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大小:

A-

A

A+

086 佛教與印度帝王

歷來宗教與帝王的關係密不可分,宗教能影響帝王的統治理念,輔助帝王修身、治國、平天下,帝王則能幫助宗教普遍推廣。所謂「上行下效,風行草偃」,隨著在位者的信仰,百姓起而傚之,對於國家制度、社會淨化、倫理秩序、道德規範、人心安定等,都具有相當的助益。

《仁王護國般若波羅蜜多經》中記載佛陀開示仁君聖王的治國之道,為後世留下典範。歷史上以佛法治國的帝王不在少數,他們宣揚佛教,勤政愛民,功業厥偉,為當時的政治、教育、社會、文化等,留下輝煌的一頁。經中提到,以正法御世,使國土豐饒、人民安樂的領導者,稱為「轉輪聖王」。佛法安定了民心,相形之下,帝王也以正法安定國家,這些都說明了佛教與帝王的關係。

印度歷史上信仰佛教的帝王

佛陀成道後,遊化諸國,弘揚佛法,許多印度大國的君王受到佛陀的感化而皈依佛教,進而成為佛教的護法,如摩竭陀國的頻婆娑羅王、憍薩羅國的波斯匿王等,他們信仰佛教,恭敬三寶,將佛法的真理應用在治國安邦上,健全社會,福利百姓。佛陀涅槃之後,仍有許多國王,如阿育王、迦膩色迦王等,他們遵循佛陀教法,將國勢帶領到另一個高峰。今就印度歷史上信仰佛教的國王介紹如下:

一、頻婆娑羅王

悉達多太子為了解決生老病死的問題,離開王宮至苦行林修行,途中經過摩竭陀國,巧遇國王頻婆娑羅王。王見悉達多太子莊嚴相好,心生歡喜,又得知他是迦毗羅衛國淨飯王的兒子,為求真理出家修行,決定分半國請太子治理。太子修行志向堅定,婉拒了國王的美意。於是頻婆娑羅王與太子約定,請他在成道後,先到摩竭陀國首都王舍城度化。

佛陀成道後,依約前往王舍城,為頻婆娑羅王說布施、持戒、生天與四聖諦等法。王宮裡的人聽聞妙法後,心開意解,皆發無上道心,頻婆娑羅王立時證法眼淨,得正知正見,獲法無畏。王流下歡喜感動的眼淚對佛陀說:「敬愛的佛陀,再也沒有比領受您給予人世間希有的甘露更值得歡喜慶幸的了。我身為太子時,便發了五個願:一、能承襲王位;二、祈求國內有正等正覺的開悟者;三、希望供養佛陀;四、能得聞妙法;五、能證悟佛陀教法。現在,我的願望都圓滿實現了。」

《頻婆娑羅王詣佛供養經》中記載,頻婆娑羅王誓願終生護持佛教,盡形壽行四事供養。他在迦蘭陀營建了佛教的第一座寺院「竹林精舍」,供養佛陀和他的弟子,讓他們能夠有一個清淨禪坐、說法的居處。據說,佛陀就在「竹林精舍」過了六次的結夏安居。頻婆娑羅王可以說是佛教最初的外護,也是一位深具善根,熱心護法的國王。

頻婆娑羅王晚年被兒子阿闍世囚禁在牢獄中,對佛法深具正見的國王,明白此為自己因緣宿業所感,毫無怨言。目犍連尊者每天以神通力到牢獄探望他,為他授八關齋戒,佛陀並派富樓那尊者為他說法,信仰的力量不斷在國王心中源源湧起。

皇后韋提希夫人遭此巨變,痛苦不已,祈求佛陀為他開示人生苦難的解脫之道,佛陀於是宣說了往生西方極樂淨土的微妙法門。同時,被幽禁在牢中的頻婆娑羅王,因心眼通徹無礙,遙見佛陀,頭面頂禮,慧力豁然大增而證了阿那含果。

頻婆娑羅王的遇難事蹟,是佛陀講說《觀無量壽佛經》的緣起,也為後世眾生開啟了淨土修持的法門。

二、波斯匿王

波斯匿王是憍薩羅國的國王,建都舍衛城,又有「舍衛國」之稱。

波斯匿王與佛陀同齡,起初並未信仰佛法,他質疑佛陀何以如此年輕便能證得正果,佛陀為他開示世間上有四事不能輕視:一、是年幼的王子;二、是初生的小龍;三、是星星之火;四、是沙彌。因為太子長大,身為一國之君,造福、遺禍都在他一念之間;小龍長大,能翻雲覆雨,也能興風作浪;星星之火稍有疏忽,便會燎原;沙彌雖小,虔心向道,假以時日,將成為人天師範,廣度眾生。佛陀的這番話震撼了波斯匿王,攝服了他的貢高我慢。

