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大小:

A-

A

A+

040 顏侍郎答雲行人書

宋‧顏侍郎

近辱書誨,且以禪教之說見教,讀之深有開慰,而向來亦嘗有所開示,適以多事,不能與師周旋。今復有言,自非見愛之深,孰能以此相警?顧我愚昧,何足知之?然師所言者,余竊疑焉,於如來方便之道似執一偏,猶有人我之見,以我為是,以人為非,於佛法中是為大病。人我不除,妄談優劣,只為戲論,爭之不已,遂成謗法,未獲妙果,先招惡報,不可不慎。但能於先佛一方便門精進修行,行滿功圓,自然超脫,不必執我者為是,以餘為非也。

修行淨土,佛及菩薩皆所稱嘆,在家出家往生非一。況今末法之中,修此門者可謂捷徑,然於是中間,亦須洗去根塵,摧折我慢。於其他種種法門,雖非正修行路,隨力隨分,亦加欽信,豈可妄論優劣,自為高下?達磨西來,不立文字,直傳心印,一花五葉,自曹溪來,悟此法者如稻麻竹葦。在李唐時,世主尊崇,如事師長,以至於今,師授不絕,特未可以優劣議也。若必欲引教家義目,定其造證,謂如是修者方入某地,如是行者方登某位,真所謂描畫虛空,徒自勞耳。故經云:「如人數他寶,自無半錢分。於法不修行,多聞亦如是。」願師屏去知見,勿論其他,專心自修於淨業也。

某每與師談,見師多斥不立文字之說,使此說非善,則達磨必不西來,二祖必不肯斷臂求之也。今禪家文字遍滿天下,此乃末流自然至此,何足怪耶?娑婆世界眾生知見,種種差別,非可以一法而得出離,故佛以方便設種種法門,使其東西南北,縱橫小大,皆可修行,皆可證入。華嚴會上,文殊師利蓋嘗問於覺首言:「心性是一,云何見有種種差別?」問於德首言:「如來所悟,惟是一法,云何乃說無量諸法?」問於智首言:「於佛法中,智為上首,如來何故或讚布施,或讚持戒,或讚堪忍,以至或復讚歎慈悲喜捨,終無有以一法而得出離者?」咸有頌答,是師之朝夕所誦者也,斯理必深明之。

夫受病既殊,處方亦異。今以手足之疾,服某藥而愈,他人病在腹心而責其不進手足之藥,乃以治腹心之劑為非,可乎?楞嚴會中二十五行,獨推觀音,豈可便優觀音而劣諸菩薩神仙外道?於我法中皆為邪見。然華嚴知識,或在外道,或為人王,或為淫女,引導眾生。若以正修行者為是,則善財所參勝熱、婆須蜜女、無厭足王等,皆可指為非也。千經萬論,止為眾生除病,病去藥除,何須無病而自炙?此心垢重,故修淨因。淨垢若亡,復何修證?三界無住,何處求心?四大本空,佛依何住?衣中之寶,只為衣纏。衣若壞亡,珠當自現。聊敘鄙見以復來誨,或別有可教者,更垂一言。幸甚!慎勿支離蔓衍,以成戲論也。

邇來四大輕安否?所苦不下食,今復差退否?某隨緣過日,只求無事耳。未間。千萬珍重!

回到頁面頂端
回到星雲大師全集首頁
搜尋
調整
關注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