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大小:

A-

A

A+

146 六、修持

「方便有多門,歸元無二路」,佛教為了因應不同根器眾生的需要,因而施設種種不同的修行法門,諸如禮佛拜懺、念佛參禪、聽經聞法、止觀雙修等,乃至尋師訪友、參禪論道等,都是找回自性的修持法門。

(一)尋師

學佛容易遇師難。學佛首先要參訪明師,不得明師指導,只恐自己盲修瞎練,到頭來徒然浪費光陰。因此,參訪明師,尋訪善知識是學佛重要的一課。

佛陀曾告訴弟子:「菩提近因,莫過善友。」善知識就是善友。又說:「善知識者是全梵行,由此便能離惡知識,不造諸惡,常修眾善,純一清白,具足圓滿梵行之相。由是因緣,若得善伴,與其同住,乃至涅槃,事無不辦,故名全梵行。」什麼樣的人才是值得親近的善知識呢?

1.修習梵行的僧人。

2.會說佛法的大德。

3.證果悟道的聖者。

4.導我入道的明師。

5.志同道合的益友。

《瑜伽論》亦說,善知識具有十種功德:一、調伏;二、寂靜;三、惑除;四、德增;五、有勇;六、經富;七、覺真;八、善說;九、悲深;十、離退。

(二)論道

談論人生的真理,稱為論道。

經由論道,可以了解生命的含意,解除對人生的迷惑,進而在佛法之中找到安止處。歷代文人學士如唐代韓愈與大顛禪師、李翱與藥山禪師,宋代歐陽修與明教、祖印禪師,蘇東坡與佛印禪師的論道,既闡明了佛法的微妙、宇宙人生的真諦,又滿足了他們追求真理的渴望,並且安住了他們的身心。

論道的方式有:1.小參,即與師長接心,藉著請示問題獲得師長的開示; 2.辯經,對義理提出自己的看法,互相討論; 3.辯論會,就一個主題,提出不同看法加以辯論; 4.座談會。其中以座談會的形式較富變化,可綜合以上三者進行。

(三)念佛

念佛是持念佛菩薩名號的一種修行,在忙碌動盪的現代生活中,念佛是最方便而容易奉行的修行法門。

念佛不受時間、空間的限制,任何時候,任何地點,都可以修持,是各種修行法門之中,最為方便的一種修行。

(四)禪悅

入於禪定者,其心愉悅自適,稱為禪悅,是從參禪打坐中獲得的法喜。《華嚴經‧淨行品》說:「若嚥食時,當願眾生,禪悅為食,法喜充滿。」《維摩經‧方便品》也說:「現有眷屬,常樂遠離。雖服寶飾,而以相好嚴身;雖復飲食,而以禪悅為味。」又入於禪定,身心適悅,能長養肉體,資益慧命,如同食物之能長養肉體,存續精神,因此稱為禪悅食。《心地觀經》卷五說:「唯有法喜禪悅食,乃是聖賢所食者。」

禪悅是一種信仰的喜悅、安靜的喜悅、發心的喜悅、自我內心的喜悅。你沒有禪悅的體會,就會覺得欲樂寶貴,而佛法不寶貴。所以,要從生活中、打坐中,去體會佛法的妙味,而獲得禪悅,獲得法樂。《維摩經》說:「吾有法樂,不樂世俗之樂。」法樂,就是禪悅。你沒有禪悅,世間的金錢會壓倒你,感情的洪流會沖沒你;有了禪悅,自然就有無欲之樂。

(五)法喜

法喜,又稱法悅。因聽聞佛陀教法起信而心生喜悅。如《六十華嚴》卷二:「佛音能起歡悅心,普令眾生得法喜。」

喜悅,稱為法喜。法喜可以從發心行善、參加法會、跑香經行、聽經聞法、念佛行道、出坡作務、典座行堂、朝山雲遊、抄經繪畫、插花烹飪、唱歌舞蹈中獲得,甚至日常行住坐臥中,只要有佛法,不論苦樂,凡事都能夠「心甘情願」,喜悅之心自然不斷湧現,必然「法喜充滿」。

(六)止觀

止是停止、止息的意思。即停止一切的心念而住於無念之中;摒除一切的妄想,令生正定的智慧。觀是觀想、貫穿的意思。即息散亂的妄想之後,進一步觀想諸法,以發真智,徹悟諸法實相的本體。止即要止息一切諸法妄念,為靜態、消極性地不造作,也就是禪定門。觀即要觀想緣境、觀想光明,為動態、積極性地再用功,為智慧門。此二者如車之兩輪、鳥之雙翼,為求道者修禪發慧之要門。

大家在日常生活之中,如果能修持止觀法門,對生活、事業,一定會有莫大的助益。在忙碌不停的生活裡,每一天我們應該給自己幾分鐘的時間安靜下來,對工作做一全盤的計劃。一個月,乃至一年之間,能夠撥出幾天的工夫來實踐止觀法門,使我們的人生更上軌道。

一般人都以為佛教講四大皆空,苦空無常,因此學佛以後一定要吃苦,甚至要遠離人群,這才是真正的學佛。其實,佛陀示現、成道、教化都在人間,並且以人為主要的教化對象,尤其佛陀所說的法,無非是要讓我們離苦得樂,建立幸福美滿的人生,所以佛教實際上是一個歡喜快樂的宗教,是一個最具人間性、生活性的宗教。

上述的佛教育樂生活,尤其印證了佛法的生活性,所謂行住坐臥、穿衣吃飯、搬柴運水,無一不是佛法,因此,我們修學佛法,固然要向經藏去探尋,向善知識去參訪,但也不能忘了在我們的日常生活中,吃飯、穿衣、睡覺,處處都有佛法,只要我們在生活中多用一點心去體會、去實踐,必能享有「吾有法樂,不樂世俗之樂」的幸福人生。

回到頁面頂端
回到星雲大師全集首頁
搜尋
調整
關注我們