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大小:

A-

A

A+

190 妙法蓮華經

《妙法蓮華經》,略稱《法華經》。七卷二十八品。後秦鳩摩羅什(三四四~四一三,一說三五〇~四〇九)譯。師東晉龜茲國(新疆疏勒)人。我國四大譯經家之一。自幼聰敏,七歲從母入道,遊學天竺,遍參名宿,博聞強記,譽滿五天竺。後歸故國,王奉為師。前秦苻堅聞其德,派遣驍騎將軍呂光率兵迎師。途中,呂光聞苻堅敗沒,遂於河西自立為王,羅什乃羈留涼州十六、七年。直至後秦姚興攻破呂氏,羅什始得東至長安,時為東晉隆安五年(四〇一)。姚興禮為國師,居於逍遙園,與僧叡、僧肇等從事譯經工作。

自後秦弘始五年(四〇三)四月始,羅什先後譯出《中論》、《百論》、《十二門論》、《般若》、《法華》、《大智度論》、《阿彌陀經》、《維摩經》、《十誦律》等經論。這些經典,對我國佛教的發展有很大的影響:《中論》、《百論》、《十二門論》,道生傳於南方,經僧朗、僧詮、法朗,至隋吉藏而集三論宗之大成;再加上《大智度論》,而成四論學派。此外,所譯的《法華經》,肇啟天台宗的端緒;《成實論》為成實學派的根本要典;《阿彌陀經》及《十住毗婆沙論》為淨土宗所依的經論;《彌勒成佛經》促成了彌勒信仰的發達;《坐禪三昧經》的譯出,帶動了「菩薩禪」的流行;《梵網經》一出,中土依之而傳大乘戒;《十誦律》則提供了研究律學的重要資料。

本經是大乘佛教重要經典之一,以全經所說教法甚深微妙,所以稱為妙法。蓮花是用來比喻稀有無上的妙法。因為蓮花出汙泥而不染,妙法是本來清淨的,如同入汙泥而不染的蓮花。又蓮花是花與實同時俱有,因此以花果同時的蓮花來譬喻妙法的因果不二。九界眾生以迷為因,佛界以悟為果。據法華十界各具有十界的道理,佛界當中具有眾生界,眾生界當中具有佛界,從因中有果,果中有因,生佛不二,因果同時,就像蓮花的花果同時生出相似。由於蓮花有此獨特殊勝之義,因此以蓮花喻妙法。

〈方便品〉中說:「如是妙法,諸佛如來時乃說之,如優曇缽華,時一現耳。」優曇缽花,是天花,為世間所無,此花三千年開花一次,開時金輪王出世,是佛的瑞應。如來開顯的妙法,就好像是這稀有的瑞花一現,難遭難遇。

本經是佛陀晚年在王舍城東北耆闍崛山(靈鷲山)所說,內容共有二十八品,即〈序品〉、〈方便品〉、〈譬喻品〉、〈信解品〉、〈藥草喻品〉、〈授記品〉、〈化城喻品〉、〈五百弟子受記品〉、〈授學無學人記品〉、〈法師品〉、〈見寶塔品〉、〈提婆達多品〉、〈勸持品〉、〈安樂行品〉、〈從地踊出品〉、〈如來壽量品〉、〈分別功德品〉、〈隨喜功德品〉、〈法師功德品〉、〈常不輕菩薩品〉、〈如來神力品〉、〈囑累品〉、〈藥王菩薩本事品〉、〈妙音菩薩品〉、〈觀世音菩薩普門品〉、〈陀羅尼品〉、〈妙莊嚴王本事品〉、〈普賢菩薩勸發品〉。主旨在「開權顯實」,也就是區別小乘而顯示大乘,經過這種區別,最終達到「會三歸一」,即聲聞、緣覺、菩薩三乘歸於一佛乘,調和大小乘的各種說法,以為一切眾生皆能成佛。

二十八品的各品教義都很重要,為了便於說明,可大別為本門和迹門二門。前十四品就是釋尊垂迹的一切,稱為迹門,以〈方便品〉為主,開三乘的權巧方便,而顯一乘的真實義,這就是「開權顯實」。後十四品是依釋尊本地而說的本門,以〈如來壽量品〉為主,開伽耶始成佛的近迹,而顯久遠成佛的本迹,這就是「開迹顯本」。這都是佛陀出現於這娑婆世間所說的言教。

