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大小:

A-

A

A+

250 銘

崔子玉座右銘/後漢‧崔子玉

無道人之短,無說己之長。施人慎勿念,受施慎勿忘。世譽不足慕,唯仁為紀綱。隱心而後動,謗議庸何傷?無使名過實,守愚聖所臧。在涅貴不淄,曖曖內含光。柔弱生之徒,老氏誡剛強。行行鄙夫志,悠悠故難量。慎言節飲食,知足勝不祥。行之苟有恒,久久自芬芳。

支遁禪師座右銘/晉‧支遁

勤之勤之,至道非孜。奚為淹滯,弱喪神奇?茫茫三界,眇眇長羈。煩勞外湊,冥心內馳。殉赴欽渴,緬邈忘疲。人生一世,涓若露垂。我身非我,云云誰施?達人懷德,知安必危。寂寥清舉,潔累禪池。謹守明禁,雅說玄規。綏心神道,抗志無為。遼朗三蔽,融治六疵。空洞五陰,虛豁四支。非指喻指,絕而莫離。妙覺既陳,又玄其知。婉轉平任,與物推移。過此以往,勿思勿議。

禪月大師座右銘并序/唐‧禪月

序曰:愚常覽白太保所作續崔子玉座右銘一首,其詞旨乃典乃文,再懇再切,實可警策未悟,貽厥將來。次又見姚宗、卞蘭、張說、李邕皆有斯文,尤為奧妙。其於束勗婉娩,乃千古之鑒誡資腴矣。愚竊愛其文,唯恨世人不能行之,十得一二。一日,因袖毫,遂作續白氏之續,命曰續姚梁公座右銘一首。雖文經理緯,非逮於群公,而亦可書於屋壁。

善為爾諸身,行為爾性命,禍福必可轉,莫愨言前定。見人之得,如己之得,則美無不克;見人之失,如己之失,是亨貞吉。返此之徒,天鬼必誅。福先禍始,好殺減紀,不得不止;守謙寡欲,善善惡惡,不得不作。無見貴熱,諂走蹩躠;無輕賤微,上下相依。古聖著書,矻矻孳孳,忠孝信行,越食逾衣。生天地間,未或非假。身危彩虹,景速奔馬,胡不自強?將昇玉堂,胡為自墜,言虛行偽?豔殃爾壽須戒,酒腐爾腸須畏。

勵志須至,撲滿必破。非莫非於飭非,過莫過於文過。及物陰功,子孫必封。無恃文學,是司奇薄。患隨不忍,害逐無足。一此一彼,諧官合徵。親仁下問,立節求己。惡木之陰匪陰,盜泉之水非水。世孚草草,能生幾幾?直須如冰如玉,種桃種李。嫉人之惡,酬恩報義;忽己之慢,成人之美。無擔虛譽,無背至理。恬和愻暢,沖融終始。天人景行,盡此而已。丁寧丁寧,戴髮含齒。

圭峰宗密禪師座右銘/唐‧圭峰宗密

寅起可辦事,省語終寡尤。身安勤戒定,事簡疏交游。他非不足辨,己過當自修。百歲既有限,世事何時休?落髮墮僧數,應須侔上流。胡為逐世變,志慮尚囂浮?四恩重山嶽,錙銖未能酬。蚩蚩居大廈,汲汲將焉求?死生在呼吸,起滅若浮漚。無令方服下,番作阿鼻由。

永明延壽禪師座右銘/宋‧永明延壽

四體不勤,百事無闕,端坐受用,寧知所來?但養穢軀,鮮營淨福,縱懷慚恥,尚恐難堪。況處學庠,濫參聽教,求人長短,壞彼規繩。假託他緣,閃避眾法,輕陵先覺,熒惑後生。規度利名,結構朋黨,不遭惡疾,必有餘殃。虛費精神,終無成結,昇沉由己,善惡無門。福謝禍來,雖悔何及?斯言非妄,汝曹思之。

張繹座右銘/宋‧張繹

凡語必忠信,凡行必篤敬,飲食必慎節,字畫必楷正,容貌必端莊,衣冠必肅整,步履必安詳,居處必正靜,作事必謀始,出言必顧行,常德必固持,然諾必重應,見善如己出,見惡如己病,凡此十四者,我皆未深省,書此當座隅,朝夕視為警。

