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大小:

A-

A

A+

164 六祖壇經注釋序

禪,本是無言的境界,但禪宗的典籍,又有汗牛充棟之多。語言文字、舉心動念,雖非禪意;但揚眉瞬目,搬柴運水,又無非禪機。禪是不可說的,但禪確有無限的意義,無限的內容,無限的境界。

禪宗的典籍中,《六祖壇經》被視為一部無上的寶典。六祖惠能沒有受過教育,而能說出自性上的大道理來,非證悟而何?因為六祖是把佛法消化後從自性上表露出來,他要人放下經書,他倡導見性成佛,佛陀在靈山會上所謂不立文字、以心印心的正法眼藏,惠能毫不猶豫的把這付擔子承挑起來。

因有惠能大師的化世,繼著一花五葉,佛法多采多姿的就在中國社會普遍流傳而發揚光大起來。

六祖不識字,門人法海把他講的話記載下來,成為《六祖壇經》。古代的學者柳宗元、王維、劉禹錫等都推崇六祖,為撰碑記;近代的錢穆博士認為《壇經》是探索中國文化的必讀典籍之一,說《壇經》是中國第一部白話作品。自唐以來,《六祖壇經》受人重視、受人推崇,可以說在中國佛學思想上確有承先啟後的力量。

《壇經》因流傳年代久遠,版本容有不一,文字和段落上或有出入,但這並不能否定《壇經》的價值,釋德異說:「夫《壇經》者,言簡意豐,理明事備,具足諸佛菩薩法門。」明教契嵩說:「《壇經》乃定慧為本,趣道之始。」

因為《壇經》為我國文化瑰寶,佛學聖典,故東方佛教學院第二屆同學於學中舉行禪學座談會,唐教授一玄居士擔任主講,一部份同學記錄、考訂、註釋,得唐教授指導,故有是書之刊印,此中以心印同學出力尤多。其他同學如悟嚴、性瀅、慧哲等,則分註《禪林寶訓》、《緇門崇行錄》等。余見學子為法辛勤,故樂為出版,並作此饒舌也。

星雲於佛光山東方佛教學院

民國五十八年(一九六九)十二月十五日

回到頁面頂端
回到星雲大師全集首頁
搜尋
調整
關注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