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大小:

A-

A

A+

262 第二篇 食存五觀

壹、前言

王陽明有一首偈語說:「飢來吃飯倦來眠,只此修行玄更玄;說與世人渾不信,卻從身外覓神仙。」修行本是如此,日常生活裡處處有禪味,吃飯睡覺中都能見出自己的清淨本性。

如何吃飯睡覺才是修行,才能悠游自在呢?從前的高僧大德生活簡樸,粗茶淡飯而怡然自得;現在的人豪華奢侈,山珍海味,卻煩惱無盡。這便是「修心」和「著境」的差別。

就飲食而言,食物能夠滋養我們的色身,固然是重要的,但是許多人常過分貪著,沒有節制,隨著自己的喜好,暴飲暴食而傷害了身體。如何吃得健康衛生並且不離修行呢?佛教在進食時的心存「五觀想」就是一種不離修行的健康飲食法。

貳、食存五觀的內容

佛教認為進食時應存有五種觀想:

1.計功多少,量彼來處。

2.忖己德行,全缺應供。

3.防心離過,不生瞋愛。

4.正事良藥,為療形枯。

5.為成道業,應受此食。

一、計功多少,量彼來處

古人說:「一粥一飯,當思來處不易。」我們平時所吃的飯菜,都是由農人墾植、灌溉、施肥、鋤草、收成,然後經由商人販賣,再淘洗、炊煮,最後送到我們面前,不知已花費了多少人的功夫與心血。所謂:「鋤禾正當午,汗滴禾下土,誰知盤中飧,粒粒皆辛苦。」所以,當我們用餐時,應當要心存感恩及惜福的心。

愛物惜福,本是生活的美德,但是現代社會,經濟繁榮,物質豐裕,許多人已習慣奢侈浪費,飲食無節制,或任意糟蹋丟棄,暴殄天物,不知惜福。有一個故事說,有位富翁,家財萬貫,生活奢華,常常將米粒丟棄在水溝裡。有位節儉的出家人,每天從水溝裡將這些米粒撿起來晒乾,並加以儲存。後來遇到饑荒,富翁淪為乞丐,這位出家人便以富翁過去丟棄的米粒施捨給他,富翁知道後,覺得非常慚愧。

這個故事告訴我們應該「當得有日思無日,莫待無時思有時」,時時提醒自己要勤儉惜福。

佛門中,飲食都是檀越所供養。《僧祇律》說:「皆為信心檀越減損口腹,為求福故,布施我等,所謂檀信脂膏,行人血汗,若無修行,粒米難消。」「佛觀一粒米,大如須彌山;汝若不了道,披毛戴角還。」一粒米是集合一切因緣所成,怎可輕易浪費?所以,做個佛弟子應該生慚愧心,對於飲食要知道惜福,是好是壞,都不生增減貪著的心。

二、忖己德行,全缺應供

身為佛弟子,接受飲食供養時,要反省自己的行為是否合乎道德戒行?能受得起供養嗎?如果具備勤修三學、化導眾生的二利德行,稱之為全,便可以承受供養;沒有具備的,則名之為缺,受之當覺有愧。

許多經典裡都提到,佛弟子受人信施,如不好好修行,會有無量的罪過。如《毘尼母經》記載:「若不坐禪不誦經,不營佛法僧事,受人施,為施所墮。」

《法句譬喻經》也說,佛陀在世時,有位比丘,每天吃飽飯後,就回去睡覺,只圖色身的舒適,不知精進修行。佛陀知道後,嚴厲地訓誡他,並以他的前世因緣果報來開導:「過去維衛佛住世時,你就出過家,但是由於貪圖利養,平時又不念經誦戒,不精進修行,後來你的神識便投生為牛馬身上的蟲,一過就是五萬年,五萬年過完了,又投生為螺螄蚌蛤之類的水蟲,和樹木中的蠹蟲……如今,你好不容易受完罪業的果報,又出家作沙門,為什麼還如此貪戀睡眠呢?」

比丘聽到自己的這段前生往事,又慚愧,又恐怖,五陰迷蓋頓然消除,證得阿羅漢果位。

唐朝百丈懷海禪師一生躬親耕食,立下「一日不作,一日不食」的千古楷模,到了八十多歲,每天還到田裡辛勞作務,弟子不忍心,於是將耕具藏起來,懷海禪師找不到工具做事,便不吃飯,所謂「不懈怠一日,不妄食一餐」。

三、防心離過,不生瞋愛

一般人飲食常犯有三種過失:

1.見到上品美食,或對能使身體強壯、皮膚光滑的食物就生起貪心。

2.對下品粗糙食物排斥瞋恨。

3.對不好不壞的中品食物,不加分辨,不知來處不易,便是愚痴。

飲食上如果產生上述的貪瞋痴三種心,會使自己墮落,應該警惕防患。

另外,對於飲食,如果食之過多,不知節制,也會產生許多疾病。《佛說佛醫經》說:「一者、久坐不飯;二者、食無貸;三者、憂愁……」《尼乾子經》說:「噉食太過人,身重多懈怠,現在未來世,於身失大利。睡眠自受苦,亦惱於他人,迷悶難寤寤,應時籌量食。」由是可知,飲食過量有多睡眠、多病、多婬、不能精進、多著世間享樂等五種罪過。過度飲食既然有如此多過患,我們實在應當多加注意,善予節制。

飲食貪多的另一個後遺症是「肥胖症」。過去波斯匿王便是由於貪著飲食而過分肥胖,甚至因為行動不便,呼吸困難,而焦急地請示佛陀如何減肥。

凡事以中道為宜,飲食也是如此。《阿含經》裡記載:「若過分飽食,則氣急身滿,百脈不調,令心壅塞,坐臥不安;若限少食,則身羸心懸,意慮無固。」可見飲食適中是非常重要的。此外,用餐時我們要以慈悲喜捨的心來代替貪瞋痴等不淨的心,才能真正吃得身心歡喜健康。

四、正事良藥,為療形枯

我們的身體,是由地水火風四大組合而成的。經中說:「一大不調,百一病生;四大不調,四百四病同時俱作。」身體真正的大病,便是飢渴,所以經上說:「飢為第一病,飢苦難治,治不窮故,從生至終,永無暫息,餘病不爾。」因此,飲食就如良藥一般,能治療形體飢渴的疾病。

《遺教經》說:「受諸飲食,當如服藥,於好於惡,勿生增減,趣得支身,以除飢渴。如蜂採華,但取其味,不損色香。受人供養,趣自除惱,無得多求,壞其善心。」

《雜寶藏經》說:「是身如車,好惡無擇,香油臭脂,等同調滑。」車子有油才能發動,身體也是如此,有了食物的滋養,生命才能延續,道業才能成辦。所以飲食是重要的,只是不要在食物上起分別,就如車油,只要可以轉動,不一定要求最高品質。又如穿衣服,目的在保暖,而不在質料的柔軟舒適,顏色的華麗奪目與否。

五、為成道業,應受此食

對色身的愛護,在《那先比丘經》裡有這樣的記載:「彌蘭陀王問那先:『沙門寧能自愛其身不?』那先言:『沙門不自愛其身。』王言:『如令沙門不自愛其身者,何以故自消息臥,欲得安溫軟,飲食欲得美善,自護視,何以故?』……那先言:『沙門亦如是,不愛其身,雖飲食,心不樂,不用作美,不用作好,不用作肌色,趣欲支身體,奉行佛經戒耳。』」

一般人常被欲望牽縛,對身體總是費盡心思地保養愛護。但是對修行人來說,飲食只是用來滋養四大假合的色身,《行事鈔》卷下之二說:「為成道業觀三種:一、為令身久住故,欲界之食,必假摶食,若無,不得久住,道緣無託故。二、為相續壽命,假此報身假命,成法身慧命故。三、為修戒定慧,伏滅煩惱故。」飲食是為了維繫色身,藉著四大假合的色身而成就真實的法身慧命,因此,不能起貪著。

參、結語

有學僧問大珠慧海禪師:「什麼是佛法大意?」

大珠慧海禪師回答說:「吃飯睡覺。」

學僧說:「平常人也是吃飯睡覺,又有何別意?」

大珠說:「平常人吃飯,挑肥揀瘦,千般挑剔;平常人睡覺,反覆思惟,輾轉難眠。」

吃飯和睡覺自來就是佛門重要的修行,並且被定為五堂功課,許多的戒律、清規也繞著飲食的問題而設立。

我們的身體每天在新陳代謝,每天行住坐臥的活動都在消耗能量,如果沒有充分的飲食營養,生命便會枯竭而死,哪裡還談得上修行辦道呢?只是在接受飲食時,不可以用不清淨的貪取心、瞋恚心、差別心、輕慢心去受食,去計較東西的好壞,揀別食物的精粗,而應該以惜福心、感恩心、精進心、平等心、慚愧心、忍耐心來接受供養。每餐進食前修持五觀想,思惟自己的道業,便能享受天下的「千家飯」,而不曾咬住「一粒米」。

【習題】

1.何謂食存五觀?

2.食存五觀有何意義?

3.如何吃飯才是修行?

4.何以說吃飯是佛門重要的修行?

 

回到頁面頂端
回到星雲大師全集首頁
搜尋
調整
關注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