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大小:

A-

A

A+

265 高僧傳

《高僧傳》,又稱《梁高僧傳》、《梁傳》。十四卷。梁代慧皎法師(四九七~五五四)著。

師上虞(浙江)人,住會稽(浙江紹興)嘉祥寺。學通內外,博究經律。春夏二季以弘法為務,秋冬則潛心著作。著有《梵網經疏》、《涅槃經疏》等。

全書收錄自東漢明帝永平十年(六七)佛教傳入我國以來,至南朝梁天監十八年(五一九),凡四百五十三年間,二百五十餘位高僧的傳記。(若加上旁出附見者,則約有五百人。)本書撰述時間之長及立傳者人數之多,不但是前所未有,更是了解中國初期佛教的基本文獻。

全書以科分類,計有十科,十四卷。其中第十四卷是作者自序及本書總目錄,卷末附有王曼穎與釋君白(慧皎之號)二人往返的書信兩篇。各科內容概述如次:

一、譯經科

記載從事譯經事業的高僧事蹟。如攝摩騰、竺法蘭、安清(世高)、支樓迦讖、曇柯迦羅、康僧會、維祇難、竺曇摩羅剎、帛遠、帛尸梨密多羅、僧伽跋澄、曇摩難提、僧伽提婆、竺佛念、曇摩耶舍(卷一)。鳩摩羅什、弗若多羅、曇摩流支、卑摩羅叉、佛陀耶舍、佛馱跋陀羅、曇無讖(卷二)。釋法顯、釋曇無竭、佛馱什、浮陀跋摩、釋智嚴、釋寶雲、求那跋摩、僧伽跋摩、曇摩密多、釋智猛、畺良耶舍、求那跋陀羅、求那毗地(卷三)。

經典的傳譯,對佛教在我國的弘傳,有很大的功勞。如漢明帝夜夢金人,遣使西域,而有攝摩騰與竺法蘭懷道來化,傳法宣經,在中國的第一座寺院白馬寺譯出中國的第一部經典——《四十二章經》。至安清、支樓迦讖、康僧會、竺曇摩羅剎(竺法護)等,則異世一時,繼踵弘贊。其後鳩摩羅什,歷遊中土,備悉方言,是中國佛教偉大的譯經家,與唐朝玄奘大師先後輝映,照耀中國佛教史。又西行求法的法顯,歷盡艱危,攜回大量梵本佛經,與佛馱跋陀羅共譯《摩訶僧祇律》等經典。

二、義解科

義解,謂善解如來所說諸經的甚深法義。本科所載都是通達佛法義理,弘化濟眾的高僧。如卷八說:「須窮達幽旨,妙得言外,四辯莊嚴,為人廣說,示教利喜。」有朱士行、支孝龍、康僧淵、竺法雅、康法朗、竺法乘、竺潛深、支道林、于法蘭、于法開、于道邃、竺法崇、竺法義、竺僧度(卷四)。釋道安、釋法和、竺僧朗、竺法汰、釋僧先、竺僧輔、竺僧敷、釋曇翼、釋法遇、釋曇徽、釋道立、釋曇戒、竺法曠、釋道壹、釋慧虔(卷五)。釋慧遠、釋慧持、釋慧永、釋僧濟、釋法安、釋曇邕、釋道祖、釋僧䂮、釋道融、釋曇影、釋僧叡、釋道恒、釋僧肇(卷六)。竺道生、釋慧叡、釋慧嚴、釋慧觀、釋慧義、釋道淵、釋僧弼、釋慧靜、釋僧苞、釋僧詮、釋曇鑒、釋慧安、釋曇無成、釋僧含、釋僧徹、釋曇諦、釋僧導、釋道汪、釋慧靜、釋法愍、釋道亮、釋梵敏、釋道溫、釋曇斌、釋慧亮、釋僧鏡、釋僧瑾、釋道猛、釋超進、釋法珍、釋道猷、釋慧通(卷七)。釋僧淵、釋曇度、釋道慧、釋僧鍾、釋道盛、釋弘充、釋智林、釋法瑗、釋玄暢、釋僧遠、釋僧慧、釋僧柔、釋慧基、釋慧次、釋慧隆、釋僧宗、釋法安、釋僧印、釋法度、釋智秀、釋慧球、釋僧盛、釋智順、釋寶亮、釋法通、釋慧集、釋曇斐等(卷八)。

