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大小:

A-

A

A+

168 推動僧伽教育的大醒法師

提倡佛教僧伽教育,主辦佛學刊物,對佛教貢獻卓越的大醒大師,在中國佛教最艱難的時期,創辦《現代僧伽雜誌》,負起搶救佛教的重任。他曾撰文呼籲佛教革新制度,健全寺規,整頓僧寺的腐化現象,使佛教界受到極大震撼。後來又主編《海潮音雜誌》,大力提倡人間佛教,為太虛大師佛學思想的忠實推動者。一九四九年,大醒法師把《海潮音》由上海遷到台灣,迄今在台灣已發行四十餘年,對弘揚中國大乘佛教貢獻殊深。

讀夢遊集 離俗剃度

大醒法師(一八九九~一九五二),法名機警,別署隨緣,字大醒。俗姓袁,江蘇東台人。早年畢業東台師範學校,生性亢直敢言,後因讀憨山大師的《夢遊集》,頓生離俗之念,遂於一九二四年依揚州天寧寺讓之和尚剃度出家。

是年夏天,太虛大師在江蘇泰縣的光孝寺講《維摩經》,大醒前往聽講,因此機緣,於秋季進入武昌佛學院就讀。在院期間,大醒對於佛學課程勤學好問,深得太虛大師讚賞,因此取字「大醒」以勉之。

一九二五年,太虛大師於大林寺設「廬山學窟」,大醒與迦林、滿智、會覺等法師在此專修英文及佛學。

教育培才 筆耕救國

一九二八年三月,大醒奉太虛大師之命,前往廈門南普陀寺擔任監院,並主持閩南佛學院教務。當時革命的怒濤衝擊全國,佛教陷入極度危難之中,馮玉祥於河南沒收寺產,驅殺僧眾;內政部部長薛篤弼擬「改寺廟為學校」。中央大學教授邰爽秋則倡言「廟產興學運動」;南京特別市市長劉紀文亦主張「拆毀寺廟神像」等種種迫害事件接踵而來,使得佛教面臨存亡關頭。當時,大醒為教護法,創辦發行《現代僧伽月刊》(後改名《現代佛教》),此為我國佛教有健全輿論之始。

護教心切的大醒在雜誌中呼籲全國佛教徒,必須團結以抵禦外侮,並且對政府及社會賢達力陳宗教的教化功能,又試圖爭取廣大民眾的支持。由於大醒筆鋒犀利,兼具鼓勵與警惕作用,因此,得以在當時產生巨大影響力。一九三二年,在他隨太虛大師離開廈門,結束五年閩南佛學院的教職以後,《現代僧伽》亦告停辦。

第二年,大醒到汕頭小住,重新開辦《現代佛教週刊》,繼續宣揚他對佛教改革的理念。是年冬天,大醒奉太虛大師之命,又回到武昌,主編《海潮音雜誌》,鼓吹人間佛教思想。在此期間,他刊出一期「人間佛教專輯」,發表太虛大師等人所撰寫關於「人間佛教」的十八篇論文,在全國佛教界引起強烈的震撼。

一九三五年,大醒離開武昌,住持江蘇淮陰覺津寺,發行《覺津月刊》,宣傳人間佛教思想,同時創辦「覺津佛學院」,培育青年僧才,頗有閩南佛學院的盛況。翌年,赴日本考察佛教,受到日本佛教徒隆重歡迎。未幾,中日戰爭爆發,他組織「蘇北七縣僧眾救護訓練班」,訓練戰地救護人才,又於感化院講學,頗受地方政府當局重視。

一九四〇年,大醒擔任高郵善因寺住持,掩護陷區裡政府所派遣的同志,對於抗戰大業,竭盡心力。此時,因值戰亂,一切隨緣,故晚年自署「隨緣老人」。

遷海潮音 在台發行

抗戰勝利後,太虛大師出任「中國佛教整理委員會」會長,大醒擔任秘書長,協助大師整理中國佛教。一九四六年,大醒繼太虛大師之後,接任浙江奉化雪竇寺住持。次年,太虛大師圓寂,大醒獲報,哀慟不已,全力纂輯《太虛大師全書》,並建造舍利塔。一九四八年,大醒重任《海潮音》主編一職。

一九四九年,江南局勢動盪不安,於是大醒把《海潮音》遷到台灣。來台初期,除復刊《海潮音》外,他也擔任善導寺導師一職。一九五〇年,大醒卓錫新竹香山,次年應新竹靈隱寺之邀,到該寺主辦「台灣佛教講習會」並擔任導師,這是繼慈航法師來台創辦佛學院之後,另一個僧伽教育中心。不料才兩個多月,即因腦溢血中風,移住善導寺靜養。一九五二年臘月,病逝於善導寺,世壽五十三。

大醒發表的佛學論文甚多,主要著作有《地藏本願經講要》、《八指頭陀評傳》、《日本佛教視察記》、《口業集》、《空過日記》等。海潮音雜誌社並集其詩文數十萬言,編纂成《大醒法師遺著》。

大醒長於詩文,性直爽朗,不拘小節,熱心佛教文化教育,為教為法不惜唇槍舌劍,因此外道莫不聞名而膽顫心驚。佛教中固然有低眉菩薩,慈憫眾生,然亦有捍衛正法的怒目金剛,大醒無疑扮演著後者的角色。直至今日,他的獅子怒吼,仍在我輩學人胸中盪氣迴腸不已。

回到頁面頂端
回到星雲大師全集首頁
搜尋
調整
關注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