聶壽卿座右銘/明‧聶壽卿

短不可護,護則終短;長不可矜,矜則不長。尤人不如尤己,好圓不如好方。用晦則莫與爭智,撝謙則勿與爭強。多言為老氏所戒,欲訥乃仲尼所臧。妄動招尤,何如靜而守拙;太剛則折,曷若柔而無傷。吾見進而不已者敗,未見退而自足者亡。為善斯遊君子之域,作惡則入小人之鄉。吾儕書紳帶以自警,刻盤盂而若傷。惟常存乎座右,須夙夜之不忘。

楊繼盛座右銘諭子書/明‧楊繼盛

與人相處之道,第一要謙下誠實,同幹事則勿避勞苦,同飲食則勿貪甘美,同行走則勿擇好路,同睡寢則勿占床蓆。寧讓人,勿使人讓我;寧容人,勿使人容我;寧喫人虧,勿使人喫我虧;寧受人氣,勿使人受我氣。人有恩於我,則終身不忘;人有怨於我,則即時丟過。見人之善,則對人稱揚不已;聞人之過,則絕口不對人言。人有向你說,某人感你之恩,則云他有恩於我,我無恩於他,則感恩者聞之,其感益深;有人向你說,某人惱你謗你,則云他與我平日最相好,豈有惱我謗我之理,則惱我謗我者聞之,其怨即解。人之勝似你,則敬重之,不可有傲忌之心;人之不如你,則謙待之,不可有輕賤之意。又與人相交,久而益密,則行之邦家,可無怨矣。

鵝湖大義禪師坐禪銘/唐‧鵝湖大義

參禪學道幾般樣,要在當人能擇上。莫只忘形與死心,此箇難醫病最深。直須坐究探淵源,此道古今天下傳。正坐端然如泰山,巍巍不要守空閒。直須提起吹毛利,要剖西來第一義。瞠卻眼兮剔起眉,反覆看渠渠是誰?還如捉賊須見贓,不怕賊埋深處藏。有智捉獲剎那頃,無智經年不見影。深嗟兀坐常如死,千年萬歲只如此。若將此等當禪宗,拈花微笑喪家風。黑山下坐死水浸,大地漫漫如何禁?若是鐵眼銅睛漢,把手心頭能自判。直須著到悟為期,哮吼一聲獅子兒。

君不見磨磚作鏡喻有由,車不行兮在打牛。又不見岩前湛水萬丈清,沈沈寂寂杳無聲。一朝魚龍來攪動,波翻浪湧真堪重。譬如靜坐不用工,何年及第悟心空?急下手兮高著眼,管取今生教了辦。

若還默默恣如愚,知君未解做工夫。抖擻精神著意看,無形無影悟不難。此是十分真用意,勇猛丈夫卻須記。切莫聽道不須參,古聖孜孜為指南。雖然舊閣閒田地,一度嬴來得也未?要識坐禪不動尊,風行草偃悉皆論。而今四海清如鏡,頭頭物物皆吾聽。長短方圓只自知,從來絲髮不曾移。若問坐禪成底事,日出東方夜落西。

龍門佛眼清遠禪師坐禪銘/宋‧佛眼清遠

心光虛映,體絕偏圓,金波匝匝,動寂常禪。念起念滅,不用止絕,任運滔滔,何曾起滅?起滅寂滅,現大迦葉,坐臥經行,未嘗間歇。禪何不坐?坐何不禪?了得如是,始號坐禪。坐者何人?禪是何物?而欲坐之,用佛覓佛。佛不用覓,覓之轉失,坐不我觀,禪非外術。初心鬧亂,未免回換,所以多方,教渠靜觀。端坐收神,初則紛紜,久久恬淡,虛閒六門。六門稍歇,於中分別,分別纔生,已成起滅。起滅轉變,從自心現,還用自心,反觀一遍。一反不再,圓光頂戴,靈焰騰輝,心心無礙。橫該豎入,生死永息,一粒還丹,點金成汁。身心客塵,透漏無門,迷悟且說,逆順休論。細思昔日,冷坐尋覓,雖然不別,也大狼藉。剎那凡聖,無人能信,匝地忙忙,大須謹慎。如其不知,端坐思惟,一日築著,伏惟伏惟。