此中三國的魏僧朱士行曾講說《道行般若》,因感義理未善,遂至于闐尋經求法,終令般若盛行於西晉。德行高邁的印手菩薩道安、三睹勝境沉默不言的淨土宗初祖慧遠、中土解空第一的僧肇、生公說法頑石點頭的竺道生等,對我國佛教皆具有傳化之美功。

三、神異科

三國兩晉時代,支謙、竺法護等譯經家翻譯了大量的經典,但是對於一般民眾而言,要理解佛教教理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因此,佛教初傳不得不借重神異來弘傳。卷九、十的神異科就是記載此等神異度眾的高僧。如竺佛圖澄、單道開、竺佛調、耆域(卷九)、揵陀勒、訶羅竭、竺法慧、安慧則、涉公、釋曇霍、史宗、杯度、釋曇始、釋法朗、邵碩、釋慧安、釋法匱、釋僧慧、釋慧通、釋保誌等(卷十)。

我國自五胡亂華,中州寇蕩,群羯亂交,劉淵、劉曜篡虐於前,石勒、石虎潛兇於後,郡國分崩,民遭肆虐,佛圖澄因不忍生靈塗炭,遂彰神通,度化石勒、石虎。其後佛調、耆域、涉公、杯度等,亦各顯跡濟物。保誌處處分身,帝王因此加信,知名顯奇四十餘載。

四、習禪科

人從無始以來,逐妄迷真,起惑造業,輾轉沉淪,若能息心靜慮,修習禪定,一旦慧光發生,則了妄顯真,返本還源。本傳記載以禪定力,服智慧藥,得其力已,還化眾生的高僧。如竺僧顯、帛僧光、竺曇猷、釋慧嵬、釋賢護、釋支曇蘭、釋法緒、釋玄高、釋僧周、釋慧通、釋淨度、釋僧從、釋法成、釋慧覽、釋法期、釋道法、釋普恒、釋法晤、釋僧審、釋曇超、釋慧明等(卷十一)。

自遺教東移,禪道亦傳至我國,先是安世高、竺法護譯出禪經,僧光、曇猷依教修心,終成勝業,故能內踰喜樂,外折妖祥。慧嵬處山谷,修禪定業,擯鬼魅於重巖。及沙門智嚴躬履西域,請罽賓禪師佛馱跋陀更傳業東土,玄高等亦親受儀則,妙通禪法。其後僧周、淨度、法期、慧明等,亦雁行其次。

五、明律科

入道以戒律為本,居俗則以禮義為先。《禮記》云:「道德仁義非禮不成,教訓正俗非禮不備。」經云:「戒為平地,眾善由生。三世佛道,藉戒方住。」本科集錄明曉如來所制律法,防非止過,調練身、口、意三業的高僧。如釋慧猷、釋僧業、釋慧詢、釋僧璩、釋道儼、釋僧隱、釋道房、釋道營、釋志道、釋法穎、釋法琳、釋智稱、釋僧祐等(卷十一)。

卑摩羅叉,原西土有名律師,魏晉時來華,及往江陵,於辛寺結夏安居,宣講《十誦律》,同寺的慧猷親從音旨,大弘《十誦》,僧業繼踵,弘化其間,僧璩、道儼、僧隱,並祖述猷業,列奇宋代,而皆依文作解,未甚鑽研。後智稱律師竭有深思,凡所披釋,並開拓門戶,更立科目,齊梁之間號稱命世學徒。僧祐精通律部,齊竟陵文宣王每請講律,梁武帝深相禮遇,遇僧事碩疑,則敕師審決,其《三藏記》、《法苑記》、《世界記》、《釋迦譜》及《弘明集》,皆行於世。