佛陀又說:「身為國王,要愛民如子,寬大為懷,濟弱扶貧,安慰煩惱的人,不可聽信讒言,應當要為眾人謀福利。」佛陀的教化,像陽光似的破除國王愚暗的心,並心悅誠服的皈依佛教。

經典記載,波斯匿王深受肥胖之苦,每次頂禮佛陀時,總是氣喘如牛。為此,請示佛陀如何解其大患。佛陀為他開示:「肥胖的原因有五種:一、多吃;二、貪睡;三、耽於享受;四、不勞心;五、不工作。」佛陀更進一步說了一首節食偈語,希望王在進食之前稱念,自然能減肥,偈語是這樣說的:「人當自繫念,每食知節量,是則諸受薄,安消而保壽。」波斯匿王依教奉行,每天節制飲食,體重終於漸減而得輕安。

佛陀知道波斯匿王對世間財物、美色、情感執著不放,因此,只要有機緣,佛陀總是適時地給予教化。當國王因祖母過世,痛不欲生時,佛陀對其開示道:「色身對老化、病苦、死亡、無常四件事無法抵抗,應當把握有限生命,為自己為亡者廣植福田。」

有一次,波斯匿王聽到佛陀為死去兒子的梵志開示:「恩愛合會,皆生愁憂苦惱。」感到不解,學佛多年的皇后末利夫人為他解釋道:「佛法有言,人生煩惱來自恩愛不捨,有家憂家,有財憂財,殊不知人生短暫,世間無常,有生無不死,合會要當離,積聚皆銷散,崇高必墮落。貪戀世間,終將招致苦果。」國王聽了以後,若有所悟。

波斯匿王對善光公主疼愛有加,他以為女兒的榮華富貴都是來自自己的庇蔭。不料,深信佛法的公主竟回答,福德因緣是來自過去世的播種。波斯匿王認為公主大逆不道,將他下嫁給一個乞丐。想不到乞丐原來也曾是官家子弟,只因家道中落,才淪為乞丐。於是,夫婦兩人同心協力整頓破落的家園,重振家業,成為當地首富。波斯匿王終於深信因果業報的道理。

在佛陀諄諄誘導下,波斯匿王逐漸修正言行,成為虔誠的佛教護法。憍薩羅國與摩竭陀國同為佛教僧團的大護法,同時也是當時印度十六國中,國力最強盛的兩大國家。

佛陀在舍衛國宣說了《阿彌陀經》、《阿含經》、《賢劫經》、《大寶積經》、《金剛經》、《彌勒上、下生經》等多部經典,前後住了二十五年,可見佛陀在此地的弘化,波斯匿王的護教功德,影響極大。

三、優填王

優填王是跋耆國國王,跋耆國與當時的摩竭陀國、憍薩羅國同為古印度的大國。

根據《增一阿含經》卷二十八及《大唐西域記》卷五的記載:

有一年夏安居,佛陀到三十三天為母親摩耶夫人說法,許久不在人間,優填王因為思念佛陀而臥病不起。大臣們商請神通第一的目犍連尊者帶著工匠至天上端詳佛陀的金容妙相,回來後,用栴檀雕刻了一尊高約五尺的佛像。國王見了歡喜不已,病也隨之痊癒。這便是佛像雕刻的濫觴。

三個月之後,佛陀從忉利天回來,眾人皆前往向佛陀頂禮,而旃檀佛像竟起立前去迎接佛陀,佛陀微笑的對佛像說:「辛苦了!以後末法眾生就得靠你教化了。」相傳,這尊佛像的像模曾傳到我國,三國時期又東傳至日本,即是嵯峨清涼寺所供奉的栴檀瑞像。

優填王很謙虛,常常思惟己過,並向佛陀請示身為國王的真實功德。佛陀為此說了一部《佛為優填王說王法政論經》,列舉出國王的十功德、十過失、五可愛法、五衰損門等,並且告訴優填王,果能依此實踐正法,便可稱為「法王」,諸佛菩薩、龍天護法皆來護持,境內風調雨順,國泰民安,福祚無盡。優填王歡喜而信受奉行,成為一位仁君。