心銘/唐‧法融

心性不生,何須知見?本無一法,誰論薰鍊?往返無端,追尋不見。

一切莫作,明寂自現。前際如空,知處迷宗。分明照鏡,隨照冥蒙。

一心有滯,諸法不通。去來自邇,胡假推窮?生無生相,生照一同。

欲得心淨,無心用功。縱橫無照,最為微妙。知法無知,無知知要。

將心守靜,猶未離病。生死忘懷,即是本性。至理無詮,非解非纏。

靈通應物,常在目前。目前無物,無物宛然。不勞智鑒,體自虛玄。

念起念滅,前後無別。後念不生,前念自滅。三世無物,無心無佛。

眾生無心,依無心出。分別凡聖,煩惱轉盛。計較乖常,求真背正。

雙泯對治,湛然明淨。不須功巧,守嬰兒行。惺惺了知,見網轉迷。

寂寂無見,暗室不移。惺惺無妄,寂寂明亮。萬物常真,森羅一相。

去來坐立,一切莫執。決定無方,誰為出入?無合無散,不遲不疾。

明寂自然,不可言及。心無異心,不斷貪淫。性空自離,任運浮沈。

非清非濁,非淺非深。本來非古,見在非今。見在無往,見在本心。

本來不存,本來即今。菩提本有,不須用守。煩惱本無,不須用除。

靈知自照,萬法歸如。無歸無受,絕觀忘守。四德不生,三身本有。

六根對境,分別非識。一心無妄,萬緣調直。心性本齊,同居不攜。

無生順物,隨處幽棲。覺由不覺,即覺無覺。得失兩邊,誰論好惡?

一切有為,本無造作。知心不心,無病無藥。迷時捨事,悟罷非異。

本無可取,今何用棄?謂有魔興,言空象備。莫滅凡情,惟教息意。

意無心滅,心無行絕。不用證空,自然明徹。滅盡生死,冥心入理。

開目見相,心隨境起。心處無境,境處無心。將心滅境,彼此由侵。

心寂境如,不遣不拘。境隨心滅,心隨境無。兩處不生,寂靜虛明。

菩提影現,心水常清。德性如愚,不立親疏。寵辱不變,不擇所居。

諸緣頓息,一切不憶。永日如夜,永夜如日。外似頑嚚,內心虛真。

對境不動,有力大人。無人無見,無見常現。通達一切,未嘗不遍。

思惟轉昏,汨亂精魂。將心止動,轉止轉奔。萬法無所,惟有一門。

不入不出,非靜非喧。聲聞緣覺,智不能論。實無一物,妙智獨存。

本際虛沖,非心所窮。正覺無覺,真空不空。三世諸佛,皆乘此宗。

此宗毫末,沙界含容。一切莫顧,安心無處。無處安心,處明自露。

寂靜不生,放曠縱橫。所作無滯,去住皆平。慧日寂寂,定光明明。

照無相苑,朗涅槃城。諸緣忘畢,詮神定質。不起法坐,安眠虛室。

樂道恬然,優游真實。無為無得,依無自出。四等六度,同一乘路。

心若不生,法無差互。知生無生,現前常住。智者方知,非言詮悟。

百字銘/唐‧太宗

耕夫役役,多無隔宿之糧;織女波波,少有禦寒之衣;日食三餐,當思農夫之苦;身穿一縷,每念織女之勞。寸絲千命,匙飯百鞭,無功受祿,寢食不安。交有德之朋,絕無益之友,取本分之財,戒無名之酒。常懷克己之心,閉卻是非之口,若能依朕所言,富貴功名可久。

陋室銘/唐‧劉禹錫

山不在高,有仙則名;水不在深,有龍則靈。斯是陋室,惟吾德馨。苔痕上階綠,草色入簾青。談笑有鴻儒,往來無白丁。可以調素琴,閱金經,無絲竹之亂耳,無桉牘之勞形。南陽諸葛廬,西蜀子雲亭,孔子云何陋之有!

