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大小:

A-

A

A+

209 大乘大義章

《大乘大義章》,又稱《大乘義章》、《鳩摩羅什法師大義》、《遠什大乘要義》、《問大乘中深義十八科》。三卷。東晉廬山慧遠大師(三三四~四一六)問,鳩摩羅什(三四四~四一三)答。民國十九年(一九三〇),中國佛教歷史博物館重刊,題名「遠什大乘要義問答」。

慧遠大師為我國淨土宗初祖,廬山白蓮社創始者。雁門樓煩(山西崞縣)人,俗姓賈。十三歲,遊學許昌、洛陽,博通六經、老莊之學。二十一歲,偕弟慧持於太行恆山(河北曲陽西北)聽道安大師講《般若經》,有所領悟,慨嘆「儒道九流皆糠粃」,與弟俱投道安大師座下,剃度出家。

師精於般若性空之學,年二十四即登講席,時引《莊子》一書以說明佛法的實相義,使惑者曉然領解,自是,道安大師乃聽其不廢俗書之議。東晉太元六年(三八一),南下廬山,住東林寺傳法,門人甚眾。師致力於經典的研究,常慨嘆江東之地經典未備,禪法不聞,律藏殘缺,於是命弟子法淨、法領等,遠尋眾經以傳譯之。每逢西域三藏,輒懇惻咨訪。太元十六年,迎請罽賓沙門僧伽提婆譯出《阿毗曇心論》、《三法度論》等。

聞鳩摩羅什入關中,即遣弟子道生、慧觀、道溫、曇翼等赴長安師事之,學習龍樹系的空觀大乘,又常以書信與羅什往返研討義理。曇摩流支來華時,師曾遣弟子曇邕參與譯出《十誦律》。又自長安迎請佛陀跋陀羅至廬山譯出《達磨多羅禪經》。於宣揚大乘般若學的同時,也提倡小乘禪數之學。對改革中國佛教問題,更有其深遠的見地。

元興元年(四〇二),師與劉遺民等百餘同道創立白蓮社,專以念佛為修行法門,共期往生西方淨土,三十餘年未曾出山。元興二年,桓玄下令沙汰沙門,令沙門盡敬王者,師乃著《沙門不敬王者論》,闡論出家眾對王權並無屈服的必要,針對當時王權統治下的佛教,主張保有佛教的傳統性。

師內通佛理,外善群書,為當代所宗,亦受國外僧眾所欽敬。廬山的東林寺為當時南方佛教中心,與羅什所居止的長安中分天下。著有《廬山集》十卷、《大乘大義章》三卷、《明報應論》、《釋三報論》、《辯心識論》、《沙門袒服論》各一卷及〈大智論抄序〉等。

慧遠於廬山名震南北之時,鳩摩羅什以一代佛教權威的身分被迎進長安。不久二人即開始通信往來,鳩摩羅什把慧遠看作「東方護法菩薩」,慧遠在書信中一再表達出對羅什的誠摯之情,並以袈裟和天漉器相贈。在涅槃常住的說法尚未傳入中土時,慧遠即主張佛是常住不變的,並撰寫《法性論》,說明究極之道是常住不變的。羅什閱此《法性論》後,以為慧遠雖尚未見到經典,但其主張都契經契理,而給予很高的讚歎。

又據《高僧傳》所載,羅什譯出《大智度論》百卷後,秦主姚興以此論贈予慧遠,並且致書慧遠,請其為《大智度論》撰寫序文,以闡揚龍樹菩薩造此論的本懷。慧遠此時已七十餘高齡,雖然婉拒撰寫序文之事,但對《大智度論》的研究,卻是興趣盎然。他覺得百卷部頭,分量太多,文句繁雜,初學不易入門,於是摘抄扼要的部分,作《大智論抄》二十卷,讓學者較易理解。

慧遠雖然大小乘兼修,空有二宗並學,但也意識到自己對於佛典的理解尚有不透徹之處,所以屢次向羅什請教佛學方面的問題。慧遠提出數十條佛學疑問,向羅什請益,羅什一一作答。本書就是集羅什與慧遠的問答而成,共分三卷十八章。上卷有六事、中卷有七事,下卷有五事,內容以羅什的覆書占絕大部分,所以又稱《鳩摩羅什法師大義》。各章大要概略敘述如下:

一、問答真法身

慧遠問:法身與色身有何差別?法身無去無來,無有起滅,與泥洹同像,云何可見?

