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大小:

A-

A

A+

197 僧懷素傳

懷素疏放,不拘細行,萬緣皆繆,心自得之,於是飲酒以養性,草書以暢志。時酒酣興發,遇寺壁、里墻、衣裳、器皿,靡不書之。貧無紙可書,嘗於故里種芭蕉萬餘株,以供揮灑。書不足,乃漆一盤書之。又漆一方板,書至再三,盤板皆盡。

懷素伯祖,惠融禪師者也。先時學歐陽詢書,世莫能辨,至是鄉中呼為大錢師小錢。吏部韋尚書陟見而賞之,曰:「此沙門札翰,當振宇宙大名。」

懷素心悟,曰:「夫學無師授,如不由戶而出。」乃師金吾兵曹錢唐鄔彤,授其筆法。

鄔亦劉氏之出,與懷素為群從中表兄弟,至中夕而謂懷素曰:「草書古勢多矣,惟太宗以獻之書如凌冬枯樹,寒寂勁硬,不置枝葉。張旭長史又嘗私謂彤曰:『孤蓬自振,驚沙坐飛。』余師而為書,故得奇怪,凡草聖盡於此。」

懷素不復應對,但連叫數十聲曰:「得之矣!」

經歲餘,辭之去。彤曰:「萬里之別,無以為贈。吾有一寶,割而相與。」先時人傳彤有右軍《惡溪》,小王《騷》、《勞》三帖,擬此書課,以一本相付。及臨路,草書豎牽似古釵腳,勉旃。

至晚歲,顏太師真卿以懷素為同學鄔兵曹弟子,問之曰:「夫草書於師授之外,須自得之。張長史睹孤蓬驚沙之外,見公孫大娘劍器舞,始得低昂迴翔之狀,未知鄔兵曹有之乎?」

懷素對曰:「似古釵腳,為草書豎牽之極。」顏公於是倘佯而笑,經數月不言其書。

懷素又辭之去,顏公曰:「師豎牽學古釵腳,何如屋漏痕?」素抱顏公腳,唱歎久之。

顏公徐問之曰:「師亦有自得之乎?」

對曰:「貧道觀夏雲多奇峰,輒嘗師之。夏雲因風變化,乃無常勢,又無壁拆之路,一一自然。」

顏公曰:「噫!草聖之淵妙,代不絕人,可謂聞所未聞之旨也。」(見《全唐文》卷四三三、《太平廣記》卷二〇八)

回到頁面頂端
回到星雲大師全集首頁
搜尋
調整
關注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