廣心齋銘/宋‧蘇東坡

細德險微,愛爭彼我;君子廣心,物無不可。心不運寸,中積瑣瑣。得之戚戚,忿欲生火。沃以遠水,井泉無波。天下為量,萬物一家。前聖後聖,惠我光華。

心王銘/南朝梁‧傅大士

觀心空王,玄妙難測,無形無相,有大神力,能滅千災,成就萬德,體性雖空,能施法則。觀之無形,呼之有聲,為大法將,心戒傳經。水中鹽味,色裡膠清,決定是有,不見其形。心王亦爾,身內居停,面門出入,應物隨情,自在無礙,所作皆成。了本識心,識心見佛。是心是佛,是佛是心,念念佛心,佛心念佛。欲得早成,戒心自律,淨律淨心,心即是佛。除此心王,更無別佛,欲求成佛,莫染一物。心性雖空,貪瞋體實。入此法門,端坐成佛;到彼岸已,得波羅蜜。慕道真士,自觀自心,知佛在內,不向外尋,即心即佛,即佛即心。心明識佛,曉了識心,離心非佛,離佛非心。非佛莫測,無所堪任,執空滯寂,於此漂沈。諸佛菩薩,非此安心,明心大士,悟此玄音。身心性妙,用無更改,是故智者,放心自在。莫言心王,空無體性,能使色身,作邪作正。非有非無,隱顯不定,心性離空,能凡能聖。是故相勸,好自防慎,剎那造作,還復漂沈。清淨心智,如世黃金,般若法藏,並在身心。無為法寶,非淺非深,諸佛菩薩,了此本心。有緣遇者,非去來今。

默照銘/宋‧宏智正覺

默默忘言,昭昭現前。鑒時廓爾,體處靈然。靈然獨照,照中還妙。露月星河,雪松雲嶠。晦而彌明,隱而愈顯。鶴夢煙寒,水含秋遠。浩劫空空,相與雷同。妙存默處,功忘照中。妙存何存?惺惺破昏。默照之道,離微之根。徹見離微,金梭玉機。正偏宛轉,明暗因依。依無能所,底時回互。飲善見藥,檛塗毒鼓。回互底時,殺活在我。門裡出身,枝頭結果。默唯至言,照唯普應。應不墮功,言不涉聽。萬象森羅,放光說法。彼彼證明,各各問答。問答證明,恰恰相應。照中失默,便見侵凌。證明問答,相應恰恰。默中失照,渾成剩法。默照理圓,蓮開夢覺。百川赴海,千峰向岳。如鵝擇乳,如蜂採花。默照至得,輸我宗家。宗家默照,透頂透底。舜若多身,母陀羅臂。始終一揆,變態萬差。和氏獻璞,相如指瑕。當機有準,大用不勤。寰中天子,塞外將軍。吾家底事,中規中矩。傳去諸方,不要賺舉。

淨樂室銘/宋‧宏智正覺

色見聲求,取道未正。自得之淵,常樂我淨。其淨者常,其樂者我。是二相資,如薪與火。我樂無窮,淨常無終。湛存象外,智照環中。環中自虛,非有非無。密運靈機,妙轉玄樞。玄樞機轉,本光瑞現。心緣未萌,言像何辨?其辨者誰?了了自知。圓該家慧,不涉思惟。思惟不涉,蘆花照雪。一段光明,廓然瑩徹。瑩徹無方,初不覆藏。乘時則出,涉化則昌。涉化隨宜,淨樂不移。空含海印,恰恰無虧。無虧之功,內外沖融。法法絕待,門門虛通。虛通之門,游戲之徑。脫落根塵,蕭灑眺聽。眺聽夤緣,手眼千千。彼亡勤勤,我常綿綿。綿綿之妙,未痕眹兆。淨中之樂,默中之照。默照之家,淨樂之室。居安忘勞,去華取實。取實之銘,無得而言。善哉摩詰!入不二門。

捨緣銘/宋‧永明延壽

追遠報恩,棄儒從釋。刮磨舊習,洗滌世緣。截斷眾流,壁立千仞。文章筆硯,盡把焚除。雪月風花,無勞嘲詠;酒殽財色,更莫回頭。聲利榮華,豈須著眼?末流狂妄,正法澆漓。但欲變形,何嘗涉道?雖云捨俗,俗習不除;盡說出塵,塵緣不斷。纔親講肆,擬作闍黎;未入叢林,望為長老。避溺投火,豈覺盲癡?卻步求前,實為顛倒。釋心儒服,代不乏人;釋服儒心,世途目擊。律防麤暴,禪息妄緣。深究苦空,常思厭離。邪師惡友,畏若豺狼;善導良朋,親如父母。低心似地,緘口如愚。摧挫我人,消停意氣。端居靜室,課念遣時。送想樂邦,一心待盡。若能如此,吾復何憂?厥或不然,子當裁酌。

