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大小:

A-

A

A+

247 天女與獼猴

佛陀有一天托缽到難陀的門前,佛陀問難陀日來忙些甚麼,難陀說道:「我和孫陀利姬結婚不久,他是我們迦毘羅衛國十六城中最漂亮的美人,我每日要忙著幫他化妝打扮,所以無暇前去探望佛陀。人生最快樂的事就是有美麗的妻子,我現在已經獲得,所以別的事情再也引不起我的關心。佛陀今日大慈大悲的前來,不知要接受我的甚麼供養,請快些說吧,恐怕孫陀利姬等我要等得著急了。」

佛陀聽難陀說後,放下手中的鐵缽就轉身向尼拘陀樹林去了。難陀見佛陀放下鐵缽,趕快盛滿飯菜追趕佛陀,難陀也因此進入尼拘陀森林之中。佛陀見難陀來時,即刻問道:「難陀!我為照顧一切眾生就不能不照顧你,照顧你就不能不為你永久的幸福著想,我現在問你,你跟隨我一同出家好不好?」

難陀以為佛陀是開玩笑的說話,口中就含糊的應道:「願意!願意!」

佛陀把舍利弗叫來,教他為難陀剃度。難陀一見到佛陀這麼認真的做法,大驚失色,想到朝夕尋歡的孫陀利姬,他是無論如何不能出家,但佛陀威嚴的在他身旁,他又不敢拒絕舍利弗為他剃度。

難陀剃度後,怎樣也不能安於修行,心煩意躁的醜態,佛陀看在眼中,佛陀知道以再多的理論是感動不了他,唯有用事實說明才可使他覺悟回頭。一天,佛陀帶領難陀到郊外散步,行行復行行,走到黑山的地方來,在茂林深處,忽然碰見一隻骯髒醜陋的母猴,佛陀即刻指著問難陀道:「難陀!你的妻子孫陀利姬和這一隻老母猴相比如何?」

「佛陀!請不要開我的玩笑,」難陀不高興的回答道:「我的妻子,他有傾城的美貌,他有無雙的嬌容,對我有恩恩愛愛得難分難捨的情感,他好似天上的仙子,怎麼能同這老母猴相比?」

佛陀又再慈和的說道:「難陀!你的妻子既是美如天上的仙女,難怪你聽我的話要氣憤不平,不過天上的仙女你沒有見過,這是不可以相比的。假若你想要一見天上的仙女,我倒可以滿足你的希求,我可以把你帶到天上去看看。」

難陀歡喜非凡,佛陀即運用威神德力,轉眼之間,佛陀把難陀帶進另一個燦爛輝煌的世界。

在這一個世界裡,難陀見到的是富麗堂皇的瓊樓宮殿,聽到的是悠揚悅耳的音樂,嗅到的是馥郁芬芳的花香。難陀的神魂飄蕩起來,他忙問佛陀道:「佛陀!這裡是甚麼人做天子?」

「你去問那些天女,他們一定會知道。」佛陀回答。

難陀給那些冰肌玉骨豔麗純潔的天女,誘惑得恍恍惚惚,飄飄渺渺。他鼓起勇氣,把自己的疑惑向天女探問。

許多的天女都圍攏過來,他們嬌滴滴的向難陀說道:「人間的迦毘羅衛國有一位佛陀的弟弟難陀,因為出家修行的功德,死後會生到我們的天上來,做我們這裡的天子,我們都將是他最寵愛的妃子,終日和他遊戲作樂,談情說愛,過著花好月圓般的生活。我們這裡不比五濁惡世的世間,生活在五濁惡世的人,生命只短短的數十寒暑,聲色的快樂,榮華的富貴,不能永遠享受,不能人人享受。生到我們這裡來作人,壽命有數千年之久,思衣得衣,思食得食,更有我們姊妹們陪著,情意綿綿,蜜語甜甜,真是勝過人間千百萬倍。我們這裡的一切情形,不能同你多講,你現在好像還是人間的一個凡夫,你大概沒有經過刻苦耐勞的修行,你業感的身體還在,怎麼會跑到我們天上來呢?」

難陀彷彿沉迷在夢中,給天女一問,這才驚醒過來。他想:天女的言語多麼甜蜜溫柔,體態多麼輕盈窈窕,只要修行,將來就可以和他們天長地久,想到這裡,他才又歡喜又自慚形穢的退出來。

「難陀!你的妻子和天女相比如何?」佛陀見難陀出來,仍然慈和的問他。

「佛陀!請你不要笑我的愚痴,這些天女,舉眉動目都能勾魂攝魄。我的妻子和天女相比,正如山間母猴比我的妻子,美醜是不可同日而語。過去我不知道修行的功德,現在,天女的話還在耳邊,佛陀!我以後應該安心修行,求生天上,享受天上的五欲快樂。」

佛陀聽到難陀立志修行,莞爾而笑,點頭不語。

慈悲的救主,偉大的佛陀,救度眾生有無量的方便,「先以欲鉤牽,後令入佛智」,他終於使難陀暫時離開慾海,進入佛道了。

佛陀知道難陀暫時樂道的心是醉翁之意,他為著希求滿足更大的慾望,為著憧憬將來快樂無比的天堂生活,為著妄想和天女的一番恩情,大智的佛陀,當然還得進一步使難陀鄙棄這不正確的思想。

佛陀又以威神力,把難陀帶入鐵圍山中參觀一切地獄,想以此能為難陀徹底入道的增上緣。

難陀剛踏進地獄之門,就覺得陰風習習,殺氣騰騰,他戰戰兢兢的欲行又止,佛陀見他踟躕不前,因此說道:「難陀!你不要恐怖,這兒的一切情形雖然和天上不同,但我們是來遊玩參觀,可怖的場面與我們無關,你大膽的前去觀看,遇到疑惑的地方可問獄卒,請求解答。我在門口等你,你速去速來!」

難陀聽佛陀的指示,鼓著勇氣又再前行,刀山劍樹,鐵叉銅柱,血河油鍋,拔舌剝皮,一切悽慘的事實都擺在他的眼前。天堂地獄的因果報應,他再也不敢譏為無稽之談。

這裡是隨著眾生自己業力的大小,感受一切罪刑,難陀見到各處都有人在受刑,唯有一個巨型的油鍋還空著,便上前問獄卒,此油鍋是等誰來受刑呢?

獄卒猙獰的答道:「人間迦毘羅衛國佛陀有一位弟弟名叫難陀,他因修行祈禱生天,等他天福享盡,應墮地獄受此油鍋煎熬之苦。」

難陀一聽,嚇得魂飛魄散,拔腿往外奔。天堂的幸福,天女的多情,竟被獄卒寥寥數言粉碎。念地獄苦,發菩提心,難陀深深體會到人生的空幻和無常,以及學道了生脫死的刻不容緩。佛陀是不捨眾生,他見到難陀懺悔的痛哭流涕,知道他真正的覺悟,因此佛陀撫摸著難陀說道:「難陀!你不要這麼傷心,改往修來,現在還不遲,你跟我回去吧!」

難陀從此安心出家學道,他和跋提王子等出家,做了佛陀的弟子。

回到頁面頂端
回到星雲大師全集首頁
搜尋
調整
關注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