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大小:

A-

A

A+

060 攝大乘論

《攝大乘論》,又稱《攝論》、《廣包大義論》。三卷。無著菩薩造,唐代玄奘大師譯。

無著菩薩為古印度大乘佛教瑜伽行派創始人之一。初於小乘薩婆多部出家,因思惟空義不能得入,欲自殺,時東毗提訶賓頭羅羅漢前來為說小乘空觀。師初聞悟入,然猶不滿意,乃以神通往兜率天,從彌勒菩薩受大乘空觀,歸來如說思惟,終於通達大乘空觀。又數往兜率天學大乘經義,乃至請彌勒菩薩下閻浮提說法堂,集有緣眾,誦出《十七地經》,由是大乘瑜伽的法門傳至四方。重要著作有:《顯揚聖教論》、《順中論》、《金剛經論》、《大乘阿毗達磨集論》、《攝大乘論》、《六門教授習定論》。

「攝大乘」,是說本論能含藏一切大乘法,持令不失不沒。又以本論是闡釋古印度《大乘阿毗達磨經》的〈攝大乘品〉,內容該攝大乘佛教的一切聖教法門要義,所以稱為《攝大乘論》。

本論的組織分為十一分,重點在說明唯識行證的實踐。也就是從實踐的立場而統攝大乘的一切,可以說是含攝大乘佛教思想的佛教概論之論書。是攝論宗的根本要典,瑜伽十支論之一,唯識宗十一論之一。茲略陳其各分梗概如下:

一、總標綱要分

此分是標明本論的總綱要,敘說大乘法體的十種殊勝,即:所知依殊勝、所知相殊勝、入所知相殊勝、彼入因果殊勝、彼因果修差別殊勝、增上戒殊勝、增上心殊勝、增上慧殊勝、彼果斷殊勝、彼果智殊勝等十種勝相,並由十處顯示大乘的殊勝,即:阿賴耶識說名所知依體、三種自性(依他起自性、遍計所執自性、圓成實自性)說名所知相體、唯識性說名入所知相體、六波羅蜜多說名彼入因果體、菩薩十地說名彼因果修差別體、菩薩律儀說名此中增上戒體、首楞伽摩虛空藏等諸三摩地說名此中增上心體、無分別智說名此中增上慧體、無住涅槃說名彼果斷體、三種佛身(自性身、受用身、變化身)說名彼果智體。此十處是最能引大菩提性、是善成立、隨處無違、為能證得一切智智,所以,由此所說十處顯示大乘異於聲聞乘,又顯最勝世尊但為菩薩宣說。

又說此十處有前後次第,不可錯亂,如論中說:「謂諸菩薩於諸法因要先善已,方於緣起應得善巧;次後於緣所生諸法應善其相,善能遠離增益、損減二邊過故;次後如是善修菩薩應正通達,善所取相,令從諸障,心得解脫;次後通達所知相已,先加行位六波羅蜜多,由證得故,應更成滿,增上意樂得清淨故;次後清淨意樂所攝六波羅蜜多,於十地中分分差別,應勤修習,謂要經三無數大劫;次後於三菩薩所學應令圓滿;既圓滿已,彼果涅槃及與無上正等菩提應現等證。故說十處如是次第。」

以下九分依次論述本分的十種殊勝。

二、所知依分

1.論述為一切法所依止的阿賴耶識,謂其由攝藏諸法,是一切種子識,故名阿賴耶,並引諸經典建立本識的異名為阿陀那識、心、根本識、窮生死蘊。

2.安立阿賴耶相,述說阿賴耶識的「自相」,謂依一切雜染品法,所有薰習為彼生因,由能攝持種子相應;「因相」,謂即如是一切種子阿賴耶識,於一切時與彼雜染品類諸法現前為因;「果相」,謂即依彼雜染品法無始時來所有薰習,阿賴耶識相續而生。並闡述習氣薰習及種子的六義。

3.抉擇阿賴耶識為染淨依,謂煩惱雜染非賴耶不成、業雜染非賴耶不成、生雜染非賴耶不成、世間清淨非賴耶不成、出世清淨非賴耶不成,由此顯出雜染清淨諸法安立在阿賴耶識中的必要,更確立了阿賴耶識的確實性。