又迹門中的〈方便品〉和〈安樂品〉,本門中的〈壽量品〉和〈普門品〉,合稱為《法華》四要品。天台宗湛然大師說:「〈方便品〉相當於發心,〈安樂品〉相當於修行,〈壽量品〉相當於菩提,〈普門品〉相當於涅槃。」從發心、修行,而至菩提的覺悟,再由現前的覺悟而至涅槃的〈普門品〉,由此可知〈普門品〉在《法華經》中地位的重要。

一、佛陀講說本經的因緣

據吉藏大師的《法華遊意》載,佛陀講說《法華》有下列十緣:

1.欲為迴小入大的菩薩說菩薩行:佛陀過去為利根菩薩說大乘經,這些利根菩薩已供養過去諸佛,種諸善根,如〈踊出品〉云:「此諸眾生,始見我身,聞我所說,即皆信受,入如來慧,除先修習學小乘者,如是之人,我今亦令得聞是經,入於佛慧。」故知菩薩利根,先聞大道;聲聞淺劣,後入佛慧。

2.欲受梵王請:過去佛陀亦曾受梵王請,說三乘教;今受其請,說一乘根本法輪。說明受請與往昔不同。

3.欲明十方三世諸佛權實二智互相資成:諸佛心未曾有權實的區分,也沒有一三的差別,但是為了度化眾生,強稱權實,以互相資成。又「實」有起權之功,「權」有資實之用,因此〈譬喻品〉說:「於一佛乘,分別說三。」執三乘教人,既喪於實,亦復失權;執一乘教人,既失其權,亦復喪實。這兩種人都是失去如來權實二智,並住顛倒虛妄斷常。佛陀欲破今昔互失之緣,令識如來權實二智互相資成,使入佛慧,同歸一道。

4.欲說三淨法門:諸佛菩薩為令垢重眾生漸出,於是開三淨之教,即:以五戒十善淨於三途;說二乘以淨三界;明一道以淨二乘。以三途為重苦,三界為中苦,變易為下苦,而說三門以淨其三垢;三垢既滅,則三淨亦忘。

5.欲說三攝法門:佛陀說法教化眾生有三門,即攝邪歸正門、攝異歸同門、攝因歸果門。

6.欲說三種法輪:三種法輪是指根本法輪、枝末之教及攝末歸本。其中根本法輪謂佛陀初成道華嚴之會,純為菩薩開一因一果法門;枝末之教是於一佛乘分別說三,佛陀四十餘年說三乘教陶練其心,至法華會上始得會三乘歸於一道,是為攝末歸本。

7.欲釋聲聞、菩薩二種疑:聲聞二種疑:一、舊疑,如舍利弗云:「我等同入法性,云何如來以小乘法而見濟度?」又云:「欲以問世尊為失?為不失?四十餘年常懷此疑。」二、新疑,如云:「初聞佛所說,心中大驚疑。」菩薩二種疑:一、舊疑,昔稟三乘之教,既執道理有三,或疑退墮二乘地,或疑進成佛道。二、今疑,疑佛所說今昔相違,昔說有三,今不應明一;今辨有一,昔不應說三。

8.欲說中道法:中道即是妙法,但稟教之徒墮在諸邊,如求人天乘者墮生死邊,求聲聞、緣覺乘者墮涅槃邊,學摩訶衍者墮大邊,聞一乘作一乘解者墮一邊。今為破此諸邊,令心無所著,而說此經。

9.欲顯諸菩薩念佛三昧:凡夫、二乘及始行菩薩猶未識佛,因此,不解念佛,亦不解禮佛。如來為示三種教門,即:普集分身,示本一迹多;次開塔並坐,生滅互顯,多寶滅既不滅,則顯釋迦雖生不生,不生不滅,名為法身;次明過去久遠成佛,未來不滅,稱為法身,燃燈授記,伽耶成道,為方便身。若能識此三義,即能識佛,增益念佛三昧。

10.欲為現在未來十方眾生如實分別罪福果報:如一言毀法及謗持經人,則獲廣大罪報;一念隨喜,則招無邊之福。

二、十奇特事

本經有十事奇特,為眾經所無:

1.化主不可思議:一般經典或佛陀自說,或四佛共說,而《法華》則是十方三世諸佛並會鷲山,不受時空拘礙,這是其他經典所沒有的。

2.徒眾不可思議:十方世界,一一方四百萬億那由他諸佛侍者遍滿其中,又下方千世界微塵數菩薩從地踊出,遍滿十方虛空,乃至沙竭龍宮不可思議大士雲集靈鷲山,即使是鹿園稟道之眾,鵠樹聞經之賓,也沒有如此的盛況。

3.國土不可思議:佛陀欲容受分身諸佛,各變八方六萬億那由他國土,同為淨土。乃至〈如來神力品〉云:「十方世界通達無礙,如一佛土。」說餘經時,或有變土,或不變土,未有如斯莊嚴事。

4.教門不可思議:如《華嚴》、《大般若》等,各十萬偈,尚以為多;大通智勝佛說恆河沙偈,威音王佛說二十千萬億那由他偈,欲顯其義廣,此是教門不可思議。

5.時節不可思議:日月燈明佛說此經六十小劫,妙光菩薩八十小劫,大通智勝佛八千劫,十六沙彌八萬四千劫,佛陀說此經時,踊出大士,問訊之間,五十小劫,說經之時當不可思量。

6.神力不可思議:佛陀及十方分身共現七種神力,滿百千歲,然後攝之,其餘經典雖現神力,或但一佛,或但一時,未有如斯之事。

7.利益不可思議:如〈分別功德品〉敘述聞經得十二種利益,始自無量恆河沙菩薩悟無生忍,終則八方世界微塵數眾生發菩提心,諸餘經教悟道者未有如斯之例。

8.功德不可思議:從初至後,歎法美人,功德無量。如〈隨喜功德品〉說,第五十人聞一偈,隨喜轉教,勝布施四百萬億阿僧祇世界六趣眾生一切樂具,及令得阿羅漢道。

9.明乘權乘實不可思議:如三藏等教唯辨小乘,般若諸經但明大乘,未若《法華》說實歸本,泯寂異途,開會一三,融釋大小,使羊鹿無息駕之累,白牛有直進之功。

10.身權身實不可思議:多寶踊現,示真常應滅;分身嚮集,表示本一迹多。並開近顯遠,囊括古今,使知長短無二,令菩提心力堅固猛利,念佛三昧倍復增益。

三、法華七譬喻

佛陀所說教法,為使大眾易於理解,因此,多取譬喻而宣說教義。本經的譬喻,古來就有所謂「法華七喻」,今略述如下:

1.火宅喻(卷二譬喻品)

國內某大村莊中,有一位大富長者,年老力衰,財富無量,僮僕成群,住宅寬廣,但只有一道進出的門。由於大宅年久失修,堂閣腐朽,牆壁斑剝,柱基敗壞,梁棟傾危。一天,大宅忽然四面起火,長者的孩子們都在這舊宅中玩樂嬉戲。

長者眼見大火四起,蔓延迅速,非常驚惶恐怖,心想:「我雖然能安然衝出火宅,而我的孩子們卻仍在火宅內耽著嬉戲,根本不知道危險恐懼,也沒有求出的意思。」

長者心想:「我身手有力,當可用衣裓,或以几案掩護而出火宅。」可是又想:「這舍宅只有一道門,而這唯一的門又很狹窄,孩子們幼稚,缺乏見識,不知道處境的危險,仍然戀著嬉戲的地方,可能會困在火宅之內,被火燒傷,我當告訴他們處境的危險可怕,應當趕快出去,免遭大火傷害。」想到這裡,立即告訴孩子們趕快離開。雖然父親善巧誘導,而孩子們卻只顧耽著於嬉戲,不肯相信父親的話,沒有驚惶畏懼的形色,更沒有出離火宅的意思,也不知道什麼叫做火,什麼叫做屋舍,什麼叫做損失,仍相互東西追逐,嬉戲笑鬧。

這時長者心想:「這舍宅已起火燃燒,我和孩子們如果不即時逃出,必定會被火燒死。」於是對孩子們說:「你們所喜好的玩具,世間少有,很不容易得到,你們如果不馬上去拿,將來一定要後悔的。這些難得的東西如羊車、鹿車、牛車等,現正放在門外,可以任你們遊戲,你們趕快從火宅出去,依你們各人所喜歡的,我都給你們。」