六、亡身科

本科記載燒身供養佛陀,或慈心捨身護生,忘我利物的高僧。如釋僧群、釋曇稱、釋法進、釋僧富、釋法羽、釋慧紹、釋僧瑜、釋慧益、釋僧慶、釋法光、釋曇弘等(卷十二)。

有形所珍貴的是色身,情識所珍惜的是生命。然而有宏知達見,遺己贍人者,體三界為長夜之宅,悟四生為夢幻之境,摩頂至足曾不介心,國城妻子捨若草介,如僧群只為一鴨而絕水以亡身,僧富為救一童而劃腹以全命,法進割肉以啖人,曇稱自餧於災虎,此等都是忘我利物的聖賢。又法羽至於曇弘,皆灰燼形骸,捨棄珍愛,或誓心安養,或以願生知足,為千秋尚美,萬代傳馨。

七、誦經科

誦經,又作諷經、諷讀、讀經,即出聲讀誦經文、偈頌等。諷誦有很大的利益,諸經論多有教勸讀誦受持,廣說其功德。如十二卷末所載:「法身既遠,所寄者辭。沈吟反復,惠利難思。」本科所載為誦讀經典有成的高僧。如釋曇邃、釋法相、竺法純、釋僧生、釋法宗、釋道冏、釋慧慶、釋普明、釋法莊、釋慧果、釋法恭、釋僧覆、釋慧進、釋弘明、釋慧豫、釋道嵩、釋超辯、釋法慧、釋僧侯、釋慧彌、釋道琳等(卷十二)。

經說「止復一句一偈,亦是聖所稱美」,如曇邃日誦《正法華》一遍,感通神於石塢。僧生常於山中誦經,感得四天護衛於空中。道冏平素誦持《法華》,臨危而獲濟。慧慶將沒而蒙全。這些都是實德內充,故使徵應外啟。

八、興福科

道藉人弘,神由物感。因此,祭神如神在,則神道交;敬佛像如佛身,則法身應。所以,道必以智慧為根本,智慧必以福德為基礎,譬猶鳥備二翼,一舉萬尋;車足兩輪,一馳千里。

造佛像的起源,據《增一阿含經》卷二十八載,佛陀上三十三天,夏中三月不在閻浮提,優填王慕佛,以栴檀造佛像,舍衛國波斯匿王聞之,以紫磨金鑄五尺佛像,此時閻浮提內始有二像。

諸佛如來有無量無邊殊勝福德,無量無邊大智慧,無量無邊三昧解脫,種種稀有功德法,若有眾生發心造佛形像,建寺立塔,一切業障莫不除滅,所獲功德無量無邊,乃至當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本科所載為造立塔像,樹興福善的高僧。如釋慧達、釋慧元、釋慧力、釋慧受、釋僧慧、釋曇翼、釋僧洪、釋僧亮、釋法意、釋慧敬、釋法獻、釋僧護、釋法悅等(卷十三)。

東漢時,蔡愔、秦景自西域返國,攜回畫㲲釋迦,於是涼台壽陵並圖其相。自此以後,形像塔廟與時競列。而法身無像,因感見有參差,故形應有差殊。因此,心路蒼茫,則真儀隔化;情志懇切,則木石開心。所以慧達精勤福業,招光於剎杪,而得阿育王所起八萬四千塔其中之一塔。慧力建寺,感瑞於塔基。慧受蔬食苦行,常修福業,一日欲建寺而無剎柱,由是申誠而感一浮木,終得以成寺。僧慧顯證於移燈。僧洪、僧亮為造金像而忘形命。法意、法獻皆盡命於伽藍,法獻專志於骨牙,竟陵為之通感,方傳道俗。