周渭濱沙門亡名法師息心銘/ 隋‧亡名

法界有如意寶人焉,久緘其身,銘其膺曰:古之攝心人也,誡之哉!誡之哉!無多慮,無多知。多知多事,不如息意;多慮多失,不如守一。慮多志散,知多心亂;心亂生惱,志散妨道。勿謂何傷,其苦悠長;勿言何畏,其禍鼎沸。滴水不停,四海將盈;纖塵不拂,五嶽將成。防末在本,雖小不輕。關爾七竅,閉爾六情。莫窺於色,莫聽於聲。聞聲者聾,見色者盲。一文一藝,空中小蚋;一伎一能,日下孤燈。英賢才藝,是為愚蔽。捨棄淳樸,耽溺淫麗。識馬易奔,心猿難制。神既勞役,形必損斃。邪徑終迷,修途永泥。英賢才能,是曰昏懵。誇拙羨巧,其德不弘;名厚行薄,其高速崩。塗舒污卷,其用不恆。內懷憍伐,外致怨憎。或談於口,或書於手。要人令譽,亦孔之醜。凡謂之吉,聖謂之咎。賞玩暫時,悲憂長久。畏影畏迹,逾走逾劇。端坐樹陰,迹滅影沈。厭生患老,隨思隨造。心想若滅,生死長絕。不死不生,無相無名。一道虛寂,萬物齊平。何勝何劣?何重何輕?何貴何賤?何辱何榮?澄天愧淨,皦日慚明。安夫岱嶽,固彼金城。敬貽賢哲,斯道利貞。

信心銘/隋‧三祖僧璨

至道無難,唯嫌揀擇,但莫憎愛,洞然明白。毫釐有差,天地懸隔,欲得現前,莫存順逆。違順相爭,是為心病,不識玄旨,徒勞念靜。圓同太虛,無欠無餘,良由取捨,所以不如。莫逐有緣,勿住空忍,一種平懷,泯然自盡。止動歸止,止更彌動,唯滯兩邊,寧知一種。一種不通,兩處失功,遣有沒有,從空背空。多言多慮,轉不相應;絕言絕慮,無處不通。歸根得旨,隨照失宗,須臾返照,勝卻前空。前空轉變,皆由妄見,不用求真,唯須息見。二見不住,慎莫追尋,纔有是非,紛然失心。

二由一有,一亦莫守,一心不生,萬法無咎。無咎無法,不生不心,能隨境滅,境逐能沈。境由能境,能由境能,欲知兩段,元是一空。一空同兩,齊含萬象,不見精粗,寧有偏黨?大道體寬,無易無難;小見狐疑,轉急轉遲。執之失度,必入邪路;放之自然,體無去住。任性合道,逍遙絕惱;繫念乖真,昏沈不好。不好勞神,何用疏親?欲取一乘,勿惡六塵。六塵不惡,還同正覺。智者無為,愚人自縛。法無異法,妄自愛著。將心用心,豈非大錯?

迷生寂亂,悟無好惡,一切二邊,良由斟酌。夢幻虛華,何勞把捉?得失是非,一時放卻。眼若不睡,諸夢自除;心若不異,萬法一如。一如體玄,兀爾忘緣;萬法齊觀,歸復自然。泯其所以,不可方比。止動無動,動止無止。兩既不成,一何有爾?究竟窮極,不存軌則。契心平等,所作俱息。狐疑盡淨,正信調直。一切不留,無可記憶。虛明自照,不勞心力。非思量處,識情難測。真如法界,無他無自。要急相應,唯言不二。不二皆同,無不包容。十方智者,皆入此宗。宗非促延,一念萬年。無在不在,十方目前。極小同大,忘絕境界。極大同小,不見邊表。有即是無,無即是有。若不如此,必不須守。一即一切,一切即一。但能如是,何慮不畢?信心不二,不二信心。言語道斷,非去來今。