孩子們聽父親說有羊車、鹿車、牛車等好玩的東西,正是他們希望得到的,於是迫不及待的向外奔跑,你推我擠,惟恐落後,爭著衝出火宅。這時長者見孩子們已經安然脫離火宅,在四通八達的道路上席地而坐,再也沒有任何障礙,於是心裡泰然,不勝歡喜。這時孩子們各自對父親索求說:「父親先前答應給我們的東西,羊車、鹿車、牛車等物,希望現在就賜給我們。」

這時長者滿心歡喜,各賜他們一輛同樣的大車,每車都高大寬廣,並以各種珍寶裝飾。拉車的是肥壯的白牛,顏色潔白光亮,形體姝好,筋強力大,行時腳步平穩,且快如疾風。又有眾多的奴僕隨從侍候、衛護。

本則譬喻中,火宅比喻三界,三界為五濁、八苦等苦惱所聚,無法安住;諸子比喻眾生,謂眾生貪著三界,耽於享樂的生活,不知處境的危險;長者比喻佛陀,羊車比喻聲聞乘,鹿車比喻緣覺乘,牛車比喻菩薩乘,大白牛車比喻一佛乘。意思是說佛陀見眾生遭煩惱之火所逼迫而不知苦,於是以種種智慧、方便,為三界眾生說聲聞乘、緣覺乘、菩薩乘,如彼長者以三車誘引諸子。待眾生出三界苦,再以佛乘開示眾生。即法唯一乘,本無二三,但因眾生根機不同,於一佛乘,方便說三。

2.窮子喻(卷二信解品)

有一人,在他幼年的時候,就背棄他的父親離家出走,流浪外國,直至五十歲,年齡既大,氣力日衰,也就更加窮困,於是四方奔走,以謀求衣食,漸漸遊行,不知不覺走向本國。

先是,長者四處尋子不著,只好在一城中住下。家中財富無量,金、銀、琉璃、珊瑚、琥珀、珠寶等,難以計數。僮僕、臣佐、吏民眾多,象、馬、牛羊、車輛等無數,金錢出入,遍及各國,商估賈客,往來亦多。

此時這貧窮的兒子到處流浪,遊走於各村落,歷經大城小鎮,不經意的來到他父親居住的城中。父親與子離別已經五十多年,雖常思念,但從不曾向人提及。自念已經老朽,住世的日子不長,這麼多的財物,金銀珍寶,滿倉滿庫,可是沒有子息,一旦命終,無人繼承守護,所以每日更加殷切的想念出走的兒子。又想,我如果找回兒子,將財產交給他,就能坦然快樂,再也沒有什麼可憂愁掛慮的了。

這時流浪的兒子因為貧窮困苦,無依無靠,輾轉受人雇傭,來到了父親的門側,遠遠望見父親坐在獅子床座上,足踏寶几,身上佩戴著價值百千萬的真珠瓔珞,許多的婆羅門、剎利王族、居士等皆恭敬的圍繞著他。有吏民、僮僕手執白拂,左右侍立,床座覆以寶帳,帳沿垂掛著花幡,並以香水灑地,散布各種名貴鮮花,羅列各種寶物,出納取與,威德巍嚴,顯得特別尊貴。

窮子眼見父親有這樣大的勢力,心中感到恐懼,後悔不該來到這樣的人家。心裡揣測,這可能是位國王,或是與國王相當的大人物,不是我傭工謀食的地方,不如轉往較貧賤的地方,有較多出賣勞力的機會,容易獲得衣食所需。如果在這裡停留太久,可能受到逼迫,強令我工作。這樣一想,急忙拔腿就跑。

當時大富長者在獅子座上,一眼就認出是自己的兒子,心裡非常歡喜,立即想到:「我的財物庫藏,現在有所付託了。我常思念的兒子,今天忽然回來,這豈不是天從人願嗎?」於是立刻派人急追,將他帶回來。

當時使者奉令,立即追趕捉拿,窮子驚恐愕然,不禁大喊冤枉,使者窮追不捨,還是將他押了回來。窮子心想:「我既沒有犯什麼罪,卻要被囚禁,必定難以活命了。」因此更感到驚惶恐怖,竟嚇得昏倒在地。

