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大小:

A-

A

A+

044 大般涅槃經

《大般涅槃經》,又稱《大涅槃經》、《涅槃經》、《大經》。北涼曇無讖(三八五~四三三)譯。師中印度人,初習小乘教法,兼習五明,講說精辯,應答善巧。後遇白頭禪師,得樹皮《大般涅槃經》,自感慚愧,改而專學大乘。後攜《大般涅槃經》前分十卷、《菩薩戒經》、《菩薩戒本》等入罽賓,又至龜茲,然此二地多學小乘,遂東經鄯善,至敦煌。

北涼玄始元年(四一二),河西王沮渠蒙遜迎師入姑臧,欲請譯出經本,讖恐言舛於理,學語三年,方譯寫《大涅槃經》初分十卷。師以《涅槃經》品數不足,遂赴于闐,尋得經本中分,復還姑臧譯之。後又遣使于闐,尋得後分續譯。師謂此經梵本三萬五千偈,今所出者,一萬餘偈。

本經是四大部之一,全經旨在說明法身常住、眾生悉有佛性、闡提成佛等教義。共分十三品:壽命品、金剛身品、名字功德品、如來性品、一切大眾所問品、現病品、聖行品、梵行品、嬰兒行品、光明遍照高貴德王菩薩品、師子吼菩薩品、迦葉菩薩品、憍陳如品。茲將本經旨要梗概分述如次:

一、佛身常住

佛身在本經中是指如來之身,或如來、如來藏、佛性,也就是指佛的法身。

世間一切有為法是無常的,所謂生者必滅,合會必離,盛必有衰,眾苦流轉,無有休息,常為諸苦所侵。因此,佛陀於拘尸那入涅槃之際,眾生心大憂愁,同時舉聲悲啼號哭,咸謂世間空虛,眾生福盡,從今以後,無有救護,無所宗仰。純陀因此懷疑,何以世尊已證大果,不能久住於世;乃至迦葉亦懷疑佛陀壽命何以同於世間,如此短促。事實上,佛陀的示寂,是在說明佛陀的涅槃境界並非如油盡燈滅,或薪盡火息,一切無存。如〈壽命品〉,佛陀告訴純陀:「如來已於無量無邊阿僧祇劫無有食身、煩惱之身,無後邊身,常身、法身、金剛之身。」

佛陀為迦葉說如來長壽,於諸壽中,最上最勝;所得常法,於諸常中,最為第一。如來是常住法,不變易法,如來此身是變化身,非雜食身,為度眾生,是故現捨,入於涅槃。〈金剛身品〉說,如來身是常住身、不可壞身、金剛之身,非雜食身,即是法身。又如來之身,無量億劫堅牢難壞,非人天身,非恐怖身。如來之身,非身是身,不生不滅,不習不修,無量無邊,無有足跡。

涅槃有諸多異名,如:無生、無出、無作、無為、皈依、窟宅、解脫、光明、燈明、彼岸、無畏、無退、安處、寂靜、無相、無二、一行、清涼、無闇、無礙、無諍、無濁、廣大、甘露、吉祥。涅槃實義,是謂法身、般若、解脫等三德。譬如伊字是由三點組成,不一不異,非前非後。

如〈壽命品〉說:「我今當令一切眾生及以我子四部之眾,悉皆安住祕密藏中,我亦復當安住是中,入於涅槃。何等名為祕密之藏?猶如伊字三點,若並則不成伊,縱亦不成,如摩醯首羅面上三目,乃得成伊三點,若別亦不得成。我亦如是,解脫之法亦非涅槃,如來之身亦非涅槃,摩訶般若亦非涅槃,三法各異亦非涅槃。我今安住如是三法,為眾生故,名入涅槃,如世伊字。」這是以伊字三點說明涅槃的法身、般若、解脫三德具有相即不離的關係。