體道銘/宋‧月林師觀

上士參玄人,光陰莫虛棄。渡江須用船,為人須有志。名相各不同,非一亦非二。佛法苦無多,於中無別伎。動著關捩子,非師自然智。徹底老婆心,觸人無忌諱。剎境一毫端,到此無回避。唱起德山歌,道者合如是。佛祖出頭來,吞聲須飲氣。作略遮些兒,古今無變異。混沌未分時,早有箇田契。人人本具足,不肯回頭視。箇箇達本鄉,切忌著名位。過去諸如來,不離而今咦。現在諸菩薩,轉次而受記。智者暗點頭,心空親及第。愚人不信受,拋家自逃逝。哀哉猛省來,現成真活計。箇裡用無窮,宗門第一義。左右逢其源,亦不離行巿。銅頭鐵額兒,腦門須著地。願以此功德,普及於一切。

自保銘/姑蘇無作

夫求名者不以德而求之,謂之惡名;求利者不以道而求之,謂之惡利。惡名為智人之所嫌,惡利有來業之所畏。上德不德,老氏誠言;四邪五邪,釋門切忌。寧以實而失,不以得而偽。小人趨惡名之名,君子存大利之利。福劣財強,財必為殃;德薄任大,任速成害。古人者只要心達,不要身達,他賢莫揜,我賢莫伐。若如是,則知其命,合其道,終一身而自保。

憨山大師修身銘/明‧憨山德清

只體之慾,縱情之本,酒色之迷,陷身之穽。迷欲不返,身心不固,徒有此生,誠為虛度。

修身銘/古德

拙字可以寡過,緩字可以免悔,靜字可以益壽,忍字可以遠禍。以寬和存心,以忍讓接物,此為立身之道。

師心銘/明‧憨山德清

人性本大,超乎形器。直以有我,自生障蔽。習染濃厚,故為物累;問學不廣,故多自是。見理不明,驕矜恃氣。輕內重外,逐物喪志。嗜慾戕生,不知避忌。棄己忘真,孰稱為智?達人虛懷,應緣無滯。與時逶迤,龍蛇玩世。得失靡驚,貴賤無預,恬憺怡神,省思寡慮。力其未能,謹其未至,學其無為,行其無事。聽其無聽,視其無視。返觀內照,念念不住,諸妄消滅,精一無二,此乃至人,師心之祕。在我求之,恢有餘地。不如是觀,名為自棄。

覺非銘/明‧憨山德清

萬里之行,步步皆非。維人不覺,寸步不移。人生百歲,念念不住。昧者貿然,孰分新故?善惡迭遷,如環無端,莫知其極,誰使之然?使者不知,愈新愈迷。腳跟罔措,舉足成疲。疲之既久,失其故有。變怪百出,不見其醜。以迷為覺,大地皆錯。嫫母效顰,恬然自樂;霎時臨鏡,忽然猛省,但歇狂心,不勞施粉。天然秀媚,眉目清朗。本來面皮,毫髮無爽,無論美惡,不須雕琢,只任現成,自然還樸。覺不覺是,不知知非,是非俱唾,萬物齊歸。

夢覺銘/明‧憨山德清

善惡無端,一心返復;聖凡不隔,唯存夢覺。以覺入夢,顛倒滋重;以夢入覺,當下解脫。夢覺俱非,寂爾靈知,不生不滅,何慮何思?幻化百千,唯在一念;念起不覺,太虛閃電。煩惱不結,業即不生。愛憎堅固,實生死根。因果報應,捷如影響。根若不生,枝從何長,業有多種,以殺為先。好生惡死,彼此皆然。軀殼雖異,佛性是同。但平等觀,殺念自空。心鏡塵埋,習染既厚。以覺消磨,光明自透。漸磨漸落,念起即覺。覺至無生,心境空廓。妄想馳逐,究竟無益,諦審思惟,死生迅疾。生死來往,大夢冥冥,但隨業轉,如不有生。有生不著,須從夢覺。醒眼看來,無繩自縛。念念迴光,心心返照。但不隨情,是名要妙。

忘緣銘/明‧憨山德清

情有智愚,性無明昧,凡聖之分,實存向背。如臣事君,如子侍父。一念精真,不容顧佇。顧佇則移,移則造迷,迷之既久,其神日疲;不移即悟,悟則不顧,獨立湛然,妙用常住。應緣若響,處世如空。逍遙物化,頓脫樊籠。不出不入,無去無來。空華世相,水月襟懷。

