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大小:

A-

A

A+

061 七言

悟道頌/五代‧靈雲

三十年來尋劍客,幾回落葉又抽枝。自從一見桃花後,直至如今更不疑。

平常是道頌/宋‧無門慧開

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涼風冬有雪,若無閒事掛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

資福訓童行頌/宋‧慈受懷深

世諦紛紛沒了期,空門得入是便宜,直須日夜常精進,莫只勞勞空過時。

心猿易縱安教縱,意馬難調亦要調,到老情塵掃不盡,出家四事恐難消。

焚香禮拜莫匆匆,目睹心存對聖容,懺悔多生塵垢罪,願承法水洗心胸。

出家言行要相應,戰戰長如履薄冰,雖是未除鬚與髮,直教去就便如僧。

也要學書也念經,出家心地要分明,他年圓頂方袍日,事事臨時總現成。

出家不斷葷和酒,枉在伽藍地上行,到老心田如未淨,菩提種草亦難生。

莫說他人短與長,說來說去自招殃,若能閉口深藏舌,便是修行第一方。

常住分毫不可偷,日生萬倍恐難酬,豬頭驢腳分明見,佛地今生掃未休。

莫學愚人說脫空,脫空說得有時窮,暗中莫道無人見,只恐難瞞馬相公。

一等出家為弟子,事師如事在堂親,添香換水宜勤謹,自有諸天鑒照人。

香積廚中好用心,五湖龍象在叢林,瞻星望月雖辛苦,須信因深果亦深。

二時普請宜先到,眾手能為事不差,諷取如來經一卷,都勝閒話口吧吧。

廊下逢僧深問訊,門前遇客要相呼,出家體態宜謙讓,莫似愚人禮數無。

家事精麤宜愛惜,使時直似眼睛看,莫將恣意胡拋擲,用者須知成者難。

諸寮供過要精勤,掃地裝香莫厭頻,事眾若能常謹切,身心方是出家人。

衣衫鞋襪須齊整,掛搭巾單不可無,身四威儀常具足,莫隨愚輩學麤疏。

拳手相交不可為,麤豪非是出家兒,遭人唾面須揩卻,到底饒人不是癡。

三通浴鼓入堂時,觸淨須分上下衣,語笑高聲皆不可,莫將麤行破威儀。

有時緣幹到街頭,照顧溈山水牯牛,門外草深常管帶,等閒失卻便難收。

色身康健莫貪眠,作務辛勤要向前,不見碓坊盧行者,祖堂衣缽是渠傳。

退居洞庭包山/宋‧慈受懷深

萬事無如退步人,摩頭至踵自觀身,只因吹滅心頭火,不見從前肚裡瞋。

萬事無如退步人,孤雲野鶴自由身,松門十里時來往,笑揖峰頭月一輪。

萬事無如退步人,淡中滋味最天真,爐邊向火慵開口,睡裡抓頭忘卻身。

萬事無如退步休,百年浮幻水中漚,趙州不為爭餬餅,要得時人劣處求。

萬事無如退步休,本來無證亦無修,明窗高掛多留月,黃菊深栽盛得秋。

萬事無如退步休,華言巧語誑時流,世間種種皆兒戲,何必區區弄筆頭。

萬事無如退步行,世間名利兩重坑,前頭光景無多子,莫與扶屍鬼子爭。

萬事無如退步居,青山僻處結茅廬,聽他人笑生涯拙,自喜閒身得自如。

萬事無如退步看,個中生死不相干,兜兜怛怛從他做,兀兀癡癡我自安。

萬事無如退步僧,髮長懶剃貌稜層,出言吐氣多山野,逆耳之談誰肯聽?

萬事無如退步眠,放教癡鈍卻安然,漆因有用遭人割,膏為能明徹夜煎。

萬事無如退步眠,松床紙帳暖如氈,夢中說話無花草,況是山僧不會禪。

六根圓明頌/宋‧汾陽無德

眼色圓明色是心,色心無物更相侵,相侵只是心根動,動靜圓明觀世音。

耳聲應響普圓音,十方洞徹古兼今,今古圓通觀自在,迷悟須知一道心。

鼻香塵剎盡皆通,普應圓彰事理融,此界他方和合處,不論凡聖在其中。

舌味蓮花相前有,甜苦辛酸應不久,分明了別是塵心,演說談玄不在口。

身觸圓真萬行全,隨機擊發勿邪偏,普含法界元真淨,只個圓通理事寬。

意法舒光一切空,總持園苑號吾宗,金色頭陀親付囑,六相圓明一路通。

見松上雪墜有悟頌/宋‧斷崖了義

大地山河一片雪,太陽一照便無蹤,自此不疑諸佛祖,更無南北與西東。

十可行十頌并序/宋‧龍門佛眼

華嚴以十法界總攝多門,示無盡之理。禪門有十玄談,以明唱道。洞山有十不歸,以表超證。山僧述十可行,以示後生,庶資助道,譬諸蓬生麻中,不扶而直,又如染香之人,亦有香氣。有少益者,書之于后。

宴坐

清虛之理竟無身,一念歸根萬法平。物我頓忘全體露,個中殊不記功程。

入室

問道趨師印自心,入門端的訪知音。此生不踏曹溪路,到老將何越古今?