他父親遠遠的看到這種情形,心生憐憫,告訴使者說:「我不需要這個人,不必強迫他回來了。不要再和他說什麼,讓他走吧!」

使者等他清醒之後,告訴他說:「你不要怕,我現在放你去,你願到哪裡就去哪裡,不會再有人捉拿了。」

窮子聽了非常歡喜,忙從地上爬起,逃往貧窮里巷而去,以求衣食。

長者眼見兒子離去,不得不另想辦法誘引他回來,於是祕密派遣兩位形容憔悴、無有威儀德望的人,吩咐他們說:「你二人到那窮子那兒去,慢慢的接近他,說這裡有工資比別處高出一倍的工作可做。窮子如果願意來工作,你們就帶他來,若是問你是什麼樣的工作,就說是雇他清除糞便,你們也和他一起工作。」

二人即時出發尋找窮子,並依照長者的話,一一說給他聽。窮子果然同意來做清除糞便的工作,而且先取得應得的工資,然後才為主人除糞。

父親見兒子樂於粗穢的工作,心生憐憫,也怪兒子為何這樣狹劣。數月之後,於窗戶中,遠看兒子身體瘦弱,形容憔悴,滿身是糞土灰塵,骯髒不堪,心中甚是不忍,立刻脫去身上佩戴的瓔珞、細軟的衣服及珍貴的飾物,換上破舊的粗布衣服,灰塵著身,右手拿著清除糞便的器具,來到窮子工作的地方,並對工作的大眾說:「你們要勤奮工作,不得偷懶怠惰。」以這樣的方便,才得以接近自己的兒子。之後,又對他的兒子說:「你以後就常在這裡工作好了,不要再到別處去,我會加你的工資。生活上各項所需物品若有匱乏,只管向我說,我會給你,你安心的在這裡工作,我就像你的父親一樣,你不必再有憂慮。我已年老,而你正是少壯,你平時工作很勤勞,沒有欺瞞怠惰的行為,也不見你有瞋恨怨言,不像其他的工人有任何過惡。從現在起,你就如同我親生的兒子一般。」當時長者更為他取名為兒。

這時窮子雖然感到欣喜,但是仍覺得自己不過是一個暫時受雇的微賤工人,因為這個緣故,二十年來都做除糞的工作。二十年後,心逐漸開通,相貌改變,體力增強,自信心也增加了,對金銀財寶的管理出納,也沒有困難,然而他仍住於簡陋的工寮。

那時長者已患有疾病,自知將不久於人世,因此對窮子說:「我現有各倉庫都堆滿了金銀財寶,其中多少數目,所應該收入或付出的,你都很清楚,我這樣的用心,你當體會我的意思。我現在將所有一切,付與你掌管,我的就是你的一樣,應盡心管理,不要讓這些財物耗散了。」

窮子依長者的教誨和咐囑,領管眾多的財物,以及金銀珍寶等庫藏,而沒有希求取得一餐的意志,他休歇的地方,依然是在粗陋的工寮,自卑的心理,並沒有完全消失。又經過了一段時日,父親知道窮子的心意已漸漸通達而安泰,成就了大志,並鄙視自己先前的心量。因此在臨終之前,特命其子通知親族、國王、大臣、剎利、居士等皆來家中聚會,當著親族等大眾宣告說:「這人就是我親生的兒子,從前在某城,捨離我而出走,孤苦零丁,在外辛苦了五十多年,他本來的名字叫某某,我就是某甲,從前來到本城,懷著憂急的心情,探尋我兒的下落,數十年來,找不到他的蹤跡,現在忽然在這裡相會,失而復得,他確實是我的兒子。現在我所有的一切財物,都由我兒繼承。」

這時,窮子聽了父親這樣的宣告,實在太歡喜了,心裡想:「我本無心,也不敢希求這樣龐大的財富,現在這樣多的寶藏,竟自然而得。」

本則所喻大富長者就是佛陀,二乘人(聲聞)無有大乘法財莊嚴,猶如貧窮之子缺乏衣食,以資活命,佛陀施設種種方便,令除煩惱糞,淨五蘊舍,增上其心,然後教以大智,即以佛道化度聲聞,令回小向大。

3.藥草喻(卷三藥草喻品)

又作雲雨喻、三草二木譬。譬如三千大千世界,山川溪谷,土地上生長有各色各類的花卉樹木、森林以及藥草等。由於濃雲密佈,籠罩三千大千世界,一時普降甘霖,遍灑大地一切花卉樹木、森林及諸藥草,不論小根小莖,小枝小葉;中根中莖,中枝中葉;大根大莖,大枝大葉;大小樹木,隨上中下三等,都能各自吸收適量的水分。一雲所雨,各種植物隨其種性而獲滋潤,皆得生長,枝葉茂盛,各自開花結果。雖是一地所生,一雨所得,一雨所潤,但花卉樹木,各有差別。