觀世銘/明‧憨山德清

四大幻身,本無一物,愚者執之,愛憎桎梏。妙圓覺心,彌滿清淨;妄想積迷,顛倒增病。渴鹿逐燄,愈逐愈渴。看破即休,始知是錯。遊戲神通,不離日用。貴賤好醜,任其搬弄。達人大觀,洞然明白。離合悲歡,了不可得。六塵境界,如夢聚寶。無量貪求,一覺便了。音聲色相,風月行空。于斯不著,豈是盲聾?以此處世,有何掛礙?身雖凡夫,名觀自在。

六根銘/明‧憨山德清

身為業媒,心為業種,從六情根,貪奔愛涌。眼流於色,失其真明;耳流於聲,遺其本聞。舌非爽味,實多妄語,恣意縱情,識風內鼓。習發竅鳴,如簧有聲,不知所自,聽者震驚。出口入耳,愛憎斯起,聲已消亡,禍方資始。如雷擊糞,忽生毒菌,愚者食之,誤傷其命。維鼻合身,同為一覺,總是浮塵,身多過惡。意乃樞機,波流毒海,為彼所漂,汨其真宰。是故世人,雖生不生,若能返觀,各得精真。精真若復,六根無物,似雲浮空,如響出谷。不被形拘,不為心礙,迥出情塵,超然自在。

念佛三昧銘/明‧憨山德清

念佛念心,念心念佛,佛不外心,心不是物。自性光明,心心照燭。妄想潛蹤,形骸空谷。淨土不離目前,蓮花常襯兩足,何必待身後方生,即現前不出不入,此正是普光三昧,只在當人一嗾。

正心銘/明‧憨山德清

心本光明,欲蔽故暗。天然之體,隨情耗散。今欲正之,袪慾制情。一真既復,諸妄不生。

誠意銘/明‧憨山德清

意乃妄根,乘虛日鑿。密察其原,潛乎不覺。覺則不妄,妄息即真。至誠無息,其善乃敦。

齊家銘/明‧憨山德清

齊家之要,惟儉與勤,義禮若豐,澹薄自醇。勤儉傳家,澹薄寧志,是乃聖賢,處世之祕。

心師銘/辦才淨

咄哉此身,爾生何為?資之以食,覆之以衣,處身以室,病之以毉,百事將養,一時不虧。殊不知恩,反生怨違,四大互惱,五臟相欺。此身無常,一息別離。此身不淨,九孔常垂,百千癰疽,一片薄皮。此身可惡,無貪惜之。當使此身,依法修持,三種淨觀,十六思惟。一行不退,安養西歸,成無上智,是為心師。

戒心戒方銘/明‧蕅益智旭

悔過不如防過,惜福尤宜積福。佛法深妙無窮,切勿自棄自局。若要熟處漸生,先須生處漸熟。

看經銘/清‧省菴

佛固當崇,法尤宜解,匪佛疇師,匪法奚範?是經所在,則為佛在,克敬克誡,勿昏勿怠,一念稍失,眾魔紛然,散風動地,昏霧迷天,制之何由?念力是強,唯堅唯勇,昏散斯降,心原湛然,究竟清淨,佛法雙忘,非藥非病。

長壽十法/古德

要長壽,多積陰功天保佑。要長壽,嬉嬉常笑眉莫皺。

要長壽,遠離美色如仇寇。要長壽,三餐量腹依時候。

要長壽,熱身莫教風寒受。要長壽,出言行事俱從厚。

要長壽,大小物命都憐救。要長壽,書酒花月隨前後。

要長壽,諸般省儉常念舊。要長壽,上床鼾吁神不漏。

報應不爽/古德

世人枉費用心機,天理昭彰不可欺,任爾通盤都打算,有餘殃慶總難移,

盡歸善報無相負,盡歸惡報誰便宜?見善則遷由自主,轉禍為福亦隨時,

若猶昧理思為惡,此念初萌天必知,報應分毫終不爽,只有來早與來遲。

忍讓治家/唐‧韓退之

大丈夫成家容易,士君子立志不難。

退一步自然幽雅,讓三分何等清閒。

忍幾句無憂自在,耐一時快樂神仙。

喫菜根淡中有味,守王法夢裡不驚。

有人問我塵世事,擺手搖頭說不知。

寧可採深山之茶,莫要飲花街之酒。

須就近有道之士,早謝卻無情之友。

貧莫愁兮富莫誇,哪有貧長富久家。

回到頁面頂端
回到星雲大師全集首頁
搜尋
調整
關注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