4.成立賴耶差別,說明種子作用的差別。謂名言、我見、有支三種薰習差別;引發、異熟、緣相、相貌四種差別。此中引發差別者,謂新起薰習;異熟差別者,謂行有為緣,於諸趣中異熟差別;緣相差別者,謂即意中我執緣相;相貌差別者,謂即此識有共相、不共相、無受生種子相、有受生種子相、麤重相、輕安相、有受盡相、無受盡相、譬喻相、具足相、不具足相等。

5.辨異熟識決定是無覆無記。

三、所知相分

主要說明依阿賴耶識所現起的諸法,分別其心境空有,也就是建立唯識。所以,本分在說明唯識義方面非常重要。

本分陳述阿賴耶識的三種相,即:依他起相、遍計所執相、圓成實相。此三相中,依他起相,其因緣,是阿賴耶識為種子;其自性,是虛妄分別所攝;其別相,是由阿賴耶識功能所現起,以妄識為自性的諸識。又諸識可分為十一識,即:身識、身者識、受者識、彼所受識、彼能受識、世識、數識、處識、言說識、自他差別識、善趣惡趣生死識,這十一種都是以識為自性而明了顯現的。遍計所執相,謂於無義唯有識中,似義顯現。圓成實相,謂即於彼依他起相,由似義相永無有性。由此可知依他起是虛妄分別的心,遍計執是似義顯現的境,圓成實是因空卻遍計所執性而顯現的諸法空相。

又本分為成立一切法皆唯有識,無有其義,先後以夢等譬喻顯示,以教理比知,並討論有色非識、色相堅住、自性和合、善別影現的問題。其次由三相,也就是三種方法,安立諸識成唯識性,即:

1.由唯識,無有義故。這是唯識的根本義。

2.由二性,有相有見二識別故。

3.由種種,種種行相而生起故。

此外,論述由成就四法的正確認識,能隨之悟入一切唯識,了知其都無有義。此四法是:成就相違識相智、成就無所緣識現可得智、成就應離功用無顛倒智、成就三種勝智隨轉妙智。自此以下則解釋三性的名義,分辨此三性的一異及三性的品類等。

四、入所知相分

主要說明唯識現觀的證入。述說多聞薰習所生的如理作意,是能入的觀體。具有因力、善友力、作意力、任持力的人,才能引發觀慧,悟入唯識相;而具備上述四力的人可從所觀境處及所經歷的位次中漸漸悟入唯識。其所經歷位次有四:

1.勝解行地:修習現觀,隨於所聞的一切有為無為、有漏無漏等教法,以及一切法唯識性的道理,思惟觀察,引生明確的勝解,隨解起觀。

2.見道位:修習現觀,能如理通達意言的非法非義,非能取非所取,現證一切法唯有識性。

3.修道位:修習對治一切障的勝道。

4.究竟道位:遠離一切障礙,證得無上佛果。

又悟入所知相,須由善根力所任持,因此以三種相練磨心、斷四處等二種方便,使善根力精進不退。其三種練磨心是:

1.無量諸世界,無量有情,剎那剎那證覺無上正等菩提。

2.由此意樂,能行施等波羅蜜多;我已獲得如是意樂,我由此故,少用功力修習施等波羅蜜,當得圓滿。

3.若有成就諸有障善,於命終時即便可愛一切自體圓滿而生;我有妙善無障礙善,云何爾時不當獲得一切圓滿。

斷四處,謂斷作意、永斷異慧疑、斷法執、斷分別,也就是第一要離小乘心;其次要決擇諸法性相,獲得正見,斷除疑惑與錯亂的見解,進而修正行,離卻所聞所思法中所起的我我所執;更泯滅一切的分別,遠離一切戲論法執。

其次陳述由聞薰習種類如理作意所攝似法似義有見意言,可悟入唯識理;由四尋思,及由四種如實遍智,便能悟入唯識性。而於此悟入唯識性中,所悟入的境界是前述所安立唯識的三相:入唯識性無有實義、相見二性的差別、及種種的行相生起;並以繩蛇的譬喻說明此悟入的次第和境界。