佛陀說法,如同雲雨普潤眾生,然因眾生的根性不同,受益亦有差別。以小藥草喻人天乘,中藥草為二乘,上藥草為菩薩乘。又專心佛道,常行慈悲,自知作佛,決定無疑者為小樹,安住神通,轉不退輪,度無量百千億眾生的菩薩為大樹。佛陀平等說法,如一味雨,隨眾生性,所受不同,如同草木受雨有異。

4.化城喻(卷二化城喻品)

譬如有一條五百由旬遠的險惡道,沿途盡是荒山曠野,絕無人跡,充滿恐怖;適有眾多的人,欲通過這條險惡道路,前往富藏珍寶的地方,這時有位導師,智慧高超,事理通達,經驗豐富,對於沿途通衢艱險情況,非常清楚,將引導大眾越過這段險惡的里程。

走到半途,大眾起了懈怠後退的念頭,因而向導師要求說:「我們現在已經疲憊不堪,又加上恐怖,實在很難再向前行,況且路途還很遙遠,如今只想退回。」

導師知道了他們有退回去的意思,心想:「他們太可憐了,為什麼要捨棄獲得大珍寶的機會,中途退回呢?」想到這裡,於是施設方便,在險道上,過三百由旬的地方,化了一座城市,告訴眾人說:「你們不要恐懼,也不要退還,現在前面有座大城,我們可以到城中休息,進入城中,就能獲得安全快樂;如果想再前往寶所,也可以前去。」這時已感到非常疲乏的大眾,聽導師這麼一說,非常歡喜,心想:「我們現在可以避免這惡道的險難,得到安全快樂了。」於是眾人一齊進入化城,認為已經脫離險惡之道,得到安穩。

導師等待他們經過休息之後,體力已完全恢復,於是立刻滅卻化城,向大眾宣告說:「你們既為求寶而來,現在我們還要繼續前進,藏寶之處離此已經不遠,剛才你們休息的大城是我化作的,只是讓你們暫時休息罷了。」

此則喻佛陀知道眾生心性怯弱,若聞一佛乘,則不欲見佛,佛陀以方便力,說有二種涅槃,如同化城,令眾止息。而佛陀的正意,是在對治阿羅漢,令其勿執著於化城的小涅槃,當進趨於無上佛乘的寶所。

5.衣珠喻(卷四五百弟子受記品)

又作繫珠喻。譬如有人至親友家,酒醉而臥,恰值親友有公事,急須他行,於是將無價寶珠繫在他的衣裡,就匆匆忙忙的走了。這人因為酒醉,毫不知情,醒來以後,也就自己離開外遊,到了異國,為了衣食,勤力謀求,非常艱苦,稍有所得,就感到心滿意足。後來親友偶然遇著了,很訝異的問:「大丈夫何以為了衣食,淪落到這種地步,我從前想讓你得到安樂幸福,於某年某月某日,以無價寶珠繫在你的衣裡,你卻至今不曾察覺,以至勤苦憂惱而求生活,實在是很愚昧。你現在可以拿這寶珠去變換一切所須之物,往後生活當可如意,無所缺乏。」

喻二乘人過去世曾在大通智勝佛座下結下大乘之緣,然而因為被無明所覆蓋而隱蔽不顯,今依如來方便開示,於是能入於一乘。

6.髻珠喻(卷五安樂行品)

又作頂珠喻。譬如威勢強大的轉輪聖王,想要諸國臣服,而各國王皆不順從,這時轉輪聖王必發兵征討。而轉輪王見兵眾戰無不勝,隨即感到很歡喜,依照將士的戰功大小,給予各種賞賜:或給予田宅,或賜予村莊城鎮,或給以華服美飾,或獎章玉帶等物;或賞以各種珍寶,如金銀、琉璃、硨磲、瑪瑙、珊瑚、琥珀、以及象馬車乘、奴婢人民等。唯有他自己佩於髮髻中的明珠,不作賞物。這是因為只有輪王頭頂上有此明珠,若將此珠賞賜給將士,輪王的臣屬一定會感到非常驚異。