四、阿闍世王

阿闍世王是頻婆娑羅王的兒子。他在母胎時,即被預言長大後將弒父害母。頻婆娑羅王為此驚恐不已,在孩子出生不久,便將他從樓上摔出去,奇蹟似的,嬰兒只折斷了小手指。國王認為孩子未出生即與自己結下惡緣,便取名為「阿闍世」,意即「未生怨」。

阿闍世長大後,受提婆達多的蠱惑,知道自己過去這一段因緣,於是將父王幽禁起來,奪取王位,並幫助提婆達多陷害佛陀。提婆達多最終難逃果報現前,墮落地獄,阿闍世也因弒父等種種行為,心生懊悔,但身體已遍長膿瘡。在聽從御醫耆婆的勸告後,他來到佛前懺悔。佛陀為他開示法藥,使其心開意解,病體痊癒,從此皈依佛陀,成為佛教的大護法。

有一次,阿闍世王欲攻打跋耆國,派遣雨勢大臣向佛陀請示。佛陀明了雨勢大臣來意以權巧智慧,藉著與阿難的對話,為雨勢大臣開示:跋耆國以「常開會議、上下和合、尊重法治、以禮教化、孝親敬師、護持宗教、接應四方」等七種妙法治國,因而國家富強,百姓安樂。

聰明的雨勢大臣明白跋耆是仁治之國,不可破,便回國向阿闍世王稟報,因而免去一場爭戰。阿闍世王幾度欲與波斯匿王交戰,也因佛陀開示而言和。

佛陀滅度後,阿闍世王仍然繼續護持、發揚佛教。大迦葉在王舍城外七葉窟結集聖典時,阿闍世王發願為大檀越,供養一切資具,這是佛陀滅度後第一次的經典結集,對後世佛法的流傳,貢獻相當大。

五、阿育王

阿育王原是一位兇惡暴虐的王子,又不得父王的歡喜,性情更加粗暴驕縱。登上王位之後,作風強悍,四處征戰,絲毫不體恤軍人、百姓的辛勞。阿育王的弟弟帝須,學佛多年,曾對他屢加勸導,雖然阿育王也皈依佛門,但仍然置若罔聞。

阿育王一心擴張領土,以統一印度為目標,在一次大舉入侵羯陵迦國,目睹遍地傷亡軍民,突然醒覺到自己的好戰,竟造成他人悲慘的局面,不由得心生悔悟。由於這番醒悟,阿育王的信仰變得更堅定,決定以佛法治國。

改變後的阿育王,施政與正法相應,根據佛法,頒布政令。他將所有正法刻於全國各地的石柱或山岩上,這些石柱不僅具有宗教與歷史的價值,後來更成為印度佛教雕塑藝術的代表作,尤其以獅子吼的石柱,到現在仍被視為國勢強盛的象徵,印度獨立後,將它定為國徽。

阿育王也委派「正法官」弘揚正法,教誡百姓要做到:一、敬長;二、愛眾;三、真誠;四、施捨;五、護生;六、容忍;七、廣作善行。他愛民如子,宣傳戰爭的過失,獲得各國友善的關係。

阿育王對佛法相當護持,並且大力弘揚。他曾經參訪藍毗尼園、鹿野苑及佛陀涅槃的雙樹林;在各地廣建寺院;將佛陀舍利骨分為八萬四千份,在全國重要城市建八萬四千塔以便分藏供奉;他召請目犍連子帝須上座遴選一千多位高僧,在華氏城舉行經典第三次的結集。阿育王最大的貢獻是派遣高僧至世界各地傳教,東到緬甸,西至大夏,南及錫蘭,北達中亞細亞。其結果使得西北部分犍陀羅及中亞細亞發展成北傳佛教系統,東南方則成為南傳佛教系統,對後來佛教的發展影響甚鉅。

由於阿育王對佛法的虔誠信仰,百姓也隨之篤信佛法,佛教儼然成為當時的國教。他在位時,統轄範圍包括北印度全部,南、東縱橫數千里,是印度有史以來治績空前的統治者。阿育王並獲得「正法阿育」的美名,而傳誦千載。

六、彌蘭陀王

西元前三二六年,亞歷山大帝率軍占領西北印度,印度開始受希臘人統治。到了西元前二世紀後,彌蘭陀王在西北印度建立了由希臘人統治的王國。

大夏王彌蘭陀,博學多聞,通曉世間一切學問,他的聰明才幹,英勇謀略,被當時印度人稱為「全印度最偉大的君王」。尤其善與各家議論,所向無敵。他聽說已證得阿羅漢果的那先比丘,修證兼具,便派人將尊者迎請到宮中,共同論法。