普請

拈柴擇菜師先匠,進業脩身見古人。若到諸方須審實,龍門此法是通津。

粥飯

三下板鳴生死斷,十聲佛唱古今通。開單展鉢親明取,不可麤心昧苦空。

掃地

田地生塵便掃除,房廊瀟灑共安居。裝香掃地無餘事,默耀韜光示智珠。

洗衣

臨流洗浣莫疏慵,入眾衣裳垢不中。上下鄰肩薰炙久,身心動念肯消鎔。

經行

石上林間鳥道平,齋餘無事略經行。歸來試問同心侶,今日如何作麼生?

誦經

夜靜更深自誦經,意中無惱睡魔惺。雖然暗室無人見,自有龍天側耳聽。

禮拜

禮佛為除憍慢垢,由來身業獲清涼。玄沙有語堪歸敬,是汝非他事理長。

道話

相逢話道莫虛頭,大語高聲笑上流。言下若能窮本末,肯將無義結朋儔。

十牛圖頌/宋‧廓庵師遠

尋牛

忙忙撥草去追尋,水闊山遙路更深,力盡神疲無處覓,但聞楓樹晚蟬吟。

見跡

水邊林下跡偏多,芳草離披見也麼?縱是深山更深處,遼天鼻孔怎藏他?

見牛

黃鸝枝上一聲聲,日暖風和岸柳青,只此更無回避處,森森頭角畫難成。

得牛

竭盡神通獲得渠,心強力壯卒難除,有時纔到高原上,又入煙雲深處居。

牧牛

鞭索時時不離身,恐伊縱步入埃塵,相將牧得純和也,羈鎖無抑自逐人。

騎牛歸家

騎牛迤邐欲還家,羌笛聲聲送晚霞,一拍一歌無限意,知音何必鼓唇牙。

忘牛存人

騎牛已得到家山,牛也空兮人也閒,紅日三竿猶作夢,鞭繩空頓草堂間。

人牛俱忘

鞭索人牛盡屬空,碧天寥廓信難通,紅爐焰上爭容雪?到此方能合祖宗。

返本還源

返本還源已費功,爭如直下若盲聾?庵中不見庵前物,水自茫茫花自紅。

入鄽垂手

露胸跣足入鄽來,抹土塗灰笑滿腮,不用神仙真祕訣,直教枯木放花開。

龐居士頌

但自無心於萬物,何妨萬物常圍繞。鐵牛不怕師子吼,恰似木人見花鳥。

木人本體自無情,花鳥逢人亦不驚。心境如如只遮是,何慮菩提道不成?

十二時頌/南朝‧寶誌

平旦寅,狂機內有道人身,窮苦已經無量劫,不信常擎如意珍。若著物,入迷津,但有纖豪即是塵。不住舊時無相貌,外求知識也非真。

日出卯,用處不須生善巧,縱使神光照有無,起意便遭魔事撓。若施功,終不了,日夜被他人我拗。不用安排只麼從,何曾心地生煩惱?

食時辰,無明本是釋迦身,坐臥不知元是道,只麼忙忙受苦辛。認聲色,覓疏親,只是他家染污人。若擬將心求佛道,問取虛空始出塵。

禺中巳,未了之人教不至,假饒通達祖師言,莫向心頭安了義。只守玄,沒文字,認著依前還不是。暫時自肯不追尋,曠劫不遭魔境使。

日南午,四大身中無價寶,陽焰空華不肯拋,作意修行轉辛苦。不曾迷,莫求悟,任爾朝陽幾迴暮。有相身中無相身,無明路上無生路。

日昳未,心地何曾安了義?他家文字沒親疏,莫起工夫求的意。任縱橫,絕忌諱,長在人間不居世。運用不離聲色中,歷劫何曾暫拋棄?

晡時申,學道先須不厭貧,有相本來權積聚,無形何用要安真?作淨潔,卻勞神,莫認愚癡作近鄰。言下不求無處所,暫時喚作出家人。

日入酉,虛幻聲音終不久,禪悅珍羞不尚餮,誰能更飲無明酒?沒可拋,無物守,蕩蕩逍遙不曾有。縱爾多聞達古今,也是癡狂外邊走。

黃昏戌,狂子興功投暗室,假使心通無量時,歷劫何曾異今日?擬商量,卻啾唧,轉使心頭黑如漆。晝夜舒光照有無,癡人喚作波羅蜜。

人定亥,勇猛精進成懈怠,不起纖豪修學心,無相光中常自在。超釋迦,越祖代,心有微塵還窒閡。廓然無事頓清閒,他家自有通人愛。

夜半子,心住無生即生死,生死何曾屬有無?用時便用沒文字。祖師言,外邊事,識取起時還不是。作意搜求實沒蹤,生死魔來任相試。

雞鳴丑,一顆圓珠明已久,內外推尋覓總無,境上施為渾大有。不見頭,又無手,世界壞時渠不朽。未了之人聽一言,只遮如今誰動口?

回到頁面頂端
回到星雲大師全集首頁
搜尋
調整
關注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