喻佛陀以禪定、智慧的力量,於娑婆國土為三界法王,而諸魔王不肯順伏,如來座下的賢聖也奮勇與魔王交戰。佛陀依其戰功賜以禪定、解脫諸法財,又賜以涅槃城,然恐大眾驚疑,而不為他們說此《法華》。待眾生根熟,佛陀為說《法華》,如同轉輪聖王解髻中明珠與功臣。

7.醫子喻(卷五如來壽量品)

又作醫師喻。譬如良醫,智慧聰利,通達醫理,深明藥性,善治各種疾病,有眾多子女。一天,良醫因有事故,遠至異國,孩子們誤飲了他人的毒藥,毒性大作,以至心神錯亂,痛苦呻吟,宛轉於地。這時父親由外歸來,飲了毒藥的兒女,不論是心神錯亂的,或者神志尚清醒的,遠遠望見父親歸來,非常歡喜,跪拜問訊,並訴說自己愚癡,誤服毒藥,希望父親及時救治,賜與他們壽命,使不至被毒死。

父親見孩子們如此痛苦憂惱,立即依諸處方,尋求色香味美的最好藥草,調配和合,令他們服食,並說:「這是上等的良藥,色、香、味具足,你們可以服食,毒害的苦惱很快就能解除,不會再有各種的禍患。」

這些兒女中,神志尚清醒的,看到這種色香味美的良藥,立即服食,毒性盡除,獲得痊癒。其他心神昏亂的,見父親回來,雖也歡喜問訊,祈求治療,然而因為中毒太深,精神錯亂,失去分辨的能力,因此不肯服藥。

父親心裡想:「這些孩子們太可憐了!毒氣攻心,神志顛倒錯亂,雖見我喜,求為救療,但給他好藥卻不肯服用。我現在應當另設方便,使他們能服下這劑良藥。」於是對他們說:「我現已衰老,離死期當是不遠,這些良藥留在家裡,你們可以自己取來服用,不要憂心病不會好。」交代諸子後,良醫就到他國去了。

稍後,更派人通知諸子:「你們的父親已死於他國,再也不會回來了!」

兒子們聽到這個惡耗,非常悲傷憂慮,心想:「若是父親仍在世間,慈心憐憫我們,自會救護。現在拋下我們,遠喪他國,讓我孤苦,無依無靠。」由於悲傷憂戚,終於醒悟,知道父親留下的良藥,果然色香味美,立刻取而服食,毒病都得以痊癒。父親得知孩子們的病都好了,不久就回家。

這是譬喻三乘信受權教,不得正道,佛陀於是施設各種方便,令服食大乘法藥,速除苦惱,不再有眾多苦患。

《法華經》中,除此七種譬喻外,還有其他的譬喻,如〈授記品〉的「大王膳譬喻」、〈踊出品〉的「父少子老譬喻」等。

四、本經的特色

1.諸經之王:本經是經中之王,在佛教經典中,受持讀誦、書寫之盛,無過此經。如唐代道宣律師謂:「自漢至唐六百餘載,總歷群籍四千餘軸,受持盛者,無出此經。」明代蕅益大師說:「此一部經乃如來究竟極談,具明施設一代時教所以然之線索,如家業之有總帳簿,如天子之有九鼎也。」

2.由信成佛:〈常不輕菩薩品〉的常不輕菩薩,每見四眾,即禮拜讚歎道:「我深敬汝等,不敢輕慢。所以者何?汝等皆行菩薩道,當得作佛。」又聞本經不生疑惑者,能夠「疾成佛道」。而〈方便品〉中也一再闡述過去諸佛都是以一乘法教化眾生,於佛陀滅度後,供養舍利,建築塔廟,莊嚴佛像;或童子戲以聚沙為塔,敬心供養;或以歌唄讚頌佛德;乃至心多散亂的人以一華供佛,一禮拜,一合掌,一舉手,一低頭,一稱佛號,都能長養善根,增長福慧,共成佛道。這是顯示由於「信」而成佛,也是《法華經》的顯著特色。

3.久遠成佛:〈如來壽量品〉中,佛陀從三身如來顯現佛壽量無有齊限。經中明示佛陀成佛已來,無量無邊百千萬億那由他劫,以種種方便,隨類應化;成佛已來,甚大久遠,壽命無量阿僧祇劫,常住不滅。從「久遠成佛」,顯現常住的佛陀,是本經的一大特色。