羅什回答:法身同於變化,化無四大五根。真法身是遍滿十方虛空法界,光明遍照無量國土,說法音聲常周十方無數國,具足十住菩薩乃得聞法。佛法身出於三界,不依身口心行,無量無漏諸淨功德本行所成,而能久住,似若泥洹。法身實相無去無來,無為無作,同於泥洹。

慧遠大師於是領解其義有三:一、法身的實相是無來無去,與泥洹相同。二、法身同化,沒有四大五根,如水月鏡像之類。三、法性生身是真法身,能久住於世,猶如日現。

二、次重問法身并答

慧遠次就法身設問:法身依何理而得生?

羅什回答:小乘是以三十七道品、佛十力、四無所畏、十八不共法等無漏功德為法身。大乘謂一切法無生無滅,言語道斷,心行處滅,無漏無為,無量無邊,如涅槃相,是名法身。諸無漏功德并諸經法,亦名法身。法身菩薩無有生死,存亡自在,隨所變現,無所掛礙。

三、次問真法身像類并答

慧遠問:經典上說佛陀身相具足,光明徹照,端正無比,但其真法身是否與經典所說相同?

羅什引經回答:佛陀法身是本願業行因緣,自然施作佛事。如《密迹經》說,佛身是隨機應化,法身神力無所不能,不同的眾生,所見的形色,所聞的音聲,各不相同。

四、次問真法身壽量并答

慧遠問:凡夫的壽命依各人的行業而定,法身菩薩的壽命依何而定?

羅什回答:法身有二種:一是法性常住如虛空,無「有為、無為」等戲論;二是菩薩得六神通,而尚未成佛時,其中間所有之形,名為後法身。所謂法性,是有佛無佛,常住不壞,如虛空無作無盡。

五、次問修三十二相并答

慧遠問:修三十二相,是以此具煩惱的色身而修,或是依法身而修?又所緣的佛是真法身佛或變化身佛?

羅什回答:法身雖可以假名說,但不可以取相而求。

六、次問受決法并答

慧遠問:受決(記)菩薩是真法身受決?或是以變化身受決?

羅什回答:關於菩薩的受記,說法各有不同,或有人言,為利益眾生而受記,有以肉身菩薩而受記,有眾生未發心而受記,有人現前發心,不與受記,有捨生死身受法身而得受記,有菩薩從無量諸佛受記,……

七、問法身感應并答

慧遠問:法身菩薩若無四大五根,如何顯現神通?

羅什回答:法身無「有、無」等戲論,菩薩的四大五根非常微細,非凡夫二乘所能見,唯同地以上諸菩薩及可度者才能見到。如《不可思議解脫經》所說,十方大法身菩薩於佛前會坐聽法,而坐在佛陀左右的千二百五十大阿羅漢卻無法見到。這是因為先世不曾種見大法身菩薩會坐的因緣。

八、次問法身佛盡本習并答

慧遠問:真法身佛斷盡本習殘氣時,是以三十四心而斷,或以九無礙、九解脫而斷,或以一無礙、一解脫而斷?

羅什回答:以三十四心、九無礙道、九解脫道斷盡習氣,均非佛說。在四阿含、毗尼及大乘經典均無此說,只有阿毗曇派的學人,作如是分別。在大乘經中,謂佛陀以一念慧斷一切煩惱,於無量劫來修習明利,最為第一。

九、次問答造色法

慧遠問:經典中說,四大不能自造,而能造色,意義為何?

羅什回答:經典上說,一切所有色是四大及四大所生,此義深遠難明。四大分為內、外,外四大是山河風熱,內四大是骨面溫氣。眾生以此四大稱為身,身中生眼等五根,由五根分別而生五塵,五根五塵都是由四大所生的色。佛說一切色,皆是虛妄顛倒不可得。諸佛所說好醜此彼,皆隨眾生心力所解,而有利益之法,無定相,不可戲論。

一〇、次問羅漢受決并答

慧遠依《法華經》說羅漢受記為佛,提出三問:一、聲聞無大慈悲;二、無漚和(方便)與般若;三、臨泥洹時,得空空三昧,斷盡一切愛著之情,其愛習殘氣依何而生?

羅什回答:說阿羅漢還生者,只有《法華經》,聲聞三藏及大乘教法都說阿羅漢於後邊身滅度。如果專執《法華》一經,則其餘經典所說皆屬虛妄,因此不應執於一經,不信一切經法,五不可思議中,諸佛法是第一不可思議。唯有佛陀知阿羅漢涅槃當作佛。

一一、次問念佛三昧并答

慧遠因《般舟三昧經》中引夢喻來解釋念佛三昧,而產生疑問:念佛三昧,定中見佛,是定中佛?是外應眾生而現之佛?定中的見佛是否虛妄?