又常樂我淨名為涅槃。〈壽命品〉說:「我者是佛義,常者是法身義,樂者是涅槃義,淨者是法義。」「無我者名為生死,我者名為如來;無常者聲聞、緣覺,常者如來法身;苦者一切外道,樂者即是涅槃;不淨者即有為法,淨者諸佛菩薩所有正法。」又〈高貴德王菩薩品〉說:「常樂我淨在何處耶?所謂涅槃。」「常樂我淨乃得名為大涅槃。」「身不壞故,名為大樂;身若可壞,則不名樂。如來之身,金剛無壞,非煩惱身、無常之身,故名大樂。以大樂故,名大涅槃。」

綜觀本經,無非處處在闡明佛身是常住不滅,是永恆存在,是常樂我淨,是大涅槃。

二、一切眾生悉有佛性

本經的另一個重點是在闡揚一切眾生悉有佛性。卷七的〈如來性品〉說:「我者即是如來藏義,一切眾生悉有佛性,即是我義,如是我義從本已來,常為無量煩惱所覆,是故眾生不能得見。」又說:「一切眾生皆有佛性,以是性故,斷無量億諸煩惱結,即得成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一切眾生雖有佛性,要因持戒,然後乃見。」「一切眾生悉有佛性,煩惱覆故,不知不見,是故應當勤修方便,斷壞煩惱。」

既然一切眾生悉有佛性,闡提能否成佛?據《梁高僧傳》卷七載,昔時,竺道生見法顯所譯六卷《泥洹經》後,立「闡提成佛」之說,而遭學者非議,直至曇無讖譯出本經後,此種說法才漸漸被接受。

「一闡提」,〈如來性品〉說無信之人,名一闡提。又以焦種、無目、難治之病、生盲、非法器、不可治、聾人等,比喻一闡提。卷十九〈梵行品〉說:「一闡提者,不信因果,無有慚愧,不信業報,不見現在及未來世,不親善友,不隨諸佛所說教誡,如是之人,名一闡提。」

本經卷九〈如來性品〉復說:「佛為眾生說有佛性,一闡提輩流轉生死,不能知見。」「彼一闡提雖有佛性,而為無量罪垢所纏,不能得出,如蠶處繭,以是業緣,不能生於菩提妙因,流轉生死無有窮已。」可見一闡提若能袪除煩惱纏縛,仍是可以見性成佛的。又如來善知一闡提輩能於現在得善根者,則為說法;後世得者,亦為說法。今雖無益,作後世因。因此,如來世尊大慈悲,見一闡提者,仍為施法藥。於是在卷二十一、二十二〈高貴德王菩薩品〉說:「一切眾生悉有佛性,懺四重禁,除謗法心,盡五逆罪,滅一闡提,然後得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三寶佛性無差別相,犯四重罪,謗方等經,作五逆罪及一闡提,悉有佛性。」

總之,本經是主張眾生悉有佛性,一闡提亦能成佛。而其基本思想是在於認為佛性常住而一切悉有,從而主張一闡提亦具有佛性,縱然是斷善根,其佛性仍常住不變,最後亦能成佛。

本經是大乘經典中,最富有文學色彩的經典。經中處處可見佛陀以巧妙的譬喻說理,例如:

1.卷九〈如來性品〉以先陀婆比喻如來密語甚深難解。「譬如大王告諸群臣:『先陀婆來。』先陀婆者,一名四實:一者鹽,二者器,三者水,四者馬。如是四法,皆同此名。有智之臣,善知此名。若王洗時,索先陀婆,即便奉水;若王食時,索先陀婆,即便奉鹽;若王食已,將欲飲漿,索先陀婆,即便奉器;若王欲遊,索先陀婆,即便奉馬。如是智臣善解大王四種密語,是大乘經亦復如是,有四無常,大乘智臣應當善知。」