由於悟入唯識性,也就是悟入所知相,因此就進入「極喜地」,善達法界,生如來家,得一切有情平等心性,得一切菩薩平等心性,得一切佛平等心性,這就是所謂「菩薩道」。又本論提出為斷及相阿賴耶識諸相種子、為長能觸法身種子、為轉所依、為欲證得一切佛法、為欲證得一切智智等五事,說明何以要悟入唯識性,並敘述悟入唯識時,有四種三摩地,是四種順抉擇分依止。自此以下論及菩薩悟道後的修道,及聲聞現觀與菩薩現觀的十一種差別,即:所緣差別、資持差別、通達差別、涅槃差別、地差別、清淨差別、自他得平等心差別、生差別、受生差別、果差別等。

五、彼入因果分

論說由修行六波羅蜜多得入唯識,得證六種清淨增上意樂;敘述資糧、堪忍、所緣、作意、自體、瑞相、勝利等是清淨增上意樂的七相,並以十門分別六波羅蜜多。

此十門是:

1.數:為成立對治所治障,證諸佛法所依處,隨順成熟諸有情,將波羅蜜多定為「六」數。

2.相:從所依最勝、事最勝、處最勝、方便善巧最勝、回向最勝、清淨最勝等六種最勝,顯示六波羅蜜多的體相。

3.次第:謂六度依布施、持戒、忍辱、精進、禪定、智慧的次第,是依前生後,由淺入深,從易入難。

4.訓釋名言:敘說波羅蜜多及六波羅蜜多的意義。

5.修習:論述修習六波羅蜜多有現起加行修、勝解修、作意修、方便善巧修、成所作事修等五種法門。

6.差別:陳說六波羅蜜多一一各有三品的差別。

7.相攝:論說六波羅蜜多與一切善法相攝。

8.所治:即六度所治可以從相、因、果來統攝。

9.勝利:說明修習六度的功德。

10.抉擇:說明修習任何一種加行時,都有一切波羅蜜多互相助成。

六、彼修差別分

主要說明彼果修習的淺深差別。也就是菩薩所證入的十地。此十地是約離染方面而安立,是為對治十種無明,所以建立菩薩在修行的過程。由於漸離十種無明所治障的隱覆,因此也就自然次第深入十相所知法界。又以法界相有十無明所治障住,所以在離障證真上建立十地。此中十地是:極喜地、離垢地、發光地、焰慧地、極難勝地、現前地、遠行地、不動地、善慧地、法雲地。得此諸地,有四種不同,即:得勝解、得正行、得通達、得成滿。十相所知法界是:初地所得的遍行法界,二地所得的最勝法界相,三地所得的勝流法界相,四地所得的無攝受法界相,五地所得的相續無差別法界相,六地所得的無雜染清淨法界相,七地所得的種種法無差別法界相,八地所得的不增不減、相自在依止、土自在依止法界相,九地所得的智自在依止法界相,十地所得的業自在依止、陀羅尼門三摩地自在依止。

又凡是地上菩薩,都必須要修習奢摩他(止)與毗缽舍那(觀)二門。此二門由五相修,即:集總修、無相修、無功用修、熾盛修、無喜足修。由此五修的因,菩薩能成辦五種的果,謂念念中銷融一切麤重依止、離種種相得法苑樂、能正了知周遍無量無分限相大法光明、順清淨分無所分別無相現行、為令法身圓滿成辦,能正攝受後後勝因。

十地菩薩所修的波羅蜜多,由增勝故,說初地修布施,二地修持戒,到十地修智度,十地中別修十種波羅蜜多。於前六地所修六種波羅蜜多,如前所述,後四地中所修四種波羅蜜多為方便善巧波羅蜜多、願波羅蜜多、力波羅蜜多、智波羅蜜多。

菩薩修行的時間,須經三無數大劫,而此三無數大劫中又分為五個階段:

 

又修行者需具足清淨、增上力、堅固心、昇進等四力,才名為菩薩初修無數三大劫。

七、增上戒學分

本分由大乘戒的四種殊勝說明菩薩增上戒的殊勝,即:

1.差別殊勝。

2.共不共學處殊勝。

3.廣大殊勝。

4.甚深殊勝。

八、增上心學

由六種差別論述菩薩增上定學的殊勝。

1.所緣差別:謂大乘教法為菩薩定心的所緣境。

2.種種差別:謂菩薩有種種無量的深定,如大乘光明定、集福定王、賢守、健行等一切定。

3.對治差別:謂一切法總相緣智,如以楔出楔道理,能遣阿賴耶識中的一切粗重障。

4.堪能差別:菩薩安住靜慮中,能自在受生,不受定力之拘限。

5.引發差別:能引發一切世界無礙神通。

6.作業差別:菩薩因通力能引發種種的神通業;又能引發總攝諸難行的十難行;又能引發修到彼岸、成熟有情、淨佛國土、修諸佛法等業。

九、增上慧學分

增上慧即無分別智,本分以「自性、所依」等十六相而成立之。此十六相為自性、所依、因緣、所緣、行相、任持、助伴、異熟、等流、出離、至究竟、加行無分別後得勝利、差別、無分別後得譬喻、無功用作事、甚深等。此中加行無分別智有三種,即:因緣、引發、數習等;根本無分別智亦有三種,即:喜足、無顛倒、無戲論無分別等;又後得無分別智有五種,謂通達、隨念、安立、和合、如意思擇等。其次以無分別差別、非少分差別、無住差別、畢竟差別、無上差別等,簡別聲聞智與菩薩智的不同,以顯示大乘慧學的殊勝。

一〇、果斷分

本分說明唯識的證果。斷,謂菩薩無住涅槃,以捨雜染不捨生死,二所依止轉依為相。此中生死謂依他起性雜染分,涅槃謂依他起性清淨分,二所依止謂通二分依他起性,轉依謂即依他起性對治起時,轉捨雜染分,轉得清淨分。

又此轉依略有六種:損力益能轉、通達轉、修習轉、果圓滿轉、下劣轉、廣大轉等。此六種轉依,顯示離染還淨的層次,說明大小二乘的差別。

又下劣轉與廣大轉雖然都是解脫生死的轉依,但諸菩薩若住下劣轉則有「不顧一切有情利益安樂事、違越一切菩薩法、與下劣乘同解脫」的三種過失;若住廣大轉中則有「生死法中,以自轉依為所依止,得自在;於一切趣示現一切有情之身,於最勝生及三乘中,種種調伏方便善巧安立所化諸有情」的二種功德。

一一、彼果智分

本分從自性身、受用身、變化身等三身闡說果智的殊勝。其次以五相、證得、五種自在、三處依止、六種攝持、差別、功德、十二甚深、七念、五業等十義,說明諸佛法身。並釋一乘的目的及意趣、同時有多佛、佛陀畢竟不涅槃、受用身非自性身、變化身非自性身、二身常、化身非畢竟相、成佛應更作功用。

本論漢譯本有三:

1.後魏佛陀扇多譯,二卷。

2.陳代真諦譯,三卷。又稱梁譯《攝大乘論》。以上二種譯本皆收於《高麗藏》、《磧砂藏》第十六冊、《大正藏》第三十一冊。

3.唐代玄奘譯,三卷。題名「攝大乘論本」。今收錄於《高麗藏》、《磧砂藏》第十六冊、《龍藏》第八十六冊、《卍正藏》第四十一冊、《大正藏》第三十一冊、《佛光大藏經‧唯識藏》。

此外,亦有西藏譯本,四卷。

本論的註疏甚多,印度有世親、無性二論師所作的註釋。世親的《攝大乘論釋》有三種漢譯本:

1.真諦譯,十五卷。

2.隋代達摩笈多與行矩等合譯,十卷。

3.玄奘譯,十卷。

無性《攝大乘論釋》的漢譯本僅有玄奘所譯一種,十卷。

在我國,其註疏本不勝枚舉,較重要者有:《攝大乘論義章》十卷(道基)、《攝大乘論疏》十卷(神泰)、《攝大乘論抄》十卷(窺基)。近代的著述則有太虛大師的《攝大乘論初分講義》、印順法師的《攝大乘論講記》。

【習題】

1.試述本論主旨。

2.試述大乘的十種殊勝。

3.說明阿賴耶識三相。

4.試述如何入所知相。

5.試述菩薩所證入的十地。

6.試述菩薩修行的時間。

7.試列舉三增上學的殊勝。

 

 

回到頁面頂端
回到星雲大師全集首頁
搜尋
調整
關注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