羅什對此問,回答:見佛三昧有三種:一、菩薩或得天眼、天耳,或飛到十方佛所,見佛難問,斷諸疑網;二、雖無神通,常修念阿彌陀等現在諸佛,心住一處,即得見佛,請問所疑;三、學習念佛,或以離欲,或未離欲,或見佛像,或見生身,或見過去、未來、現在諸佛。這三種定,都名為念佛三昧。般舟三昧的定中佛,決不是虛妄,乃依於定力得見諸佛。

一二、次問四相并答

慧遠問:生、住、異、滅四相是同時並用?或是有前後的差別?

羅什回答:小乘經說生、滅、住、異四相,只有名字,無有定相。大乘經則說生是畢竟空,如夢幻。生法無有定相,一切法無生無滅,言語道斷,滅諸心行,同泥洹相。

一三、次問如法性真際并答

慧遠問:經典說法性時,則說有佛無佛,法性如故;說如,則明受決為如來;說真際,則言真際不受證。這三種說法,究竟是何意義呢?

羅什回答:道法是一,分別上、中、下,故名為三乘。初為如,中為法性,後為真際。真際為上,法性為中,如為下。隨觀力故,而有差別。菩薩未得無生法忍,觀諸法實相,名為如;得無生法忍,深觀如故,名為法性;若坐道場,證於法性,稱為真際。

一四、問實法有并答

慧遠問:《大智論》以色、香、味、觸為實法有,乳酪為因緣有。但是經典上卻說色、香、味、觸是由四大所造色,色以四大為根本,豈非因緣和合?論中又說一切法無定相,得神通者能令水作地,地作水,四大能隨力而變,因此,四大與造色都是因緣所化,以此推之,實法與因緣並無不同。

羅什回答:大乘論說眾生空、法空;小乘論則說眾生空。佛陀為鈍根眾生說無常、苦、空;為中根眾生說一切無我,安穩寂滅泥洹;為利根說一切法從本已來不生不滅,畢竟空;佛陀隨眾生所解,於一義中,三品說道。佛陀或說眾生空,或說法空,因此,說色為實法有,乳等為因緣有,二者互不牴觸。

一五、次問分破空并答

慧遠問:《大智論》推疊求本,以至毛分,更至極微,極微即是色、香、味、觸。極微的說法,有何根據?

羅什答:佛法中無微塵之名,只說色有粗有細,都是無常,乃至不說有極微極細,大乘經中,隨凡夫說微塵名字,不說有其定相。佛法中有二門:無我門說五陰、十二入、十八性、十二因緣,決定有法,但無有我;空法門說五陰、十二入、十八性、十二因緣,從本以來無所有,畢竟空。

一六、次問後識追憶前識并答

慧遠以《大智論》謂「前眼識滅,生後眼識,後眼識利轉有力,色雖暫有不住,以念力利故能知」而生疑,請問:前識後念是相待而生,是前識滅而後念生,或一時俱生?後念能否追憶前識?

羅什以燈火為喻,回答:佛陀告諸比丘,心住者,當觀無常相。以心相續不斷故,名為心住,相續中念念生滅故,當觀無常相。猶如燈炎,雖有生滅,相續不斷,名有燈炷,而有其用。若炎中生滅故,則無燈用。眾生的心雖念念滅,以不斷故,而有其用。能以後心緣於前心,才能以後念追想前識。

一七、次問遍學并答

慧遠問:菩薩與二乘人觀諸法生滅有何不同?

羅什回答:二乘人雖觀生滅,不別於不生不滅。

自此以下,為說明遍學,慧遠、羅什又相互提出八項問答。

一八、次問住壽義并答

慧遠問:經典上說修習四神足,可以住壽一劫餘。諸佛菩薩有住壽之事嗎?如果有住壽一事,是法身或是變化身?

羅什回答:說住壽一劫餘,是傳者所生,佛教中無有此說。《長阿含‧大泥洹經》說,善修四如意的人,欲壽一劫或減一劫皆可成辦。

從上述三卷十八章所討論的問題中,可以明確看出慧遠大師對佛教教義理解的大概。因此,可說是慧遠大師思想的具體顯示。在十八問中,以法身問題所占篇幅居多,由此亦可看出「法身」是慧遠大師最為關切的問題。又慧遠大師以謙沖態度,不斷與鳩摩羅什切磋、論議,這種永不厭足的精進心與求道心是學佛者的典範。

本書以鳩摩羅什回答慧遠提出的佛教義理疑問,顯示出當時佛學的水準,尤其對往後在理解佛教思想史上,不僅具有相當貢獻,同時對印度和中國的思惟,在程度對比上,具有重要的意義。今收錄於《卍續藏》第九十六冊、《大正藏》第四十五冊。

【習題】

1.試述鳩摩羅什對法身的看法。

2.東晉時代,我國對佛教義理的認識如何?

3.試述慧遠、羅什的關係。

4.試述慧遠的佛教思想。

回到頁面頂端
回到星雲大師全集首頁
搜尋
調整
關注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