2.卷三十二〈師子吼菩薩品〉的「眾盲摸象」喻,自古以來即聞名於世。「譬如有王告一大臣:『汝牽一象以示盲者。』爾時大臣受王敕已,多集眾盲,以象示之,時彼眾盲各以手觸,大臣即還而白王言:『臣已示竟。』爾時大王即喚眾盲各各問言:『汝見象耶?』眾盲各言:『我已得見。』王言:『象為何類?』其觸牙者即言象形如蘆菔根,其觸耳者言象如箕,其觸頭者言象如石,其觸鼻者言象如杵,其觸腳者言象如木臼,其觸脊者言象如床,其觸腹者言象如甕,其觸尾者言象如繩。善男子!如彼眾盲不說象體,亦非不說。若是眾相,悉非象者,離是之外,更無別象。善男子!王喻如來正遍知也,臣喻方等大涅槃經,象喻佛性,盲喻一切無明眾生。」

3.卷十四〈聖行品〉敘述佛陀的本生為一婆羅門,住雪山,修菩薩行,為求「諸行無常,是生滅法,生滅滅已,寂滅為樂」一偈,不惜捨身以施羅剎。此舉與《華嚴經》善財童子、《般若經》常啼菩薩的道行,同為佛子求法的典範。

4.卷十四〈聖行品〉以醍醐譬喻佛性。「譬如從牛出乳,從乳出酪,從酪出生穌,從生穌出熟穌,從熟穌出醍醐。醍醐最上,若有服者,眾病皆除,所有諸藥悉入其中。……佛亦如是,從佛出生十二部經,從十二部經出修多羅,從修多羅出方等經,從方等經出般若波羅蜜,從般若波羅蜜出大涅槃,猶如醍醐。言醍醐者,喻於佛性,佛性者即是如來。」

全經中如上述所列舉的精彩譬喻,可以說是不勝枚舉,俯拾可得,是文學創作的最佳體材,深具文學價值。

本經以《阿含經》、《法句經》為始,並援引《首楞嚴經》、《瞿師羅經》、《摩訶般若波羅蜜經》、《法華經》、《城經》、《雜華經》等諸經,其思想受《般若經》影響頗大。本經由曇無讖譯出後,傳於南方宋地,經慧嚴、慧觀、謝靈運等人對照法顯所譯的六卷《泥洹經》,增加品數,重修而成二十五品三十六卷,古來稱之為《南本涅槃經》;對此,曇無讖譯本則稱為《北本涅槃經》。

因本經的譯出,使得研究《涅槃經》更為盛行,而有涅槃宗之成立,弘揚「一切眾生皆有佛性,如來常住,無有變易」之說,隋唐以前頗為盛行,其學者被稱為涅槃師。至天台宗興起,智顗以自家之教觀為依準,而以《涅槃經》為《法華》的補助,且視之為捃拾教。爾後獨立講說弘布此經者日少,終至絕跡。唯今韓國、日本猶存其餘緒,然僅傳其教旨,奉為一般的信仰,並未特別標舉門風派別。

又吉藏的《大乘玄論》卷三有道朗所著《涅槃義疏》,解說曇無讖的譯本,提倡中道為佛性。梁武帝特宗《涅槃》一經,曾於同泰寺宣講此經,並修涅槃懺。

本經今收錄於《高麗藏》第九冊、《磧砂藏》第八冊、《龍藏》第二十八、二十九冊、《卍正藏》第十三、十四冊、《大正藏》第十二冊、《佛光大藏經‧法華藏》。此外,一八七一年,英國學者比爾(S. Beal)曾將本經卷十二、卷三十九譯為英文出版。

本經注疏極多,較重要的有:

1.涅槃論                    一卷       元魏‧達磨菩提譯

2.涅槃經本有今無偈論  一卷    陳‧真諦譯

3.大般涅槃經集解    七十一卷  梁‧寶亮等敕集

4.涅槃經義記      二十卷   隋‧慧遠述

5.涅槃經玄義      二卷    隋‧灌頂撰

6.涅槃經疏       三十三卷  隋‧灌頂撰

7.涅槃經遊意      一卷    隋‧吉藏撰

8.涅槃宗要       一卷    新羅‧元曉撰

【習題】

1.試論述涅槃義。

2.試論述「闡提成佛」。

3.試列舉出本經各品中的譬喻。

回到頁面頂端
回到星雲大師全集首頁
搜尋
調整
關注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