迴響,感人事蹟不勝枚舉。

佛教力量 功不可量

當時民間流傳蔣夫人爭取官員太太信仰基督教,清揚也對他們大弘佛法,兩人互別苗頭。清揚對此傳言燦然一笑,道出其中原委:「蔣夫人希望我能信仰基督教,勸了我九次。第一次婦聯會成立大會時,我們這些陸、海、空三軍總司令的太太們因為丈夫的頭銜,統統被請去,還要演講。想到那麼大的場面實在可怕,我坐著官車出門時,有人問我到哪去?我說我要到台北殯儀館。他們問我去做什麼?我說去開會啊!(藉此幽他們一默,也調侃一下自己。)我的演講稿用毛筆寫得大大的,還加上圈點。蔣夫人問我怎麼回事?我回答說:怕上台眼睛發花,所以寫大一點,請勿見笑!」

清揚硬著頭皮上台致詞:「我是佛教徒,婦聯會今天要我做工作報告,我很慚愧,個人沒什麼作為。但是我們佛教徒力量很大,婦聯會發給我們為軍人製衣的布料,我拿到寺廟,師父們大家分工合作,很熱心,一下子就完成了。他們很了不起!默默地貢獻,請主任委員(蔣夫人)能給他們獎勵。」

言畢,蔣夫人站起來說:「在座信仰基督教、天主教的夫人,你們聽到沒有?剛剛孫夫人說佛教徒這麼熱心,你們要向他看齊。」蔣夫人私下讚賞清揚的演說,也很好奇為什麼能講得這麼有說服力?清揚說:「我是從寺廟裡訓練出來的呀!」

佛門信女 乘願再來

孫立人將軍往生後,清揚更加了悟人生的苦空無常,因此一心精進修行,唯求自在解脫,每日清晨三點半起床後,首先誦一部《地藏經》,然後禮佛一〇八拜。

一九八七年,清揚將自己百年之後的喪葬事宜託付佛光山。一九九二年七月二十二日,清揚捨報往生。其親眷謹遵遺囑,不發訃文,不登報,由佛光山僧眾於七日內,每日二十四小時佛聲不斷,以助其上升佛國。八月二日下午舉行告別式,靈骨安奉於佛光山,星雲為其寫下輓聯:「八十年歲月心中有佛,千萬人入道爾乃因緣。」

清揚畢生投入佛教事業,善行不落人後,曾經協助李子寬居士買下台北善導寺,供大陸僧青年來台弘法之用,亦曾捐款協助東初法師創辦《人生雜誌》,同時贊助張少齊的佛教書店,並興建中華佛教文化館,此外,更鉅資購買原版大藏經乙部,使台灣首度有大量《大正藏》的影印版流通,對於佛教文化的傳承厥功至偉。清揚一生護持、弘揚佛法,最後亦在佛號的誦念中含笑而去,希望他日清揚能夠乘願再來!

回到頁面頂端
回到星雲大師全集首頁
搜尋
調整
關注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