4.慈悲教化:本經藉由各種譬喻,巧妙地顯示佛陀的慈悲。如〈譬喻品〉說:「三界無安,猶如火宅,眾苦充滿,甚可怖畏。常有生老病死憂患,如是等火熾然不息。如來已離三界火宅,寂然閒居,安處林野。今此三界皆是我有,其中眾生悉是吾子,而今此處是諸患難,唯我一人能為救護。」餘如窮子喻、三草二木喻、髻珠喻、良醫喻等,莫不顯現佛陀的慈悲教化,這也正是大眾信奉本經的原因之一。

5.一乘真實:本經宣說一乘教理,正是顯示本經的宏廣,本經有「內秘菩薩行,外現是聲聞」的說法,就是宣揚聲聞行即菩薩行。如此不否定聲聞、緣覺之行,進而提升至成佛之列,這就是一乘之教。而一乘,就是眾生都能成佛。

6.受持利益:本經中多有勸人受持此經的經文,尤其後半部一再地重覆受持、讀誦、解說、書寫、供養《法華經》的功德,使得本經在中國、日本盛行書寫。〈法師品〉說:「若復有人受持、讀誦、解說、書寫《妙法華經》,乃至一偈,於此經卷敬視如佛,種種供養。」又說:「如來滅後,其能書持、讀誦、供養、為他人說者,如來則為以衣覆之,又為他方現在諸佛之所護念,是人有大信力及志願力、諸善根力。」這是其他經典所不及。

本經為了把握佛陀的真精神,於是採用偈頌、譬喻等,讚歎永恆的佛陀(久遠實成之佛),說釋迦牟尼佛成佛以來,壽命無限,現各種化身,以種種方便說微妙法。由於行文順暢,詞藻優美,在佛教思想史、文學史上,具有不朽的價值,是古來流布最廣的經典。在《大般泥洹經》、《大般涅槃經》、《優婆塞戒經》、《觀普賢菩薩行法經》、《大乘本生心地觀經》、《大佛頂首楞嚴經》等諸經,及《大智度論》、《中論》、《究竟一乘寶性論》、《攝大乘論》、《佛性論》、《入大乘論》等諸論中,皆曾舉出本經經名,並援引經中文義。

智者大師依本經創立天台宗。日本聖德太子註《義疏》以後,此經成為日本鎮護國家的三部經之一。最澄於日本開創天台宗後,該經更成為佛教教學的中心、新佛教的主幹,而影響日本佛教界。

漢譯《妙法蓮華經》有六種,現存的異譯本有竺法護譯的《正法華經》十卷二十七品及闍那崛多與達磨笈多譯的《添品妙法蓮華經》七卷二十七品。此外,敦煌出土本中,有《妙法蓮華經‧度量天地品第二十九》、《妙法蓮華經‧馬明菩薩品第三十》。其中以《正法華》最詳密;《妙法華》最簡約,流傳最廣。今收錄於《高麗藏》第九冊、《磧砂藏》第九冊、《龍藏》第三十一冊、《卍正藏》第十五冊、《大正藏》第九冊、《佛光大藏經‧法華藏》。又本經的梵文本近時於新疆的喀什噶爾(Kashgar)等地發現,一八五二年,法國學者布諾夫(Eugène Burnouf)自梵文翻譯成法文出版。其後更有英譯本、日譯本。

由於本經流傳的廣泛,因此注疏亦甚多,重要的有:

1.妙法蓮華經憂波提舍  三卷   世親菩薩造

2.法華經義記      八卷   梁‧法雲撰

3.妙法蓮華經玄義    三十卷  隋‧智顗說

4.妙法蓮華經文句    二十卷  隋‧智顗說

5.法華義疏       十二卷  隋‧吉藏撰

6.法華玄論       十卷   隋‧吉藏撰

7.法華遊意       一卷   隋‧吉藏撰

8.妙法蓮華經玄贊    二十卷  唐‧窺基撰

9.法華經疏義纘     六卷   唐‧智度述

10.法華義疏       四卷   日本‧聖德太子撰

11.法華經教釋           民國‧太虛著

【習題】

1.試述本經主旨。

2.本經有什麼重要影響?

3.本經的特色是什麼?

4.何謂「法華七喻」?經中還有哪些譬喻?

回到頁面頂端
回到星雲大師全集首頁
搜尋
調整
關注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