彌蘭陀王與那先比丘的論法內容,成為後來著名的《那先比丘經》(即南傳小部經典的《彌蘭王問經》),在佛教文學史上占了極重要的地位。那先比丘以各種善巧方便,解說緣起、無我、業報、輪迴、涅槃等佛教基本教義,使得彌蘭陀王心悅誠服,而信仰佛法。那先比丘與彌蘭陀王的論辯,代表東西方不同的文化背景與宗教信仰,可說是一場極具風度的東西方對談,彼此共結美好因緣,也在歷史上傳為一段佳話。

彌蘭陀王皈依三寶後,建了一座「彌蘭陀精舍」供養那先比丘。他以佛教平等、慈悲的精神治國,深受人民尊敬。此外,又曾鑄造繪有輪寶的貨幣,並且刻上隨法者的文字,流通極廣,由此可知王對佛教的關心。

據說,彌蘭陀王晚年時,將王位讓給兒子,出家為僧,證得阿羅漢果。圓寂後,遺骨分散各地,受人供奉。

七、迦膩色迦王

貴霜王朝的迦膩色迦王,原信仰瑣羅亞斯德教(即拜火教),後來受到馬鳴菩薩的感化而皈依佛教。除了尊奉馬鳴菩薩為其思想、精神的指導者外,迦膩色迦王對摩吒羅及遮羅迦二位高僧也相當敬重。

迦膩色迦王的武功相當強盛,在位期間,是貴霜王朝國力最強大的時候。由於他的開疆闢土,國土東到蔥領,西至安息,達於鹹海,南抵印度河流域,北向中亞、伊朗等,開啟東西文化要道,再加上對佛教的護持,致使佛法普遍弘傳,高僧輩出,促進了大乘佛教的興隆。

迦膩色迦王另一大貢獻是,以脅尊者、世友為上首,在迦濕彌羅國舉行第四次經典結集,將當時部派佛教教義紊亂的情況,作了一次大統一,著名的《大毗婆娑論》便在此時產生。此外,國王還下令將結集抄本送到各地,促成佛教的廣為流傳。由於迦膩色迦王的大力護持,佛教後來經中亞傳到中國,再由中國傳到韓國、日本等地,成為現在世界主要宗教之一。在印度佛教史上,迦膩色迦王與阿育王並稱為護持佛法的二大帝王,佛教史上並有「阿育王第二」之稱。

迦膩色迦王效法阿育王,將佛法融入政治措施,並鼓勵佛教藝術的發展,由於其統轄地區深受希臘文化影響,因而創造出著名的犍陀羅佛教美術,是印度佛教藝術最燦爛的時期,影響後世極大。

八、戒日王

戒日王是七世紀時,中印度羯若鞠闍國國王。他在位時,征服五印度,擁有象軍六萬、馬軍十萬,垂政三十年,兵戈不起,文治武功都很興盛,歷史上稱之為「戒日王第二世」。

戒日王皈依佛教後,大力保護佛教。他致力宣揚佛法,弘布四方,建立數千個舍利塔,於五印度的城邑、鄉村建立精舍,備飲食醫藥,廣施貧困,以安定人心。此外,戒日王相當尊敬出家僧人,曾一年一度集會各國的沙門,行四事供養,每五年舉行一次無遮大會。我國留學印度的玄奘大師,學成將歸國時,戒日王特設無遮大會,並請大師講論大乘教義,與會者包含十八國國王、大小乘僧人、外道、婆羅門等三千餘人,是一場印度史上史無前例的學術會議。

戒日王有「劇作家」、「詩人」之稱,對學術、文化的提倡,不餘遺力。曾作《拉塔納瓦利》、《清容婦人》及《納加難陀》等三齣戲曲及《八大靈塔梵讚》。其中《納加難陀》是謳歌佛教慈悲、犧牲精神的五幕戀愛劇,為梵語佛教戲曲中的傑出作品,對佛教文學、音樂的推廣影響相當大。

印度是佛教的發源地,歷史上幾位英明盛世的君主都曾受到佛法的感召,推行佛教,足見佛教影響帝王治世尤深。隨著婆羅門教的復興,佛教幾經教難後,佛陀教法逐漸消失在印度本土,亦不再出現盛世。而今佛光照耀世界各地,印度則不見法水流傳,只剩昔日遺址,留予後代佛子朝聖禮拜。

除了對聖蹟的保護,我們也期待這塊佛教的發源地——印度,能再出現轉輪聖王,讓佛法重新在印度發揚光大。

回到頁面頂端
回到星雲大師全集首頁
搜尋
調整
關注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