九、經師科

經師是指通曉經典,或善於讀誦經文、諷吟梵唄的僧侶。在印度,原指通曉經典的僧侶;在我國,則專指巧於諷誦經文者。佛教東傳,翻譯經文者眾,傳誦聲唄者寡。天竺方俗凡是歌詠法言,皆稱為唄,至於此土詠經,則稱為轉讀,歌讚則號為梵唄。我國梵唄相傳起自陳思王曹植遊魚山,聞空中梵天之讚,深有體會,摹其音節,寫為梵唄。吳國支謙亦傳梵唄三契,今皆亡失。東晉後,梵唄更盛行於南地。梵唄主要用於三方面:

1.講經儀式,一般行於講經前後。

2.六時行道,即後世的朝暮課誦。

3.道場懺法,旨在化導俗眾,其儀式尤重歌詠讚歎。

聽唄有五利,即:身體不疲、不忘所憶、心不懈倦、音聲不壞、諸天歡喜。

本科專述轉讀經典及善於梵唄的高僧,如帛法橋、支曇籥、釋法平、釋僧饒、釋道慧、釋智宗、釋曇遷、釋曇智、釋僧辯、釋曇憑、釋慧忍等(卷十三)。

音樂感動,自古而然,如帛法橋樂轉讀而乏聲,每以不暢為慨,於是絕粒懺悔七日而感美聲。僧辯折調,使鴻鶴停飛。僧饒音聲和雅,每清梵一舉,輒道俗傾心。

一〇、唱導科

唱導,謂法會或齋會時,宣唱法理以開導眾心。與演說、說教同義。唱導師必須具備四種條件,即聲、辯、才、博四法。如本科末云:「非聲則無以警眾,非辯則無以適時,非才則言無可採,非博則語無依據。」

本科專載善於宣唱法理,開導眾心的高僧,如釋道照、釋曇穎、釋慧璩、釋曇宗、釋曇光、釋慧芬、釋道儒、釋慧重、釋法願、釋法鏡等(卷十三)。

佛法初傳,於時齊集,止宣唱佛名,依文致禮,至中宵疲極。事資啟悟,乃別請宿德昇座說法,或雜序因緣,或傍引譬喻。其後廬山釋慧遠,道業貞華,風才秀發,每至齋集,輒自昇高座,躬為導首,先明三世因果,卻辯一齋大意,後代傳受,遂成永則。所以道照、曇穎等,各有名於當世。如曇穎宣唱,天然獨絕,凡來請者,貴賤均赴,後感觀音為治癬瘡。曇宗辯口適時,應變無盡,嘗為孝武帝唱導,說懺悔,使帝大悅。

綜觀全書,其特色如下:

1.本書開創新體例,採用類傳體,設立十科,成為其後僧傳分類的原則與方法。

2.每科之末,均有一篇總論,稱「論曰」或「贊曰」,概述本科的重要意義。這類評論文章,成為佛教史的重要材料。

3.本書作者慧皎是南朝梁代人,因此有關江南的記載較詳密,而北地則較簡略。

4.本傳在四部高僧傳中居第一位。據慧皎序所述,當時佛教的傳記類雖多,然或僅收高逸,或僅錄遊方,各競舉一方,不通古今,務存一善,不及餘行,或有其文繁簡不一的缺失,因此搜撿雜錄數十餘家,及晉宋齊梁春秋書史,秦趙燕涼荒朝偽曆,地理雜篇,孤文片記,並博諮古老,廣訪先達,考校其有無,而取其同異,完成本傳。所以,部分已散佚的資料,透過《梁高僧傳》,仍可窺見其殘存之貌。

5.本傳專收錄德高的僧侶,故不名為「名僧傳」,而名為「高僧傳」。

本書今收錄於《高麗藏》第三十二冊、《磧砂藏》第三十冊、《龍藏》第一一一冊、《卍正藏》第五十六冊、《大正藏》第五十冊。

【習題】

1.試論本傳各科高僧對佛教的貢獻。

2.試述本傳的特色。

 

回到頁面頂端
回到星雲大師全集首頁
搜尋
調整
關注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